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同事們都求之不得的紐約「入場券」,我卻猶豫了──在命運的交岔路口,究竟該如何抉擇?

手握同事們都求之不得的紐約「入場券」,我卻猶豫了──在命運的交岔路口,究竟該如何抉擇?

回想起我的 26 歲,除了一年在東京的跌跌撞撞,最主要的兩個「主軸」,大概是爸爸過世,和再一次的調職。

生活心力交瘁之際,竟遇到「從天而降」的轉職機會

親人的離世,對每個家庭都是很艱難的,因為除了心中的傷痛,更難熬的是家庭關係的失衡。生長在一個有很強烈宗教信仰又傳統的家庭,爸爸的後事無論是法律上、宗教上,還是梳理家人心情上,都在 26 歲的前幾個月,快將我內心能量消耗殆盡。

好不容易事情快要告一段了,此時陰錯陽差,公司內的資深老闆從旁得知我在日本有些適應不良,業務上也不甚契合,竟主動詢問我是否願意調職。我還記得當時在小小的辦公室內,他很肅穆的坐在我對面,說:「你無須解釋你在這裡的不適。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想去哪裡?」

我很懷念歐洲。如果不考慮任何中長期的職涯計劃,我心中最渴望的,是回到以前讀書的荷蘭。我想念阿姆斯特丹的運河,和夏日的陽光。誠然,在阿姆斯特丹辦公室也是有一定的文化「驚嚇」,但比起總是悶不吭聲的日本同事,和因為過於直來直往,而可能顯得有些高傲的荷蘭菁英相處起來,實在容易多了。

只不過,經歷了荷蘭和日本的職場,我深知如果要繼續做法務諮詢,語言總會是硬傷。法律相關業務對語言精確度的要求極高,即便我能夠說荷語,也很難用荷語給出專業的法律意見。回歸到英語系國家,於我是個更合理的選擇,公司歐洲最大的據點是英國,於是我毫不遲疑地回答了倫敦辦公室。

然而,事情一般不會如人所願(或,我老闆可能比我更了解我),老闆歪著頭說 :「英國市場目前低迷,脫歐後帶來的影響還是未知。美國正逢稅改,我覺得你去紐約會比較好。」

來來回回的幾番對話後,老闆的言下之意很清楚:即便愛惜後輩,給我所有的決定權,但選擇的不同,給的支持自然也不同(調職是否成功,除了有老闆推薦之外,很大程度還是取決於新辦公室的合夥人是否願意接收。推薦的力度,想當然爾也會影響新辦公室的眼光)。

站在選擇的十字路口,我猶豫了

圖/ poludziber@Shutterstock

我想我當時是抗拒紐約的。

那半年來被困在適應日本、新工作和親人離世的不適與傷痛之中,我的心已非常疲憊。我在日本沒有親人、對日本沒有嚮往、甚至工作上覺得缺乏挑戰,可我卻疲於再一次的搬家和適應新環境。

好不容易在日本熬到第八個月,從五十音都不會到可以簡單的溝通,工作雖然不那麼順心,但也受到當地團隊的喜愛,我甚至開始喜歡我那小小的公寓。

生平第一次,我發現自己不想那麼努力,我不想「握緊命運給予的每個機會」──我只想過一陣子輕鬆自在的日子。

在準備回復老闆前,「留下來」還是「再次遠走」的壓力,也很難和旁人訴說。生怕還無法將內心的隱憂說出,就先被指責與譏諷淹沒(你知道多少人想留美國留不住嗎?你知道多少人想要去紐約嗎?)

正當我舉棋不定,和碩士好友閒聊,他的一番話卻「一語驚醒夢中人」:

"Admit that, even if you're tired, Japan is not the option in the long run. Just because it's a hard decision it doesn't mean you should give it away. Everyone has to make hard choices in life. We wouldn't want to, but we all have to. "

(承認吧,無論你有多疲憊,日本都不適合你的長期發展。即便現在這是個很艱難的決定,也不代表你應該放棄。每個人都需要在生命中做出艱難的決定。我們都不想做,但我們都得做。) 

看似很簡單的道理,卻讓當時在和內心拔河的自己,終於願意抬起頭來,勇於面對我當下所處的人生岔路口,釐清且直面問題的本質,而非將一時的情緒與長遠的規劃混為一談。

或許是一直身為「第三文化小孩」,以及在中國求學培養出的「狼性」,因此對於「自己是否能在各地生存」特別敏感、或許天生的本能就是愛迎向挑戰,在學習生涯、職涯中,我一直覺得「站在自己舒適圈外圍一點」,讓我最自在──如果太舒服了,反而會讓我有種「天馬上就要塌下來」的緊迫感。

朋友的一席話,觸動了我那習慣一頭栽進挑戰中的性格,我決定不再一味排斥去紐約的可能性,並開始和在紐約的同事、朋友們互動,以便多了解當地職場的情況;此外,我也試著聚焦於轉調後的業務目標和職涯發展,而避免將自己短期內「怠於改變」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兩周之後,將簡歷重新整理,寄給老闆,正式在公司內部開啟了調職的程序。

心的韌性,是一項重要的能力

後來的一切,都變得很輕巧了。一旦做了決定,就只能勇敢向前。我同意了調職,開始了一系列跳火圈的面試,也在上個月月底收到了紐約的入職確認函。

回想起這段經歷,除了是個好故事之外(畢竟,能夠被問「你不用多說,你只需要跟我說你想去哪裡。」還是很爽啊),更多的是自己在舒適圈、困境,還有不同選擇間拉扯的體會──我更了解自己的極限,也更確認「心的韌性」,真的是面對一切選擇與挑戰時最重要的能力。 

引用換日線訂戶社團內,佳妤寫的一句好美好的話,在這裡也送給大家:只願我們的心志,總能讓沙漠開出花。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非當事人)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