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短視近利」的施政思維!從日本案例反思「無現金支付」

打破「短視近利」的施政思維!從日本案例反思「無現金支付」

近年來日本一直積極的推銷 Inbound 旅遊(指將境外旅客帶入本國;Outbound 則是指旅客出國到海外旅遊),加上接下來將有多項國際盛事在日舉行,包括今(2019)年的橄欖球世界杯、2020 的東京奧運,到 2025 年的大阪世界博覽會,將為日本持續帶來大量的海外觀光客。除了各個主辦城市的硬體設備、服務規劃是否完善之外, 另一個檢驗活動是否成功、接軌國際的重要指標,就是方便的付費方法。

由於智慧型手機的盛行以及國際金融組織的推廣,許多國家均已開始發展非現金交易,而儘管日本目前的非現金交易比例偏低,但是為了提升外國旅客的旅遊經驗,日本政府依然予以高度重視,並定出明確的政策目標,希望能在 2025 年,將非現金交易的比例提升到總交易額的 40%。

以下,筆者將以一個日本電子支付從業者的身份,和大家談談日本政府目標的可行性,以及在分析日本經驗的同時,同樣在推行電子支付的台灣,可以進一步學到什麼。

現況:在既有架構上,優化消費者體驗

首先,我們必須先了解日本電子支付的現況:

事實上,不只政府有意推動新的消費方式,日本本地的產業,尤其是人力勞動密集的零售服務業,也一直在關注這個趨勢。這是由於人口老化和生育率減低,業者除了開始大量仰賴外籍員工之外,也同時致力於開發「無人/自動化」服務。而能夠降低處理現金風險和人力的電子支付,自然變成一個重要的投資標的。

另一方面,之前的文章中曾提過,新時代的網路企業和期待轉型的大型企業,也看到了透過智慧型手機的非現金交易功能,再連接到使用者資料之後能夠產生的商機;而陸續加入行動支付的行列,造成如今許多的非現金服務林立。

在這樣的背景下,在日本的國際金融機構架構,或是銀行 ATM 交易系統、電子貨幣等功能都已發展成熟;所以日本政府和業界現在在做的,是利用既有架構,增加更多元化的消費手段、拓展更多接受非現金的消費地點,並優化消費者的使用體驗。

便利商店的無人結帳機。圖/作者 提供

舉例來說,在行動支付方面,從 JRE Suica(西瓜卡)、Rakuten(樂天)Edy,到國際金融組織推行的 NFC 手機信用卡,再到近年流行的 QR Code 支付服務、點數兌換服務等等,再加上 Apple Pay、Google Pay 式的平台錢包服務,日本消費者的選擇不一而足。

而日本 ATM 系統的互通性也正慢慢提升。日本的銀行近年開始推出有國際金融組織規格的 ATM 簽帳卡,大手銀行如三菱 UFJ 和三井住友,也都在計劃減少 ATM 的設備投資,以完全互相通用為目標。如此看來,不論是用卡片或是手機,電子支付的便利性,應該多少能讓消費者對「非現金交易」的抗拒感降低。

而從商家的角度來講, 這幾年也是增加非現金支付手段的好時機:新的支付服務在擴展使用率的時候,大多數都會提供商家許多優惠,包括低價或是免費提供支付服務需要的設備。當然,支付服務的業者也多會同步提供消費者補貼,間接幫助使用店家創造「有感」的消費體驗。

而在今年 10 月 1 日,消費稅正式從 8% 漲到 10% 的同時,日本政府也提出了「輔助中小企業非現金支付化」的方案,讓能接受非現金服務的店家,依照不同資格,可以收到 2% 到 5%的回饋──這不只讓商家多了促銷優惠,也讓消費者直接受益。

而支付服務業者利用後續收集到的資料,加以分析,並做出更多對消費者的個人化推薦,也可能間接的提升消費者的消費意願;可說是業者、商家和消費者之間的「三贏」。

乍看可行的目標,實則充滿困境與挑戰

2018 年, 日本非現金交易的比例,約是總交易額的約 24% 左右;若是要在 2025 年,也就是 7 年之內,增長到 40% 的交易額,那麼平均一年需要成長約 8%──這是什麼概念呢?以非現金交易量相對高的台灣來說,從 2015-2018 的數據看來,每年成長了 14%日本政府的目標乍站之下合理,事實卻有些悲觀。主要的原因如下:

一、很現實的考量:日本政府的點數回饋制度,目前只有規劃到 2020 年 6 月。在沒有發表新的獎勵制度的前提下,無法確保往後幾年的使用率仍穩定成長。 

二、在支付服務服務多元化的同時,也意味著目前還沒有一兩種服務已主導市場,而這對店家(尤其是中小企業)和消費者來說,未必是好事。畢竟,無論是哪一方,一開始都得耗費學習使用的成本;而若這項服務還不夠普及,那麼使用的頻率和能夠累計的福利也就有限,綜合評估之下,也許會降低使用的動機。

三、最後則要考量到,日本社會對於個人資料和相關的安全性的配套,還是有相當高的疑慮: 今年 7&I Holdng Group 推出的 QR code 支付服務 7 Pay,就因為安全性的問題,而被迫在一個月之內緊急暫停服務;之後甚至宣布將完全廢止服務,對消費者信心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近年日本政府修正《個人情報保護法》,法案中指出了情報銀行的可能性(個人有權利控制自己的資訊,並透過類似銀行功能的組織提供給相關的服務,並獲得等價的回饋)。對於新的網路支付服務來講,大多數是在「利用使用者資料產生價值」的商業模式下運作;但是如果未來會與法律有所牴觸並引發爭議的話,他們勢必要重新思考商業模式,包括對使用者的補貼等等。

圖/Medium

即使沒有達標,也不等於「做白工」

以長遠的戰略方向來看,在一個沒有強烈誘因的消費環境下,改變消費習慣是需要長期企劃的。現階段能看到的推行辦法,似乎還未解決上述痛點,因此筆者對於政府能否達成目標仍存有疑慮。

儘管如此,這並不表示筆者不認同日本政府設定的目標與目前努力方向;事實上,筆者非常認同日本政府利用到 2025 年間的國際大型活動聚集民意,創造出短期改變的誘因。之後只要日本政府沒有因為其他的因素突然政策大轉彎,就算在 2025 年沒有達標,也能利用這段時間蒐集到的資訊,依據情況機動性的調整政策。

同理,在台灣,雖然金管會設定要在 2020 年將電子支付的使用率提升到消費總額的 52%,目前看來很可能無法達成,但並不代表之前的努力就是白費;相反的,我們更應該總結成果、從過程中學習,調整策略。

過去,台灣往往因政治鬥爭,而在政策制定與落實上,過於短視近利、急於求成;似乎不論執政黨是誰,只要沒有在任期內完成特定目標,那段時間的累積就會被全盤否定(看你做了 4/8 年還不是沒結果),甚至因新的執政黨上台而被要求「砍掉重練」(做這麼久沒結果,可見一定是錯誤策略)。

這樣的思維影響的不僅僅是單一政黨的單次選舉結果,而是全台灣人民的資源,以及社會長時的發展。撰寫此文,分析日本現況的同時,也期盼我們都能以更戰略性的思考,評估國家的長期政策。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Medium、Mark Chih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