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駭客的逆襲:美國人手一台筆電的中小學教育,真的能加強學習效率嗎?

小六駭客的逆襲:美國人手一台筆電的中小學教育,真的能加強學習效率嗎?

如今若走進台灣任何一所大學的圖書館,或學生餐廳、宿舍中,往往可以看見同學們人手一台筆記型電腦。

遙想當年(古代),「計中」(計算機中心)裡人滿為患,人人都在排列整齊的桌上型電腦前上網查資料、列印報告,或喀拉喀拉地打字玩 bbs 的景象,早已不復在——科技進步的速度、廣度不只飛快,更輻射擴展到全世界。

當然,身為「電腦、資訊科技元老」的美國,自然早將電腦的通訊科技,在教育上應用得淋漓盡致。

在美國的大學裡,你很可能會發現,幾乎每一堂課的老師都已將自己的課程設計成一個「雲端體驗」:除了將每一堂課的資源、閱讀書單、參考資料都放在網路上,提供學生自行下載外;教授出的作業和分組報告等,也常都會規定你能在網上直接完成,在規定的時間內上傳繳交即可——就連教授的回饋,也會直接放在網上。

我在美國第一次上的「英文寫作課」十分特別:教授在課堂上,主要是以引導為主,他會先介紹一下這次的寫作主題、並給予我們小組討論的時間,之後的其他時間,學生們都直接在電腦上操作完成——

當完成文章上傳到網路上後,會進行「第一次的批改」——但這時幫你「批改」文章的人,不是老師而是同學——每位學生都必須主動找任意兩位同學的文章,在線上閱讀後,留下你的心得和建議。

如此一來,一方面可以減少老師的時間——讓自己班上的同學先挑出較大的錯誤,再由老師檢查後加入評論。二方面,也可以讓學生在閱讀、「批改」同學作品的過程中,找到自己也可能犯的錯誤,彼此相互學習。

運用電腦科技,教授美國中小學「中文課程」的難題

除了大學生之外,在我任教的中小學,也讓自己的學生大量地使用電腦科技。

低年級的老師利用電腦繪圖的影音軟體,呈現出生動的書法練字;或是利用平板電腦的圖書工具,讓小朋友在分組活動時,透過有聲書同時加強閱讀力和聽力——至於六到八年級的中學生,學校會借給每位同學一台電腦,讓他們和大學生一樣,在電腦上完成很多功課,或主動搜尋資料等。

但這方便的設計,對我們中文老師來說,卻常是一項艱鉅的挑戰:第一個最直接的影響,便是「中文寫字練習」,雖然電腦也有觸控螢幕、觸控筆等設計,但這並不能真實取代手寫出來的文字。

就像我們普通上班族,在辦公室打字打久了,回到家想用手寫個日記,卻突然發現有些字的寫法已經忘記了——這群剛開始學習中文的小朋友,當然更會如此。他們在開始接觸拼音打字的同時,很多字往往只記得音怎麼讀,實際的樣子通通沒印象。

而就算我們目前仍然有紙筆作業,但小朋友的心態也容易變成:「將來世界都是在用電腦溝通,絕對沒有人會在意你是不是真的會『寫』字。」

的確,科技日益進步下,看似人們只需要學會一套輸入法,就能「寫」出漢字,但我發現在這樣的學習環境中學習中文的外國孩子,面對中文書通通沒輒——因為凡是沒(在電腦上)出現過的中文字或「破音字」,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堆外星符號,完全無法理解。就連考試時,往往也必須請人「唸」一次題目,他們才知道那些漢字的意思。

除了大學生之外,在我任教的中小學,也讓自己的學生大量地使用電腦科技。(示意圖,非當事人)圖/Shutterstock


小六駭客的逆襲——資訊安全的疑慮

再來,我們學校借給小朋友的電腦,多是屬於低階型,基本的功能,大概就和我們的智慧型手機一樣。

所以儘管小孩子依然可以上網,使用各式各樣的網站,但為了不讓小孩接觸太多與學習無關的領域、或暴露於不適當的色情、暴力內容,學校也和防火牆公司合作——不只許多網站被上鎖,老師們也可以到特定的系統輸入帳號,從老師的電腦中得知學生正在上網做什麼,或是查詢他曾經瀏覽過的內容。

儘管我們可以用這類「守門員」的方式保護學生,但這也常常造成學生和老師們彼此的不信任關係。

最後,即使在層層的「防守」下,聰明的學生,總還是會有新的漏洞可以鑽——比方說最容易出現的是使用訪客(無痕視窗等)登入,如此一來在監控設備上,學生就消失不見了。更曾經在去年發生一個比較誇張的案例:一位六年級生的電腦能力,強到可以直接駭入學校的系統中,把其他學生的成績亂改一通......還好之後仍被發現並追蹤出來,校方忙約家長來學校開會。
    
科技日新月異,電腦、網路原生世代的適應、學習能力更是驚人。本文絕非在指這些新科技應用,不能於中小學使用——而是正因科技資訊、網路世界的變化快速,相對來說在管理和教材編成上,老師必須花上更多的心思。

如今,當老師的人也早就需要「終生學習」:例如我們很多老師,會利用軟體設計出寓教於樂的線上互動,用「正面」而非「限制」的方式,讓小朋友有心用電腦正向學習;又或者利用最新版本的線上字典,讓小朋友能更便捷地找尋生字......等。

當科技進步的同時,老師在教學的方法上,也必須與時俱進、不斷改革,才不會讓學生在學習的過程中,反而迷失於茫茫資訊汪洋,錯失了最原始的精華。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