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敢堅持,不敢放棄」──狼性底下,中國青年真實的生涯困境
圖片

「我打算辭職。」

某日下午收到 Y 的簡訊,遠在荷蘭的我急急忙忙打給她。Y 是我大學同學,從我大一認識她的第一天,他就跟我說她要當律師。在大學四年中,對於未來規劃迷迷茫茫、反反覆覆的同學中,只有 Y 自始至終努力追求學識、一步步扎實的準備美國法學院艱難的入學考試,最終如願得償,在名校就讀。身為當屆唯一的亞洲人,以第一名之姿畢業(註一)

「我真的不開心,不開心到我覺得......我做不下去。」

法律高材生,掙扎人生的另一種可能

「你捨得嗎?」──是我想問但是問不出口的關心。四年大學加上三年法學院的漫長時光,沒有過人的毅力,難以堅持。就在幾個月前準備畢業之際,Y 從美國飛來荷蘭找我玩。大學畢業後我們沒有再見過面,雖然聯絡頻繁,但也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實的聽到她在美國的生活。因為成績直接和就業機會掛鉤,她抱著不服輸的個性在一群美國人的冷眼相對下,咬牙三年,科科滿分。

因為擔心家裡經濟負擔過大,明明第一年結束時能從現在十幾名的學校,轉入夢寐以求的哥倫比亞大學,但為了獎學金選擇留校。當其他中國人都擠破頭想要留在紐約工作,她在紐約律所總部實習過後,和合夥人談的第一件事就是希望從紐約調回北京。三年,這曾經笑語盈盈的東北姑娘,收起了許多爽朗,眉間染了幾分愁緒。

問不出口,則是因為即便只有短暫在內兜了三年,我也知道律師事務所內許多不那麼亮麗的一面。撇開成為律師前,需要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成本,開始工作後,也是一系列漫長的學習。從第一天在律所內做初級律師,就必須要做許多當時沒有想到的繁瑣工作:電話咨詢、法律檢索、文件準備、合同核對,甚至和客戶催賬。

在項目推進時,客戶、投資銀行、會計師事務所及律所這幾方當中,律所往往是食物鏈的底層。白天工作節奏緩和,到下午五點,當其他幾方工作完成,會突然 30、40 封郵件猛然進入信箱,要求隔日將相應文件準備完成。

嚴峻的時間壓力,不得不加班到半夜,甚至加班到隔天清晨是家常便飯。更別提在律所內部,自己與同儕的競爭關係,項目時間衝突,難以滿足各個主管律師等種種難題。

Y 繼續說了很久,我也沉默的思索了很久。最後我只回她:

「只要你開心,繼續做、不繼續做都好。世界上有除了律所之外的工作和生活方式的 。」

相信發揮狼性,才能擁有更好的生活

我曾在中國讀過四年大學,在大學內過著普通學生的生活。考試、社團、辯論、模擬法庭(這大概是法學院特有)、申請交換學生、實習。在畢業之時,也如同其他應屆生,面試、面試、推銷自己,再面試,終於入職。

很多形容中國青年的詞如狼性、企圖心及功利,甚至是背後人捅人的競爭故事,給我的直接感受到是強烈追求機會的原生驅動力。

因為競爭人選太多,機會相對較少,所以任何一絲可以讓自己從眾人中脫穎而出,可以讓自己能力甚至資源擴展的平台,都會積極爭取。不希望別人有的特長,因為自己不認真而沒有學到,哪一天成為面試學校或者工作時的敗筆。

雖然我的大學同學,每個人的追求與長處不同,但成績好、社團經營好、辯論比賽得名、實習經歷滿滿的人比比皆是。他們並非抱著集點數的心情去累積這些經歷(當然不排除少數投機分子),而是非常真實的相信,若不如此,將無法換得多年來期待、憧憬的美好工作與生活。

許多能進到一本大學(註二)就讀的同學,不知道在高考(註三)前已經付出多少努力。沒有人會在大學生涯中,任過去的那份努力幻成泡影。我在中國年輕人上看到最鮮明的特徵,是他們將追求更多機會的這種動力,落實在整合自己已經累計的能力、經歷以及人脈等各式資源中,在同儕中發揮優勢。

中國青年的困境──只敢堅持,不敢放棄

然而,這樣的衝勁,並不都能獲得正面結果。從未考慮過的負面效應,往往令人措手不及。

連當時大學才加入這個群體的我,都能感受到在學業、社團、實習之間,同儕們那種想要追求更多機會,卻又對未來無法掌控的焦躁。有新的學術項目?只要自己稍微有點興趣,或者跟自己學習沾過邊的,先申請!有學長姐推薦的實習機會?工作地點距離不遠、薪資尚可,能夠拓展自己視野,先申請!

畢竟機會不等人,那麼多人都在爭取,申請了能不能上都不知道,哪有時間細細思索這些機會和自己的經歷、興趣以及志向是否合適。

而當這一系列為了最大化自己能力的決定,累計到一定數量時,一個不曾想過的未來將會被建造。能力的累積不一定連貫,更可怕的是方向和自己原先預想的,也未必契合。即便此時駐足思考個人意願,生涯卻猶如已經鎖死的齒輪,難以掙脫這一系列決定帶來的現狀。

舉例來說:讀了法學院,有資格參加司法考試(註四),為何不多爭取一個執照?去考試是不用思考的決定(而且必須考上——都投入那麼多時間讀書了)。通過了司法考試,不去律所實習,試試看律師的工作很可惜。律所提供了正職,在自己已經投入已久的專業領域發展,應聘工作理所當然。

這樣的情形與思維模式,不只存在於法律系,在各個行業和學科,比比皆是。因為投入太多、期待太久,放棄現在已獲得的,對多數人來說做不到,也不知道放棄後要追求什麼。

大學畢業幾年,再次碰到我的大學同學,發現這些不滿於自己生活現狀的人(很遺憾,在我朋友中是絕大多數)開始變得兩極化。一部分人不喜歡自己的現狀,但礙於為必須達標的「投資成本回收率」,咬著牙繼續衝,按捺住心中那股不喜,甚至是不安。一部分人則奮力掙脫自己原先的設定的目標,尋找、追求自己更嚮往的理想,但過程漫長、煎熬,不亞於壁虎斷尾求生。割捨二十多年來累積的能力、憧憬甚至信仰,代價何其大。

「遍地黃金」的中國與「小確幸」的台灣,都只是表象

我曾想過,在如今勞動環境條件嚴苛,機會不多的台灣,台灣年輕人對未來帶有深深的迷茫,對政府沒有信任,對心中的理想又渴望卻又似乎時刻被抹殺,因此衍生出了「小確幸」等不一定真實,但絕對讓許多人苦在心裡口難開的生活態度。那被譽為「遍地黃金」的中國,機會多、薪資高、前景好,有著令年輕人嚮往的條件,似乎迷茫並不存在。

是否,哪天當我們所在的環境也是如此「機遇蓬勃」,就能解決眼前的困境?

我可以保守一點說不一定,但我真心的認為答案是否定的。因為中國的年輕人,也如此的迷茫與不快樂。

那是否在環境、文化、機遇等因素外,還有其他能夠主宰我們快樂的因素?

有一段時間,我曾經認為中國年輕人的困境,來自於人口眾多的強烈競爭力,導致這種心態上的焦躁與失衡。直到有一天,和幾個年紀相仿的荷蘭同事用餐,酒過三巡,關於生活追求的問題又再次浮現。

「我不知道生命要追求什麼。」一直以來和我頗交心的荷蘭同事 D 單刀直入的說,「眼前這個工作讓我暫時沒有很大的經濟壓力,但繼續下去,真的是我想要的嗎?而不繼續,我又要做什麼工作呢?看著因為有了孩子而退出職場的同事,我不認為那是我想要的。繼續做到合夥人,我更不確定那是我想要追求的生活。」D 將剩下半杯紅酒乾了。

「工作、家庭、生活平衡、財富、名譽、學識......我不知道我要什麼,我也不知道除了一天天這樣過下去,要用什麼方法去尋找我內心所求。」

而中國年輕人、台灣年輕人,我們,不是也如此嗎?不知道現在在做的事情是否喜歡,不知道嘗試別的值不值得。還不了解自己,但又必須做決定,對未來迷茫是所有青年面對的困境。因為文化和社會結構,對生活迷茫這個問題的呈現模式不同,但煩惱的本質是一致的。競爭太強也好、小確幸也好,乃至荷蘭年輕人風行的「追求自我間隔年(gap year)」也好,都只是表象罷了。

珍惜當下,人生不是非贏不可

我們會因此感到痛苦,是因為我們將尋找自我的過程,看成一場必贏的棋局。即便看不清全盤,卻依舊拚了命揣摩,戰戰兢兢,一手接著一手將旗子擺設在棋盤上,渴望某一天驀然回首,那雜亂無章的黑點會奇跡似的突然連結成線。

但生命怎能如此預測?又如何知道哪一天才是「對的那一天」?哪一條線才是「命中註定的生命線」?如同所有競技、運動或者遊戲。當得失心太重,將失去平衡,把自己逼入牛角尖。

生活歷練、經驗累積的價值,就是在能夠讓我們更清明己心,辨別取捨,做到真正的去蕪存菁。而在追尋的路上,每一步都是在更了解自己和環境,找到快樂。將自己現狀從不能輸的設定,換成是探索中前行,每一步都會更實在,甚至是享受的。退一步,海闊天空。

三個月后,Y 又打給我時,已經決定辭職後要繼續求學,提前著手她原先想要退休才開始的學術生活。雖然還在律所掙扎,猶豫是否要現在辭職還是一年後再辭職、是否要換一家律所試試看,但我知道她已經開始她斷尾求生的計劃。

註一:過去二十多年來,隨著外資大量進入中國,法律服務業也隨之蓬勃。當今的人才市場,除了需要獲得中國律師資格,一般律所也會要求應聘者在就職前,或者就職幾年後考取美國律師資格。美國目前提供兩種學位:LL.M(Masters of Law 法學碩士)和 J.D.(Juris Doctor 法學博士)。前者是供給已在其他國讀過法學者,一年專門學習美國法的碩士學位,後者則是美國本土為期三年的法學院。兩者畢業後,只要通過考試都能獲得美國律師資格。但由於學位錄取條件不同,課程內容及時長不同,學習成果也不同。如今 LL.M 學位已經在中國法律市場氾濫,越來越多人選擇就讀 J.D.。吾友大一時,就在眾人難以理解的目光下,下定決心要申請 J.D.。

註二: 一本大學即中國的全國重點大學。一本大學除外的二本大學、三本大學,名氣、師資、經費都遠不如一本大學。

註三:高考即中國的大學聯考,多數大學僅看學生高考成績作為錄取條件。名校如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復旦大學、交通大學等甚至會在每年招生季之前,決定每一個學院要從每一個省份招收多少名學生。這樣的分數壓力和資源分配制度,讓許多學子常常因為沒有摸清楚當年學校招生政策而高分落榜,因此能進入心儀大學就讀的學生,可說是需要集實力及運氣於一身。

註四:司法考試即中國從事特定法律職業的資格考試。若要在律所工作,是否具備資格通常是老闆考慮是否錄用的第一條件。

《關聯閱讀》
北京和臺北,一樣焦慮,兩種情懷
中國職場台商實況:你真的準備好,跟「狼性民族」打一場硬仗了嗎?

《作品推薦》
跨出舒適圈──那些我在中國律師事務所奮鬥的日子
「汽車禮讓腳踏車?喝醉喝茫還在騎!」──屬於荷蘭留學生的另類鐵血特訓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Marc Bruxelle@Shutterstock

郭誠涵/微光日常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學士 荷蘭萊頓國際稅法碩士。
居住過的城市:台北,北京,上海,鹿特丹,萊頓,阿姆斯特丹,東京。
專業吃貨,業餘律師。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