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過往狹小視野的歧視,我學會和中國教師為一樣的教育目標努力
圖片

大概在去美國實習的幾個禮拜前,我還跟父母說,覺得可能無法適應和中國人一起工作,就像在去紐約交換之前,和高中同學說,我絕對不可能和中國人當很好的朋友一樣。

曾經歧視中國人的我,反映自身視野的狹小

我在台灣長大,學習歷史得知從國共戰爭開始,台灣和中國有著一條永遠斷不了的鏈條。一路長大到現在,聽見無數次關於中國與台灣之間的矛盾,中國多次不同意我們進入國際貿易組織,在國際的展覽或運動大會上,也只准用「中華台北」代表我們,更別妄想加入由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經濟帶。回到自身生活圈,我親身體會過幾次在觀光勝地,大批的中國人遊客不友善的插隊行為,不免讓我對他們無法認同。

我記得大一的時候,我們學校的每個角落充斥了許多陸生,他們的用詞語氣豪爽直白,甚至有時候讓我覺得有點衝,像是分組做報告時,他們自視頗高的那種自傲感,讓人不敢恭維。

也許,他們花了不少時間在與其他人競爭,但對台灣人來說,他們的學習模式和我們有些許不同:老師問問題,他們總是第一個舉手,出席率高,台灣人則總是在最後的幾星期之內想出辦法,解決我們的報告。到團體分組時,你會發現,他們認真到連標題的顏色,都可以思考很久。這也是為什麼喜歡快節奏的我,不太相信我能和他們相處的原因。

但在出走美國之後,我才了解自己的視野有多狹小。

到異鄉,受到中國人的幫助      

在紐約交換的期間,我認識了幾位瀋陽男孩,每當我們聚在一起說中文,外國人都以為我們講的是不同語言,因為腔調大相逕庭,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同是在美國讀書的關係,我開始反過來欣賞,覺得他們講話方式自然、大方。

他們與人溝通的模式很不一樣,雖然有時還是會讓我覺得沒禮貌,但這也反映了他們自然的那一面,讓你沒辦法認真的生氣。

中國人通常不掩飾對我們台灣人的好奇,開始和他們交流之後,發現和我想的很不一樣,我們之間不太常討論台灣和中國的政治,但只要我們問他們關於美國的知識,或是到哪家電信業辦電話最省錢?哪裡有賣文具用品等等生活問題,他們都很樂意回答。或者有些時候沒有交通工具太無聊,他們都會在第一時間站出來幫助我們,甚至載我們去我們需要去的地方,大方掏錢請客都在所不惜。從他們的觀點看來,我們都是亞洲人,在外地的我們不分你我。

跨洋到此,我們有了共同的目標

現在我到美國工作之後,我天天和一群中國來的老師工作,對我的文化衝突真的不少,雖然我們都是說中文,但好多的發音是不一樣的,再加上他們的簡體字,真的讓我這個誓死捍衛台灣習慣的小姑娘不知所措。

我們工作的每一天,都讓我對這群中國來的老師有一層全新的認識。從工作方面來看,他們備課比我們充足很多,每次在討論的時候,你都能清楚地發現他們對教學計畫的構思極好,他們對學生的課堂秩序要求比較高,有的時候會想先把教室的小孩都安頓下來,才開始教學。

而台灣人的雖然不講究計畫,可我們的優勢在於創造能力較強,每次都能看到台灣老師能在瞬間想到很棒的點子,且較注重教學活動,在台灣老師的班上,你可以看見我們會運用多種方式,只為增加課程的有趣度,去吸引小孩的注意力。而中國老師著重課程秩序,在他們的班裡,你很難可以聽見孩子吵鬧,或是突然間的發言。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對中國人充滿敵視,對我來說,他們有很多值得我們去互相切磋的地方,讓我們互相成長進步。站在同樣異地的我們,早就拋下那些政治立場與偏見,眼前的我們,只想著怎麼讓這群孩子,一點一滴了解中文。

《關聯閱讀》
我是有著濃烈台灣意識的中國人──互相敵視謾罵之外,我們有沒有別的選擇?
想獨闖美國教中文混口飯吃?上帝保佑你

《作品推薦》
「雖然我也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留在美國教華文的我選擇努力走好每一段路
台灣小孩會讀書,那會不會生活?──美國小孩課後的專長培養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陳亭潔/Hello! Anita 老師

陳亭潔,八零後的台灣平凡大學生,身為新聞系,養成觀察周遭的習慣。曾經指著留學生大笑香蕉人(外黃內白),但決心出走,前往美國學校當起交換生之後來才明白「只有在你揚名國際那一剎那,你和你的國家才不會被歧視」。目前在舊金山的雙語特許小學中教中文,也喜歡利用自己身邊的資源不斷學習。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