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青年低薪困境,請政府從認清問題做起——若中國推出「惠日、星、韓」政策,會有這麼大的殺傷力嗎?

逆轉青年低薪困境,請政府從認清問題做起——若中國推出「惠日、星、韓」政策,會有這麼大的殺傷力嗎?

最近,由於北京當局推出「惠台政策」,引起海內外台灣青年們的廣泛討論。有人認為這是台灣青年世代「天然亡」的警訊,筆者認為此言不虛——所謂「惠台政策」產生的「磁吸效應」,在台灣確實會加速人才流失,更將影響甚鉅。

怎麼說呢?請容筆者一一道來:

「台灣,是外來投資與專業人才的沙漠。」幾年前,還有人會質疑這句話過於聳動、唱衰台灣,但現在,在許多人、尤其年輕族群的眼中,已儼然成為十分中肯,更令人感到悲哀的事實!

「德國、韓國」也一樣?請問是要怎麼比?

先看看代表「國際外商是否看好、投資台灣」的指標——外人直接投資(FDI):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的報告,台灣在 2016 年全年的 FDI 總值(FDI stock)儘管已較 2015 年的衰退略為提昇,但占 GDP 的比重僅有 14.2%,遠低於全球各國平均值的 35%。近年的統計數字,亦長期呈現 10% - 15% 上下的低迷數字。

對於長期 FDI 不振,政府過去還會喊喊「亞太 XX 中心」,嘗試積極招商。但如今相關口號幾乎已經沒人再喊,部分學者甚至開始以「德國和韓國的 FDI 占 GDP 比例亦非常低」來自我安慰——殊不知,德國經濟除了有堅實的內需消費市場(包括歐盟)作為支撐,韓國近十年外貿出口更是持續暢旺;反觀台灣經濟,60% 以上仰仗的出口狀況(資料),在過去十年來,仍長期呈現低迷困境。

沒有外來投資、出口沒有成長、平均薪資更不用談了,請問台灣是要拿什麼、怎麼好意思去跟德國、韓國的經濟發展相比?

再來看看「專業人才」的面向:瑞士洛桑管理學院先前公布具代表性的《2017 年 IMD 世界人才報告》,台灣表面看來的綜合成績位居中段班,然而在「人才外流」與「欠缺優勢吸引外籍人才」兩大項上,表現長期位於末段班,甚至讓瑞士負責該調查的學者,亦發出警訊

假設今天中國大陸「惠日、星、韓」,會有同等的殺傷力嗎?

數字會說話:除了根據主計總處統計,近年(2015 年)台灣人赴海外工作的 72.4 萬人中,高達 50% 以上是前往中國大陸,且未來預計持續成長之外;根據媒體的最新民調如今 30 歲以下年輕人的「西進」意願,更由 2016 年的三成低點,增為 53%,30 至 49 歲青壯世代也有近半數願意考慮赴陸就業,均比 2016 年增加 9 至 12 個百分點。

究其主要原因,很沉重的是,許多台灣年輕人,如今已經看清為了「生存」,除了「西進」中國大陸「賭一把」之外,快要無路可去的殘酷現實。

這是可能很不中聽,卻血淋淋的真相:假設今天大陸「惠台」的人才招攬政策,變成「惠日、星、韓」等國,會有與「對台」同等的殺傷力嗎?我想答案很顯然是否定的——亞洲先進國家的人才,如今不是幫著該國具有發展性、競爭力的廠商「打天下」,幾乎都是朝歐美英澳等地的大都市、大舞臺發展,中國大陸只是「選項之一」,絕非「唯一選項」,甚至連中國大陸自己的菁英人才,也常常選擇留在海外,導致北京政府早就祭出「千人計畫」(如今亦納入「惠台」政策中),要想方設法留住、招攬最頂尖的人才。

但是非常遺憾的,大多數在台灣受教育的年輕世代,說到出路,還是避免不了大陸一線城市的市場磁吸效應。

這是為什麼?因為中國的產業發展程度,如今已經到了「跟台灣差不多的階段」——不用再浪費時間比誰好誰壞、誰領先誰落後、台灣有沒有被超越了——基本上,目前中國的企業從科技製造、代工(請 google「紅色供應鏈」),到金融地產,到基礎建設重工,再到各式網路、AI、大數據、電商等新創公司......其技術的發展,都已經追上了台灣。

但因為「市場大」,自然「更給得起」,也(還)需要、至少用得上台灣的人才。

反觀台灣的教育體制長期僵固,產業不積極創新,導致企業(在國際的)市場競爭力節節敗退,年輕人不去對岸找「所需條件相似、薪資直接兩倍以上」的機會,去哪裡?

最簡白的說一句,如果留在台灣,或是去歐美英澳,能有更好的發展、更大的舞台,北京政府再「惠台」,又有誰要去大陸?

因此以下,必須先沉重地點出目前台灣面臨兩大沉痾已久的關鍵危機,再提出筆者作為年輕一代台灣人,對政府的的一點誠懇建言:

假設今天大陸「惠台」的人才招攬政策,變成「惠日、星、韓」等國,會有與「對台」同等的殺傷力嗎?圖/501room@Shutterstock

外資不願意投資台灣——「被本土企業平衡的生態」

首先,曾經有「科技矽島」之稱的台灣,企業為何創新腳步,為何越走越慢,甚至停滯不前?因保護而缺乏競爭,絕對是關鍵因素之一。

台灣的歷任政府,不論執政的政黨,長久以來均「有意打壓」外企在台投資,同時大力度地扶持特定的本土企業,這種不公平又常出爾反爾的舉動(政黨輪替時,新上任政黨惡意終止合約等),已經深深傷害了外資投資台灣的意願。

政府的標案,也常常利用資格限制來阻擋外資(非陸資),更極少有設立「國際標」來積極攏絡外資、營造開放的競爭環境。

以上舉動,雖然看似「保護台灣廠商」,但事實上只是使得台灣大型企業永遠不受外界挑戰,間接形成他們引以為傲的「被平衡的生態」。

一旦形成了長期寡占、甚至壟斷的產業生態,在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大企業榨取經營利潤來維持股東利益,首當其衝的絕對是產業內的小企業、和公司內的員工,例如:剝削下游、制定黑規則、勞資不平衡、低薪與過勞環境......等等。

這些更都只是表面,真正看不到的危機,是政府官員、公務機關對於「向外招商」和「改革行政體制」長期缺乏決心和執行力,說難聽點就是「放給它爛」。畢竟「改變與創新」對於台灣來說是極度奢侈的「浪費」,因為在台灣許多人的眼裡,「用到爛才需換」、「多做多錯」的心態,已經根深蒂固。

專業人才與教育——「跟不上時代的教育」

台灣的高等教育,普遍重視「學術」、「考試」與「證照」,但是一出了台灣,很多畢業生會赫然發現,所有台灣本土高等學歷與證照,幾乎都比不上國際工作經驗和英文能力可靠,於是很多時候被迫「砍掉重練」或者「再進修」。

根據筆者經驗,許多國際公司的人資部門,甚至對於台灣部分的本土學歷與所學科目都有些質疑——許多台灣大學專業的養成,無法成為「即戰力」或應付產業需求。更大的問題,是浪費了不少時間在非關專業的科目上面。

舉例來說,作者所相對熟悉的營造工程專業,在國外的大學裡,就有接近十多項大學科系可供選讀,但台灣卻仍大致分成「土木」與「建築」兩類。

當大學的專業培養,不符合時代與國際趨勢,自然往外走的出路會少上許多,被淘汰率也增加不少。甚至變相的造成許多所謂「專業科系」的大學畢業生,卻一窩蜂朝向餐飲、旅遊業等與所學無關,或門檻相對較低的行業發展。

台灣今天所需要的,是可以接受改變,並且提高能力向外積極競爭的生態。圖/kikujungboy@Shutterstock

給台灣政府的建言

台灣在國際舞台上要不被邊緣化,剩下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如不主動出擊、積極開放,讓台灣加速連接上國際,則大陸市場對台灣年輕人的「磁吸效應」,絕對不是官方出面把「惠台」這個詞「正名」為「對台」,就能解決的問題。

台灣政府、廠商需要對自己更有信心,透過積極合作、透明法規與開放競爭,讓更多外資「走進來」投資台灣。並利用教育,培養更多國際需要的人才。

外資優質廠商的進駐,短期內看起來會壓縮國內廠商的「生存空間」,但一方面不但能對台灣的平均薪資和大學專業產生刺激效應,長久下來也會相對提升本土企業生存能力,甚至讓企業提高競爭力並不只將市場放眼台灣、而能向外創造更大市場。

台灣今天所需要的,不是一個被保護的、溫水煮青蛙的生態,而是可以接受改變,並且提高能力向外積極競爭的生態。

除了台灣和大陸,還有更廣大的世界

最後,筆者因替代役因素,未來預計滯留台灣一年多的時間,期許自己可以藉由在台服替代役這個機會,利用更多時間來服務台灣。

如有大學工程管理相關科系邀約,作者願意配合前往分享國際工程經驗、國際趨勢和尋職技巧。未來留台期間,也希望能竭盡全力,來協助年輕學子站在作者的肩膀上,踏出台灣勇闖世界。

筆者目前就職於全球規模最大的工程索賠公司 HKA GLOBAL(前身為 HILL INTERNATIONAL,ENR 全球排名前 10 工程管理顧問公司),並為全球公司裡最年輕的高階顧問(國際同等職位薪酬,約 15 - 25 萬美元年薪),也是該集團全球 1,000 名專家顧問中唯一的台灣人。

筆者並沒有任何赫赫有名的執照或學歷,一路走來均是靠自己摸索與不斷地努力,所以請台灣的年輕朋友們也不要太過灰心喪志、或認為「非要去對岸不可」,請相信自己,你絕對有此潛能,可以靠正確的觀念與方法努力,培養專業實力,終至能夠自由選擇、悠遊於國際。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Wayne0216@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