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德國時尚產業──我的求職紀實

「鮮為人知」的德國時尚產業──我的求職紀實

時尚業權威媒體《時裝商業評論》(Business of Fashion)在 2014 年 12 月 16 日刊出一篇文章 " Why Isn’t Germany a Bigger Fashion Player? ",內文從民族性、二戰史等面向,探討德國身為歐洲最大經濟體與歐陸成衣、鞋履業的消費主力,為何未能發展出如倫敦、巴黎、米蘭、紐約之流的一線時尚城市。該文後由蘋果日報記者翻編,並下了「德國哪裡都強就是不夠時尚?」的標題。

德國並不是台灣人在提及時尚時,腦海中會浮現的國家、也非唸時尚、精品的學生海外留學時的首選,網路上更鮮少在德國精品業求職的中文攻略。我在德國求職期間,資訊來源是 KununuMeinPraktikum.deGlassdoor 論壇裡德國人的分享。這篇文章的生成,除了分享個人求職歷程,也旨在幫助所有想踏入精品業的讀者,如果本文能以任何形式,讓你在逐夢時,對夢想本身有更具體的理解,那就好了。

法國精品市場的就業現實

2014 年底,我在巴黎申請 MBA 面試過程的尾聲,兩位面試官──課程總監與學程創辦人問我:「妳還有什麼問題想問我們?」
「我想了解亞洲學生想在法國當地精品業從事行銷職務的切入點。」
當時,他們的回覆直截了當:「我們的建議是妳在完成學位後回到妳的國家去,在那裡,妳會有更多更有趣的機會。

而同年秋天,我才在台灣駐法代表處舉辦的國慶餐會上,遇到剛從 Christian Dior 總部的珠寶部門完成 6 個月行銷實習的台灣學生,他也表示:「部門同事很坦率的跟我說,他們縱然願意收外國人作實習生,但行銷正職他們不會考慮用外國人。」

就亞洲學生每年留法攻讀精品行銷的比例來看,畢業後留在當地做行銷的人數的確是鳳毛鱗角;相較之下,佔現今精品市場年銷量 1/3 份額的中國客戶,使得位於產業最前沿的店面銷售職位,成為多數能說中文的亞洲學生在當地進入產業工作的最佳切入點。

外籍、非德文母語人士的德國求職策略

這樣的法國印象,影響並成為我在 2016 年畢業後的冬天,因家庭因素移居德國、開始學德文,並於今年春天著手在當地精品業尋找就業機會時的參照。縱使在歐盟境內取得 MBA 學位、且在台灣有兩年半的精品公關公司工作的經驗,但我沒有德國本地學歷、對德文掌握程度尚不足、對德國文化與當地精品客層也很陌生,使得我對於是否要進入品牌做行銷、公關,仍然多所猶豫。

評估自身能力後,我採行了這樣的求職策略──仍然嘗試行銷、公關類職缺,但只投實習;若持續得不到正面回應,就開始投正職銷售職缺。

整個求職過程中,我總共投遞近 30 封履歷;其中,行銷、公關類工作就佔了 26 封,最後獲得 4 次面試機會,範圍從公關傳媒、數位行銷到 E-mail 行銷部門。德國的實習面試大部分只有一關,最後全軍覆沒,收到的都是感謝信。

銷售類職缺我投了 4 間,兩間上品牌的官網投,另外兩間則是把履歷投到獵頭公司,由他們先進行面試初篩,而後再居中連繫品牌,推進後續的面試關卡。銷售職缺部份,我很幸運地全部一路進入面試的最終階段,也拿到了最想進的品牌的工作合約。

我的心得是:倘若應徵者聽說讀寫全方位的德語能力已接近母語程度、或擁有德國本地的傳媒、行銷相關學位,那麼即便是外國人,錄取前者的機會還是有的。這類職缺因為工作內容涉及撰寫新聞稿、連繫媒體、經營品牌臉書、Instagram、Snapchat、Twitter 等網路平台、行銷策略擬定、舉辦記者會、活動成效監測⋯⋯等項目,職缺發佈的描述上會清楚載明希望應徵者「具備出色的溝通協調與文字能力、擅長書寫。」

相對來說,像銷售這類同樣須與本地顧客大量互動的工作,雖然應徵者仍須具備一定程度的德文能力(德檢 C1 左右;個人的評斷標準是面試當下沒被質疑德文能力不足就算達標;德國人不會拐彎抹角,若德文程度未到達他們的工作要求、有無法勝任之嫌,他們會明確告知),但不用到精準、不會出錯的程度,畢竟品牌更需要我們的絕對特殊技──中文。

一般來說,非德籍、母語也非英語的外籍銷售人員,至少要能會說 3 種語言(德、英、另加母語,目前在歐陸精品業最受歡迎的外語是中文、阿拉伯文和俄文)。

不同職務別的面試問答

依職務差異,面試內容在自介過後的問答環節裡也有所不同。我遇過行銷、公關類的問題有:「平常有在看時尚雜誌嗎?」、「如果我們品牌的商品要與一本雜誌合作深入報導,妳會選哪本雜誌?為什麼?」、「假設我們今天要辦某唇膏的新品上市記者會,妳會怎麼規劃這場活動?」、「妳曾經辦過規模最大的活動?妳在該場活動中的角色?」

銷售類常被問的問題則有:「為什麼選擇零售業?」、「為什麼應徵我們品牌?妳對我們品牌了解多少?」、「妳認為接待客戶時最重要的是什麼?」、「請敘述銷售的一天。」、「遇過最難纏的客人?怎麼處理?」、「當客人需長時間排隊等待購買商品,而他等得不耐煩時,妳會怎麼處理?」、「以前工作時有遇過 Mystery Shopper(註)嗎?當時對方評分的環節有哪些?」、「妳會用什麼方式與客戶建立有效、永續的關係?」

甚至也有:「妳會用瘋狂來形容自己嗎?妳人生中做過最瘋狂的事?」針對這個問題,面試官想了解的並不是各種年少輕狂或少不經事的熱血舉動,而是在過往的人生經驗裡,求職者是否曾為了某個選擇、爭取某項東西、或是成就某件事而義無反顧;又或是否在常規中能 ” think out of the box ”、跳脫既定成規。另外,有的品牌在面試時也會有角色扮演(顧客─銷售)的環節,以檢視應徵者的銷售技巧。

不會說德文,一樣能找到工作?

或許有些讀者有「認識的朋友不會說德文,但還是在德國找到工作」的印象,而「求職時是否需具備當地語言能力」的討論,也總是反覆在與歐陸就業相關的社群專頁裡引發論戰。

然而,以市場主要面向當地民眾的精品零售業來說,我從投遞履歷、動機信、電話面試到一至三次的店舖 On-site 面試,除與義大利品牌總部人資的 Skype 面試是講英文以外,其他面試全部是以德文進行。

應徵者只具備英文能力是不夠的,因為工作時,你無法在本地客人走進店裡購物時表示:「不好意思,我請我的同事來接待您,因為我不太會說德文。」或是身為公關、行銷人員,和協辦活動的廠商或參加的媒體說:「我們能用英文溝通嗎?」甚至是讓主管當你的德文老師,改新聞稿中的文法、用詞錯誤⋯⋯。

求職過程的心情跌宕

近 4 個月的求職過程中,我在實際準備這兩類職缺面試的心境上差別很大:接到行銷、公關的面試邀請時,固然興奮,但因自知德文程度還不夠、在台的實作經驗也已年代久遠,畢竟幾年間產業變化迅猛,且台德兩地文化差異大,台灣公關、行銷的操作模式無法平移複製至德國市場等,以致還沒面試就先畏縮,LinkedIn 上蒐尋了面試官背景後又更焦慮。

在一群當地商管院畢業、在學期間做至少兩個行銷職位實習、同時不乏海外交換經驗的德國人當中,我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和競爭優勢,每次面試結束時總是疲憊又沮喪。

然而面試銷售時,因為過往在法國做銷售實習的經驗轉換到德國,工作的本質差異並不大:面對的同樣是來自全球的客戶與國籍各異的同事,中文能力又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加分項目,面試時便相對有自信,連帶地能在過程中積極表達自己的想法,並分享在法工作時的觀察,與面試官們建立了比較理想的雙向互動。

然而,新的挑戰才剛要開始──德國人究竟時不時尚?德國的精品市場又是什麼模樣?以後有機會,再慢慢地分享給讀者。

註:公司總部會定期派遣人員假扮顧客至店內做店面整潔、銷售人員服儀、服務態度等多種項目的審查評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Victoria Chudinova@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