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通信】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Hybrid──孤寂中學會自我對話,創造生命的無限可能
圖片

編者導言:換日線一直以來都希望提供一個作者、讀者能互相交流的平台,因此,透過【作者通信】企劃,我們請換日線作者郭誠涵,以自身獨特的成長經驗,分享如何面對生命中的徬徨、學會享受孤獨。
 
讀者來信:
 
我又把你上一篇文章 〈「不要用腳的大小,衡量你能跑多遠」──中離職場,海外求學,是生命的逃避還是解方?〉重新看了一次,雖然撰寫文章的目的,是要回應學弟留學生活的困境,但這篇文章對我來說,更像是在講述「轉換跑道的生命歷程」的故事。畢竟看似自私的選擇(雖然我想抽身總是需要勇氣的),總是會遭受多方質疑,而你在選擇之後全身心的投入,卻令人覺得異常充實(可能只有胃長期被三明治迫害而已)。
 
我覺得出國留學,或者我過去一年待在台灣的經驗,大概都算是一種跟自己對話的過程吧?全身心投入的同時,以與自身對話作為調適(因為走到這裡,已經完全沒有人可以陪伴你了),眼前只剩下孤獨的自己與前方的道路──或許,這就是人生的考驗。
 
作者回覆:
 
我在阿姆斯特丹的事務所工作時,曾有機會和一位資深合夥人面談,雖然我在阿姆斯特丹辦公室的停留時間,不到六個月,還是非常希望可以把握時間,多學習相關業務。為了和合夥人討論我能如何參與、貢獻他們的團隊,面談的一小時中,我談到我的成長過程、教育和職業經歷。在聽完我無數次的搬家經驗,以及所接受的各種中西合體的教育後,他笑著跟我說:"You are a true hybrid."
 
Hybrid 這個詞,可直譯為混合體。但在稅法中,還有一個延伸概念,叫 Hybrid Entity,是一種做稅務規劃時,常用的特殊法人,在每個國家的定義不盡相同。譬如一個 Hyrbid Entity 可能在甲國設立,卻由在乙國的股東持股。在甲國的認知中,該主體被認定為透明法人,因此並非稅務主體,甲國也不會對它征稅。但到了乙國,乙國對這類型法人的判定是實體法人,但因為認定在甲國已經完稅了,所以不會對處於乙國的股東課稅。
 
Hybrid Entity 的特性,讓它具有很多彈性和可能性。但也由於他的特殊性,不了解他的人,不一定知道要如何使用。
 
合夥人對我說這句話的時,原意是讚美,但聽在當時的我耳裡,卻有些苦澀。
 
多元、「混血」的成長經歷,讓我懂得與孤獨共處
 
我的成長背景多元,類似「第三文化兒童」──出生於台灣,中學時期隨台商父母前往中國,就讀當地的美國學校,大學則透過「港澳台聯招」,考入中國的大學,研究所則再度離鄉,赴荷蘭求學。因此,在成長過程中,我始終很難找到經驗相似的同類。
 
追溯自己開始「變種」的源頭,應該是高中時,為了準備中國的聯考,從原來的美國學校,轉學到上海的一所本地高中。如果當時繼續留在美國學校就讀,而後銜接歐美大學,應該就會成為如今眾多生長在華人家庭,卻以英語為母語的海外留學生中的一人。但當我轉進中國學校,並一路讀到中國大學時,生命的軌跡便開始不同。
 
當時碰到最大的困難,是我所學習的知識範圍和深度,與周圍一般的學生不同,因此在準備考試的時候,無法適應老師的教學方法。當別人為了英文考試在背單詞的時候,我則靠著語感完成 80% 的題目,但因為沒有扎實的文法基礎,總會有 20% 的文法題無法掌握,也聽不懂老師的解釋。同樣的,同學在國文考題中,覺得很簡單的錯別字辨識題,是我國文考卷上永遠的痛。
 
進入中國的大學以後,這樣的「經歷差距」,被更大幅度的拉開。過去,我必須適應美國學校裡的西式教育,如今,我必須接受大學課堂上的中式教育。我和其他在中國讀書的台灣人一樣,對校園環境感到有些無所適從,亦往往無法與中國同學的價值觀取得交集。可是即便在台灣同學之間,我們可分享的共同經歷,也是少之又少。
 
然而,在法律的專業領域,偏偏又對「背景同一性」有高度要求。在求學過程,還有初入職場的第一年,我曾為自己不能被歸類,感到無力又疲憊。工作中,常常要一邊兜售自己的多樣性,一邊彌補著我因多元文化背景,而不曾建立的常識與經驗。
 
我想說的是,是的,我的成長過程,讓我在中學時期,就強烈的認知到:很多事情必須要一個人探索、面對,因為沒有別人的經驗,可以讓我借鑒。那種你現在感受到的孤寂與無助,從未真正離我而去。
 
而在這萬般孤寂之中,找到出路最好的辦法,就如同你提到的──持續的與自己對話。

圖/Shutterstock@MAHATHIR MOHD YASIN


 
忽略外在的噪音,問問自己:什麼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在這個科技發達、充斥著手機和電腦的時代,我們在不知不覺間,被迫隨時與世界「連線」,要一個人安靜地和自己對話,已不再容易。
 
世界很大,訊息很多,有時候,在一系列碎片化訊息的衝擊,和來自四方八方的「經驗分享」中,我常常會隨波逐流,被動吸收被推送到眼前的資訊,卻忘了問自己,那是否是我想要或需要的。
 
雖然每日能接觸到的資訊豐富,面向多樣,科技在無形之中,似乎提供了生活更多選擇,但我總是對此感到有一些「不對勁」。
 
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這些「不對勁」。值得一提的是,思考,是我為因應這樣的成長經歷,而養成的習慣。因為別人對我的經驗,通常無法感同身受,因此,自己找答案,成為我的唯一解方。
 
常言道,「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雖然老掉牙,卻是實話。許多時候,當我們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甚至是干擾,往往會將外在的聲音,與自己真實的好惡搞混,越是在這種混亂的時候,越是需要時間,和自己對話。強制性地把周圍的聲音暫時關掉,認真傾聽自己內心,對於心靈與身體不斷遷徙的我,確實有幫助。
 
因為一路的「非典型」遭遇,使得沒有任何選擇之於我是「理所當然」的,我在面對重大抉擇時,較諸他人,能夠更容易放棄成為「自認應該成為的樣子」(或者社會期許青年的樣子),而傾向透過謹慎思考,作自己的決定。
 
你知道嗎?人具有一種有趣的共通性,即在充分掌握選擇權時,更願意全力以赴。
 
即使生命經驗不同,我們都能享受彼此的同理與陪伴
 
同樣的,你現在的感受,是所有人早晚都會經歷到的,只是,即使感受相同,觸媒也必定不同。想想看,即便全世界有 70 億個靈魂,也沒有人可以完全複製你的生命,既然如此,又何必被他人的意見綁架,而放棄了自己找答案的美好呢?
 
並且,當你習慣獨自面對困境,除了能使你在未來的人生中,面對抉擇時,表現得更加堅強外,也能在看到身邊親友正在經歷相同過程時,給予同理而溫暖的陪伴。
 
透過自我追尋的過程,我對「同伴」的概念,有了不一樣的體會。我意識到,不一定要跟自己分享一模一樣經歷的人,才能夠一起探索生命,而是那些因為自身經歷,養成強大的同理心和包容力的心靈,能與自己相知相惜。和這樣的同伴在一起,讓我有種雖然我們都必須要在彼此的生命歷程中獨自前行,卻又在另外一種層次上因彼此相伴,而不再感到孤獨。
 
有趣的是,每當我自己陷在煩惱裡,卻剛巧碰到比我更煩惱的人時,雖然抽時間去了解對方,對我自己的問題,沒有絕對的幫助,但總能在陪伴和關懷別人的過程中,找到解決自己問題的關鍵。
 
我想,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一個 Hybrid,因為獨一無二,所以不可免於彷徨和孤寂。但,也正因如此,我們的生命,才會具有無限的可能性。
 
*你/妳也有話或問題想要對《換日線》的作者說嗎?歡迎把想說的話寫下來告訴我們,透過「你問我答」,讓交流更有意義!
▍【作者通信】表單任意門

《關聯閱讀》
「生在台灣錯了嗎?」──安逸之中抱怨取暖不作為,何不勇敢面對孤獨,嘗試改變?
在倫敦求學的那些日子:一場押注整個人生的孤單賭局,贏或輸?只能問自己

《作品推薦》
「不要用腳的大小,衡量你能跑多遠」──中離職場,海外求學,是生命的逃避還是解方?
「不要讓外面的風雨,成為內心的風暴」──我在禮數迂迴的日本,找尋「心」的立足點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郭誠涵/微光日常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學士 荷蘭萊頓國際稅法碩士。
居住過的城市:台北,北京,上海,鹿特丹,萊頓,阿姆斯特丹,東京。
專業吃貨,業餘律師。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