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通信】 面對重大決定,我們其實永遠無法「完全準備好」──從一次次經驗中學習,堆砌出為自己負責的勇氣

【作者通信】 面對重大決定,我們其實永遠無法「完全準備好」──從一次次經驗中學習,堆砌出為自己負責的勇氣

編者導言:《換日線》成立以來,一直希望能提供一個各地作者、讀者互相交流討論的平台。透過【作者通信】企劃,我們廣邀讀者針對各類議題提問,並代為邀請旅居世界各地的作者回覆。本文由換日線作者郭誠涵撰寫,以自身的經驗,回答讀者關於「出國逐夢,契機、條件與挑戰?」的問題。

讀者來信:

你好,

我是一名剛要升大二的學生,一直想在大學期間有個出國交換的經驗,但是對於這個想法始終不敢下定決心。一方面因為怕家中的經濟負擔不了,二方面又因為害怕自己是否能一個人在國外生活──雖然大學提供的資源不少,但總是缺乏那一份勇氣去實踐。

看了換日線許多文章,有時會多了一點點的勇氣,但卻又會被自己的猶豫不決打垮。

想請問作者們,當初是因什麼契機而堅定自己的夢想?在外地生活遇到過什麼困難?出國了,對自己的未來會有所幫助嗎?

謝謝你~

──換日線讀者Ingrid

作者回覆:

Ingrid 你好,關於你來信中的問題,我想先從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小故事說起:

我大三那年到荷蘭交換時,由於歐洲交通便利、旅遊資源很多,因此周圍的亞洲交換學生們,大都非常熱衷於到各地旅遊。我的許多朋友雖然在荷蘭交換,但多數時間其實都在各國遊歷,在荷蘭的時間反而少得可憐。

我也在到歐第二個月之後,踏上了期待已久的巴黎之旅──巴黎在熱愛美術、熱愛音樂、熱愛甜食的我心中,是一次滿足所有夢想的旅遊勝地。

殊不知,才剛下火車,一上了巴黎的捷運,我的錢包就被偷了。

呆頭呆腦的我,一直到第一個景點──奧賽美術館前要買票時,才發現除了護照之外,其他證件(包括歐盟居留證)和銀行卡、信用卡、及所有現金都丟失了。

我失魂落魄地坐在奧賽前面,直到一對老夫婦帶著我去見了警衛,並且在警衛的簡單指導,和他提供的免費地圖(到底多少人需要去警察局?)幫助下,走到了警察局報案。

在那個小小的警局辦公室中,巴黎警官跟小說中描述的一模一樣──是一個操著濃濃的法式英文的翹鬍子。簡單做了筆錄,把報告塞給我後,就打發我出警察局了。

意外的巴黎之旅,衍生出無數問題

那場巴黎之旅,和我原先預期的差很多。雖然在當地,感謝先前未曾實際謀面的友人,借給了我足夠的現金,讓我能夠繼續行程,但接下來絕大多數的時間,我都在巴黎各個公園和爸媽、信用卡公司、銀行通話。

錢包丟失一事,在爸媽眼中,證實了他們對於巴黎惡劣的印象,他們甚至希望我當夜就坐火車回荷蘭。

但回到荷蘭之後,更是接踵而來一系列麻煩的行政程序──重新申請信用卡、重新申請銀行卡、重新申請學生證⋯⋯最嚴重的是我的歐盟居留證:重新申請代價高昂,要繳納 200 歐元的費用,並且當時距離我交換學期結束,只剩下不到三個月。

荷蘭移民局協助我的行政人員表明,不確定是否能夠在我離開之前,及時核發新的證件。他們會在幾周內提供信件,證明我是「正在等待補發證件的合法居民」──但在那之前,我將不會有任何歐盟的身份證件。

這過程中,也因為對處理這些事情非常沒有經驗,一個一個問題慢慢去詢問周圍的人,朋友、保險公司的人、甚至警察。一通一通電話反反覆覆地確認。自己心情也時常七上八下,甚至導致其他更多粗心引發的問題──例如我的一系列保險證明文件,在自己心亂如麻之際,在騎車從警察局回家的路上,被我整疊弄丟。

最「刺激」的應該是丟失錢包三週后,要出發去參加之前已報名,學校組織到英國的海外教學。手上沒有任何合法居留文件的我,為了研究是否可以僅依靠護照出入英國,來來回回跟荷蘭移民局、駐荷台北代表處,往返了不知道多少封郵件。

認清「解決問題」只能依靠自己

在處理這一系列事情的過程中,心情上真的是非常不安、懊悔與難過:我後悔自己沒有更注意,後悔去巴黎,甚至有些後悔出來交換──和在大學的其他時間,完全不同。

在尚未出來交換之前,雖然我也和家人分居兩地,但總覺得還是隨時可以有個依靠。直到那一次的錢包丟失事件,才真的讓我第一次有「需要靠自己一個人解決問題」的體驗。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覺得不諳甚至恐慌的來源,是由於人生地不熟,對「不了解」和「未知」的恐懼,以及從這不了解和未知中,蔓延出的許多疲憊以及對繁瑣事情的無奈。

但也是因為那次丟錢包的經驗,立下了我後來「為自己內建一套解決問題程序」的決心,它也成為我正式學會所有事情不仰賴他人,獨立自主為自己負責的一個里程碑。

我從這一點都不美好的經驗中去挖掘,發現原來自己在面對困境時,其實是有足夠的勇氣和韌性,去解決眼前問題的──雖然煩惱,雖然情緒低落,雖然很想要將頭栽進土裡不想拔出來藉以逃避,但從那次經驗後,我知道在一日結束之時,我還是會鼓起勇氣,提起心力解決眼前的障礙。

那半年的經驗,也隨著時間延伸,慢慢成為我滋長「再次到嚮往的歐洲留學」的土壤,更是後來我在荷蘭、在日本工作的起點。

直到今日,每一次要「向外跨出那一步」時,我還是難免忐忑和緊張,但是因為這些不斷疊加、失誤再站起來的經驗,忐忑和緊張的時間,也變得越來越短。

我想,不論為人生做下什麼重大的決定,我們其實永遠都不會有「完全準備好的那一刻」──但是只要不害怕失誤與犯錯、決心靠自己解決問題,我們總會隨著生命中的各種嘗試、各種旅程,一次又一次,變得更有辦法跨越心中的障礙,或者縮短躊躇的時間。

誠摯地祝福你。

*你/妳也有話或問題想要對《換日線》的作者說嗎?歡迎把想說的話寫下來告訴我們,透過「你問我答」,讓交流更有意義!
【作者通信】表單任意門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