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於挑戰慣老闆、大財團的「澳洲羅賓漢」──公平正義,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勇於挑戰慣老闆、大財團的「澳洲羅賓漢」──公平正義,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澳洲「羅賓漢」的經驗一:員工敢因自身權益挑戰慣老闆

去年澳洲一件工作公平會(Fair Work)裁罰的案件,在澳洲少有人知道,反而在台灣引起了廣泛的議論。

一個台灣家庭在澳洲布里斯本開設的飲品餐廳,因為積欠了多位來自台灣和其他亞洲國家的前員工,被澳洲工作公平會罰款合計大約 20 萬澳幣(約新台幣 500 萬元)。其罰款除了積欠薪資之外,還包括安排前員工來澳洲舉證等其他相關費用。

這則新聞當時引發台灣許多人的討論,有人說真是大快人心,另一方面,也有非常多民眾,對於台灣政府相較之下的沒有魄力感到失望。

其實筆者早年在澳洲求學時,為了籌措學費與生活費,也做過很多所謂的「黑工」,或是領現金的工作。當時雖持有合法的打工簽證,但礙於不懂法律,以及家人叮囑不要惹事和本身逆來順受的心態,壓根不會想要爭取自己工作的權利。

那時有一次與澳洲朋友聊天,得知他快要離職時,與他直屬經理發生了一點糾紛,經理擺明了不清算他最後幾星期的工資。當我建議他算了、別節外生枝時,他果斷並氣憤地回應我:「這是澳洲,工作權益需要自己爭取!」

果然,後來他在詢問過澳洲公平會相關法條,並寫了一封警告信給那間公司的人事部門後,短短數日不到,公司的人事部就發給他一封書面通知,說明這事件的誤解,並且聲明經理沒有資格代表公司,公司也不會積欠員工薪水,事情就這樣解決了。

那時的我,第一次知道這個澳洲政府的組織,也不禁感慨自己從上一代接受的逆來順受觀念,在這裡顯得多麼沒有道理。

澳洲還有其他政府組織,提供民眾申訴並解決問題。例如,澳洲的租屋局也有相關法令限制業主、租屋者和仲介業者的權益,並提供免費的相關諮詢。

澳洲「羅賓漢」的經驗二:小公司勇於挑戰大集團與政府

幾年前,我所任職的澳洲公司,是一家專門解決世界各地工程糾紛,並提供工程商業與法律諮詢的顧問公司。當時最常接觸的澳洲工程法令,是名叫 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Industry Payments Act(BCIPA),中文可以翻譯成「工程行業款項法令」的法規。

這法令的用處在於,具體規範了下游廠商在各個月份,若無故被業主或投資方扣留款項,可由遴選的第三方(與兩造無利益衝突)的工程專家進行基礎審查,並迅速達成有法效性的放款,通常審核期是數月之內。

這法令被許多公司和律師私下命名成「羅賓漢法令」。顧名思義,這法令的用意,是防止上游的公司或政府,有意無意運用過長的付款期,拖欠應負帳款,加上耗費鉅額金錢與時間冗長的訴訟、仲裁程序,導致小公司破產。

這法令在 2000 年開始,陸續被很多澳洲的州政府採用,還有一些州政府特意設定為只有下游對上游才有運行此法令的權益。用意是讓小公司受到更多保護。

許多英國法律系統的國家,也開始運用此法令,其中包括紐西蘭、英國、愛爾蘭、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香港則在 2015 年開始由香港開發局著手進行各國法令研究,相信在不久後應該也會有一套類似的法規系統產生。

此時的台灣,小老百姓想討個公平正義,誰是你的「廖添丁」?

工作正義、居住正義、性別正義、養育正義、法改正義、台史正義、教改正義......台灣有各種等待反轉的「正義改革」,但值得託付與相信的,除了自己付諸行動爭取之外,又有誰主動出面爭取呢?

我不禁思考,台灣的下一個「廖添丁」,豈是媒體、爆料社?當然,更不會是喜好「水果」、「茶葉」的立委和議員諸公。

我明白「羅賓漢」與「廖添丁」,或許都不適合當比喻,是台灣要「正義」,或許在理性討論的同時,我們也能夠從自身做起,起身爭取理所當然的權利,積極要求政府官員、民意代表認真重視、執行我們的訴求。

作為在海外工作的台灣人,我也期許自己能多在當地研究、參照各國法令與政府組織,提供建設性的建議,作為台灣政府釐清改革方向的參考。

畢竟,根據我的觀察,歷任政府官員考察各國,常跟旅遊團出遊一般,殊不知最該「考察」的不是硬體發展、不是與當地台商聚餐,而是各國真正能夠成就其公平與輝煌的「羅賓漢」們。

《關聯閱讀》
誰的轉型,誰的正義?──他山之石,看台灣的歷史教育與「認同」議題
澳洲打工度假,「黑工」與「白工」差在哪?

《作品推薦》
沒有富爸爸的人生,來個「驚天一手」──從偏鄉「學渣」到國際顧問,我的離家路
8年8800億全民納稅錢,「發發發」到哪裡去?──淺談《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國泰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