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是那麼害怕英文,到美國當華文老師才理解教學方式是如此不同
圖片

打開一封學生寄來的卡片,「你是最棒的老師」一句短短的話,歪歪的中文字跡,卻深深打動我的心,但我還是非常驚喜這是來自外國小學生的字跡。他讓我回想起自己的國小歲月,那個學英文學到曾經快放棄的小女孩,好像漸漸開始展開笑容了。

我很幸福,從幼稚園開始,已經有老師開始教我們唸起 ABC,一開始是練習我們的英文名字,到後來簡單的單字、句型練習都是回家必做的功課。爸爸媽媽為了讓我「贏在起跑點」,和其他的家長一樣,讓我一放學就跟著哥哥到英文補習班補英文。

進到英文補習班裡,學生們的桌椅沿著教室圍一圈,一本課本和一個鉛筆盒,一坐就是一個小時,老師站在白板的最前方,用中文解釋今天要講解的單字。就跟一般在學校上課一樣,老師在上面講他的,就算我沒有做別的事情,一樣可以夢遊到別的地方。

遊戲搶答背英文單字,卻是壓力的來源

我的英文老師很認真,每次上課總是有個時間是玩遊戲,分成兩組互相比賽,接力拼單字看哪一組的能拼出最多的單字。簡單的遊戲背後,卻成為我當時不想上英文的關鍵,因為我總是慢別人一步按鈴,一緊張就拼錯單字,雖然一旁的朋友沒有怪我,但老是覺得自己是顆老鼠屎。

補習班一週上課兩次,但每次上完課回家都有多到做不完的功課,和背不完的單字。每次回家我爸媽就把我叫過來,檢查上次的小考單字的成績,順便把這次的五十個單字拿來考我一輪,所以每個禮拜總有幾天,我像打仗一樣全副武裝,然後哭得唏哩花啦的,繼續坐在書桌前背單字。

小時候學英文,我最討厭 kk 音標,單字都已經很難記得住了,竟然還要再記一組看起來像外星符號的圖案,那時我一直在想,英文是個很沒用的東西,因為每當我考完試我就立刻忘記我考了什麼了。一路上因為考試而學習英文的我,終於在一次高中的英文作文段考上重重的摔了一跤。簡單的英文題目:我的偶像,在我洋洋灑灑的寫完兩百字後,得到"broken English"的評語,從那天起,我打從心底害怕英文,要不是後來在美國當交換生,重拾英文的美好,我想我這輩子就會離英文這條路好遠好遠。

現在,換我教美國學生中文

到美國後,我當起了華文老師,在美國的小學裡教中文。同樣是學習語第二語言,但這所學校的教育方式卻讓我對語言學習有前所未有的改觀,這是一所美國特許的沉浸式雙語學校,創學的宗旨就是讓兩個不同語言文化的小朋友,在互相學習的過程中,瞭解對方的文化和語言,習得中文和英文的運用。

記得剛進教室的那一天,我驚訝的看著我眼前的一切,每一個小朋友坐在地毯上,聽著華文老師說這一學期的班級規定。美國課程裡的多數時間都讓小朋友互相討論,討論時也強調要用中文對話。每一節上課,老師要注意的不只是課堂進度,還有每一個小孩的融入性,不同的活動設計,增加每一個學生上課的參與度,讓小孩不只是把目光放在老師的身上,更去用頭腦想每一個問題。老師甚至會因應每一位學生學習的程度不同,給予不同程度的學習作業,幫助每一位學生充分學習。

學校有個特別的規定,華文老師只能對孩子說中文,一開始我覺得要在學生面前裝作我一點英文都不會,是一件很搞笑的事,但當我看見一年級的美國學生,試著用中文和我說話,甚至可以用句子完整表達自己的想法時,我驚呆了!原來這個號稱比英文更難的語言,在這些小朋友面前根本不算什麼。

我時常在想台灣的語言教育的缺點到底在哪?台灣的學生非常聰明,每天的功課作業,大部分的學生都可以瞬間完成,小學開始,不少學生已經開始接受雙語教學。但是,多數的教育方式都是老師拿著課本,一字一句的教學生複誦、回家做作業、上學接受測驗考試。在這樣教育體制下的我們,變得很會考試,答題劃卡越來越強。但當自己要真的和外國人溝通時,夾著尾巴就逃之夭夭。反觀美國這間小學,從小學開始,對孩子的教育就像大學生一樣,希望培養小孩子的興趣,透過同學齡學生的互動過程,和試著用中文和他人溝通,激起他們自己想要學第二語言的動機。

語言學習就像學腳踏車一樣,一開始當然要注意它的外型,了解它的構造,但是如果你永遠只是紙上談兵,你就永遠沒有騎出去的勇氣。騎腳踏車誰沒有跌倒過,學語言我也曾經碰壁過,但是只要激起自己的興趣,努力去耕耘,這個技能是能跟著你一輩子的。現在那個害怕英文的小女孩長大了,她知道英文帶給她的不只是考試成績,而是人和人溝通的橋樑,包紮好曾經跌倒的傷口,這次她想要一直走,一直努力的向精進語言邁進。

《換日線季刊 2 月號──離家的 22 個理由》

22 則精彩故事,幫你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

《2017 換日線季刊》套刊 4 本只要 499 元。
立即訂購→ http://bit.ly/2lRT9sx

《關聯閱讀》
「在這個家裡,只能說葡萄牙文!」──巴西,改變了我的語言價值觀
「永遠不要嘲笑英文不好的人,那代表他們會說另外一種語言」
開口的勇氣──「對不起,我的英文不好」

《作品推薦》
「人的一生,至少要被排擠一次」──脫離舒適圈,才是學習的開始
美國教我的事:跌倒,承認無知,然後相信嶄新的自己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陳亭潔 提供

【推薦影音 廣告贊助】

作者大頭照

陳亭潔/Hello! Anita 老師

陳亭潔,八零後的台灣平凡大學生,身為新聞系,養成觀察周遭的習慣。曾經指著留學生大笑香蕉人(外黃內白),但決心出走,前往美國學校當起交換生之後來才明白「只有在你揚名國際那一剎那,你和你的國家才不會被歧視」。目前在舊金山的雙語特許小學中教中文,也喜歡利用自己身邊的資源不斷學習。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