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打從心裡尊重人才,何來真正的「文創」?──從皮克斯參訪,看見台灣文創的悲歌
圖片

導言:不是非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不可,皮克斯擁有的資源和市場,更不是台灣任何一家「文創」公司可以比擬。

然而,在實際參訪過後,我不得不說,皮克斯成功的關鍵,其實在於「對人才的態度」上──對照之下,我甚至會深深地為台灣的藝術創作者,感到不值。

第一次到皮克斯(Pixar Animation Sturios)參觀的經驗,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不是這家全球知名的動畫工作室,一共製作出多少膾炙人口的精彩作品;不是它在全球賺進了多少營收和獲利;甚至不是賈伯斯在此創造的種種輝煌事蹟......

而是深深感受到這家美國企業,對員工、對人才的重視:

圖/Pixar Animation Studios 官網


不像公司,更像「現代村落」

從走進動畫王國皮克斯,位於加州艾莫利維爾(Emeryville)總部的那一刻起,就會發現無限個「小驚喜」,正在等著你。

小驚喜從門口的警衛先生開始:在滴水不漏的安全檢查、身份確認後,他會發給你一個小名牌貼紙,順便印上可愛的皮克斯卡通人物,讓你當作紀念。

再往裡面走去,你會發現這根本不像一間公司,而更像是一個「現代村落」──皮克斯公司對他們員工的照顧,是「玩真的」。

圖/Pixar Animation Studios 官網


先以硬體設備來說:籃球場、足球場和游泳池應有盡有,每天還有頂級的主廚坐鎮,準備員工午餐。園區另附有一間「早餐室」,24 小時都供應著新鮮的水果和早餐穀片。在園區建築上,你則可以看得出來當年賈伯斯對美感的堅持:挑高的落地窗設計,讓原本應該陰暗的倉儲建築變得陽光普照,大間的會議廳裡被透明玻璃窗圍繞著。

在軟體(人才)的管理哲學上,皮克斯創造的職場文化,更是讓來自台灣的我欽羨不已:

在這裡,每個藝術家的意見都一樣重要。在會議上,即使是主管在簡報,員工有意見,從不吝於直接大聲地說。

皮克斯更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制度,它允許每一個員工盡情地設計自己的辦公空間──只要你喜歡,甚至可以把整間辦公室打造成溫馨的「第二個家」。

接待我參觀的姐姐告訴我,那是因為皮克斯認為,藝術家、動畫師們對這個工作室最重要的貢獻,就是他們的創作靈感──而唯有在讓他們感到最舒服自在的環境中,才能讓那些靈感,變成甜美的果實。「這些藝術家每到電影檔期逼近時,大概都會花上好幾個週末的時間,來到公司繼續加班。所以如果不能把公司打造成舒適的環境,又該如何期待他們心情愉快,專心投入地呈現出精美的作品呢?」

皮克斯故事牆。圖/陳亭潔 提供


誠心相待建立強大認同感,員工自然願意全心投入

再來,是這裡的員工們,對公司的認同感、歸屬感和參與度。

其實,美國從來不乏規模、資本遠較皮克斯雄厚的公司,給予員工的薪資和福利,甚至可能遠超過皮克斯,舉凡 google、facebook、Amazon 等都是如此。

然而,我卻從這裡的許多細節中,看到別處少見,皮克斯員工對自己公司強烈的認同感。

從最簡單的例子來說:皮克斯的員工午餐,其實是需要員工自己掏腰包的(但當然享有很好的折扣)。然而,我從沒看見任何員工抱怨或比較──我看到的是,許多員工在用完餐之後,還跑去跟廚師道謝,順便彼此輕鬆地閒聊幾句。

這裡的資深員工告訴我,對他們來說,這些為他們準備食物的人,也是他們的「戰友」。在皮克斯裡,工作是一件有趣的事──不定期的員工聚餐已經不稀奇,他們還會不定期地由公司補助,自發準備各項活動、比賽──比方說「異想天開」的紙飛機大賽、「萬聖節最佳裝扮」,或是不定期的運動比賽等,讓員工在工作之餘,增加對公司的歸屬感。

對公司的歸屬感和榮譽感,絕對會感染到工作表現上──我們或許很難想像,這些人儘管平時看起來過得十分愜意,但「認真起來」時,對他們的工作有多麼堅持:

圖/Pixar Animation Studios 官網


「專業」,是無數的堅持累積而成

以主要的動畫製作師、角色製作師來說,每當皮克斯要出版一個動畫作品時,他們會先花上絕大部分的時間,進行「背景研究」(Background Research)──將動畫預計表現的場景或角色,裡裡外外研究透徹,更進行實地的確認與考證。目的只為了在動畫中,能夠鉅細彌遺地呈現出每一個有意義的細節。

等到決定電影大致情節之後,藝術家們也都會用自己最擅長的繪畫風格,畫上數以千計的電影分鏡圖,試著刻劃電影裡的每一幕──儘管到最後,這些精雕細琢的作品,很可能在電影當中一張都不會出現。

當然除了動畫藝術家之外,皮克斯園區裡的每一個人,都臥虎藏龍、各司其職,並且同樣受到重視:另一棟大樓,「住著」一群電腦工程師、設計師甚至還有建築師,他們的工作,就是設計和開發各種由電腦構圖的城市景觀、背景呈現和 3D 動畫引擎......等等,讓這些藝術家更方便創作;而當動畫師、藝術家們不太清楚光源的來源,或是物品呈現的明暗度設定時,還有專業的燈光師隨時一同參與製圖。

在一部動畫之中,這些看似「輔助角色」的「小螺絲釘」,其實一個都不能少,每一個步驟都很重要,如此才能製作出最專業、最高品質的動畫──其實作品本身會說話,如果把皮克斯「卡通樣貌」的主角拿掉,你常會很容易發現,動畫中背景的精細度,宛若直接攝製真實場景而成。

而這些「堅持」,樣樣都是高昂成本。若沒有皮克斯願意投入資源支持,自然也無法成真。

圖/Pixar Animation Studios 官網


不投資人才、不尊重人才,再多補助,又何來「文創」?

不是非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不可,皮克斯擁有的資源和市場,更不是台灣目前任何一家「文創」公司可以比擬。

然而,不得不說,關鍵其實在「對人才的態度」上──有時候,我實在會深深地為台灣的藝術創作者感到不值。

近幾年,台灣不斷「推廣文創」,但是政府除了透過 BOT 大興土木,發包財團,建立了一個又一個金玉其外的「文創商場」之外,真正給予這個產業中的工作者、藝術家多少實際上的支持呢?

帶我參觀的姊姊,其實正是一位赴美築夢的台灣人。她對我說道,自己在台灣的朋友都在抱怨,在台灣不管從事動畫、設計、藝術工作......想要走「創作」這條路,無疑是相當辛苦的──除非天生家財萬貫不用擔心生計,否則必須要自己先有能力「投資自己」,才能往這方面發展。

而創意與才華往往就在「生活都成問題」的情況下,在不斷的妥協和逆境中被損耗殆盡。

台灣文創的悲歌

為什麼在台灣當個創作者,常「連生活都成問題」呢?很簡單,從個人、企業到政府,我們對「文創」其實根本不夠尊重──

先談談「個人」吧!很明顯地,許多人並不清楚「文創」的價值,與所需投入之心力、成本有多少──就以製作卡通動畫來說,我們看見的,往往只有最後的成品,許多人甚至夸夸其談:「現在這些卡通電影,都在電腦上製作即可,成本大概高不到哪去。」

但是真正研究過皮克斯(或歐美、日本動畫產業)的人都知道,從背景考察、情節討論、繪製圖畫、做模型、決定角色,到最後的成品發表......每一個環節,都是必須投入大量資源、耗費大量腦力、花費大筆資金的。

然後看看台灣所謂「文創」領域的相關大企業,與投資「文創」的金主、業主們:以「市場不佳」、「共體時艱」等種種說法之名,讓員工每天在低薪下超時工作不說,更令人難過的,是連許多設計或文創領域的公司,也已經漸漸向「工廠」看齊──因為一切以短期獲利為依歸,員工能自由發揮的空間越來越小,更嚴重的公司甚至連電腦都要監控,完全把員工當成犯人管理。

「付得起香蕉的公司,只請得起猴子來工作。」這是職場上不變的道理。

而為什麼公司只「付得起香蕉」呢?撇去前面所提的市場教育不足和「文創工廠」的經營者心態,業主當然也有很大責任:動輒只想要"Cost Down",不願給予創作者、業者合理的待遇不說,「付錢就是老大」的心態下,甚至高度不尊重專業,每每干涉創作過程的每一個細節、「外行領導內行」......如此的環境下,怎麼可能製作出令人驚艷的作品?

最後談談政府:台灣政府不論誰執政,總是勸台灣人「待在台灣,為自己的土地出一份心力」。以「推廣文創」來說,卻是用全民稅款,規劃出一個個虛有其表的「文創商場」,舉辦一場場大拜拜式的「(外國)大師展覽、講座」,或是動輒把政府補助,給予那些「已經相對具知名度與資源」的本土創作者。

不是說上述政策都不能做,而是試問多少真正從事文創、藝術工作,具有才華和潛力的年輕人才,如今仍然必須對現實低頭?政府真的有幫到他們嗎?

「當藝術與創意在台灣一文不值,產業工作者連生計都成問題,又憑什麼抓著國家認同這點不放,希望我們留下來?」一位在業界工作多年的藝術家,語重心長地說。

台灣懂藝術的,會創作的人才從來不在少數,但有多少人是到了國外打拼,才華被懂得欣賞的外國公司、投資人肯定栽培,才在國際舞台上發光發熱,反過來被尊為「台灣之光」?反觀懷抱夢想留在台灣,被這個環境不斷摧殘之後,還屹立不倒的人,又有多少呢?

台灣真正應該做的,不是用情感綁架阻止「人才外流」,而是深切檢討、共同思考,我們該如何打造出一個能夠讓藝術、創意領域的創作者、工作者,真心願意付出,並且有所回報的產業環境。

沒有一個人希望離家千萬里,沒有人喜歡和自己的家人年年不能見面,如果台灣從政府、企業到每一個人,能真正學習到皮克斯的「待人之道」,我相信願意深耕台灣的優秀創作者,絕對不少。

唯有不炒短線,真正從「尊重專業」、「尊重人才」開始做起,假以時日,台灣的「文創」產業,才真正能在國際舞台上擁有一席之地。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ixer Animation Studios官網、陳亭潔 提供

《關聯閱讀》
專訪《Forbes》30Under30台灣得主江則希:「人才都已經在台灣了,卻很難留住她。」
【人才篇】當台灣國際影響力日減、低薪已成常態,外商來台一樣"Cost Down"

《作品推薦》
美國教育工作經驗談:「絕對會有很多事情,和你當初想得完全不一樣。」
成全了下一代,自己吞下不捨的淚水──無論身在何方,別忘了珍惜那些沒能說出口的情感

陳亭潔/Hello! Anita 老師

陳亭潔,八零後的台灣平凡大學生,身為新聞系,養成觀察周遭的習慣。曾經指著留學生大笑香蕉人(外黃內白),但決心出走,前往美國學校當起交換生之後來才明白「只有在你揚名國際那一剎那,你和你的國家才不會被歧視」。目前在舊金山的雙語特許小學中教中文,也喜歡利用自己身邊的資源不斷學習。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