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對未來迷惘的你──專訪日語教師郭獻尹:「多會一個語言,多一扇窗」

致對未來迷惘的你──專訪日語教師郭獻尹:「多會一個語言,多一扇窗」

採訪:張翔一、郭姿辰、王子文、林欣蘋/撰文、攝影:郭姿辰


我想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昔日的我坐在台下聽老師授課;今日的我則在正式訪談前與老師交換名片。這次的專訪,多了分熟悉感,但卻也看見這位老師不為學生熟知的另一道風景。

大學印象中的郭獻尹老師,擁有深輪廓的雙眼皮,年近不惑,但穿起政大帽 T,青春得宛如同儕,對於教學的用心投入,由老師開授的〈日語會話〉加簽學生擠滿教室的盛況,不言而喻。

老師不僅擔任政治大學日文輔系的兼任講師,同時也在世新、東吳推廣部教書,甚至在今年的二月,多了另一個身分──獲選為日本柳川市的觀光大使。

今日接受採訪的老師,特別穿上正式的西裝,嚴肅正經了點,不變的是,他說話時閃閃發亮、充滿熱忱的雙眼。

柳川觀光大使就任儀式,由左至右分別為柳川吉祥物、郭獻尹、柳川市長金子健次。圖/郭獻尹 提供

以下是郭獻尹老師專訪:

獲任日本觀光大使的榮譽職

問到當選柳川觀光大使的過程,郭獻尹笑著說,沒想過會因為創辦臉書社團「日語勉強會」而展開後面的故事,這個社團在郭獻尹的經營下即將邁入第三年,目前已有超過 5 萬名成員。

「我想透過討論交流的方式,讓大家可以一起學日文,」郭獻尹說,當初創立社團的初衷非常簡單,就是無償給有心學習日語的人「正確」的資訊。日語學習者若遇到在學校或教科書上找不到答案的瓶頸,在社團發文提問,大都可以獲得學有專精的前輩、老師們的解答。目前社團中除了創始人郭獻尹老師外,還有中、日籍的十餘名語言學專家、教學者和專業口譯駐站,陣容堅強。

後來,郭獻尹默默的耕耘有了意想不到的串聯,日本電通新聞部經理──吉開章先生,同時身為柳川「簡易日語遊日本研究會」(註一)事務局長,到香港發表論文時結識了「日本交流協會(註二)日本語專門家」磐村老師,磐村老師提到,在台灣有位郭獻尹老師很積極地在網路上推動日語學習,在日語教學界,有一定的影響力。吉開章於是立刻聯繫郭獻尹,希望能透過「日語勉強會」的社群進行問卷調查。

為何柳川市特別選擇調查「台灣人」的旅日習慣?因為在柳川每年約 13 萬外國旅客當中,有六成是台灣人。

「學日文的最終目的是什麼?不就是讓學生能夠到當地用日語對話嗎?」

郭獻尹對於促進台日交流一直背負使命感,同時感佩吉開先生為家鄉柳川的盡心,答應幫忙協助調查台灣人去日本的旅遊習慣,獲得有效問卷 1,000 份。故以此為契機,吉開先生在觀光計畫的最後,提名郭獻尹擔任觀光大使。

柳川市,位於日本福岡縣以南,因運河多又被稱為「水都」,盛產海苔。這份「簡易日語遊日本」的觀光計畫是為了想說日語的觀光客設計,請東京外國語大學的老師培訓觀光業者,用簡單的日文接待觀光客、以講座授課的方式進行訓練,再請有學習日語的台灣人到訪柳川,驗收柳川觀光的訓練成果,市長更表明希望將簡單日語的行銷方式,從柳川複製到福岡縣、乃至全日本,由此可見日本推動當地觀光的用心。


 
教學 O2O──實體授課到社群經營

透過這次的觀光計畫,有六個名額讓學習日語的台灣人可到柳川與當地人交流,其中就有兩位是由郭獻尹推薦的「日語勉強會」社員,這難得的機會歸因於郭獻尹用心的經營社團。

「為什麼願意犧牲自己做研究的時間經營社群呢?」我按捺不住發問。

「因為沒有教學是完美的,」看似額外花時間,但郭獻尹的想法更全面、更寬宏,「如果我把我的想法放上來,是不是就有人可以與我討論,如果我閉門造車式的只在我的學校教,我的教學難道真的最好的嗎?如果我 po 出來(發文)的話,就可以從大家討論或批評中,檢視自己的教學是否真的經得起千錘百鍊,」郭獻尹不只把經營當作付出,更謙虛的視為教學相長,甚至逗趣的說,這是一種「售後服務」,讓學生的學習可以永不斷線。

早在 14 年前,郭獻尹曾到日本教國際學生日語,那時 Yahoo! 奇摩家族有個「日語勉強會」,郭獻尹以協助參與者的身分扶植社團,「何不讓台灣老師也有可以互相交流的平台呢?」於是他將這份精神延續至臉書時代的今日,沿用名稱創立「日語勉強會」,約莫有四百多位的日語教師加入社團,將學習日語的資源整合,進而形成日語學習者與日語教師可以相互交流的平台。

「想把大家(日語老師)聚在一起的原因很單純,因為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第二外語若作為台灣教育的重點,根據教育部統計,高中的第二外語的課程,日語就占了三分之二,」郭獻尹希望透過社群,讓更多人加入學習日語,更甚者,是為年輕的老師搭建可以發揮所長的舞台。

當選柳川觀光大使的郭獻尹,對於推廣日語教育不遺餘力。圖/郭姿辰 攝影


語言是溝通的鑰匙

郭獻尹提及自己學習日語的契機,是在高中時跟團到日本旅行,發現講英文完全無法溝通,甚至為了買一只布偶耗了一小時還無法成交,也不了解日本人介紹的內容,讓他深深體認到「語言是認識當地文化一把重要的鑰匙,」回台便下定決心學習日語。

但當時為了符合家人期待,郭獻尹專科選讀電機工程,利用下課的時間參與語言交換,練就可以用日語解釋中文的口說能力,背後所付出的努力是每天背 100 個單字,一篇日語文章自我要求念 75 遍,「沒為什麼,因為只有專長不會背叛你,」郭獻尹語帶堅定地說。其實力的累積讓郭獻尹 23 歲時便進入補習班教日語。

但郭獻尹對自身的要求並沒有因此就停滯,隨著郭獻尹認識來自不同地方的日本人,發現各地的發音方式有差異,加上在日本教國際學生時,無法回答學生的困惑,郭獻尹便決定回到台灣念日文研究所,著手研究「發音」。可是這條路並不好走,甚至有些許寂寞。

「其實我沒有受過很好的研究訓練,著手進行研究時其實面臨不少瓶頸,」因為國內研究日語發音的學者較少,可以參考引用的資源有限,但郭獻尹堅持進行研究的原因是:發音其實是會影響溝通的。說到此,郭獻尹當場示範起「そうですか」每一種語調變化所代表的不同情境,句尾語調上揚時代表的是帶點疑問的語氣「是這樣嗎?」;句尾語調下降,則是表達同理的「是這樣啊......」。

此外郭獻尹強調,「語音的研究並不侷限於發音要多標準、多漂亮,或者多像日本人,而是要達到有效的溝通,」郭獻尹再度示範一樣的日語句子,因為停頓的地方不一樣,而有完全不同的意思:「公園で、撮った写真を皆に見せた」有停頓代表的是「在公園裡面,把照片給大家看」(但照片的拍攝地點不一定是公園)。不過當沒有停頓時,「公園で撮った写真を皆に見せた」意思則是「給大家看在公園裡拍的照片」,示範至此,讓《換日線》暨《校園天下》的採訪團隊驚呼不已。

在語音分析方面,郭獻尹的研究技術並不侷限於既有的文獻方式,而是將專科所學運用在分析音檔,如聲音波形與頻率的變化,做到跨學界的研究,印證了學習旅途上所耕耘的點,在需要的時刻會連成線。

給大學生的勉勵:「多嘗試!」

若每一件事都去計算付出後能有多少回饋,就難以看見生命道路的串接,這或許正是我們之所以勇敢投入嘗試的原因,郭獻尹以自身經驗勉勵大學生,「多會一種語言,多一扇窗,可以看見不同的世界。」

令人敬佩的是,郭獻尹在高中時看到徵才廣告文宣上寫「限日本人、日商、做翻譯稿」,沒有因為看到第一個條件就選擇放棄,而是推開門爭取面試的機會,後來得以成功錄取,「自己找機會,但不要投機,」學語言不能要求投入短時間就看見成效,好的態度會讓自己顯得得體,獲得更多的機會。

如果說,你仍然對自己未來的路感到徬徨,或者對自己所學的專業感到不夠專精,「可以考慮雙主修或輔系,去學習第二專長,」專科念電機工程的郭獻尹,因為學習日語,而走上與專業完全不同的路。「你若不知道未來的方向,那就要多嘗試!」郭獻尹帶著期許的說,那會為你的未來,多推開一扇窗。

註一:簡易日語遊日本研究會(やさしい日本語ツーリズム研究会
註二:日本交流協會,現已改稱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

本訪談與《校園天下》編輯代表「世新小世界」廖芳鈺、陳映羽共同採訪

《關聯閱讀》
日本不只有櫻花,還有「黑色野玫瑰」──日本就職活動甘苦談
おもてなし──從顧客變店員,日本服務業教我的事
沉重的真皮紅書包──你,害怕成為他人眼中的「怪咖」嗎?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郭姿辰 攝影、附圖/郭姿辰、郭獻尹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