「富者恆富,貧者恆貧」的教育系統下,在異鄉的我如何教養「四聲道小孩」?

「富者恆富,貧者恆貧」的教育系統下,在異鄉的我如何教養「四聲道小孩」?

在探討教育的文章裡,常常見到為了要讓讀者容易瞭解,而下出黑白分明的標題:「美國教育比台灣教育好的十大原因」、「為什麼歐洲可以培養出全世界最幸福的學生」等等,諸如此類。在追求文章點擊數下,下個辛辣的標題,或用尖銳的內容衝撞讀者的既有概念,這固然是一種促進思考和對話的方式,但是我常想:探討教育,是不是還有更多維的方式呢? 

談教育,我想先從"Most Likely To Succeed"(以下簡稱 MLTS)這部紀錄片開始。

MLTS 的執行製作,是一位在美國創投產業裡有 25 年資歷的資深投資人,退休後開始專注在教育議題的探討。他本身擁有史丹佛的博士學位,看似是教育體系裡的「人生勝利組」,但是從他自己的工作和孩子的教育經驗中,卻發現美國的教育系統本身存在著很大的架構缺陷。

教育資源的「富者恆富,貧者恆貧」

事實上,現在的美國教育是從一百多年前,為了工業革命而優勢化的系統,美國訓練學生的方法與目的,是為了讓他們能夠迅速的熟練技能、早日上工。在這一百年的時間裡,隨著產業的進化,教育系統也跟著演變,但是並沒有破壞式的改變。

同時,因為教育系統和社會需求的差距變大,教育本身的價值也開始通貨膨脹,原本到了 18 歲就可以經由教育獲得成家立業的能力。但如今,青年在高中畢業後,未必具備獨立生存的能力,繼續進修則往往被學貸壓得喘不過氣,連應付課程的時間和成本都不夠,更不用說自我探索的時間。

於是有社會資源的家庭能夠利用優勢,讓自己的下一代能夠在教育系統裡,較不費成本地上升,也造就了社會階級的差異性擴大,造成教育資源的「富者恆富,貧者恆貧」。

為「還沒出現的產業」做準備

近十年來,資訊革命加速了社會變化,獲得知識的成本遞減到趨近於零,與其要有熟練的技能,能夠在這些知識裡整合和創造出新的可能性,將會是新的趨勢。

人工智慧和機器學習的技術正在突破,未來被機器取代的工作將會越來越多。舊的產業結束,新的產業崛起,我們下一代職涯的常態將是跳脫產業,甚至需要為還沒有出現的產業做準備。在這個情況下,國家該怎麼辦?教育系統該怎麼辦?為人父母又該怎麼辦?

紀錄片沒有給我們一個答案。

影片裡,製作團隊花了絕大部分的時間,觀察一所位在美國西岸、領取一般政府資金,但是企圖在現有教育架構裡重建課程概念的公立高中。這所高中以綜合學科、專題式學習、公眾發表的方式,嘗試讓學生有機會探索自己的學習方向。

雖然到了最後,還是沒能完全背離現有的制度、以大學的升學率去佐證這個新課程的成果,但我相信,它仍證明了教育「不需要只求唯一解或是標準分數」才能成功。

第三文化小孩 vs. 四聲道小孩

現在的我,還沒有能力對於國家政策或是教育系統,做一個系統性的批評。但是身為一個具有「第三文化小孩」成長背景與多元異國生活體驗的父親──台灣出生、加拿大成長、在美國取得碩士、現居東京,並有個中、英、日、粵四聲道的三歲小孩,我格外想知道:在這麼多不同的文化及教育系統中,什麼樣的教育才能讓我的小孩能夠為他的未來做好準備。  

MLTS 的執行製作在影片裡說:「在現有的教育系統下,父母只能賭一把,看自己的小孩是否能夠在這個過時的系統裡順利成長,或是得要去找尋新的方案。」

兩者都是很艱苦的抉擇,但是為人父母,無論環境多麼艱難,還是得和孩子一起走下去,不是嗎?透過這個專欄,我希望可以分享一些自己過去在不同教育系統裡的經歷與想法,並藉由我的孩子去了解未來教育的可能性。我不期待能在這裡提出一個最佳解答,只能談談一個為人父的想法,也希望藉此可以讓對教育有興趣的讀者更深刻的思考──教育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關聯閱讀》
香港、中國、韓國,何處是我家──在香港我所遇見的「第三文化小孩」
「誰說他們不食人間煙火?歸國子女的真情告白」 ──訪獨立音樂人蕭遊

《作品推薦》
海外求職,台灣人在日本的獨家優勢是什麼?
38歲,我轉職到了Google Japan──「老菜鳥」Noogler的面試經驗談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lickr@Hajime Nagahata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