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基礎教育,出了什麼問題?數萬教師陸續罷課抗議,連學生、家長都上街相挺

美國基礎教育,出了什麼問題?數萬教師陸續罷課抗議,連學生、家長都上街相挺

上個月底,在美國加州的奧克蘭(Oakland),有將近 3,000 名的公立學校的教師和職員,罷課走上街頭,抗議薪資待遇過低、學校資源嚴重缺乏等問題。

早前(今年一月)洛杉磯更有超過 30,000 名教師,以串連罷課的方式表達對同樣問題的不滿。西維吉尼亞州與丹佛等地,亦有一連串的公立學校教師抗議行動。

特別的是,根據美國媒體報導,全美有超過 50,000 名中小學生在各大社群媒體上,以 #RedforEd (為教育抗爭)的 hashtag 標籤彼此串連;或甚至與家長一同實際走上街頭,為老師們和自己的受教權發聲。

為什麼有這麼多的美國教師、職員甚至家長與學生,一同發出公立中小學老師薪資過低、教育資源不足的怒吼?許多人經常稱頌的美國教育體制,如今出了什麼問題?

美國加州的奧克蘭,有將近 3,000 名的公立學校的教師和職員,罷課走上街頭。圖/CBS Evening News@YouTube

金融海嘯後,政府教育預算陷入長期缺口

先談談在美國,如今中小學們教師面對的真實狀況是如何:美國的小學分為公立、私立和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更多資訊請詳見此文),學校的資金來源不同──但相同的是,老師的薪資都不高

其中,私立學校的福利待遇,算是最頂尖的,教師們從在職訓練到醫療保障都照護周全。但由於私校每年預算也都需要家長「慷慨解囊」、舉辦許多捐款活動──這時學校老師往往就需要扮演「業務員」、「服務員」的角色;更重要的是平日面對學生尤其家長時,很難不以對方的「需求」為依歸。

而公立和特許學校就更糟糕了:政府的撥款十分有限,對需要接收大量低收入戶的公立學校和很多特許學校(位於高級住宅區地段、金源相對豐富的特許學校除外)來說,資金更經常陷入嚴重不足,老師薪水自然亦無調升空間,更可能動輒因預算縮減而被迫離職、或是「一人當兩人用」地負擔遠較過去為多的教學責任。

為什麼美國老師的待遇會越來越差呢?上述結構性的問題是其一,但近年最主要的原因,是在 2008 年期間金融海嘯後,全美陷入地方政府(州政府)財政破產的危機當中。當時各州政府為了削減開支「救急」,紛紛大幅刪減教育預算的編列;加上因金融海嘯期間許多美國民眾失業或薪資驟減,輿論大浪更將矛頭指向了老師──認為「吃公家飯」的(公立學校、特許學校)老師薪資過高、「過太爽」。

所以自金融海嘯後,全美由中央到地方,政府的教育預算大多不斷刪減,這也導致近年美國景氣回溫後,美國教師和同等行業的收入差別卻高達百分之 18 。

老師難為,學生更直接受到影響

以個人的經驗來說,在美國想要當一名正式的華文老師兼班級導師,是一件費時又費力的事──大學學歷自是基本要求,再加上想要拿到一張教師證照,更要經過多次的不同考試。每次的考試又貴又難,傷腦力又傷口袋。當你以為終於進入心中理想的學校開始任教之後,每年還要面對至少一次的教師檢討會,和無數次的家長會考核。

在近年的公立或特許學校中,一個班級導師,平均每天更至少得花上半個工作天的時間備課,其餘時間除了教課之外,還要和一群學生在同一間教室裡約 4 個小時左右。忙起來時,連一口喝水的機會都沒有。

另外,由於學校沒有多餘的預算聘請行政庶務人員,大量的行政工作,自然往僅有的老師身上累積。

許多老師承受不住了,於是離開學校;但老師替換率高,對年紀尚幼的學生來說,往往是很不好的事──需要重新再適應新的老師、新的授課習慣。再加上由於資金缺乏,學校多年下來沒辦法整修環境和更新設備,大部分的老師甚至會需要自掏腰包為班上添購教材,或是一份教材多個年級分著用。

教學資源如此缺乏,學生的教育品質當然也每況愈下。而當老師沒有得到妥善的待遇、教學的經費又不足時,最直接影響的就是學生。

也因此,如今當美國教師們紛紛罷課、走上街頭抗議時,學生與家長,紛紛選擇與老師站在一起。

公立或特許學校中,班級導師忙起來時,連一口喝水的機會都沒有。圖/Just dance@Shuttersock

若再沒人願當基礎教育的老師,未來會如何?

「我是一名老師。」現在,當別人向你這樣自我介紹時,你的想法是什麼?

在我小時候的印象中,大家對老師這個行業多十分尊重。特別是長一輩的人,聽到別人是做老師的,往往就立刻產生正面的印象。或許因此之故,從小我的夢想就是當一名老師,也一直認為老師這個行業是很神聖的──因為這個職業會從小影響、形塑學子對於知識的追求、價值的判斷,是格外馬虎不得的工作。

但隨著我漸漸長大,也開始發現台灣老師的難為之處;在人們眼中的印象,老師似乎也不再有過去的光環──除了薪資也和各行各業一起「凍漲」外,老師更常需要面對學生的不尊重,甚至少部分家長動輒叫議員、叫媒體的要脅。

後來,因緣際會下出國唸書,又踏入了美國教育體制,從實習生開始、一路成為在美國的華語老師 / 班導師。卻沒有想到,在美國社會這個印象中「重視教育」、「整體發展完善」的已開發國家,如今不只老師的薪資待遇相對其他產業低落,工作量的沈重更不在話下。

現在,我身邊的美國老師,多半在 5 年內就會選擇換跑道──因為若沒辦法到私立學校任教,學校給的薪資經常不夠生活。外人可能難以想像的事實是:我之前學校多數的老師下班之後,除了在職進修外,還有許多人要身兼多職打零工,才能勉強支撐自己的家庭,也根本沒有時間教育自己的孩子。

時代在進步,科技在進步,舉凡 20 年前的汽車、手機或住宅,都與今日相差甚遠;但在美國,唯獨許多公立中小學的教室是「完全沒變」的──不少學生現在使用的課本,甚至完全沒有更新。

現在美國的基礎教育老師,正快速進入「M型化」──許多學校剩下高齡的老師和剛出社會的老師,青壯族群在教育界的時間大幅縮短,不少人都因為經濟考量離開教職。

弱勢族群要在今日美國翻身,最重要的管道就是教育──但當教育資源嚴重缺乏,甚至不再有人材願意任教於公立中小學時,本已屬於相對經濟弱勢家庭的孩子們,如何去期待未來?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BS Evening News@YouTube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