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產業在巴黎】造夢 ‧ 匠心──時裝業巨擘的推手:巴黎製衣公會學校
圖片

"I don' t design clothes, I design dreams."──Ralph Lauren.
「我設計的不是衣服,我設計的是夢想。」──拉夫 ‧ 勞倫

在巴黎的語言學校讀法文時,曾選修過一堂課「法國與時尚」(La France et La Mode),授課內容涵蓋法國自十八世紀以降的服裝/時尚產業史,時間軸線性推進至二十世紀時,課堂上也間或穿插觀賞品牌於高級訂製服大秀前的工坊記錄片。

稀微的天光,穿過奧斯曼建築屋頂閣樓低矮的窗框透進室內,映著一只只在胚布、珠繡、紗緞、軟呢中穿梭攢動的指尖,光影斑斕駁雜、亮晃晃地。當時覺得,美大概就是這樣了。

這些「裁縫師」,業界稱她/他們為"Petite main"(中文直譯為「小手」,以此形容其手工之靈動細巧),在方寸大的空間裡造夢,將設計師的平面手稿,一針一線、細細縫綴,面料在人形立台與工作檯間反覆挪移,時光如沙流逝,彷彿轉瞬,那樣地織就了伸展台上隨著模特兒步伐飛旋昂揚的衣飾。

時裝業巨擘的推手:巴黎製衣公會學校

後來,與我一同修課的 Jiue-hau 進入了法國老牌服裝設計學院──巴黎製衣公會學校(Les Écoles de la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Couture Parisienne)。該校於 1927 年成立,是法國孕育時裝界大師的搖籃,知名校友包括: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未來主義之父」André Courrèges、三宅一生(Issey Miyake)、Valentino......等。

巴黎製衣公會學校。圖/Jiue-hau 提供


四年的學程,從入學時的一百名新生,進入最後一年,會在逐年淘汰與自行退學的篩檢下剩約三分之一的學生。公會的教學方針,遵循創辦人──數名專業裁縫師的理念,恪守「畫得出來就該做得出來」,因而,相較於時尚設計學院中鬼才備出、鼓勵創意天馬行空的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校友如:John Galliano、Alexander McQueen、Paul Smith......等人,近年輿論對巴黎製衣公會學校的表現常以「舊式」來評論。

然而,公會於對學生在服飾製作的技術上要求嚴厲,會同學生反覆強調縫製時細節執行的準確度與衣飾邏輯(紐扣位置/拉鏈開口、位置、長度/穿脫是否簡易順暢)的重要性,「公會的嚴謹不啻幫助設計師,以相對務實的角度去檢視自己的創意,並培養紮實的製衣基本功」Jiue-hau 表示。

從技術打磨到創意養成

製衣公會前三年的課程以循序漸進的方式,訓練、完備學生的打版(Patronnage/Coupe à Plat)、立裁──即直接在人台上縫製衣服(Moulage)與裁縫(Montage)技巧。第一年的課程從女裝入門,以最基本的裙子開始、後延伸至背心、襯衫與直筒西褲的製作;第二年進入縫製難度較高的運動風格服飾、西裝外套與大衣,該年也同時是學生被要求開始探索、培養個人設計風格的一年;直至第三年,學生的個人設計風格應以足夠透過自己製作的系列作品展現,期末的重頭戲便是學生需製作一系列三套一組的服飾(Silhouette,或稱 Look)作品:一套綢皺材質(Flu)、一套硬挺材質西服(Tailleur)、和一套具象化自我風格的設計。

製衣公會立裁考題。圖/Jiue-hau 提供


立裁考題學生成品,以不記名方式評分。圖/Jiue-hau 提供


爾後,若未能順利通過審查,進入第四年課程的學生,也會在這一年結業後取得文憑。而成功進入最後一年的學生,會被再二分為打版立裁組(Modélisme)與設計組(Stylisme),進一步鑽研不同的專業。四年級尾聲的結業畢展為期兩日,開放參觀,各品牌如 Dior 等也會有人員到場,是畢業學生尋求實習工作的好時機。

Jiue-hau 提到,在學期間的大小作業中,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二升三時的暑假作業,學校與兩間日本牛仔褲公司──SHOWA、Japan blue──合作,請學生以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的作品為發想推出設計,選拔後獲首獎的作品會由兩家公司分別量產發售,學生得藉此機會對實際的市場需求有所體認。

亦師亦友的師生關係,跳脫框架的風格探索

與 Jiue-hau 暢聊在學其間所感受到的文化衝擊,他談到:「我的觀察是,我們這一代,二、三十歲左右的學生,在台就學期間接收知識的方式仍普遍以教師由上對下、相對權威的『傳道』位置授業,學生因而習慣以被動吸收的方式學習;發言或挑戰教師觀點是課程進行中相對不受欣賞的行為;同時,受聯招升學體制的影響,學生慣性假定各類型問題的回答都非黑即白,有『好的』、『正確的』答案,多數學生因此恐懼發言,全為害怕回答不出『老師要的答案』。

但在公會求學期間,我開始接觸來自歐美的學生,相比之下,他們的自信與敢言的態度令我備受啟發;也因為與教師間有著如朋友般自然且即刻的思路分享與觀點互動,他們在自我設計風格理解與培養的進程上也相對快速。」

另外,公會挑選入學學生的標準,也迥異於一般認為「本科生機會較大」的想像,喜歡揀選背景各異的學生:「我自己以前學的是室內設計,入學後更發現周遭同學還有來自建築、甚至是法律的背景。爾後慢慢瞭解,對學校來說,不同的背景造就相異的思維模式,如此更可能碰撞出前所未有的火花和新穎、跳脫傳統框架的想法;而相對地,原本就唸服裝設計的申請者,在面試時也會被問到:『這些妳/你都已經會了,那我們還能教妳/你什麼?』」

談及未來計劃在法闖盪抑或返台打拼,Jiue-hau 坦承:「目前還是未知數,這些年觀察台灣的獨立設計師品牌,深感新興品牌最需要的還是資金的持續挹注支持;一方面,台灣本地好的代工廠難求、同時人工費用較高,受限於資金問題、降低成本的現實考量,品牌多轉至中國找代工廠,然品質參差不齊,也常聽聞設計師心血早一步在商品量產前於淘寶上流出販售的故事。

另一方面,設計師品牌的矛盾處常在於其定價既無法壓低至平價時尚品牌之列,品牌知名度卻又不必然能使負擔得起的精品客層買單,未來該如何走,老實說,是我接下來必須思索的功課。」

《關聯閱讀》
旅英服裝設計師潘貝寧:台灣品牌,要更勇敢說自己的故事
在柏林,來自台灣的31歲CEO與他的歐洲員工們

《作品推薦》
【精品產業在巴黎】「不幸的是,這個世界依舊認為時尚是無足輕重的事」
【精品產業在巴黎:亞洲人物群像】「華美的對立並非貧困,而是庸俗」──精品銷售顧問(下)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Ecole de la Chambre Syndicale de la Couture Parisienne 臉書專頁、附圖/Jiue-hau 提供

作者大頭照

梁書瑋/優雅旋舞──巴黎生存遊戲

梁書瑋,台北人,清華大學外國語文學所文學組畢。在專為精品品牌客戶服務的公關公司工作了兩年多。
2013 年赴法,2016 年夏取得 Luxury Brand Marketing and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MBA 學位,現居德國。喜歡:文化觀察、胡思亂想、所有美的、溫暖的、俐落的。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