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商子女的升學哀歌:十年三姊妹的「港澳台聯招」
圖片

1990 年代,大量的台灣商人來到中國經商,伴隨他們的,是種種生活上新的契機和困境。

許多家庭考慮到在中國,可能只是短期駐留,因此有了分居兩地的家庭。爸爸短至一週,長至一、兩個月在中國工作,而媽媽留在台灣,支撐家庭。同時,也有許多家庭考量到長期發展的可能,一家人隨著爸爸搬遷到中國,除了生活上需要重新適應,最讓父母頭痛的,就是這些台商子女的教育。

台商父母對於自身在大陸停留時間的認知,將直接影響到他們對孩子教育的安排,而對那些選擇中長期在大陸經商的父母而言,孩子在台灣與在中國的教育,是否能順利銜接,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子女的升學教育,是台商父母最大的難題

當時(其實現在也是),雖然兩岸教育內容,不外乎國文、數學、英文、物理、化學、生物、歷史和地理等,但只要稍加比對,就會發現相同科目的內容,基本沒有任何共通性,更別說考試的角度。

台商子女學校在 2005 年左右,已陸續在大陸各地,建立直接採用台灣師資和教學材料,並配合台灣基測、學測,和指考的學校。但學校建立初期,師資不全、內部學生良莠不齊,讓許多台商,對於子女是否能在台商子女學校得到良好教育,並且銜接台灣的大學,有很大的疑慮。

有的父母遂採取折衷的辦法,在台商子女學校或其他中外結合的「國際學校」讀到國二、國三,甚至高一,再降級回到台灣高中,準備台灣的升學考試。但由於台灣普遍不承認中國的初中和高中學歷,因此,若在國三、高三結束之際,想要回去參加考試,必須要先獲得「同等學歷認證」。

此外,半途回到台灣的學校就學,又免不了一番針對學校的申請討論,乃至斡旋。許多家庭正是因為考慮到孩子學習上可能面臨的問題,往往在孩子要上中學時,選擇舉家搬回台灣,或是一家人分隔兩地。

還有一種家庭,必需長期在中國經商,又不願意一家人分隔兩地,且看好中國崛起的勢力,因此決心讓子女在中國就學。

漏洞百出、無法預期的「港澳台聯招」

中國地理幅員遼闊、行政區域多,加上各區發展、需求不同,因此各個省份及自治區、直轄市,有自己單獨的聯考制度,而不同大學也會根據對應這些不同的制度,每年定下不同地區的招生名額。

台灣人可以選擇通過居住地區的聯考,申請中國的大學,但考慮到許多台商進入本地學校就讀的困難(註一),考試內容與台商子女學校的教育有落差(如歷史中,對國共內戰的解讀),以及台灣學生生長環境、就學基礎的差異,因此,當時中國也有為香港、澳門、台灣及華僑學生特別開設的「港澳台聯合招聘考試」。

「港澳台聯招」獨立於其他省份的聯考,並且在每所大學,也有獨立的招聘制度和名額,以確保港澳台學生在大陸就學順利。許多台商父母看準這點,將孩子送到各地開有「港澳台準備班」的學校或是補習班。而我父母也是其中之一。

看似健全的制度,其實苦了台商父母。「港澳台聯招」因疏於管理,命題小組無獨立的命題機制,僅每年從全國各地的考題中搜刮題目,因而使得每一年的命題方向都缺乏統一性,難以預測,還出現過漏洞百出、答案不準確的題目。

此外,考完試,答案直到半年後才公佈,分數計算和過程均不得而知,遠不如中國其他地區的考試那麼透明或一致。

命題變幻莫測,考生超高分落榜

我還記得,我考「港澳台聯招」的那一年,有個網路論壇,供不同地方的學子交流考試心得和選校指南。每當填寫志願與考後等放榜時,論壇總是炸開鍋,無奈的是,儘管有這個論壇,考試資訊仍是一團謎。

因為考生少,學校開放的名額通常也不多,招收標準更取決於當年考生的水準。時常聽到某年有人超高分落榜,甚至有第二、第三名的學校,因為報考人數眾多,分數超過第一名校。由於每年的考試準備小組和命題小組,變動都很大,因此,詳細的報考訊息,都要等到考試當年才會公佈。

時常聽到港澳台聯招要被廢除的傳聞,讓我們準備聯考準備得戰戰兢兢,心中自知已沒有任何退路──因為,台灣聯考和大陸聯考的內容不同,考生通常一次只能準備一種考試,不可能同時參加台灣聯考和大陸聯考,更別提兩種考試的時間有時僅相隔一週,絕無同時準備兩種考試的可能。

儘管全力以赴,我仍在考試那年,因為命題老師的方向大改、文組同學全軍覆沒,而從原來班上的前三名,成為當年最大的「失敗者」,清華大學夢碎,進入了希望廣收港澳台學生的一間政治法律學校。

學測成績通用,台灣學生仍難以進入「最熱門科系」

在「港澳台聯招」開始的前幾年,由於錄取分數和方式太不固定,讓許多台商家長人心惶惶。隨著台商子女學校的發展,參加「港澳台聯招」的人數開始下降,聯招要被廢除的風聲也越傳越頻繁。

時值和我相差五歲的大妹要考大學,艱難的處境,讓父母不知所措又煩惱。

正當我們以為沒有出路,又要咬牙再去賭一次「港澳台聯招」時,馬英九的執政帶來了轉機。隨著兩岸的關係緩解、交往頻繁,開始出現用學測成績申請中國大學的路徑。

台商子女學校在大陸逐漸發展成熟,雖然仍有不少師資不全、學生良莠不齊的情況,但學校一直積極與中國各高校建立關係,方便台生報考。由於學測是一個穩定的考試,又可以同時申請台灣和大陸的大學,遂引起一陣將子女轉校到台商子女學校的風潮。

我大妹在高二升高三那年,也隨著這波風潮,轉到台商子女學校,從頭開始準備學測考試的範圍。雖然我父母再三和她溝通,考慮降級或者該年先試考看看,隔年再認真報考。但這對考生而言,談何容易?一個原本就好強的人,開始整天將自己關在房間,從早讀到晚。和我相反,她從最後一名考到前三名,如願進入清華。

旁人稱她為「逆襲」,卻不知準備過程的心酸。

考試成績出來後,她如同其他在台灣考學測的同學一樣,開始準備申請台灣大學,也開始用學測的成績,申請一所所大陸的大學。當時雖然有了用學測申請的方式,各個大學的標準卻仍沒有統一,每所學校要求的申請材料不同、面試時間不同,要求也不同,許多學校更不願意讓台灣學生就讀它們所謂的「最熱門的科系」。(註二)

在台「陸味」太重,在陸「台味」不足

在台灣,這群台商子女並不受歡迎,因為不擅長用台灣習慣的表達方式,被稱呼有濃濃的「陸味」;在中國,這群台商子女同樣不受歡迎,儘管他們是最願意留在大陸就讀的人,卻非大陸對台招生時瞄準的對象──台灣本土生長的學子。因此往往被認為不夠「台」。

開放學測政策時,許多台灣本土優秀考生,順應中國的期待,獲得中國最高學府如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的錄取通知,進入了名校,有些甚至進入了明星科系(如清華大學的航天系)。但考慮到不一定適應中國、未來發展前途不定,許多本土台灣學生也同時申請了台灣的大學,並且保留學籍。

入學一年後,許多台灣本土學生選擇退學,回到台灣。到畢業之際,大部分畢業的台灣學生,仍然是在中國生長過、學習過的台商子女。

台商子女的教育,繼續在兩岸政治的變動下,載浮載沉......

如今,輪到了我們家小妹要準備聯考。當年,我大妹成功用學測考進清華後四年,是台生申請中國大學的高峰。

中國也隨著情形的轉變,開始收縮招生政策。雖然近期有著「陸大幅放寬台生就讀門欄」的新聞報導,但我總不免懷疑,這些新聞是否曾深入挖掘台灣學生在中國就學的實況?或許整體政策有放寬,但高等名校的政策卻持續在收縮──科系並不全部開放給台灣學生,台生也不一定能自由選擇希望就讀的科系。

用學測作為基準考試,解決了考試內容的不確定性,但就實際申請大學這塊,不確定性卻依舊讓許多台商家庭和學子惴惴不安。

隨著台商在中國發展遲緩,甚至下降,再加上升學政策不明朗,四年前的「中國風」,如今有所消退。這次,連在中國居住已久的台商都怯步,紛紛勸孩子考完學測後,在台灣就學,整體趨勢甚至回到了十年前的「聯考前回台,降級重讀」的老路。

如今,台商子女學校中,學生比例最高的反而是幼稚園、低年級的孩子,高中部則是年年縮減。我小妹又陷入兩難──到底要在台灣讀大學,還是在中國讀大學?

回顧過去十年,從我自己準備升學的經歷,到我大妹的「躬逢其盛」,到現在我小妹就學的彷徨。究竟台商子女的就學,該何去何從?

如果說,教育是人類升沉的樞紐;如果說,有這麼多渴望學習的學子在努力,究竟還要有多少人要在這制度的不對稱中犧牲?甚至只因為成長過程中,曾隨父母來回於兩岸,就要因此背負著說不出的原罪,被指責「陸味太濃」或「台味不夠」。

殊不知,這些台商子女才是新一世代中,對中國最了解、韌性最強的族群。當我們口口聲聲說要站上世界的舞台,透過人才打破台灣政治上的窘境時,卻也因不健全的制度與社會的意識型態,抹殺了我們下一代台商子女的努力,夭折了許多年輕的夢想。

註一:無論兩岸政治立場如何,現實來說,台灣人在中國就是「非本國人」,有入境中國時需要的簽證,也沒有相對應的戶口、保險、以及一系列就學時需要準備的材料。中國有些城市因為台商較多,看準商機和需求,有專門為台商子女開設的班級(但內容還是採用中國教育內容),但也有許多地區,尤其是在 2000 年之初,無論台商願意提供多少學費,都拒收台灣學生的學校,比比皆是。中國競爭激烈,「名校情結」及「學區教育」的風氣也極盛,當地學生擠破頭都進不去的學校,更何況是外來台生。

註二:開放學測申請至今將近 8 年,上海同濟大學依舊不允許台灣學生就讀其最有名的建築系。

《關聯閱讀》
台商圈多年觀察──「培育台灣年輕人」,哪有這回事?
為什麼中國同學羨慕台灣的自由,卻還認為我們該「回歸祖國」?

《作品推薦》
國際人才爭奪戰──當「向全世界投履歷」不再是口號,面對「一年拿『綠卡』」的日本,台灣人準備好了嗎?
「身份認同」是我畢生的追尋──身為「第三文化小孩」,永遠在不同的文化與價值間拔河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黃明堂 攝影(示意圖,非當事人)

作者大頭照

郭誠涵/微光日常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學士 荷蘭萊頓國際稅法碩士。
居住過的城市:台北,北京,上海,鹿特丹,萊頓,阿姆斯特丹,東京。
專業吃貨,業餘律師。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