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被台灣忽略,世界各國卻爭搶急需的高薪專業
圖片

「沒畢業就已經開始工作,年薪超過百萬起跳,可以隨工作造訪、周遊各國,未來前途更是充滿機會。」

這樣的職缺不是癡人說夢,更不是詐騙,而是我在澳洲看見的真實案例。上述職缺講的是現在澳洲急需,同時全球工程界也在爭搶的專業人才:Quantity Surveyor。

Quantity Surveyor 譯為工料測量師、簡稱 QS,它其實是一個源起英國的百年職業,目前是世界各大工程團隊組織不可或缺的專業人力。但很遺憾的是,這一項專業在台灣的大專教育體系中,通常被歸類在土木工程或建築專業的相關科系裡,頂多是系所中一學期的課程;技職系統中,也沒有工料測量師的專門證照或認證。

為什麼台灣建築、土木工程人才濟濟,技職證照體系發達,卻沒有這項在英、美、日、法、紐澳甚至中國都有的專業認證?工料測量師的專業,在台灣普遍被忽視甚至輕視?

我們先來看看,QS 究竟要做什麼吧:

「建築工程界的會計師」,在台灣無用武之地?

Quantity Surveyor 的主業是工程預算編制、成本計劃,合約制訂與管理。此外從工程訴訟糾紛、甚至到建築估價都為服務內容。簡單來說,它可以算是建築工程界的會計師。

全球資金過剩,各大企業甚至政府,如今對世界各地基礎建設、能源的投資非常熱烈,這些國際工程投資案的預算,少則數億多則上兆。近年澳洲天然氣與礦場的投資,中東的石油資源開發與摩天大樓的建築競賽,大陸的一帶一路等等......都是世界資金所矚目的投資焦點。

而這些國際大型開發案,從預算的編制,到確保工程依照預算、既定工期、合約章程的規範至完工,甚至後續的工程糾紛訴訟等,工料測量師幾乎是從頭到尾都被需求著。

由於世界工程技術的急速發展與世界各國的投資競爭,如今工程的複雜性越來越大,從語言的隔閡,到建材與人才世界性的流動,這種種新挑戰,都急需具有跨境工作能力的專業工料測量師或團隊,加以協助。

看了 QS 的工作內容後,再回頭看一下台灣,我想答案已經昭然若揭:除了台灣建築師、工程師訓練紮實,十八般武藝(包括工程預算管理)都要會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或許在於,台灣的營造、營建業,從決定「預算」、控制「成本」、到事後「審核」的人,除非有法規要求或工程爭議,不然按照業界「潛規則」,恐怕都是「自己人」在決定居多。

其實,台灣也需要專業的工料測量師

說到這裡,我們不妨就以台灣近期工程糾紛:桃機捷運與大巨蛋為例子,假設這些案子的糾紛地是在海外,那專業的工料測量師,可以扮演哪些角色來協助糾紛?

在桃機捷運興建過程中,首先工料測量師的專業,就可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去預防工程糾紛、並且協助工程如期完成。包括工程預算審查,合約工作項目變更的審核、估價和協商,承包商間的請款審核,和合約危機評估與管理等等,這種種作為,都能有效降低工期延展和預算赤字。

而假設大巨蛋最後走了解約一路,那工料測量師可以扮演那種角色?按照海外重大工程解約,大致上的程序,雙方會先針對解約後的糾紛開和解會議,如果和解破裂,雙方律師開始提出訴訟或仲裁,這時雙方律師會各請專業獨立的工料測量公司,來進行賠償訴訟的攻防。工料測量專家在這裡服務的對象是法律,他們的責任是幫助法庭釐清責任歸屬與事實,一分一毫的工程支出都需要受到嚴謹的審查。

個人觀察,工料測量師未來在國際上的地位會越顯著,目前在亞洲國家/地區如香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都有工料測量科系。而上述各地不少大學也都與英國皇家特許測量師協會有認證跟交流,這些亞洲學校的學分都可以轉入澳洲、英國、紐西蘭和其他國家的知名大學同科系。

「行行出狀元」不是空話,在台灣不受重視、甚至沒有用武之地的專業,若把眼光放遠、並且立定目標持續努力,在廣大的世界中,相信你依然可以高綻放光芒。

《關聯閱讀》
下一站,世界──續「一個被台灣忽視的高薪專業」:國際工程團隊職缺與薪資標準詳解
服務,是值得尊重與自重的專業──頂級VIP管家的全球影響力與發展趨勢

《作品推薦》
勇於挑戰慣老闆、大財團的「澳洲羅賓漢」──公平正義,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8年8800億全民納稅錢,「發發發」到哪裡去?──淺談《前瞻基礎建設計畫》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

H2/推進未來,世界工程遊歷

年近 30,台灣長大,澳洲求學,大學畢業後先後任職過數間世界頂尖的工程營造公司,並參與過許多世界級大型建設。
目前任職於一頂尖且分佈全球的法律工程顧問公司,暫時外派馬來西亞,也是公司裡最年輕的高級顧問之一。工作內容專注於全球工程訴訟糾紛,協助處理過案件遍及中東、馬來西亞和澳洲等地。在此歡迎在世界各地辛苦擔任營造工作的前輩們能多聯繫與交流,分享資訊。也期待與有志前進國際工程的學子分享經驗。信箱:howiechenqs@gmail.com
聲明:避免發表內容涉及利益衝突,此專欄稿費全數捐贈台灣育幼院與偏鄉弱勢教育之相關公益組織。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