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柏林,來自台灣的31歲CEO與他的歐洲員工們
圖片

如果,給你兩年的時間在歐洲生活,當個短暫的歐洲居民,你會拿它來做什麼?到處旅遊,看似是拿到一個得來不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居留簽證,所能換來的最大利多。但除了拍照打卡之外,在增廣見聞的表象下,當你打包回府後,真的得到了什麼嗎?

又如果,你能再多一個兩年,或是 N 個兩年,你又會對自己的未來有怎樣的計畫?長期居住在不是自己故鄉的土地上,要如何生存?

當在歐洲留學念管理、學 fashion 的學生越來越多時,除了認真求學和遊山玩水之外,也有人努力替自己尋求畢業後的發展機會,並且學習如何真正融入當地的生活。

「歐洲生存遊戲」是筆者與身邊在歐洲打拼多年的台灣人們,在不同城市生活與工作之餘,用中文抒發的小天地。同時也是這一路以來,挑戰傳統思維與生活中林林總總的綜合回顧,當然,許多挑戰仍然是進行式。

本專欄的第一站在今日的歐洲中心,德國柏林。

今天要為各位介紹一位來自台灣的年輕 CEO,他在歐洲的高壓競爭環境下,一路從求學、被雇用到創業,在歐洲已經努力了十年。讓我們看看他是如何在異鄉建立起自己的專業,又是如何從設計師走到到品牌創辦人?


31 歲的歐洲新創品牌 CEO

Damur Huang,今年 31 歲。目前是德國品牌 DAMUR 的創辦人兼 CEO。

從 2007 到 2017,在歐洲的第十年,在柏林居住已經第六年,他自言這段日子一直在替自己找方法、想出路,創造屬於自己的「超現實」。

2007 年,Damur Huang 成功進入全球頂尖的設計學院之一: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的服裝設計學系。也是該年唯一考上該系的台灣學生。2008 年因個人生涯規劃的考量,轉入比利時國立剛勃高等視覺藝術學院(Ecole Nationale Superieure des Arts Visuels de la Cambre)的服裝設計與創意學系。

2011 年在教授和 Alexander McQueen 旗下設計師們鼓勵下,促使他直接進入職場,展開專業服裝設計師生涯,並且在 2013 年於柏林成立 DAMUR 品牌。

在此之前,他曾在許多全球頂尖的服裝設計師品牌下工作學習。像是英國倫敦 McQ Alexander McQueen、比利時安特衛普 Tim Van Steenbergen、美國紐約 Tim Hamilton、德國柏林 Dawid Tomaszewski 和 Marcell von Berlin,以及台灣台北的 JAMEI CHEN。

DAMUR 品牌創立與團隊

DAMUR,來自法語 D’amour(從愛裡來)與品牌創辦人小名的結合。它是個服裝品牌,旗下有高級訂製服、紅毯、市售男裝女裝等系列,在過去數年的柏林影展、坎城影展,其實都看得到 DAMUR 的蹤跡。

而說到這個多數台灣人並不熟悉,由台灣設計師在歐洲成立的品牌,其中較為特別的一點,是它的團隊組成和工作方式。

目前,DAMUR 有 7 位全職員工,和 25 位各地的行銷夥伴和約聘職員。其中除了 CEO,也就是 Damur Huang 本人之外,絕大多數員工都是歐洲人。

這個來自歐洲各地的年輕團隊,平均年齡約在 25 歲上下,但資歷可都不簡單:每個人攤開履歷,分別都有數年的法國 Christian Dior Couture LVMH、John Galliano;英國 Alexnander McQueen、Paul Smith;丹麥 WOOD WOOD;紐約 Tim Hamiltion;安特衛普 Tim Van Steenbergen 和柏林 Dawid Tomaszewski 等赫赫有名的國際服裝設計品牌工作經驗。

也許有人會好奇:一個來自台灣的設計師,如何能在歐洲招募,以及管理這麼多來自各國的「英雄好漢」?

「這裡看的是專業,你來自哪裡,真的不是那麼重要,」Damur Huang 笑著說。

他進一步指出,在他所創立的 DAMUR 裡面,「我們不用上對下的『管理』這個詞,而是學會如何與每個『工作夥伴』相處。身為 CEO 的責任,就是發掘每個人的特有價值與專長。

跨國團隊,既全球又在地:「你來自哪裡,真的不是那麼重要」

Damur Huang 說,自己能夠有一群年輕但專業的夥伴,原因無它,是因為自己真的花很長的時間,瞭解每一位員工的專長與需要,並且把對的員工放在對的位置。同時心態上,「別想著她或是他是為我工作(打工)。不要求對方做不擅長的事情,享受與團隊一起打拼的樂趣與成就感。最重要的是,提供每一位為你工作的人,足夠的安全感與信任。」

DAMUR 以德國柏林為品牌中心,但其員工多數時間居住在不同的歐洲城市,像是倫敦、巴黎、蘇黎世與哥本哈根等。平時透過遠距協作、視訊會議聯繫工作進度,無須全擠在同一個辦公室裡,按時打卡上下班。

這也是如今歐洲許多新創企業的共同面貌:多元、年輕、工作方式自主而自由的團隊,透過網路即時連結,能夠用最快速度掌握團隊成員所在城市的市場情況,既「在地」又「國際」。

在目前規模不算大的 DAMUR,每個員工更代表著不同領域的專業,與不同背景的文化,因此每個人的意見都極為重要。

筆者曾實際參與數次與 DAMUR 團隊的多人視訊會議,當中時常會聽到完全不同的聲音與想法。每個人都善用自己的發言權闡述不同觀點。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儘管意見可能南轅北轍,他們卻都不急著說服對方,也不追求「誰是誰非」,而是學著(享受)跟團隊一起找出適合決策的過程。

實體店面 Fillimur 誕生

目前,DAMUR 的主要消費市場為北歐以及西歐,尤其以丹麥哥本哈根和瑞典斯德哥爾摩等大城市中特別受歡迎,在倫敦也有死忠粉絲。而在紅毯與高級訂製服上,DAMUR 的客戶也有穩固的歐洲名流客群。

但 Damur Huang 並不滿足於現狀。2017 年的春天,在與團隊討論後,Damur 決定將品牌帶入新的階段,成立了"Fillimur"複合式空間。

在這個 30 多坪的空間裡,除了服裝、設計和藝術之外,Fillimur 也提供有機食物、手作飲品,它同時也將自己定位為文化交流、數位科技與學習工作坊。

Fillimur 座落在柏林最具有多元文化色彩的 Kreuzberg,在這裡,白天與夜晚總是呈現多變的樣貌:從米其林二星的高級餐廳,到沒有門牌卻大排長龍的夜店與小吃,當然還有最具柏林特色的街頭塗鴨。這裡有著一週只開二天的市集,有著相對前衛時髦的買手店,也有超過 50 家新創公司,在這裡追求下個世代的生活發展可能性。

住在這裡的居民,也有著豐富多元的面貌:從以不同次文化為榮的年輕柏林人,到保守的政府官員,更重要的,還有來自超過 50 個不同國家的藝術、設計工作者齊聚。

Damur Huang 看到了柏林如今引人入勝的多元特色與活力,因此希望透過 Fillimur,在這裡提供一個可以品嚐生活風采與接觸不同產業菁英的空間,也希望除了展示自己的設計和商品之外,同時能提供新世代創業家所需要的環境:一個在柏林與世界連結創意的中心。

如果你造訪柏林,請別錯過 Fillimur,來看看這個旅居歐洲十年的年輕 CEO,也來看看這個充滿可能性與夢想的創意空間。

臉書專頁:DAMUR
實體店:Fillimur

Fillimur - a Space connecting creatives
Reichenberger Straße 147
10999 Berlin
Germany

《關聯閱讀》
我們不在家,我們在回家的路上──四個在柏林新創公司的台灣年輕人故事
開放新德國,誕生在柏林──世界第二大移民國,不再只有啤酒香腸的聖誕派對
「沒有實現不了的夢想,只有不夠努力的自己,」──首位臺籍講師TSUMIRE的設計師之路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Damur Huang 提供、Damur 官網

作者大頭照

Madame M/歐洲生存遊戲

出身台灣,歐洲亞洲精品界打滾 10 年。輔仁大學織品系學士,與 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倫敦時裝學院碩士畢業,定居倫敦六年,因為工作的緣故,她頻繁往返倫敦與柏林,不定期拜訪巴黎與米蘭還有歐洲其他城市。
歐洲對她來說,無疑是一場生存遊戲(這也是專欄名稱由來)。在倫敦,她是奢侈品界長工;在柏林,她是設計師品牌 PR。偶爾在不同歐洲城市秀場、影展、showroom、trade show 還有 event 裡忙得團團轉。
此外,你應該會常看到她在機場裡奔跑,因為她又要趕到下一個目的地。
臉書專頁:DAMUR
instagram:madi_yfc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