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不及格」,反而使我成為一個「理解學生」的數學老師

「數學不及格」,反而使我成為一個「理解學生」的數學老師

學生時代,我最害怕的科目就是數學。不是因為我上課不專心、回家不寫作業,就是整個數學邏輯在我的頭腦裡就是越轉愈模糊。小學畢業之後,我的數學程度就一落千丈,原本小學每次都考數學滿分的我,漸漸走到只有及格邊緣。終於,在上高中開始,我的數學已經到了「很難及格」的地步。最後,連我爸媽都告訴我先別讀數學了,把其他科目讀扎實才是最重要的。大學主修新聞系的我,更是一點也不覺得,我的人生會再跟數學掛鉤。每當其他朋友在別系攻讀微積分時,我都暗自慶幸,自己選對了科系。

人生往往會給你意想不到的驚喜,會在你鬆懈,毫無防備之際,突然拋給你一個鍛鍊自己的機會。

前幾天,我接到副校長的新任務。他說,現在四年級有一位老師,因為簽證沒辦法回來上班,問我能不能擔任他們的班級導師。對於上司的委託,做下屬的當然是義不容辭,再加上又是擔任能和學生最直接相處的班級導師。我帶著滿心期待的心情來到四年級,和另一位和老師合作,開始計畫我們的課堂內容。

在我們學校裡,一個班級有兩個中文老師擔任班級導師,通常一個用中文教數學,另一個負責中文漢字教學。由於另一位老師在學校主教中文有許多年了,所以教數學這個重任,變成落到我身上。

開完會後,我整天都魂不守舍,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成為數學老師。我擔心的原因主要有 3 個:第一,我雖然是在雙語學校裡教書,但是,多數學生還是偏向用英文和朋友溝通,能夠用中文的時間和詞彙有限,更別說要讓他們用中文上數學課了。第二,雖然我是用我自己的母語教數學,美國小學四年級的數學內容,也是簡單的乘除法而已。但是老師必須看的教材內容都是英文,一個單元就有幾百頁的英文要讀,備課備到最後,都不知道我是教英文,還是教數學。第三,在我還沒有來到四年級之前,學校因為急需用人來替補的關係,已經先請一個主修數學的英文使用者帶過一個月課。現在,我要把他們原本熟悉的英文,全部轉成中文,想想這會讓學生們的心情多抗拒。再加上,我並不能像主修數學系的人一樣,對數學的敏感度這麼高;一個問題丟過來,我可能還要想半天,很難像真正的數學老師一樣應對如流。

直面你的恐懼,做足準備功課

半推半就之下,我還是打起精神來,在指導主任的建議之下,去觀摩了不同老師的上課方法,也和統籌數學的老師開了好幾次會。我先在家裡讀幾遍教材內容,再請很熱衷數學的朋友幫忙看一次準備要上課的內容,也不斷地上網查的資料,找出既好玩又能吸引學生的方法。

在充分準備之下,那天我第一次站在學生面前教數學。令我感到驚訝的是,這群學生雖然嘴上說著「不想用中文上課」,但又對我精心準備的挑戰充滿了好奇和興趣。大家都非常踴躍地回答我設計的問題。一個小時的課堂,不僅全班認真參與,就連我設計的遊戲都玩得非常開心。

就這樣,打了第一場漂亮的「勝仗」後,我對於每次上課的內容,就愈來愈有信心做準備了。另外,我發現,正正因為我國、高中的數學成績很差,反而更可以體會班上跟不上進度的學生,理解他們的心情。除了設計具挑戰性的問題外,也不忘慢下腳步,把幾個概念重覆說明、釐清。

在越來越親近數學之後,我發現原來教數學,可以比單純只教語言有趣很多。從圖形的團體教學,到放手讓學生自己動手做數學模型,不但能刺激學生的想像力,也真正讓他們喜歡上數學。一直到了某天下課,一位家長要接孩子回家時,來到我的面前和我說,他的孩子現在有多喜歡上數學課,我的沉重的心頭大石終於放下了。
    
我很開心我接下了這個任務,也確切地感受「皇天不負苦心人」的道理。現在,我覺得我的數學很好,也越教越有心得。生命中多少會出現和自己心意相違和的事,面對這些難題,先冷靜地想想解決問題的方法,也許會比直接放棄來得更好。我感謝這個機會,也更加期待下一個挑戰會在哪裡出現。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