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面試到上工的一千多個日子:「我不只是個幫你結帳的店員」──倫敦精品業職場經驗談
圖片

距離上一篇文章產出,大概過了一季(三個月)這麼久。這段時間,我的日子卻好像過了三年或者更長。

2017 到目前為止,可說是我的人生中,最忙碌最充實,同時也是壓力最大的一年。

年初到米蘭時裝週出差,接下來馬上到柏林出差......除了在不同城市間頻繁移動之外,還發生了公司內部的人事大異動,以及分別結束和即將開始的各項活動,各種數不清大大小小事情密集發生著。

像是剛發生的中東卡達斷交事件,造成中東緊張情勢升溫,對於英國的精品業衝擊就非常之大。很多仰賴「中東土豪」的精品品牌預測銷售業績隨之調整,當然,站在第一線的零售店面感受最深。

在「兵荒馬亂」中,看著公司給我的第三年合約,才發現原來我在英國的工作生活已邁入第三年了。這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如果連在台灣工作的六七年加上去,這可是我在精品業的第十年了。

回想這三年我所經歷的事情,還有達到與完成的事項,也許可以給在這個行業工作,對工作或職涯有些徬徨的妳/你,一點點的方向:

「你會講中文,別人也會講中文,那為什麼公司要用你?」

三年前,我在英國重新開啓「職場菜鳥」的日子。在結束人生(應該是)最後一段學生生活,也就是碩士畢業後,我很幸運地拿到了簽證留了下來,這也是人生另個挑戰的開端。

用著不是自己的語言,戰戰兢兢地把自己的過往經歷還有工作經驗,放到歐洲還有英國找工作的知名網站上,過了沒幾天,開始接到許多面試邀請。在拿著各種不同簽證講中文的人們裡,我的條件似乎比別人好了一些:有著當地的碩士學歷,精品品牌店員、VM(視覺陳列)還有精品品牌總部辦公室的經驗。

但即便是這樣,在林林總總的面試中,這一段的小標題,仍是我遇到的所有面試官或是經理(還有品牌 HR)一定會問到的問題。

這個問題看來頗為尖銳,但又切中要害──面試官想要知道答案,同時也想測試面試者的臨場反應。我還記得第一家公司面試時的最後一道問題就是這個。

這樣的問題其實永遠沒有標準答案:因為你說得太保守太謙虛,公司對你沒有興趣;說誇大了,拿到 offer 後進了公司還有所謂的「試用期」。試用期,說穿了就是公司對於面試時你給予的承諾,或是你所聲稱工作能力的驗證期。

隨隨便便搜尋網路,總有各種不同的「面試教戰手則/面試考古答案」──但請記得,面試的公司和自身經驗完全因人而異,自己是怎麼樣的人,本身最清楚。請誠實以對,衡量自身的狀況回答。

例如,在回答這個問題時,如果是個人人都想進入的夢幻品牌問你,或是整家店裡其實一個說中文的銷售都沒有的公司問你,答案也許就不一樣。(當然,這篇文章沒有教你面試的意思,但誠實為上策。)

在累積一定的工作經驗值下,可以拿出來的籌碼也變多了,當然就能夠跟未來雇主或是接洽你的獵人頭顧問,談比較好的薪水。

如果你只站在那裡,等著客人走進來,那麼你就只是結帳的工具

在開始工作的時候,我經歷了一段很沮喪的日子。客人走進來,通常是跟我的同事學長姐們有預約了,我只能接待 walk in 的客人,然後替他們結帳。

下班後,我常常百思不得其解,一樣是花了八小時工作,為何業績會差這麼多?

加上,我所工作的品牌,需要花很多心思去跟客人經營顧客關係(CRM, 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在一開始的時間,我常覺得自己在做白工,備感壓力。

工作後一兩個月,業績才開始慢慢上了軌道,除了觀光客外,當地的 walk in 客人有些也漸漸地變成了常客──因為在工作有空之餘,我開始替客人們記下他們喜歡什麼類型的商品,適合他們的穿著風格,他們想要什麼商品但是店裡缺貨......等資訊。一旦幫客戶調貨成功,建立的顧客關係開始變得活絡起來,當然業績也開始好轉。

我在工作的第二年,遇到了兩個投緣的客人,從買配件開始,循序漸進地買了品牌其他的系列,例如定製服或定製腕錶等。在工作的第二年底,我帶了第一位客人去了時裝週,第二次帶另位客人去時裝週,則是今年年初。

尤其是今年的時裝週,我很開心能夠帶著自己剛加入公司就一路支持我的客人去,體驗品牌給予的特殊待遇還有體驗,除了招待住宿外也讓她近距離貼近了品牌文化。

對於一個小小的店員來說,這真是有著莫大的成就感,這跟學生時代被品牌或是店家招待去坐在那看著服裝秀,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到了這個階段,我已不再只是個幫客人結賬的店員了:我成為一些客人信賴的服裝搭配顧問,在必要的時候甚至是他們的生活幫手。例如看服裝秀的行程中,我還幫忙訂了機票,訂了他喜歡的餐廳,記得她生活中大小事......也許你覺得這樣太多了,但,這其實是精品業除了產品本身之外,另一個重要的服務──make her dreams come true.

另外,我想特別聚焦以下幾個,精品業從業員在倫敦和台灣遇到較為不同的情況,給想在英國或歐洲尋找相關職缺的朋友參考:

找工作前:即便是台灣的低薪在國際上小有知名度,如果你具有工作經驗,找工作時請開口要薪水

隨著中國消費力的崛起,會說中文這項條件,在英國精品市場漸趨重要,會說中文的人在歐洲也越來越多。但我在接到獵人頭電話頻率漸高的同時,也發現有些獵頭會將說中文的求職者薪水拉低。

在台灣,各種行業相對國際標準普遍偏低,是令人心痛的事實。但這不是個正常的現象,也不該是你妄自菲薄的理由。

在國外工作,明明做著同樣的事情,就更不要因為自己來自相對低薪的國家,允許別人給我們的薪水條件比別人低。不管你拿著什麼樣的簽證,在答應獵人頭給的你薪水之前,請先做好市場調查。

工作時:公司給你的目標達到了,到了年底,請記得拿著達標的數據去爭取你該有的權益──加薪

我常常會跟一些講中文的同行朋友們聊天交換工作心得,有時會聽到他(她)們抱怨:「加入公司一段時間了,業績也達到了,但是薪水就是達不到自己的需求。」

請注意:歐洲職場跟台灣不一樣,在亞洲做很多事情都是事在人(老闆)為,不論大小企業,部分主管會憑印象打員工分數,明明合理地爭取薪水反而被貼上標籤。

但在這裡,多數有規模有制度的企業,其實是重視實際績效,也相對歡迎員工主動爭取更多責任和更高待遇的。如果有達標或超標的表現,請記得勇於爭取自己的薪水。我的第一次調薪,就是在年中的時候主動跟主管「聊天」聊出來的,畢竟那時我的業績已做得和當地的員工差不多。

再者,通常身為移民,在當地第一份工作的起薪通常不會太高,在高物價的倫敦生存不容易,如果跟經理聊聊的結果不是很滿意的話(也許跟經理就是沒有那麼對盤啊!)不妨主動寫信給 HR,委婉地讓對方得知,你的表現達到了公司的需求,那麼,公司的薪水是不是也能符合自己的生活需求呢?

別以為歐洲職場是天堂:遇到好的主管,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遇到惡魔般的歐洲主管,這是常態

在台灣工作的那些日子裡,我遇過非常嚴格、一板一眼,也遇過很體貼的主管。但共通點是「人情味」十足:不論動機為何,許多主管頗愛窺探員工個人隱私,好處則是當你因為私人因素表現不如預期時,多數主管也只會碎碎唸個幾句,但仍會給你機會調整。

其中,有位台灣主管就讓我印象深刻,從前在台灣她是經理,我是員工,在我出國後,我們還常保持連絡,現在反而變成朋友,每次回台灣我一定找時間去看看她,逢年過節也一定會跟互相跟對方連絡問好。

但在英國工作的這三年內,同樣從天使般的主管到現在後母般的主管,都讓我遇上了。只是我不得不說,有時我竟開始懷念起台灣工作場合裡,那惱人但又令人熟悉的「人情味」──雖然婆婆媽媽的碎嘴有時讓人不耐,但是,比起冷冰冰的歐洲主管,跟個性完全大不同的歐洲同事們(像是我們店裡常有俄羅斯人跟義大利人的戰爭,還有亞洲人跟北非同事,也經常上演實境秀般的大吵drama......),台灣職場的相處方式,偶爾還會在我腦中浮現。

去年年底,我換了一位金髮碧眼的犀利新主管,一直到現在,我還在找方式跟她相處。

新官上任三把火,在任何工作場合都是常見的事情,當然,即便是經理這樣的職位,也有所謂的試用期,我明顯地感覺到這位歐洲主管很想表現給上層看。但她的方式是將自己於公(業績)於私(情緒)的壓力,直接轉嫁給身為下屬的我們,更不在乎員工的感受;在與她工作的同時,她用命令代替溝通的方式,也總讓人不是很舒服(其中一點,她一直叫我 Chinese 吧,這實在是踩到我的點了。)

不過,以我和周邊朋友的經驗,在競爭遠比台灣激烈的英國和歐洲職場,有這樣的主管其實一點都不「意外」。我也總是很正面的告訴自己,這是自己好好在另一個國家,加強自己適應社會的考驗,即便是再怎麼不喜歡她,只要把份內的事情做好,老話一句,在有制度的公司,「她拿你沒有辦法的!」

工作是什麼?這三年下來,我深深地體會到:工作不只是賺錢,工作不只是當個被動的員工,更不要因為自己的職級妄自菲薄:而是要把自己當成一個品牌好好經營,不斷充實自身在產業內的專業。

如果永遠只把自己當給人聘請的低階員工,永遠覺得自己就是個幫人結帳的工具,永遠覺得自己就值這樣的薪水和待遇,永遠只會抱怨而不試著改善現況或積極爭取......

那,你永遠都只會停留在原地。

《關聯閱讀》
【精品產業在巴黎】「不幸的是,這個世界依舊認為時尚是無足輕重的事」
【精品產業在巴黎:亞洲人物群像】「別把優雅與勢利混為一談」──精品銷售顧問(上)
巴黎YSL的Sales:你以為名牌店員都很囂張?

《作品推薦》
在柏林,來自台灣的31歲CEO與他的歐洲員工們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Madame M 提供

Madame M/歐洲生存遊戲

出身台灣,歐洲亞洲精品界打滾 10 年。輔仁大學織品系學士,與 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倫敦時裝學院碩士畢業,定居倫敦六年,因為工作的緣故,她頻繁往返倫敦與柏林,不定期拜訪巴黎與米蘭還有歐洲其他城市。
歐洲對她來說,無疑是一場生存遊戲(這也是專欄名稱由來)。在倫敦,她是奢侈品界長工;在柏林,她是設計師品牌 PR。偶爾在不同歐洲城市秀場、影展、showroom、trade show 還有 event 裡忙得團團轉。
此外,你應該會常看到她在機場裡奔跑,因為她又要趕到下一個目的地。
臉書專頁:DAMUR
instagram:madi_yfc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