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最不認識的國家是台灣,」──我從美國學生與家長口中重新認識家鄉的好
圖片

身為在美國教華語的台灣人,每當有學生到訪台灣,都會和我分享台灣有多好玩。這個我生活二十幾年的家鄉,在自己出走到美國後,對她又抱持了不一樣的感覺與想法。

美國小孩眼裡的遊樂園

這些美國小孩在接觸不一樣的文化洗禮後,對台灣多是正向的印象。在他們的世界裡,台灣是一座遊樂園,走在台灣城市的街道上,可以看到許多色彩繽紛的店家招牌,想要去哪裡,大眾交通工具幾乎都可以到達,每一個地方都有它獨到的特色。

像是鶯歌的拉坏體驗,或是美濃的紙傘文化等,都令這些孩子嘖嘖稱奇。最近幾年,不少的近郊農場或園區都會開放體驗,對從小就在美國大城市長大的孩子來說,在台灣的每一天都是開拓視野的新挑戰。

在美國的戶外活動雖然多,但農村等田園生活多半都是大型機器採收,所以小朋友較難體驗這些過程,最多就是採水果為主,但在台灣,除了各式各樣的蔬果之外,製作鹹鴨蛋或是體驗古早味這些行程應有盡有,相較下,台灣農場複合式的內容,一下子就抓住孩子們的目光。

他們最喜歡台灣的食物

從他們跟我的分享中,我歸類出美國小朋友最喜歡台灣的食物。美國的飲食文化,除了在一般的餐廳裡面用餐,超市的微波食品或是外送的速食食品都是他們常見的菜餚,只有恰逢特定節慶或時段,才會遇見造型酷炫的餐車,但是價格仍然非常不親民。

不得不說,在台灣,就算是街邊食物,經常可見精美充滿創意的包裝,不只造型上美觀,也結合能邊走邊食的便民功能。特別是在夜市裡特殊的食物,不只讓美國小孩看見製作食物的過程,還可以體驗夜市中濃濃的人情味。

除了上述,最吸引他們的,莫過於台灣的人情味了,他們說,每當別人知道他們會說中文時,都會像是遇到自己的朋友一樣,親切的和他們打招呼,讓他們都不知不覺的臉紅了起來。

特地到台灣學繁體中文

說也奇怪,台灣的填鴨式教育在這些美國小學生的家長眼中,有不一樣的想法。在我們學校裡,常常會有幾個家庭,一請就請三個月的假回台灣,帶小孩到台灣針對海外華僑所開設的班級裡學習中文。

當他們回來,我會問家長對於孩子學習的效果,他們總是大方的告訴我,台灣繁體字和注音符號的教材,才是真正適合小孩子學習。

繁體字固然在學習上難度比簡體字高,但是從造字的轉變上,比較能讓學生用想像的方式記住字型,之後要學習簡體字也比較輕鬆,而注音符號其實和中文字是有關係的,不同的字型和ㄅㄆㄇㄈ的結合,其實都是引起小孩對中文字產生興趣的地方,例如「包」這個字,它的注音為ㄅㄠ,ㄅ和包的部首「勹」部在字型上非常相近,容易記憶,然而,簡體的漢語拼音只從音律上著手,小孩只能靠死記硬背來學習。

有位家長說,台灣老師之所以可以拿著課本教學,是因為課本裡的內容完善,靠課本和練習本,就可以讓小孩習得中文。

對比起美國的中文學校,教簡體字早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是每堂課的課文內容偏難,四年級的小學生已經在討論國際之間的事情了,而老師為了不增加課堂的難度,常常是用幾個討論輕鬆帶過,然後再給一些補充教材。然而,台灣小學生的課文簡單但有趣,老師們也比較能由簡單的課文中,鑽研較難的中文詞彙或練習。三個月的比較下來,不少真正想讓孩子學習中文的家長,都在考慮要把孩子帶回台灣,接受台灣的教育。

重新認識台灣

我待在美國,也習慣了美國的生活,每到假期來臨時,不管用什麼方式,都會試著到不同的國家看看,繞了不同的國家一周,重新站上這片土地,才發現自己最不認識的國家是台灣。

或許我從來都沒真的瞭解過福爾摩沙,台灣人的競爭力從來不低,站在國際上的台灣人比比皆是,每當我看見新聞報導上,專家名嘴在數落著現在新一代的台灣人,或者哪一個國家又和我們斷交時,其實很為我們抱不平。走進柏克萊大學的教室裡,高朋滿座的學生多半是亞洲人,其中台灣學生更是佔國際學生中的 40%。在電玩的世界裡,台灣人的電競能力也是不容小覷,連美國人都表示佩服;而杜拜時尚週,首席化妝師李敏也是年紀僅 23 歲的台灣人。

其實,台灣人正在努力讓全世界看見。如果我沒有出走國外,沒有聽見外國人大讚台灣,或許我也像其他人一樣說著台灣的不是。其實,台灣需要的並不是不斷的批評,而是一份肯定。現在,每當我到一個新的地方旅遊,我會大方地拿起中華民國的旗子,讓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被全世界看到,也以身為這塊土地的人為榮。

《關聯閱讀》
繁體字真的是比簡體字「正統」嗎?──海外華語教師第一手觀察
「請暫時放棄學中文,讓孩子更融入這裡」──匈牙利媽媽戲劇化的一週

《作品推薦》
放下過往狹小視野的歧視,我學會和中國教師為一樣的教育目標努力
「雖然我也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留在美國教華文的我選擇努力走好每一段路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flickr@Connie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

作者大頭照

陳亭潔/Hello! Anita 老師

陳亭潔,八零後的台灣平凡大學生,身為新聞系,養成觀察周遭的習慣。曾經指著留學生大笑香蕉人(外黃內白),但決心出走,前往美國學校當起交換生之後來才明白「只有在你揚名國際那一剎那,你和你的國家才不會被歧視」。目前在舊金山的雙語特許小學中教中文,也喜歡利用自己身邊的資源不斷學習。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