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大教授葉丙成──談教育科技、談「鬼島」也談「狼性vs小確幸」
圖片

從當年「窮得只剩下傅立葉」(只懂專業知識),到陸續提倡「翻轉教學」、首創 Coursera 第一堂中文課程、開發 PaGamO 奪得國際教學創新首獎......

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一直致力透過不同於傳統的教學方式,讓學生從遊戲中獲取知識的富足。這次利用葉教授即將來到哈佛校園演講並與學生互動的時機,進行了本次專訪,和有趣的「快問快答」。一起聽葉丙成教授聊教育科技帶給他的感動,以及想對於台灣留學生說的話。

在訪問開始之前,先看看葉丙成教授小檔案與多項「第一」:

1. 美國密西根大學博士
2. 台大 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大規模開放線上課堂)計畫執行長
3. 首創「體驗式簡報教學」讓小學生評比大學生期末成績
4. 開設 Coursera 第一門華語課程「機率」吸引全球兩萬學生報名上課
5. 開發遊戲化學習平台 PaGamO 奪下 2014 年華頓商學院與全球大學評比機構 QS 合辦第一屆教學創新大賽首獎
6. 首位綁著馬尾見台大校長的男性老師
7. 坐擁近 10 萬臉書追蹤者「粉絲大軍」

問:身為 Coursera 首位開發遊戲化學習平台的華人講師,如何看待 MOOC 和遊戲化學習(Gamification)的未來?

很多人常問我對於 MOOC 的看法,究竟只是短期的狂熱,還是會長久永續?我給的答案都是:「我認為 MOOC 會長長久久。」

原因為何?因為這個世代的學生學習方式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他們很能夠接受 visual information(視覺化資訊),所以用看影片來學習變成理所當然,又有效率的一件事,他們並不是被 MOOC 所改變,而是從小的生活經驗造就他們現行的學習方式。

從 MOOC 到 PaGamO

PaGamO 的誕生其實也和 Coursera 的創辦人吳恩達(Andrew Ng,前史丹佛 AI 實驗室主任,Coursera 創辦人)有關。

Andrew 在 2012 年來台灣邀請台大加入 Coursera,當時我是這個計畫的負責人,我記得和 Andrew 彼此一來一往聊到自己的課怎麼教。我提到自己在六、七年前就已經開發 BJT Online,讓上我機率課的學生透過自己出題目、彼此攻克來學習。

Andrew 聽到後非常興奮的說:「我從來沒聽說過有人這樣教數學!」他便積極鼓勵我把 Gamification 帶到 MOOC 的課堂上,而課程上線之後學生的反應非常熱烈,當時修 Coursera 的華人多是大學生,平時白天要上課,晚上才有時間修線上課程,一般來說他們能夠一天解 6 到 7 題數學題就很不錯了,但是在我的 MOOC 機率課,他們一天可以解超過 15 題數學。

原因在哪?因為他們很熱衷於遊戲式的學習,同時課程網站上有世界排名,他們也希望能夠排入好的名次。也因為如此 Coursera 還為這堂課寫了一篇文章"Why one professor created the first-ever social gaming platform for a MOOC"報導當時修課的盛況。

我認為遊戲化學習(Gamification)在幾年之後會從"nice to have"到"must have",現在的孩子成長體驗就是如此,如果學習沒有遊戲的 flavor,他們會很難持續專注學習。我們團隊希望比別人更早一步掌握這個趨勢,便開始投入開發 PaGamO。

PaGamO 的應用層面其實非常的廣,從大型企業,像是國內的國泰人壽便導入 PaGamO 進行企業內訓,公司的金融保險業務員使用 PaGamO 後考取證照的比率,跟傳統的講座課程相比,考取率從 87% 提升到 96%,是一個相當大幅度的進展。

另外像是美國賓州大學的 Dental School 也主動和我們簽約,將 PaGamO 用在牙醫學的教學上,成為華人新創教育圈少數和常春藤名校合作的團隊。把技術推展到國外讓更多人看見,這樣的使命感也是持續激勵我們不斷進步的動力。

PaGamO 走向中小學課堂

我對於台灣的偏鄉和中小學教育一直非常關注,這要從六、七年前的一個震撼說起:那時我的孩子參加了一個和台東小朋友當筆友的活動,那年的暑假幾個台北的家長就決定帶孩子到台東,順便拜訪他們的筆友,但當我們找到筆友的家,卻發現那些孩子都不在家。找了之後才發現,他們全部都在網咖裡打電動!

家長試著跟他們說:「嘿,你們的筆友從台北來找你們,想跟他們見面嗎?」他們的回答都是:「我才剛剛把銅板投進去,見了面我就玩不到遊戲了。」

那件事帶給我很深的震撼,原來有這麼多的孩子,也許來自於弱勢的家庭,爸爸媽媽忙著討生活而無法關注到他們的教育,他們就沉溺於遊戲而耽誤了學習。但這也令我開始思考:究竟有沒有方法可以讓學習和遊戲結合?

PaGamO 推廣到中小學課堂後,我們常常收到很多老師的來信,這些老師多在較弱勢地區的學校服務,有位來自彰化晨陽學園的老師寄信來說,在他的班上有兩位最「大尾」(台語:難以管教)的小朋友,老師為了讓他們重拾對學習的熱情,兩個小朋友的打掃時間是負責老師的辦公室,老師也很「善巧」(台語:巧妙)的在他們打掃的時候玩 PaGamO,小朋友看到 PaGamO 的介面都覺得很神奇,一直追問老師「在衝啥」(台語:在做什麼),老師起初還假裝推辭不願意告訴學生,直到學生強力要求下才跟他們說「老師在玩遊戲」,學生聽到在玩遊戲自然是兩眼發光,老師教了 PaGamO 的操作方法後,他們便開始翻課本找答案......

原本對學習完全不感興趣的「問題學生」,因為 PaGamO 再次找到學習的動力,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了,收到這些感謝的訊息,也是讓我相信 PaGamO 能夠改變教育現場的原因。

教育科技的兩面刃

但是我覺得任何老師在使用教育科技產品時一定要注意的是:這類產品絕對不是他們教學的 optimal solution(最佳解方),並不是只要依賴教育科技產品,或是像 PaGamO 這類的遊戲化學習平台就能達到教學的目的。

開發 PaGamO 平台的初衷,是希望給予教育者們一把鑰匙,讓他們能夠藉由 PaGamO 重新開啟學生鎖上的心門,很多老師非常認真的準備課程,但是學生卻不願意聽課,所以藉由 PaGamO 能夠激發學生對於學習的興趣,但是最終學生的學習成果仍然需要老師的教學配合,才能夠真正的感動學生。

另外一個我們也常常提醒老師們的是,透過遊戲化學習所引發的外在學習動機並無法持久,學生們一開始會因為遊戲的有趣好玩而被吸引,但是真正讓學生改變學習的態度往往取決於他們利用 PaGamO 後,在課堂上所展現的進步,這個機轉才是我們這些做教育科技產品的目標:要能夠真正對學生有所幫助,並不只是流於花俏的遊戲。

問:當今教育科技領域,教授目前最關注的新技術為何?

近期我個人非常關注的新領域是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

在三、四年前,MOOC 非常火熱的時期,大家常常討論「究竟 MOOC 會不會取代學校?」很多人包括我都覺得 MOOC 沒有辦法取代學校,因為有一件事情是 MOOC 做不到的:在學校人與人的溝通、互動,甚至是做 project。大部分 MOOC 的設計仍然是比較孤獨的學習經驗,這也是未來學校存在的重要價值:必須提供更多做 project、學生彼此合作的學習機會。

但如今 VR 的出現,我覺得是有可能將 MOOC 未完成的最後一哩路補起來,將以往因為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而無法共同合作的學習,透過 VR 的方式完成。

這當然還有很多前提必須完成,像是 VR 技術的普及,以及硬體的價格和使用是否能夠更被大眾所接受。目前在華人圈我也看到不少在 VR 方面做得很先進的公司,所以我也期待 VR 硬體成熟之後,在未來教育上能夠更普遍的被應用。

問:老師之外,學生又應該如何培養洞察新技術、新事物的能力?

普遍來說亞洲的學生在「玩心」這件事上仍有不足,原因在於在大學之前都專注於升學考試的準備,對於新東西、新技術的好奇心往往都被扼殺掉了,這種人格的養成,有些東西一旦被殺掉之後其實很難再培養,其實是件很悲哀的事。

但是我覺得,之後在台灣這種情況會有所轉變,之前我有寫文章提到:「教育部在 107 年要推動的新課綱:高三前減少考科與必修科時數。要讓學生能在選修課跟探究實作課程探索出自己的興趣跟方向。然後在決定自己的方向後,高三再選自己有興趣的 0-2 個科目加深加廣學習。」

這不只是台灣,亞洲其他國家像是日本、韓國也開始重視訓練學生運用知識的能力,蔡淇華老師曾經撰文提到:「韓國第一志願首爾大學也知道,唯有招收不死讀書的學生,才能維持國家人才庫於不墜,因此在 2015 年招收的學生中,有 51% 並不看 CSAT(韓國聯考)成績,而主要靠審查資料、面試、口試來尋找潛在的人才」。另外像是美國的 Minerva(密涅瓦大學)入學也不看 SAT、ACT 成績,全世界的大學開始對於選大學生有了不同的標準,因此我們需要更重視的是:如何讓我們的孩子在高中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真正的興趣,這樣上了大學之後他們才能夠更有動力學習。

問:許多海外留學生常會面臨是否回台灣「鬼島」的掙扎,老師認為台灣留學生該如何看待「學成歸國」?

這種「鬼島」的想法,我覺得大多是留學生出於無奈,很多事情想要改變但是卻沒有辦法,所以才會選擇放棄或是離開。

但是我覺得台灣還是有改變的曙光,比如近年來推行的新創企業(start-ups),我們可以看到新創圈越來越多的活力,這些人也很積極的對社會發聲。

在另一方面,庶民的力量也越來越大,甚至可以影響到政策的推行。「鬼島」應該是指一個死氣沉沉、完全沒有改變動力的一座島,但我不認為那是台灣。

想改變台灣社會?先建立個人品牌

我對於台灣留學生的建議是,即使你人在美國,如果未來你想在台灣成就一番事業,你必須要在自己的專業上得到社會的認可。這究竟要如何實行呢?我非常鼓勵大家從現在起建立自己的個人品牌,把在美國所看到的最新技術和動向,吸收內化後之後,有毅力的把這些台灣人也許沒有這麼快注意到的發展忠實記錄下來。

如此一來,不僅可以讓台灣人跟著你一起進步,另一方面你自己也可以建立在學術或是工作上的專業 Know-how,等到你哪一天想回台灣做點事了,別人不會把你當成 nobody,這就是留學生在國外的獨特利基。

問:許多人會用「小確幸 VS 狼性」來形容兩岸留學生,您如何看待台灣學生和中國學生的競爭力?

「狼性」這個字我覺得說太重了,每個不同國家的學生都有自己的特質,台灣學生的優勢就在於很能在團隊裡面和別人共事,大家也比較容易相信別人、與人合作。

所以其實我認為,當台灣學生在一起的時候就會形成「一群愛斯基摩犬在一起,連狼看到都會害怕」,這樣的戰力也是很強的。

但是相對的,台灣學生的劣勢在於溝通和自我表達,這也是為什麼我開設了簡報課,現在每年都有超過 300 個學生報名搶著上只有 70 名的位子。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許多亞洲學生長期被家庭的期待和升學主義所牽制,大家都只關心把眼前的書讀好,其他的事情都不用去管,這樣會造就學生普遍對他人需求洞察的無感。

但是我感覺得出來,台灣學生有著強烈想要幫助弱勢,和對抗不平等的心。所以我們的責任,就是要去喚起台灣學生對社會上需要被幫助族群的敏感度。這種「同理心」,在未來也是很重要的能力,能夠去感知別人的需求,才能創造出一個被需要的產品和服務。

同場加映:葉教授快問快答

1. 追求的新標籤?
做自己沒做過的事情,並且把它做好,自然會有你的 reputation

2. 人生不可放棄的價值觀?
integrity,人與人的信任一旦失去就很難再回復

3. 最想成為哪個遊戲角色?為什麼?
.......(丙成老師 OS:你問倒我了)

4. 台大公館周邊最喜歡的餐廳?
金雞園(丙成老師 OS:你問的問題真有趣)

5. 人生最自豪的個性?
調皮。

《關聯閱讀》
態度不改,教改怎麼改都沒用
「考試機器」的跨國學習旅程:誰說美國不考試的?但的確有些不一樣
玩出競爭力──在「很會玩」是高度讚美的荷蘭,國家補助大學生繼續Have Fun

《作品推薦》
致對未來迷惘的你──專訪日語教師郭獻尹:「多會一個語言,多一扇窗」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Alice Yang 提供

作者大頭照

幫高調,強者我老師!──校園天下X換日線特別企劃

《校園天下》成立於 2010 年,是一個專為校園而生的平台,由《天下雜誌》經營。
2016 年 12 月起,《換日線》團隊與多家遍及北、中、南及海外的台灣校園媒體,或由在學學生創立的獨立媒體合作,致力推廣「學生原生的校園新聞」。
「幫高調,強者我老師!」企劃,是《校園天下》和《換日線》團隊合作的第一個專題。未來,將由校園媒體編輯群,選出各校最有特色、最受學生歡迎的老師,進行共同採訪與協作報導。
更多校園原生新聞,請追蹤校園天下專頁。
若想申請加入校園天下編輯群,歡迎寄信至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於主旨標註《校園天下》與我們聯繫。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