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門相同的「戶外求生技能」課,台美教法大不同──一個交換生的觀察

一門相同的「戶外求生技能」課,台美教法大不同──一個交換生的觀察

我們揹著重物跋山涉水,帶有難度的戶外活動,讓人必須全神貫注參與,並與夥伴互相幫助。圖/黃嘉暉 提供

在美國維吉尼亞當交換學生時,修習了一門叫「戶外求生技能」(Outdoor Living Skills)的課程,因而有到異國戶外探索的機會。

而我在台灣念大學時,也修過一堂課名與課程大綱幾乎相同的課程,回想起來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在台灣時,老師在團隊前面引領、教導著如何向前,像領隊一樣;在美國,則是老師站在團隊旁邊,如夥伴並肩同行,一起冒險犯難。

重視「賦權教育」與「冒險運動」的美式戶外課堂

那次在美國的戶外探索型態,介於「荒野健行」(trekking)和「登山」(mountaineering)之間。荒野健行表示需要負重,長途跋涉,晚上需要搭帳棚露營的旅程,不一定有步道;而登山則是難度更高,通常需要四肢並用,必要時需要繩結輔助攀登。因為不只是一般有清楚步道的「健行」(hiking),我們的旅程,是經過超過兩個月的籌備期,才得以出發的。

即使難度如此,露營期間領隊老師只在重要時刻發言、給建議,大部分的事情都全權交由學生決定,如健行的路線、長短,以及起床時間等,全體通過之後共同決定。教師「賦權」於學生的比例,遠遠超過我在台灣時的經驗。譬如營期最後一晚,從氣象預報得知隔日一早七點開始下雨,於是每個人評估局勢、討論之後共同決定四點起床,趕在山路開始泥濘之前離開營地。即使與原先計畫不同,學生仍有彈性更動的權力,老師通常是尊重並不下指導棋。

由於賦予給學生較多的決定權,行前確保每一位參與者對於戶外活動的內涵都具備足夠的專業能力與了解,也是領隊老師的職責。籌備期時,每一組必須向其他同學報告,該組認為最適合班級前往露營的地點,並說服其他人為何應該選擇自己的提案。報告、討論、分析、辯論的過程,前後花了兩個禮拜,才決定好露營的地點與時間。事前準備,一點也不馬虎。

攝於 McAfee Knob, Virginia。圖/黃嘉暉 提供

其中一天的路途,我們越過一座沒有步道的陡坡後,體力耗盡,步伐開始沉重,在眼前的卻是一個並未顯示在地圖的岔路。此時一派人認為應該要繼續直行,而另一派人則持不同意見,拿著地圖,認為應該就要在叉路右轉。若這條路選錯了,我們難以在預定的時間抵達當晚的營地。

兩方各提自己想法,以方向感,或是專業知識說服彼此。另一個插科打諢的同學乾脆癱坐在地上,對著眼前翩舞過的蝴蝶說:「牠往哪兒飛,我就往哪兒走。」

領隊老師自始自終在一旁聽,看起來神情輕鬆,但表示他也不清楚方向。不論老師是不是其實知道方向,但他選擇沉默,觀察大家討論,不以知識權威的身分發表意見,讓成年人自行決定,不輕易剝奪學生學習的機會,這點是讓人十分感到受尊重的。

最後兩方並無共識,決定分頭行動,所以在確定兩組人馬都有至少一位具緊急醫療證照的同學在內,並約定回報時間後,便各自向前探索。而體力不足的同學,可以選擇與領隊老師在分岔路等候。老師宣布,方向正確的那方,將成為下一段路程的領隊。因為鼓勵向未知探索,計畫緊急救難機制更是重要的前提。

約莫一小時後,走對路的夥伴,帶著得意的神情回到分岔路,成為下一段路程的領頭羊。領導人的轉換的依據,是經過討論、辯證,與冒險,才脫穎而出的。

拿著手上的路線圖,在前往其中一個營地前,我們碰上難以判別方向的岔路,當時特別懷念 Google map 的導航功能。圖/黃嘉暉 提供

組織、統整能力,與重視細節,是台灣學生的特色

幾年前在台灣念大學時,也修過一堂課名與課程大綱幾乎相同的課程「野外求生技能」。老師帶我們到汐止山上,溯溪、砍柴、野炊,夜晚的螢火蟲與雨後濕透的帳篷,也是很值得回憶的戶外探索體驗。

兩門課最大的差別在於,台灣學校的教師角色之「領導」成份佔較大比重。從教學過程、營地選擇、路線安排等,老師幾乎安排妥貼。但為了不讓同學感到沒有參與感,必要的時候還是會在一些細節投票。

另外,在活動形式上,我們習慣將細節安排得相當清楚,團隊裡的每位成員在表定時間上負責的工作內容,都清晰呈現。幾時、幾分該負責的工作項目都能照表操作。一份完整的計劃書,即使是團隊以外的人,都能一目瞭然。

在美國念書時,我很少遇到能夠達到這種「挑剔」等級的同學。比較起來,美國的同學們撰寫企畫較「隨興」,總在工作事項之間,留了許多彈性空間。他們認為逼仄的按表操課並不實際,無法應變突發狀況;但實際操作起來,我時常在模糊空間中感到無所適從。反觀重視細節的「台灣式計畫書」,雖然寫起來逼人,但卻可以在最短的時間達到最大的工具價值,團隊也能即時掌握工作項目與時間觀念。或許台美風格再向彼此靠近一些,會中和出更好的方法。

考試背了就得分的「常識」,背後有什麼價值?

另外,在美國課堂講授戶外活動的聖經準則「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七大原則時,整整花了三個星期。

在這幾週裡,每位學生被規定選擇任一最感興趣的 LNT 準則,以自己的方式傳達該理念給同學。而受過美國 LNT 官方中心訓練,已達"LNT Master Educator"標準的老師,將核定我們是否真實了解 LNT,以及是否有傳達 LNT 正確理念的能力。若是合格,我們便能成為"LNT trainer",還能得到一紙官方的證書。

無痕山林在台灣課堂也出現過,而當時對我而言,只是掃過就算看過的背多分常識,也因為不是老師的教學重點,我從未認真面對。而在美國,不僅在課堂大量談論 LNT,在許多的戶外背包上,也印有 LNT 七大原則。甚至是在戶外用品店消費後,他們也不忘遞上一本 LNT 的宣導冊子。可見美國對於環境保護觀念的價值宣導,不遺餘力。

我想起自己當時那考試導向的思考模式,只在乎分數,而從未思考過理念背後的價值,感到特別慚愧。

「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的七大原則:
事前充分的規劃與準備(Plan Ahead and Prepare)
在可承受地點行走宿營(Travel and Camp on Durable Surfaces)
適當處理垃圾維護環境(Dispose of Waste Properly)
保持環境原有的風貌(Leave What You Find)
減低用火對環境的衝擊(Minimize Use and Impact from Fires)
尊重野生動植物(Respect Wildlife)
考量其他的使用者(Be Considerate of Other Visitors)

東西方教育型態的差異很多人談過,在那一學期才得以淺淺的體會。在東方社會,很多時候具備「冒險精神」並不是個美德,「安全」才是第一考量。但其實,事前完善準備的冒險並不等於「不安全」,而那樣的觀念,也忽略了大自然的冒險體驗帶給人砥礪心智、勇氣的可貴功能。

另外,美國教育對於「價值」傳遞的重視,我認為也相當值得學習。以戶外課為例,人與自然的關係不該只是冰冷的條文記憶,若要教導人類接觸戶外,對大自然沒有感情,也沒有深刻了解環境保護的重要,要如何和諧共處呢?

《關聯閱讀》
在泰國的「僧侶談話」,信仰與理性的衝擊
異域五十年──至今,仍揮舞著青天白日旗的泰國人

《作品推薦》
台灣小孩會讀書,那會不會生活?──美國小孩課後的專長培養
「一張圖讓你秒懂台美教育差異」?──我所經歷的美國教育,完全不是這樣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嘉暉 提供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