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沒能考上大學的他,今年從柏克萊大學畢業──「成功」,是爬著向目標慢慢靠近

在台灣沒能考上大學的他,今年從柏克萊大學畢業──「成功」,是爬著向目標慢慢靠近

來美國的日子,算算已有 3 年的時光,但是總覺得剛出國時的記憶,仍歷歷在目。

那時候心裡想的其實很簡單,總覺得好像只要出了國,就是一種成就。因為對不少老一輩的家人、師長來說,只要出國到了歐美等先進國家工作,彷彿「人生就成功了一半」。

但直到真正開始在美國工作,一個人生活過日子之後,我才漸漸發現,其實不論人在哪裡,都是一樣的。更精確點來說,不論在哪個國度,「成功」從來都不會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哪怕是匍伏前行,只要你能讓自己漸漸地靠近目標,便已經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

我在高中的時候,從來沒有計劃過自己的人生,要和美國掛上關係;甚至,高中時期的英文,是我成績最差的一門課,每天晚上晚自習時對英文累積的「恨」,是可以寫出一整本書的。

誰會想到現在的我,需要捲著舌頭和世界各地來的人開會;要用我的母語教一群調皮搗蛋的外國孩子認識我的文化;甚至還會被別人誤認為華裔美國人?

和我一樣來到美國的,還有另外幾個老同學。其中,就屬朋友 Jerry 的故事,最令我印象深刻。今天要分享的,就是他「血淋淋的勵志故事」:

曾是「放鬆的高中生」,破釜沈舟到美國重新開始

Jerry 在台灣的時候,是個「很放鬆的高中生」。他雖然功課差了點,但為人開朗、人緣很好,更是我們班的開心果。吃喝玩樂的聚會,總是少不了他。

到了高三上學期,當大家開始為學測擔憂、拼命準備時,他還是一如往常地悠閒,完全看不出來有「開始認真讀書」的樣子。到了學測成績放榜後,成績果然一敗塗地的他,這才決定力挽狂瀾,好好拼一下指考的成績。

可惜古人有云:「少時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就算拼命K書數月的他,還是沒辦法帶來奇蹟。一百個志願中,自知能夠選擇的校系十分有限,最後勉強填完後,Jerry 仍與表上所填寫的所有校系緣鏗一面。

或許是由於在台灣的考試受挫,讓他帶著些不甘心;也或許是不願就此放棄繼續求學深造的夢想, Jerry 決定直闖美國,把自己丟到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重新開始。

比我早了 4 年抵達美國的他,一切真的只能用「從零開始」來形容:他自己尋找當地願意收他的社區大學,一邊惡補英文,一邊找便宜的房子租、自己打理生活。

由於美國的學費、生活費用高昂,再加上自己只有學生簽證, Jerry 只能經朋友介紹,在餐廳後台洗碗賺生活費。每天除了唸書就是打工,這樣的生活,維持了整整兩年。

到了美國後,「完全變了一個人」

我印象非常深刻,有次我去拜訪住在美國的舅舅時, Jerry 和幾位在美國的朋友來找我吃飯。順道送我回家時,他指著我舅舅家的房子,對其他朋友說:「總有一天,我也要在美國,有一個像這樣『像樣的家』。」

當時我們只是笑笑帶過。因為心裏知道,要成就這樣的夢想,是多麽難的事?

但 Jerry 在社區大學兩年的時間裡,真的就像完全變了一個人般:他每天用所有打工以外的時間拼命讀書、認真上課。就算英文拼不過別人、卻也逐漸追上平均,又憑著在台灣教育體制下,相對扎實的數學基礎,最後仍以優異的成績,順利地申請上美國知名學府──加州柏克萊大學(UC Berkeley)。

當他在臉書上發布動態,更新「目前就讀學校」時,令所有的高中同學刮目相看。那一刻,他知道這些年的辛苦和以前受的罪,一切都是值得的。

當然,進入柏克萊大學絕不代表「已經成功」,頂多只是一個開始:剛進入柏克萊大學的他,只能用「肉腳」來形容。 Jerry 形容,身邊無數同學,根本「都是以天才的思考邏輯在上學」,他就算在社區大學數學能力相對突出,到了柏克萊,一樣被別人踩在腳底下, GPA 都是慘不忍睹的低。

但是,他勤能補拙,用更謙虛努力的心情和態度,面對新環境的挑戰;也積極和優秀的同學老師們互動、學習,每天一有空就是往圖書館、研究室跑。

成功絕非一蹴可幾,重點是要慢慢靠近

後來,我大學畢業、搬到加州打拼,離他的學校不到一條馬路的距離。但我們兩年來見面的次數,卻是用 5 根手指頭就可以數得出來。

那時候剛來到新環境的我,還曾要他幫我多介紹一點朋友,「這樣週末時可以一起出去玩!」誰知,他馬上回我一句:「大姐,你找錯學校了。」那時從他認真的眼神中,我完全感覺到,我們從前那個混水摸魚的同學,真的長大了。

今年 5 月,Jerry 終於順利從柏克萊大學畢業,繼續挑戰他人生的下一個重要里程碑。

他這段在美國重新開始的真實故事,讓我深深體會到一件事:「成功絕非一蹴可幾,很多時候更是漫長的煎熬過程。但即使是爬著前行也沒關係,重點是要慢慢靠近目標,不要放棄。」

一直到現在,他對我來說都是一個傳奇人物,也是血淋淋的勵志故事。

不管在台灣、在美國,在哪裡都一樣。我們都想要成功、都想要有一份好工作、可以實現夢想又能衣食無虞。但是,有多少人懂得犧牲和堅持的重要?有句話説:「天下事因為『難』而放棄的人,十分之一;因為『懶』而放棄的人,十分之九。」

我想,「慢慢靠近成功」本身並不難,但我們有沒有勇氣和決心,花上比別人多一倍、甚至好幾倍的時間靠近它,從不輕言放棄?

Jerry 的畢業照。圖/Jerry 提供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erry 提供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