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任教的中小學老師:「尊重」過頭的美式教育,一定比較好嗎?

在美任教的中小學老師:「尊重」過頭的美式教育,一定比較好嗎?

從以前到現在,大家似乎對我們的教育制度始終不滿意。在台灣,無論「教改」怎麼改,還是有無數學生為了考試、升學而讀書,下了課就直接到補習班報到。沒有「週休二日」不說,連夜晚休息的時間都在挑燈夜戰。

在我求學的路上,也剛好遇上好幾次教育政策改革,卻沒有一次讓每個人都真正滿意。更有許多家長把自己的學生送出國,認為「國外」的教育方式一定比較好、比較先進──而這個「國外」,通常指的是美國。

台灣的教育方式,確實有很多可以檢討之處。但是,美國的教育方式就一定比較好嗎?
對我個人來說,恐怕不見得。

圖/Shutterstock

對學生的「愛護」程度,讓我嘖嘖稱奇

第一次到美國大學交換的我,對校方給學生的尊重與福利嘖嘖稱奇:教授與學生之間直呼名字、彷彿朋友般的互動;上課中隨時可以走出教室;專業的心輔與職涯諮詢單位幫助學生適應;還有有健身房、游泳池等隨時讓學生免費使用⋯⋯不少校園硬體規劃也處處為學生著想。

當時的我,一方面不清楚美國大學彼此間的資源落差同樣很大;二方面不夠瞭解「美式教育」從小到大的「價值觀」本來就和台灣不太一樣。只記得當時自己總是恨不得,從小就能在這個五彩繽紛的沙拉碗中接受教育。

直到現在從學生變成老師、在美國開始任教之後,才發現美國教育的「自由開放」與「愛護學生」,並不是只有優點而已。

比方說,美國在非常多年以前就提倡「愛的教育」,對學生不打不罵、以鼓勵代替懲罰。這樣的教育方針,立意上我認為十分良好;但近年從實際的教學經驗看來,我認為似乎開始有一點「矯枉過正」了些:

好比說,在我任教的學校,就連在考試時,老師都不能對學生說「這是一份考試」,只能告訴學生:「這些測驗,是為了讓老師了解大家學習進度,作為日後(老師的)課程教學調整參考,大家不需要計較分數⋯⋯。」

考試完,也不可以報每一個人的考試成績,更不能排名次。在某些大型的考試,甚至不能把學生真實的測驗分數告訴家長──這些,都是為了保障學生的(隱私)權益,以及尊重他們。

義務教育的老師,仍「不可以強迫學生學習」

上課時間的秩序管理方式,更讓我震驚:老師們不可以指名道姓地說那一位學生「需要更認真聽課」;班上也不可以用任何方式,來記錄干擾上課秩序的人。

還有:在加州的法律裡明文規定,只要學生說不,老師就不可以強迫他們學習;只能以勸說,或是「關心」的方式,讓他們心甘情願地聽課。

在這些「超級愛的教育」制度下,老師對學生在課堂上調皮搗蛋時,幾乎沒有任何約束力,上課時自然難以管理秩序。就算現在我在資源豐富的私立小學任教,教室裡常駐兩個老師,但上起課來還是特別忙──因為總是有一個老師需要「帶(在班上帶頭搗亂的)學生出去聊聊」。當老師需要花大量時間「委婉勸說」少數搗亂的學生、以維護其他多數學生上課的權利時,真正的教學內容又能涵蓋多少呢?

凡事「過猶不及」,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式更重要

我認識的美國老師,常常要花上遠比工時更多的時間,拼命豐富他們的教學內容──老師更認真,當然是學生之福;然而有時候也難免覺得,為了「受學生(和家長)歡迎」,有時候似乎也有點過猶不及了:

好比說,在我比較熟悉的中文教學領域上,我看到任何老師上課,都像是一次「大型表演」:每個老師要在一堂 50 分鐘的課中又唱又演,拿出各式各樣的道具,幫忙學生「有興趣」學中文;或是乾脆把教室搬到操場,讓學生邊玩邊學習,並有更多的活動空間。    

此外由於美國的教育方式,對學生採取尊重、自由、寬容的方式,但有時候其「尊重」的程度,在我看來似乎有點近乎「放任」了:有好多次,我親耳聽見幾個小學生,當著老師的面說出十分不禮貌的話,或直接公開嘲笑老師的穿著打扮,即使老師好言相勸「學生也應該對老師有所尊重」,仍不見改善。

或許因為我現在工作的學校是私立小學,學生(背後的家長)繳了大筆學費,校方需要特別「以客為尊」之故,我所見不一定代表所有美國的學校──但根據過往在其他學校任教、不同學校老師們的經驗整體看來,至少關於「尊師重道」與「基本禮貌」這一點,台灣學生普遍比起美國學生要好上太多了。

不管在美國還是台灣,其實教育方式永遠都有可以改進之處;也沒有一套制度,能夠適用所有國家和文化。但偏偏,教育又是改善社會中許多問題,最根本與重要的一環。

走在教育的路上的我們,該如何不只是一味照抄(本身也不無缺點和檢討改進的)西方制度,而能截長補短,讓我們的下一代真正享有更好的教育呢?

這個問題我還沒有答案,但它會是我持續探索和追求的目標。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