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常靠「一起抱怨工作」來增進友誼嗎?這招對紐西蘭人沒效!

你常靠「一起抱怨工作」來增進友誼嗎?這招對紐西蘭人沒效!

今天紐西蘭基督城市區有個講座,邀請了紐西蘭當地一家龍頭電器公司的 CEO 來演講。演講過程非常有趣,主講人妙語如珠,生動地介紹了身為一個 CEO 經歷的眾多趣事;在座的賓客也聽得津津有味,可以感覺出這位 CEO 是真心喜歡自己現在這份工作。在演講結束後的 Q&A 時間,出於好奇,我舉手問了主講人這個問題:

「請問您在面試自家員工的時候,有沒有甚麼挑選標準呢?」

主講人思索了一下,給了我一個很簡短的答案:「愛你的工作。我很喜歡我現在的這份工作,它帶給我很多不同的挑戰和成就,我希望能一直做到退休,因此我也希望我的員工能像我這樣熱愛自己的工作。」語畢,主講人就繼續往下個問題移動了,而我卻仍停留在剛剛的問題上,不斷地反思這個答案。

「愛你的工作」,這話聽起來多像是勵志書籍或是心靈雞湯裡隨手可得的語句,或者說更像一個口號,喊喊就過去了;但這位 CEO 卻用了這個詞,來回答我的問題。

以前在柬埔寨的時候,由於工作的高壓,我在工作時段會一直處於情緒不穩的狀態(笑),特別是有突發狀況的話,加上事情一堆積起來,真的會讓人抓狂。一直撐到下班,和同事吃飯聊天的時候,話題總是離不開工作,講兩三句話之後話題又回到上司或客人的奇特行徑。由於大家的處境差不多,大家總能取得共識,壓力也透過這樣的抱怨稍微減少,距離也更拉近了一些。

回台灣休假的時候,閒暇之餘也會和朋友聚餐,說也奇怪,我們的產業別明明相差很多,但話題還是一樣,停留在老闆或客人上打轉。大家似乎都在比慘,比誰黑鍋背得多,比誰家的新進人員思路奇特,比誰的客人提出的要求誇張。結果大多數的時間大家都在抱怨自己工作的痛苦之處,極少聽到有喜歡自己工作的言論;就算有,也被身邊抱怨的力道壓過去,而沒有機會發表。不過有趣的是,在聽到有人的處境比我還慘的時候,相較之下自己就沒有這麼可憐了,心中對工作的不滿也稍稍獲得了釋放,患難的友情也更堅定了些。

當地人在敘述自己過去的工作經驗,或是現在正在從事的工作時,總是用正向的口吻,像是「我真的很喜歡我現在的這份工作」圖/Shutterstock

直到來到紐西蘭,在不同場合認識新朋友時,談到工作的話題總會延續之前的做法,將自己在工作上遇到的種種苦痛,再一次敘述給新朋友聽,試圖取得共同話題。但不解的是,新朋友在聆聽完我對工作的控訴後,只淡淡地說句「這樣啊⋯⋯」,沒有出現我預料中的「我也是!」的反應。由於話題無法延續,所以對方就禮貌地點點頭,轉過身和其他人聊天去了。

最初我一直找不到原因,為什麼在台灣柬埔寨可通吃的共同語言「工作的苦痛」,在紐西蘭卻完全失去了應有的效果。之後我發現,當地人在敘述自己過去的工作經驗,或是現在正在從事的工作時,總是用正向的口吻,像是「我真的很喜歡我現在的這份工作」、「我的同事非常熱心,會引導我解決問題」、「我喜歡這種每天都有不同挑戰的感覺」。剛開始我都當作場面話,聽聽就好,但事後慢慢發覺怎麼好像每個人都是超級正向地在敘述自己的工作,怎麼都沒有聽到一絲半點的抱怨?

在這位 CEO 的回答中,我才確信,也許這就是紐西蘭的工作文化。

在演講中他提到,生命只有一次,如果這麼不喜歡自己的工作,為什麼不考慮換呢?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並全心全意投入,享受它所帶來的挑戰和成就,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與其花時間抱怨,不如把時間花在尋找自己有興趣的事情,並接受未知的挑戰──這不正是人生的樂趣之一嗎?

一連串的問句,問得我無所適從。他的答案可說顛覆了我的思維,也讓我終於了解紐西蘭對於工作價值觀的看法,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也許在我們心中,都想要這麼一份理想的工作──一提到就會感到興奮,一上手就會動力十足。但說不定我們真正需要的,只是一個想法的改變──改用正面的角度來審視自己的工作。既然紐西蘭的朋友透過這樣的方式,愛上了自己的工作,那位在「The Heart Of Asia」(備註)的台灣人,是否也可以嘗試改變一下呢?

備註:「The Heart Of Asia」為台灣交通部觀光局在海外的旅遊宣傳標語。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