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8800億全民納稅錢,「發發發」到哪裡去?──淺談《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8年8800億全民納稅錢,「發發發」到哪裡去?──淺談《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一個在吉隆坡的星期五下午,終於與一位來自台灣、彼此透過網路和電話聯絡了一陣子的營建業資深案件經理會面。他被任職的外商公司派來負責一項東南亞頗具指標性的大型工程,並舉家遷移到馬來西亞。

交談間,沒有剛見面的生疏感,我們馬上就像很熟識的朋友一般聊工程、聊事業、聊教育與各國前景和發展。或許,因為土親,也因為同在這異鄉裡因志同而打拼,更讓人不禁忘我地無話不談。

印象比較深刻的話題,還是圍繞在台灣的營建工程發展挑戰:譬如人才面高材生多偏好電子金融服務產業;國際競爭面,在台營建工程有關的外商漸漸撤離台灣;還有當然就是歷屆台灣政府,負責重大工程的官僚,常常懈怠管理,讓台灣淪為「口號性的拚經濟」。

「發發發」的思維

與他的交談過後沒有幾星期,近期台灣行政院就發表了 8 年 8,800 億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很多 8 的吉利數字,彷彿還沒開始就頗有勝利的味道。

但「發發發」的討好口號(8 年這麼多項目的預計投入,數字怎麼會如此剛好?想必和「易於溝通」的公關宣傳目的較有關吧),感覺正如同某某企業每隔一陣子就出來談創新科技、某某政黨出來說大家要拚經濟、和某某政客總要說他最愛台灣一樣──

漸漸地,這種種原意在「凝聚向心力、振奮士氣」的口號,變成了許多民眾一笑置之的無奈。

因為大家心裡明白得很,在這種種響亮口號的背後,在「發展替代能源藍海」、「刺激內需」、「獎勵創新」、「產業轉型」、「保持國際競爭力」等種種過去十幾年來我們早已聽過無數次,說實話早已了無新意的新瓶裝舊酒政策內容背後,真正「萬變不離其宗」的,是下面這一項:

持續保護本土(大型)企業,確保「政府挺企業,企業挺人民」。然而「挺」的方式是,持續排除來自海外的競爭,持續讓國內多數大型企業,透過壓低薪資來「保障」台灣一直引以為傲的「超低失業率」。

經過幾次藍綠政黨輪替,證明了年長一代掌權者的經營思維,基本上都仍停留在那些「台灣錢淹腳目」的美好年代。不斷地「拼」看得到的(硬體)建設,卻不想改變可能危及自己既得利益的思維和遊戲規則。造成不斷「拚經濟」,經濟卻每況愈下。這樣單調循環的模式底下,人民不禁對政府所為越來越不買單,充滿無力感,對台灣未來感覺更是「忙茫盲」。

難怪會有人說「千萬不要生小孩」,因為連自己都不願、不敢「長大」,變成這樣的「大人」。

台灣經濟,真正的「特效藥」是什麼?

半開玩笑地說一句,換政府不會是解決台灣問題的特效藥,但給年輕人試試可能還有機會,因為還能糟到哪裡去呢?沒錯,這句話肯定會被質疑,因為在台灣絕大多數上一輩、和部分同輩根深柢固的想法裡,「換政府」才是藥,而「給年輕人試試」肯定是句玩笑話。

回歸正題,既然可以在這裡暢所欲言,那麼接下來我就來談談身為年輕人的一點淺見,讀者朋友們不妨聽聽,也歡迎更多的高論:

我認為,「發發發」計畫,應該不只是再一次複製「給本土廠商練功打怪賺金幣」的「給魚吃」計劃。

它應該從大方向、從法規面著手,改善政府現行推動基礎建設的制度:政府需要透過更健全公平與透明的投標管理機制,來有效的吸引外商、外資、本土與私人機構投資者,共同參與建設台灣。

例如,妥善運用 PPP 合作模式代替目前在台灣被濫用的 BOT其次是真正大刀闊斧,整頓台灣營建業長期以來的陋習(綁標、圍標、削價競爭等)。

此外,政府也應該積極協助台灣的工程產業,與其它國際廠商一同「向外打市場」,尋找新藍海。

工程界多年沉痾,解方一:開放透明,接受競爭

這兩天,看到一個網友幾年前於一個論壇上發表的問題,這個問題如今依然適用:「台灣有錢、也有技術,但為何台灣工程業多半沒辦法向海外輸出基礎建設,回頭帶動台灣整體經濟成長?

有人積極反駁,其實如中鼎等廠商,在國際上非常威,又如大陸工程等,近年也積極布局印度。有人說台灣廠商被政府慣到出不了國,根本沒有品牌。又有人說台灣的低利環境和大量資金,都被開發商拿去炒各國地皮跟房產,直接造福台灣的機會很有限......

這些反駁基本上都有其道理,但如何改善?如何提升台灣營造的國際品牌,吸引外商和本土廠商之間進行更多海內外的 PPP 合作,同時相關利益、技術提升也能回到台灣?

這裡以我自己在營建外商工作的經驗,提出一點看法:通常一個國家建設如果邀請外商投標,理由大概都離不開錢(成本)、時間、風險與核心技術,而外商主要考量是否參與的因素,是市場前景、政治因素、投標透明度、利潤掌握和本身是否缺案子。

因此,對外若要吸引一流的外商共同「建設台灣」,並且間接提升國內營建業的競爭意識和競爭力,政府迫切要做的,是改善投標與工程管理的透明性,加強主管單位熟悉國際合約法條、並且積極地協助參與工程管理,以增強外商攜帶外資技術並投資建設台灣的興趣。

換句白話文來說:不要關起門來用自己的規則自己玩自己爽。

工程界多年沉痾,解方二:鼓勵跨國合作,建立淘汰機制

至於「扶持」台灣當地廠商方面,建議政府應該鼓勵本土與國際廠商,協夥投標,藉此增加共同營建管理的經驗──除了業者分享雙方工程技術優勢,也能讓台灣廠商接觸國際營建業的組織概念,政府和廠商更能自然提升國際工程合約法條等觀念。

此外,藉由與國際知名廠商合作,也能增加「台灣品牌」在國際工程上的「履歷」,或者合股聯名,尋找國際上投標機會、帶來更多商機。

聽起來很難,其實並非如此,需要的是政府有意識地利用本地的開發機會,為台灣相關產業找到與外商合作的契機。

以我所在的東協國家為例,在非常多海外企業想要搶攻這塊基礎建設大餅的同時,不少當地政府就會要求投標者提供技術移轉、或合作進行不同開發案,確保當地的營建產業也能夠在合作中有所提升。(例如,某東協國家的捷運當年是引外商和本地廠商合作,雖然捷運比台灣短很多,但是如今當地廠商已經和外商合作,到泰、菲等國投標鐵路等交通工程了

最後的建議,是設立具法律約束力的「工程款項專家裁決會」,意在避免類似桃機捷的長久工程紛爭再次出現。

最大好處,是讓下游承包公司能避免上游長期惡意的積欠款項,導致破產。也能讓外商與本土上下游廠商,能夠不須經由繁複且耗費巨大時間與金錢成本的訴訟、或仲裁來解決糾紛。

(想了解多一些可以 Google "Construction and Building Industry Payment Act”。非常多國家在 2000 年後,都陸續採用這種機制來確保國際工程運行的順暢性。判決期通常是幾個月以內,並且判決書在其機構網上都可預覽,可供提前防範慣老闆與不良廠商的任用)

看到這裡,我想一定會有很多人質疑:能做的工作自己做最好,幹嘛要與人分一杯羹?

但是明白國際工程市場的行家都知道,在健全的制度規範下,跨國協夥投標帶來的好處,除了技術分享、風險分擔、品牌知名度乃至未來進一步合作打藍海市場的機會上,都遠遠超過單獨作業的廠商。

甚至,當更多國際大型企業的利益都在台灣,或台灣的廠商在各國有更多正面曝光與實績時,當台灣面對不公平的對待與壓榨,還會有現成的「大腕」跟你一鼻孔出氣。

以上淺見發表完畢,在此做個小結:簡明來說,國家花錢一定要有一些目的。與其只是消化預算討個吉利、漫無目的地花了又花,倒不如先搞好體制與體質之後,再來考慮如何花錢或許效果更好。

台灣經濟沒有、也不需要特效藥,需要的是認真檢視自身產業體質,並加強完善一個已開發國家該有的產業體制。

《關聯閱讀》
台灣人,你怎麼不生氣?──無人聞問的機場接駁系統,與浮濫卻未配套的高鐵站
四面環海的台灣,有多少人了解、重視我們不輸全球的海洋產業?

《作品推薦》
沒有富爸爸的人生,來個「驚天一手」──從偏鄉「學渣」到國際顧問,我的離家路
下一站,世界──續「一個被台灣忽視的高薪專業」:國際工程團隊職缺與薪資標準詳解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2p2play@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