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看見台灣前 ,我們正在失去世界──寫在WBC前

在世界看見台灣前 ,我們正在失去世界──寫在WBC前

世界棒球經典賽(World Baseball Classic, WBC)即將開打,耳邊又不時響起「真的好想贏韓國」這句話。台灣人究竟還要再大喊多久,才能解開這魔咒般的煎熬?

日前作家友人詹偉雄在媒體發表了一篇〈世界牌探照燈〉,令許多人心有戚戚焉。而在文中「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口號背後,潛存著更令人焦急的問題:這些年來,我們正逐漸失去在世界舞台上的競爭優勢,且似無覺醒及對策。

「真的好想贏韓國」背後,是種種體育環境的難堪

先從號稱「台灣國球」的棒球談起。相較於 WBC 前三屆已奪下兩屆冠軍的日本隊,台灣從過去三屆的成績,再到這次組訓過程的紛擾爭議,對照日本組織系統的專業、上上下下團結一心的奪冠決心,幾乎很難讓人有臉在外國人面前,再次大聲開口自稱棒球是台灣國球。

再談談埋藏在台灣人心中多年的「真的好想贏韓國」。曾幾何時,我們從對戰日本的偶有機會贏球,落到今天以這句難堪口號作為反映台灣棒球現況、處境的最佳註解?

但真如大眾媒體所傳輸給國人的印象,我們跟韓國的實力差距,就好像十幾年前的我們對戰日本,還是很有機會奪勝,偶有中大樂透的驚喜嗎?

可以預見,隨著三月初比賽的到來,接下來的日子裡,台韓間的愛恨情結,勢必透過媒體不停再被挑起。只是多數時候,媒體對體育賽事的報導,恐怕是更令人不知所云──「很想贏韓國,這次肯定沒有問題」。上週電視台晚間新聞,只報導了台灣有運動餐廳即將配合 WBC 賽事,推出特別餐點,提供電視轉播供球迷一起加油吶喊。

記者最後,更加上這句「戲劇性」的結尾。

官商勾結、政治內耗,自己葬送向全球宣傳台灣的大好機會

本屆 WBC 台灣不僅與韓國分在同組(A 組),更令球迷擔憂的是,我們得到對方的主場首爾比賽。除了失去主場優勢外,還要擔心那些過往累積的心理創傷如「韓國隊場內場外小動作不斷」。但這樣的結果,真要說回來,能不怪我們自己不爭氣嗎?

據悉,原本 A 組賽事大聯盟第一優先考量的選項,是在台北的大巨蛋舉行。即便他們認為台灣頻繁舉辦國際賽事,現今要再怎麼撐大市場規模,對於推廣棒球、擴張球迷都還是相當有限(這是大聯盟舉辦這賽事最重要的目的之一)。當大巨蛋仍有一絲希望可以在今年開張使用前,大聯盟遲遲未決定地點,便是不肯放棄最後機會,希望能在大巨蛋舉辦。直到去年下半年,確定大巨蛋完工無望,才宣佈選在現在的韓國舉行。

為什麼大聯盟覺得台灣棒球市場結構已趨飽合,卻還肯等待大巨蛋?答案很簡單,為了「世界行銷宣傳話題」。沒錯,就連大聯盟都覺得若台灣大巨蛋能開幕作為 WBC 比賽場地,是個相當好的國際行銷宣傳話題。

然而,台灣這麼多年來的官商勾結、政治內耗,不僅讓大巨蛋夢碎,喪失一個國際宣傳良機,還成為現任市長任內的爛攤子兼燙手山芋。

那麼,再轉頭看看,我們好想贏的韓國呢?雖然球場上部分韓國選手的小動作確實惹人生厭(連鈴木一朗這般性格沉穩的大叔都幾度在 WBC 歷史中被韓國激怒而大動肝火),但他們這些年來在經濟及棒球實力上的大幅躍升,相信沒有太多人會反對。

而即便在大聯盟評估中,韓國與台灣一樣,棒球市場規模很難再大幅擴展,但起碼韓國的經濟可以帶給大聯盟無窮希望──如許多大品牌全球大規模合作的可能性,及隨之而來的經濟效益。因此,大聯盟最後還是選擇了韓國。

韓國目前共有十支職棒球團,其中兩支在最近四年內誕生,分別由不同產業、企業與地方政府合作,共有九個以上的主球場。反觀台灣,四支職棒球團,其中兩家仰賴金控企業,光就這生態所反映出的市場環境現況,我們要怎麼說服大聯盟,與台灣合作在國際上的商機可能性?

媒體缺乏理性分析,政府不願面對問題

「真的好想贏韓國」,似乎早已成為這些年國人心中榮耀自信與情感寄託的象徵,只是一直不斷希望破滅,然後等待下一次如薛西佛斯的神話般(註)再度奮起。雖然短期國際賽往往一場定生死,勝負還很難預料,但要理性探討實力,光看這幾年台灣與韓國選手在大聯盟發光出頭的狀況,台灣恐怕早已落後韓國一大截。

只是大眾媒體或許基於社會氛圍與集體情感,鮮少有理性深度分析(潑國人冷水),告訴我們為何落後人家、到底已經落後了多少、韓國又是怎麼記取教訓而再度崛起?(例如,從 2004 年雅典奧運在亞洲區資格賽便慘遭淘汰的痛徹檢討,到 2015 年世界棒球十二強賽擊敗強敵日本奪冠)

然後,從近來的社會新聞──國道翻車事件,再到娛樂圈新聞──小巨蛋演唱會震動擾民話題,顯然要仰賴政府在這些問題裡帶頭徹底檢討、有所作為,似乎已成狗吠火車──無啥路用。

當我們寄望多年的大巨蛋成了大麻煩,就連小巨蛋也成了令人頭痛的困擾。光一個小巨蛋,可以反映出台灣環境多嚴重的問題?就台灣室內演唱會場館而言,小巨蛋已是國際級的極佳場地,就連之前德國交響樂團指揮在那指揮過幾場演唱會後,都大讚它音場極佳,聲音難得沒有太多的四面回射。只可惜,我們也就只有這麼唯一一顆「國際水準」的蛋。其他場地,多少都存在著人數、場地屬性及交通等問題。

去年年底,繼張惠妹及蘇打綠後,大家都等著看接下來要在小巨蛋連辦好幾場演唱會的五月天要如何面對這尷尬難題。我參加了其中一場。站在場中的工讀生工作人員成了大家搶著合照上傳打卡的熱門「景點」,只因他們多了一項平常演唱會沒有的任務,像是街頭房地產廣告的三明治人,手上舉著看板,上頭寫著:「演出期間保持歡樂擊掌拍手,代替上下跳動。」

有記者朋友私下聊天稱此為「台灣之恥」,不禁讓人聯想,會不會有哪天,台灣舉辦國際大型籃球或棒球賽(假設哪天有了個室內巨蛋),同樣的場景又再次出現?光一個小巨蛋演唱會震動問題就可以搞得政府、演出單位及觀眾、周邊居民三輸,大家皆不歡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替政府拍手?

台灣各級政府最習慣,用最簡單廉價的方式處理公共重大議題。方式幾乎只有兩種:僵化的法條,加上於事無補的罰款──想想前不久一樣搞得「多敗俱傷」的 Uber 事件,難道我們真的沒有任何其他更有效的處理解套方式,或是藉機提升本地的計程車服務嗎?

鄉愿、酸民,自嘲與批評之外,我們能一起更嚴格理性地監督政治人物嗎?

回到小巨蛋「噪音震動問題」,政府可以有更好的處理方式。相信在這事件中,所有音樂人及演出單位,生氣的絕對不是被罰了多少錢,而是罰了錢後問題仍無解決改善,更重要的是,下一次他們依舊無所適從。

這問題的核心是「分貝超標不是因為噪音過大,而是觀眾跳動造成的震動分貝」。而這其中應有可以更積極溝通、尋求共識解決的專業方式。

每場演唱會在舞台後方的 PA 音控台,都會備有音量分貝顯示器,製作人會隨時監控,將音量調整成場內所有觀眾聽起來最舒服、最清楚的大小。一般大都控制在 100 以內,因此干擾周邊鄰居的問題鮮少因此而起。

至於跳動分貝超標的問題,我問了一個演唱會製作人,他氣急敗壞卻又無奈的說:「可否請市政府提供我們專業儀器,放在我們 PA 台,上面的數字到多少會干擾居民,我們可以隨時控制配合。現在光只是告訴我們一個數字 63 分貝(柯市長受訪時曾坦言,他也不知這數字是怎麼訂出來的),究竟是誰在測?又是怎麼測量出來的?如果可以理性積極有此做為,我們不僅願意跟控制音量一樣配合,若真超標被罰錢,我們也口服心服。」

但看看市政府主要的處理方式:一方面對主辦單位罰款、威嚇(就媒體報導內容顯示),另一方面安撫周邊居民,其他似乎也束手無策了。台灣政府面對問題的這種習慣性處理方式,對問題的解決真的有幫助嗎?能夠幫助專業的提升嗎?

也許會有網路酸民賤嘴回一句:「有啊,阿妹不是改去高雄開演唱會了嗎?」鄉愿鄉愿,台灣究竟幾時可以走出面對問題僅能自嘲的鄉愿?

而此事件更讓人啞口無言、也讓許多音樂人傻眼的,莫過於市長柯文哲在面對媒體訪問如何解決演唱會震動問題時,無心(?)天真(?)地吐露出:「像江蕙、余天就不用跳啊,要跳的去可以跳的地方,不用跳的就留在小巨蛋。」

此話一出,莫怪就我所知,有些音樂人被市府通知就此議題溝通協調,為避免雞同鴨講,而寧可選擇婉拒。若按照此邏輯,我們鼓勵柯市長,不管大巨蛋蓋好後適不適合打棒球,快想辦法在任內趕緊完工,「不能打棒球沒關係,我們還是可以在裡面舉辦桌球賽啊,不只震動比較小,而且一次可以看很多場比賽......打棒球怕下雨,就去中南部打啊。」

相信如同許多網路鄉民那些酸言嘲笑,大多時候都是帶著恨鐵不成鋼的自我嘲諷心情,希望台灣環境不要再落後他國。但令人憂心地,當我們還在疾呼讓世界看見台灣的同時,我們早已迷失,不知我們落後、失去的世界有多少。

「文創產業」、「軟實力」的「未來」?

有位音樂人朋友,這些年來,每當提起「台灣是華語流行音樂的領導中心」,這個政府、媒體常談論的話題,便一肚子火:「不要再自欺欺人啦,從來就沒有這回事,我們早就沒有優勢可言。」如今,連小巨蛋都變成大麻煩,我們真還有臉說出這句話嗎?

如果我們把流行音樂換成戲劇置入句中,相信大家也似曾相識:隨著韓劇、陸劇的興起,對照台灣這些年電視產業環境現況,我們越來越少聽見這類口號。如今,當小巨蛋都不再是個友善、適合舉辦大型演唱會的場地,若我們再不積極尋求改善,並且做出長遠的建設規劃的話,再言出此語,只會越來越讓人覺得可恥與可笑。

也才不過四、五年前,常固定與幾個出版友人聚會,席間大家最常談論到大陸議題,如大陸對於台灣出版市場的羨慕,處心積慮想來台設點投資,或挖角台灣出版人才前往。不解之際,大家習慣用開船作為比擬與解嘲:「人家開的是大船大海,我們是開小艇小河的,偶爾人家還是會羨慕我們的優雅細緻。只是我們開小船習慣了,真要被叫去開大船,不只手抖,恐怕連心臟都要跳出來吧。」

但如今,幾年過去,世態遽變,這話題默默心虛地吞進大家肚裡,鮮少再有人提及。當對岸大船艦隊已在各處大海奮戰、衣食無虞,身邊許多出版人見面,言語中流露出的焦慮,竟常讓我想起國家地理頻道〈補魚生死鬥〉節目裡的漁民,茫茫大海中不知下一站該前往何處收撈漁獲,才不致血本無歸的茫然臉孔。

我們的國家帶領主政者,真的清楚明白各產業在全球競爭下,現處的頹勢位置及問題的迫切性嗎?而當我們還無法接受我們的棒球實力早已落後韓國到連車尾燈都快看不見的同時,我真心希望大家能夠一起監督政府,進行具體的改革與作為,不要一次又一次在「真的很想贏韓國」的吶喊中,傷碎了國人的心。那麼,在未來,或許有一天,我們可以再次對外國人抬頭挺胸、而非心虛地,大聲說出:「棒球是我們台灣的國球」。

註:希臘神話中的巨石典故。薛西佛斯受到懲罰,必須不斷將巨石由山腳推至山頂,然到達山頂後巨石又滾落山下。英語 sisyphean,意思為「永無盡頭而又徒勞無功的任務」

《關聯閱讀》
以文化鍍金,極上消費主義全面殖民──談「文創」,台灣品牌怎麼贏日本?
林小賦:台灣的音樂文化,在別人眼裡竟只剩「兩隻老虎」
專訪旅日職棒選手陽岱鋼:成功沒有不勞而獲,只有實至名歸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思弦 張 CC BY 2.0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