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嫌棄別人整形的人,肯定沒體驗過這世界對「醜人」的深深惡意

那些嫌棄別人整形的人,肯定沒體驗過這世界對「醜人」的深深惡意

今天吃飯的時後,無意間聽到鄰座有人在批評整形的女生,說她們造假、愛花錢、蛇精臉。我默默地心想,看不起整形的人,肯定很幸運──他們沒體驗過這世界對「長得醜的人」,有多麽大的惡意。

都說美貌是膚淺的,但有誰不是膚淺的?

有多少人只是因為長得醜,從小到大被欺負、被排擠?

長得醜不是罪孽,而是一種不幸。整形手術,是不幸之人的重生機會。

願意去挨那一刀的人,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我對他們只有敬佩而已。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醜人的可恨之處,就只是長得醜而已

小的時候,我班上有個女孩子,個性挺好的,就是因為長得不好看,老被班上其他人排擠。

因為她長得不好看,開始被班上各種女生小團體莫名其妙地排擠,亂取難聽綽號。到後來連男同學也沒有人敢跟她講話,怕莫名其妙被「送作堆」,一起被排擠。

每堂下課,她都只能很孤單的一個人坐在那裡。

必須承認的是,小孩子殘忍起來,有時候比大人還惡劣百倍。帶頭欺負她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女生。她是個個性惡劣的人,老是帶頭惡作劇,把橡皮屑和鉛筆木屑丟到她的書包裡,或把沙子加進她的水杯裡。

而班上老師對漂亮女生也不怎麼管,甚至還時常包庇她。班上男生也都想要親近她,常跟著她起鬨鬧事。

最後這個醜女孩全家移民了,估計是因為忍受不了全班的霸凌。

這是我第一次模模糊糊地意識到,原來長相也是一種權力。長得好看的可以為所欲為,不受處罰。而長得難看的,只能被踩在腳下。

很快的,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我身上。

國中的時候,我得了嚴重的神經性暴食症,讓我不受控制地暴飲暴食,整個人像是充氣球一樣的胖了起來,一直胖到了 100 多公斤。

你可以想像的,我因此被取了各式各樣難聽的綽號,被叫「胖子」和「肥豬」我都聽到沒感覺了──但我的老師不但不幫我,反倒火上加油,還帶頭捉弄我,找各式各樣的機會來羞辱我。
幸好我的個性比較強硬,在天天被嘲笑、沒有任何朋友的情況下,硬是挺了三年畢業。這要是換了個脆弱的人,大概早就崩潰了。

但等到我上了高中之後,疾病慢慢得到控制,人也瘦了下來。我立刻發現,周邊的人對我的態度,完完全全不一樣了。

雖然現在我從不敢說自己長得帥,但至少還算體面。而摸著良心說,我的長相在職業發展裡,還是幫了我很大的忙──至少客戶和面試官看著我,還有些好感,願意聽我把話講完。

這對我來說真是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常想著:無論我還是個胖子時,或是瘦下來之後,我的大腦跟靈魂都沒有什麼改變。我沒有變得更聰明、也沒有變得更善良,我還是那個我──但是外部世界對我的態度,卻完全改觀了。

這時候我才明白:這世界就是看臉的。

長得醜不是罪孽,而是一種不幸。整形手術,是不幸之人的重生機會。願意去挨那一刀的人,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我對他們只有敬佩而已。(示意圖,非當事人)圖/Shutterstock


長相好壞,影響你的一生

不是我拿自己的故事作為特例,這其實是一個極為普遍的現象。

德克薩斯大學的經濟學家 Hamermesh 的研究專書《美麗有價》就發現:美女的收入高於平均值的 8%,你可以把它當做「美貌紅利」;而醜女的收入則低於平均 4%,相當於她為長得醜付了「罰金」。

對男性而言也是一樣的。一個「帥哥」比起一個「醜男」,平均能夠多賺 13% 的薪水,差距甚至高於女性。

加拿大女王大學(Queen's University)的一群博士,則調查了 15 到 16 歲的青少年中,肥胖和罷凌的關係。結果發現肥胖(長得醜)的學生,的確比一般人更容易成為校園暴力的受害者──他們通常會被疏遠,被散播一些不實的謠言,還會被起難聽的外號,甚至直接被拳腳相向。

美國田納西中部大學的教授 Sean Salter 在 2012 年的研究也發現,長相越好看的房屋經紀人,成交率和薪水越高。

老有人喜歡拿「內在美」說事,鬼扯些什麼「外表不重要,重要的是內心」。但我們承認吧──絕大多數情況下,一個人只有外表好看,你才會去看他的內心。

「內心」就像是一輛車的引擎,而長相就是車殼。只有車殼好看,你才會願意去試開,不然引擎有多好,你根本不會知道。

我常在想,要是我病一直沒好,到現在還是個別人眼中醜陋的胖子,那我的人生不知道會悲慘到何種境地。

講回到整形手術。講真的,願意躺上手術床挨那一刀的,那需要多大的自我厭惡,或多大的決心和勇氣,要跟自己屈辱的過去告別?

長相是爸媽給的,醜陋是一種不幸,不是一種罪過。對於決心要告別不幸的人,我們憑什麼去嫌棄人家?

常存溫柔之心

"Beauty is only skin deep."(美貌只是皮相)這句諺語還有下半句:

"But ugly goes straight to the bone."(但醜陋卻深入骨髓。)

我常在想,像我這樣的人一定所在多有。因為長相難看,從小被霸凌、被欺負、被排擠。

我想對你們說的是,很遺憾我們被生在這樣以貌取人的世界上,希望你能夠被溫柔的對待。如果你被欺負了,也不要放棄希望,會苦盡甘來的。

對於長得好看,或至少長得不差的人。我沒有辦法要求你對醜人的痛苦感同深受,也沒有辦法要求你改變以貌取人的想法,但我希望你至少能夠常懷溫柔的心,對長相難看的人別口出惡言,盡量平等對待。

畢竟我們的日子已經夠難熬了。

作者小語

歡迎你把我的臉書專頁《劉庭安》設定為搶先看。每週三就能收到換日線的同步更新,我不定時也會分享一些有趣的新聞和文章。

如果你有興趣參加之後的線下實體聚會,請加入我的讀者社團《拍磚會》。你可以私訊我的臉書專頁,我再把你加進來

老樣子,我們下週三見。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示意圖,非當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