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包裹來了!」沒人簽收怎麼辦?──同樣是「以人為本」,荷日做法大不同

「你的包裹來了!」沒人簽收怎麼辦?──同樣是「以人為本」,荷日做法大不同

除了偶爾拿太多塑膠袋讓人有些惱怒,心平氣和的時候,總是會不自覺的從文化差異的角度,將荷蘭和日本放在同一軸線上觀察和對比。同樣的社會運作系統,卻因為文化差異,產生了截然不同的發展。但在那絲絲相扣的運作中,總還是可以看到些許溫暖的互動。

今天,我想從兩國的郵政快遞系統談起(註一)

荷蘭郵政:鄰居代收包裹,實際又直接

在荷蘭,當包裹送達而無人在家時,無論是國營的荷蘭郵政(Post NL),還是其他第三方的快遞公司(聯邦快遞或是 DHL),通常的做法是將包裹放在附近鄰居家裡,並且在確認收件鄰居後,寫下具體信息,留給原收件人。

如果周圍剛好沒有鄰居可以接收,則最下下策,是放到附近的郵局代辦處(通常是超市或者書店)。但考慮到有些超市、書店、郵局在平日五、六點就結束營業,週六甚至只營業半天,且離住家有一定距離;因此,是對收件人與郵遞者而言,最方便的方式還是通過鄰居代收。郵差通常也不會為了同一個包裹跑兩次,非常符合我對荷蘭的刻板印象──實際又直接。

一開始,我其實非常難想像這樣的制度要如何運行,不免以小人之心,懷疑包裹放在鄰居家的安全性。沒想到的是:因為是一個已植入人心的系統,鄰里之間──尤其是住緊挨彼此的,都十分有默契的幫彼此關照包裹。

我因為平日時常待在學校或公司,常常要到街上不同的房子領包裹,慢慢的也認識了周圍的鄰居:街角喜歡穿睡衣的老爺爺,總愛閒話家常;斜角的阿姨,總是很熱心的將包裹主動帶來我家。

有一次長假,似乎我和整條街的人都出遊了。假期之後,當我拿著累積的條子,到隔壁年輕夫婦家去領包裹時,按了門鈴迎來了笑臉,看到他們家門口有十幾個假期之間幫人代收的包裹,夫婦二人還細心的幫所有鄰居歸類。不用多言,立刻將我的包裹給我,外加一句「你的假期如何?」 

在日本──或者更明確的說──在東京,也是這樣嗎?

然而包裹來到了日本,則有完全不一樣的待遇。在這個以「不打擾的溫柔」為最高準則的國家,荷蘭那種煩請鄰居代收、幫忙保管、甚至主動再轉送的情形,令人難以想象。畢竟在東京公寓中,鄰里之間的關係,僅限於電梯裡一個點頭和微笑。

後來,我發現,在多數新型的公寓樓下,有些有寄存箱,住戶可以透過門禁卡,領取不在家時送達的包裹。但更常遇到的情況,是轉入日本的「再配送」系統(尤其是需要本人簽收的文件):

無人在家簽收包裹時,郵差會留下「再配送」條子,而收件人則通過網路和電話,選擇再次配送的時間。時間從早上 8 點到晚上 10 點,大約以每 2 個小時作為區間。時間也從週一到週日,全年無休。有的時候早上錯過的包裹,甚至可以馬上申請下午或者晚上再次配送──效率之高,幾乎帶來了完全的便利。

網購時,也有一些店家提供「配送時間」的選擇,確保收件的方便性。每一位郵差負責的區域是固定的,久而久之也都熟悉了這些面孔,他們也不再屢次詢問我的名字(註二),偶爾還會笑著跟我打招呼。在日本,郵遞的秩序是由收件人主導,一切依照收件人便利性所建立的制度。

以「不打擾的溫柔」為最高準則的日本,荷蘭那種煩請鄰居代收、幫忙保管、甚至主動再轉送的情形,令人難以想象。圖/Shutterstock


郵政制度,不應脫離「以人為本」的初衷

兩個制度的孰優孰劣,其實也很難說清楚。

在荷蘭人與人之間的默契傳遞中,也是有過打結的時候。比如我的簽證文件明明是掛號信,卻離奇的被鄰居簽收,又逢他們一家出遊,最後,我隔了將近四、五天才拿回文件。而寄件人一直不明白為何文件已被我「簽收」,我卻無法使用文件。

也曾遇過因為需要身份證核實才能領取的文件,被放在家附近的郵局,無奈郵局營運時間朝九晚五,週六又只營業到 12 點、週日休息,時間總是湊不上,包裹硬是在郵局擱置了兩周才拿回家。

而東京預想中的便利,譬如將需要預約的東西都放到週末,看似是個好方法,卻總是讓我在等待過程很緊張。有一次預約了週六早上 8 到 12 點的時段,為了怕錯過郵差,連想沖個澡都不敢。

撇開錯過之後還要再預約的麻煩,為了我一個小包裹讓郵差 3 次來訪,於心何忍。每每看到他們為了達成使命,一日都在各區挨家挨戶的拜訪,上週一東京大雪時,還打著傘在運送包裹,總是讓我不禁反思:為了我們一時的便利,是否太辛苦他們了?又,如此將造成多少人力上的浪費和消耗?

無論是效率為主的荷蘭,還是顧客至上的日本,看似用著完全不同目標而設立的系統,卻讓我覺得最終維繫著制度,和推演著體制發展的,不應該離開「以人為本」的核心價值。

務實的我喜歡荷蘭的直接,雖然有時有點粗糙。我也可以欣賞日本雖然反覆又繁瑣,卻細膩、滴水不漏的特色──我想這就是所有海外遊子理解異國文化的過渡:從單純的感受到比較,對某些部分較為嚮往、對有些有點保留,最終過渡成單純的理解和欣賞。

註一:文中所有提及的郵政快遞系統和郵差,包括國家郵政和其他第三方快遞公司。非常有趣的是,即便是同一個公司,在不同國家也會被「在地化」,而有不同的運作模式。
註二:無論是我的中文名字還是英文名字,總是讓所有郵差苦惱萬分,第一次來訪時,總是需要再三確認是否是我本人。我甚至還有收過郵局「確認你是此人」的通知,確認之後,他們才願意送件。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示意圖,非當事人)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