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不正義」?其實,一個「善良版」的Uber是可能的

「共享經濟不正義」?其實,一個「善良版」的Uber是可能的

我過年前在台灣,與一位計程車司機有過這樣一段對話:

我:「老板,你對優步(UBER)的看法如何?」
司機:「他們亂來不守法,沒有專業駕照也可以載客,(髒話),我們要繳多少規費你知道嗎?(髒話),而且那麼不安全,前兩天才發生有女生被怎樣了,(髒話)!」
我:「是啦,是不合法,而且保險可能也不足,但以安全性來講,優步應該比較安全,因為全程都有紀錄。」
司機:「小姐,你坐優步的嗎?」
我:「我在台灣不坐,那是個美國公司,沒道理給老美做中間人把錢賺走。而且我對優步漠視司機福利的印象不好。」
司機:「好在妳說不坐,不然我馬上請你下車。」

我在心中深深嘆口氣,你這樣怎麼可能拉到消費者站在你這邊?但也慶幸我不用被趕下車,外面在下雨哩!但我還是覺得要點他一下:

我:「現在車行抽多少?」
司機:「靠行費一個月一千台幣。」
我:「這倒是挺合理,在美國 Uber 抽司機從 25%-35% 不等,看司機加入的時機,基本上越晚加入,抽得越高。還常打出低價優惠,此時司機的利潤就又要下降。」
司機(不耐煩了):「我告訴你,優步司機說有賺到錢都是騙人的啦!」
我:「他們真的有賺到錢......」
司機:「誰告訴你的?優步嗎?」
我:「不是,是司機自己跟我講的,而且還有很多研究機構的數字佐證......」
司機:「不可能啦!他們價錢有時只有我們傳統計程車的八折,我們己經夠便宜了,都活不下去了。」
我:「你聽我說,優步因為用電腦計算,所以讓司機幾乎沒有空車繞路的時候。而且因為在尖峰時刻他們還可以加成,他們的電腦比你們車行的厲害很多,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可以賺錢(而且優步的車比你的乾淨,也不會威脅要趕我下車,我還可以付信用卡也不會囉嗦,這我就沒講了。記住,有效溝通,把他講到翻臉,就沒得溝通了。)」
司機:「可是用手機接客人很麻煩耶,我都不大會用,講這個印收據好了(指著碼表),常常印不出來,爛死了,動不動叫我們換設備,還不是我們要自己出錢。」
我:「可是你現在不趕快學新科技,我怕你過幾年,會更跟不上、會被淘汰。你看現在自動駕駛的車都研發出來了,將來所有的司機都可能一次被淘汰。」
司機:「那怎麼辦?」
我:「我建議你,去坐坐看優步,甚至找一兩天試試當優步司機,優缺點你會看得比我懂,然後去跟車行講,叫他們也得改。這樣才有機會。其實消費者也不想剝削你,如果傳統計程車服務追上來、效率追上來,消費者沒道理不支持。」(這段對話發生在優步被台灣政府罰到宣布暫停服務之前)

下車時,司機還跟我謝謝。我心中有些慚愧,因為把像他這樣的傳統司機逼到快生活不下去,我可能有份。

「優步的正義」?

優步剛在美國出現時,我很愛坐。因為紐約計程車有多難叫你知道嗎?尖峰時間或下雨下雪,永遠叫不到車。

大家想,多一點計程車不就解決了嗎?問題是紐約計程車業因為長期被利益團體把持,計程車牌長期處於供不應求的情況,當時要開計程車的司機得去租牌照,如果牌照多,誰還要去租牌照?於是要加牌照數量的法案在市議會因為被利益團體把持,永遠過不了。

消費者如我,常在路旁跟人搶計程車搶到翻臉。大家不要看我很強悍,若是碰到訓練有素的紐約客,我的勝算不超過 50%。司機當時也不開心,賺的錢大部分都去繳租牌照的費用了,所以開車時常擺一個臭臉。

當時坐優步,很有實現社會正義的感覺,消費者與優步司機聯合起來把牌照出租業幹掉。

但時間一長,優步的資本主義性格充分展現。

有越來越多傳統司機跟我抱怨,優步不守法,把傳統遊戲規則打亂了。更嚴重的,是很多優步司機告訴我,他們覺得優步太剝削,優步對他們的抽成費越來越高,價格越壓越低,他們現在工時比以前開傳統計程車時長,但賺得比以前還要少。

錢被優步賺走了嗎?也不盡然,去看優步的財報,現在還虧損一屁股。(但當然,優步著眼的也是消費者形成使用習慣之後,更龐大的商機)

所以目前,誰獲利了?

消費者。

優步的科技基礎在於大數據科技、蒐集消費者行為資訊,進行分析之後,再依此提供服務。優步的目標從一開始就是以提供消費者最佳服務為標的。

顧客至上,聽起來沒什麼不對,問題是優步當初標榜的共享經濟行模式,應同時讓消費者與勞務提供者在這個新經濟模式下受惠,兩邊的關係應儘量平等才走得長。

當優步在不同國家、不同城市,因所謂的"disruption":不合法、不納稅而跟主管單位槓上的時候,也得靠消費者與優步司機的力挺,才能撐過輿論。

但不可諱言的,幾年實施下來,優步的共享經濟模式,明顯傾向消費者(和優步自己)。司機這邊服務越來越多、工時越來越長,但收入卻越來越少。優步現在大力研發無人車科技,也讓司機很不滿。要知道優步的科技基礎是大數據,大數據從哪來?沒有司機加盟給你滿街跑,你有數據?所以今天很多司機罵優步忘恩負義,不是沒有道理。

以司機為中心的優步競爭者

於是在紐約出現了兩家優步的競爭者。

Juno 去年(2016)二月在紐約推出,口號就是要做一個以司機為中心的共享經濟模式。光以抽成來說,優步抽 25%-35%、Juno 只抽 10%,對司機的支援也做得比優步好很多。顧客抱怨時,也不像優步一樣,幾乎都是司機不對。

更重要的,創辦人在當初公司成立時就說,創辦人持股中的一半將在十年內逐漸釋出給司機。

另一家公司 Via,顧客一樣用手機 app 叫車,但要和其他差不多方向的乘客共乘,所以有時會要求消費者走一小段讓司機不用繞太遠。我問 Via 的紐約營運長 Alex,要顧客走路,客人不會抱怨嗎?

Alex 說:「精明的紐約客都知道,有時多走兩個街角,避開堵車的地方,可以節省半小時。我們用科技設計出最有效率的走法,紐約人還特別喜歡。」

Via 四年多前(2012)在紐約推出之後,在消費者間極受歡迎,一方面有貢獻環保的感覺,一方面價格不到紐約地鐵兩倍的固定單程費用,很有競爭力,(紐約地鐵 2.75 美元一程,Via 收 5 美元,兩人同行只要 6美元)另外就是司機的待遇也不同,司機開七小時賺兩百美金,不管載客量多少。夫妻都在 Via 開車的 Melissa 覺得好極了,工作壓力不像在優步那麼大,收入又可預期。

Via 還鼓勵司機與乘客、乘客與乘客間互相交流。Melissa 的老公 Ricky 極為風趣,有一次一位男乘客跟他談起,跟有婦之夫交往的經驗,非常苦惱,結果一車子的人都在給他建議。我自己的經驗是,坐在車上跟其他乘客一起罵川普,爽死了。

這兩家公司現在跟優步比起來都是小蝦米,但我覺得打敗優步的潛力非常大。跟優步一樣同是從科技出發,但兩家公司都想拿同樣的科技來鼓勵一個新的文化。換言之,優步的商業模式相對沒人情味,Via 跟 Juno 則相對較有人情味。

很多司機一開始就假定,消費者一定偏好「便宜快就好」,只顧自己利益,才不管司機死活。事實上,很多消費者很在乎自己或者公司是不是在剝削司機的。我當初會知道 Via,是好朋友 Stevie 極力說服,而且逼我當著他的面下載 Via 的 app。吃完飯要叫車,也是他陪我去等了第一趟 Via。

我的朋友 Stevie 如此積極介紹,不是貪圖介紹費 5 美元,而是他對 Via 的哲學很認同,於是見人就幫忙做免費宣傳;Juno 則是一個 Uber 司機告訴我的,為了支持司機們,即使要多等個五分鐘,我都覺得划算。

所以運將朋友們,真的啦,像我這樣的消費者很多,如果我們大家聯合起來,一起努力創造一個良性循環,一個「善良版的 Uber」是有可能的!

《關聯閱讀》
Uber在巴西:誰比較危險?誰比較安全?
共享經濟不只一種方法──向Uber說不,德國柏林這麼做
計程車、禮賓車、白牌車、Uber到底誰合法誰違法?台灣租賃車亂象多,澳洲怎麼做?

《作品推薦》
假新聞非除不可!但怎麼除?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ravoKiloVideo@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