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地球人人有責?但為何各國瞎吵了整整 20 年,「對抗全球暖化」仍然沒成果?

拯救地球人人有責?但為何各國瞎吵了整整 20 年,「對抗全球暖化」仍然沒成果?

2009 年 12 月,丹麥哥本哈根。

我已經在零下 20 度的暴風雪中,排隊等安檢 7 個小時了。雖然連腳趾頭都凍到沒感覺了,但我也沒什麼脾氣。畢竟,會場裡有一百多國的元首和外交官,要是有人帶了個炸彈進去,那就引爆世界大戰了。

這幾天來,全世界有幾萬人浩浩蕩蕩湧進了哥本哈根,參加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這次大會被各國期待能延續 1997 年底的《京都議定書》,全球同意一個減少碳排放的目標。而當年還是小屁孩的我,跟著台灣的 NGO ,一起去湊了個熱鬧。

「是哪個混蛋決定要在北歐的冬天開全球暖化會議啊?零下 20 度啊!」

「是誰這麼大的排場,前幾天都只要等一個小時而已,今天怎麼排得這麼久?」

「這些元首飛機的碳排放,都能夠融化好幾座冰山了吧!」

周邊的與會者們一邊搓著手,一邊摀著凍紅的耳朵,一邊低聲抱怨著。

幾天後,結果出來了。哥本哈根大會雖然來了一百多國的大人物,但什麼可行的決議都沒能達成。唯一的共識,就是明年要在哪裡開會。

而最後幾天害我們排隊排到鬼哭神嚎的大人物,就是當年的美國總統歐巴馬。

他在這次大會前,承諾美國會努力推動減低碳排放,提前贏到了一座諾貝爾和平獎。可惜這個大會最後什麼可行的決議都沒開出來。歐巴馬提的「清潔能源計畫」、「碳排限額與交易」等法案,還接連被美國國會打槍。

歐巴馬啥事也沒幹成,就白撈了一座諾貝爾和平獎,這讓諾貝爾委員會虧大了。這幫挪威佬以後應該學到了「先收貨,後付款」的寶貴教訓。

(註:諾貝爾和平獎由挪威諾貝爾委員會 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 評審,委員均由挪威議會成員擔任)

此後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年年開,各國外交官的飛機年年亂噴二氧化碳,但也年年都沒有什麼具體結果。

從 1997 年 12 月《京都議定書》簽訂,到如今的 2018 年,全球暖化這個議題各國推託瞎扯超過 20 年了,為啥還是連個有意義的具體行動都沒有呢?這要從問題的源頭說起。

2009 年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場外抗議群眾。圖/Irina Korshunova@shutterstock


從共識到推託

1990 年,聯合國發表了一份評估報告,確認了全球暖化是人類的二氧化碳排放造成的。1997 年底,聯合國通過了著名的《京都議定書》,確認了每個國家都有減少碳排放的責任,並把每個國家要減多少碳排放也規定了出來。

共識就此結束,推託就此開始。

《京都議定書》雖然規定了每個國家需要減排多少,但從沒說「沒達到目標」會有怎樣的懲罰。沒有一個國家實際上遵守了《京都議定書》。這個議定書,其實就是一紙空文。

雖然「拯救地球人人有責」,但誰的責任大、誰的責任小?這個爭議就大了。就是這個責任分配的問題,讓各國在聯合國裡互噴口水吵了 20 年。

掐架的國家,大致可以分作下列五個陣營:

陣營一是美國:美國在 2006 年之前是世界最大的排碳大國,之後被中國超過,但人均碳排放還是很高,國內的能源產業勢力還是很大,對於減碳能拖延就拖延。

陣營二是發達的西歐國家:他們已經經歷過了工業化階段,本國的製造業早已陸續轉移到了落後國家,啥事不用幹也能每年減少碳排放。西歐國家佔據了道德高點,還有先進的減碳科技可以賣,是減碳的主要推動者。

陣營三是新興工業國家:例如中國和印度。他們正在經歷快速的工業化,認為你們歐美國家都已經排放二氧化碳兩百年了,我不過才排了 30 年,要減你們先減。要是我突然減排,好不容易起來的經濟就毀了。

陣營四是能源出口國家:他們堅持全球暖化是「偽科學」。畢竟要是全球脫碳的話,自己的立國之本就會動搖。

陣營五是諸太平洋小島國:他們是全球暖化最大的受害者,暖化導致的海平面上升,可是直接淹沒他們的國土。可惜他們人少也沒錢,每年開會只能道德譴責個兩句,也沒啥影響力。

一百多個國家,各有各的算計,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小算盤。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能夠達成共識,那才是有鬼了。

歐巴馬 2015 年於巴黎氣候會議上發言。圖/Frederic Legrand - COMEO@Shutterstock


氣候談判的本質:中美兩國的權力博奕

其實,一百多個國家中有一大半我們都可以不用理會,談判桌上真正有影響力的玩家,就只有中國和美國。

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我們先來看碳排放量。依照 2015 年的數據,全球碳排放量最大的國家依序是:中國(30%)、美國(14%)、印度(7%)、俄羅斯(5%)、日本(3%)。

所以你可以看到,這五個國家佔據了全球 60% 的碳排放量。而歐盟 28 國也不過佔據了 10%,歐盟裡面的最大排放國德國,也不過佔了 2%。此外如前述,歐盟先進國家的製造業,多半已經轉移了,減碳的空間也很有限。

這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無論其他國家怎麼減碳,只要中國、美國、印度不動,純粹是徒勞無功。而這三國中的印度,由於才剛剛開始工業化,科技層級低,在未來幾年,碳排放只能增加,卻降不下來。

所以真正在談判桌上有話語權的,就只剩下中國和美國。這兩個國家排放量大,而且有錢有技術有市場,都有很大的減碳空間。

好吧,那現在中國和美國在吵什麼呢?

先說美國。雖然美國的總體排放量被中國超過了,但是美國的「人均碳排放」可也還是中國的兩倍──這跟美國發達的能源產業,以及平均下來遠比中國人富足的美國人,揮霍的生活方式有關。

說在上個世紀美國是被上天眷顧的國家,是一點不為過的。美國佔世界人口的不到 10% ,卻佔用了全球絕大多數的資源。而要美國人放棄他們的能源產業,放棄他們的生活方式,這談何容易?

而對中國來說,想必也覺得自己很「冤」──工業革命至今 200 多年,前 150 年都沒自己什麼事,為什麼好處沒拿到多少,責任卻要自己來扛?

此外,雖然中國的製造業排放了一堆二氧化碳,但你也不能說這完全是中國的責任。原因是現代化的跨國公司,已經超過了以國家為主體的視角了。

說個最簡單的例子:美國最大的科技公司蘋果,十年來銷售了 11 億台 iPhone,但蘋果並不擁有任何工廠。

幫蘋果生產 iPhone 的富士康和零組件供應商,多數都是中國公司。iPhone 的利潤大多數都被蘋果拿走了,中國供應練只賺了一小部分,而購買 iPhone 也多是發達國家的消費者,但這些碳排放可也都算在中國頭上了。

不只蘋果,自 1990 年代以後,中國逐漸成為了世界工廠,歐美的科技公司從汽車、成衣、醫療儀器、消費性電子產品,都逐漸把供應練搬到了中國──中國等於「是在幫全世界排放」。這個黑鍋,中國肯定不願意揹。

生產和排放二氧化碳的是企業,而背負減碳責任的是國家。跨國企業和跨國產業鍊的興起,這就讓減碳的責任難以界定清楚了。

習近平2015 年於巴黎氣候會議上發表演說。圖/Frederic Legrand - COMEO@Shutterstock


既然中美兩大排碳國互相推託,那全球暖化要怎麼解決呢?

答案是:不理它,它自然會解決。

這不是說我們故意放著這個問題不管,而是說「通過國際談判解決氣候問題」這個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因為政治利益擺不攏,無論再開多少年的聯合國大會,也註定是徒勞的。

講白了,要是政治能解決氣候問題的話,20 年前早就解決了,用不著拖到現在。能夠真正解決氣候問題的,不是政治,而是商業。

而全球暖化之所以沒辦法解決,其實最根本的問題在於再生能源比化石能源貴!

常有部分環保主義者說,要是現在全世界都使用再生能源(太陽能、風能、水力),全球暖化的問題就解決了。這種說法純粹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以台灣為例,燃煤的發電成本是每度電 1.3 元。水力是 1.4 元、風力 1.8 元、太陽能是 8.2 元。用再生能源取代化石能源,在經濟上根本是不可行的。不只是台灣,全球大多數的國家裡,再生能源都普遍比化石能源貴。

全世界主要使用再生能源的國家,要不像是冰島、紐西蘭這種擁有地熱得天獨厚的國家;或是丹麥、荷蘭適合插風力發電機的富裕國家;就是巴拉圭、尼泊爾這種前工業化的國家。

像是中國、美國、印度、日本這樣的排放大國,如果要強迫轉行到再生能源,能源成本必然增加,增加的成本必然是人民和企業買單。你願意為了拯救地球多付電費嗎?

就算你願意付,別人願意付嗎?就算人民願意付,企業願意付嗎?強制轉型,對該國產業必定是災難性的打擊。

因此,要真正的解決氣候問題,重點在於如何讓再生能源的成本,低於化石能源。唯一有動機做這件事情的,只有商人。

只有商人才有動機去投資改良太陽能、水力、風力技術,因為商人知道只要能夠花更少的成本,生產更多的再生能源,就有機會取代化石能源,賺到更多的錢。

當太陽能比煤炭便宜時,當然人人都會搶著用!

就算是現有的化石技術,商人也能夠讓其更環保。因為只有商人,才會斤斤計較的去改善現有的內燃機技術和燃煤技術,提高能源效率來賺錢。

拿現在很火紅的電動車為例。只要全世界的燃油車都變成電動車,空氣污染就能大幅下降,碳排放也能減少。而之所以電動車無法普及的原因,在於電池太貴了,導致電動車沒人買。

但這幾年來,由於眾多車廠和電池公司的努力,電動車的電池成本正在以每年約 10% 的驚人速度下降。再沒過多少年,電動車就可以比燃油車便宜了。

你說 Elon Musk 單純是為了拯救世界才去創辦特斯拉(Tesla)的嗎?這種講法太天真了。

是的,Elon Musk 是有理想,但他同時也看好電動車有潛力取代燃油車,才願意花大錢去改善電池技術,降低成本,普及電動車。

商人要賺錢才是根本,而減少碳排放拯救地球,只是恰巧而已。值得慶幸的是:幸好我們活在一個做好事能夠掙錢,而且是能夠掙大錢的世界。

至於商業推動減少碳排放的速度,來不來得及趕上全球暖化把人類生存環境毀掉的速度?這就只能夠盡人事聽天命了。你不開心也沒用,畢竟這是唯一的方法。

特斯拉電動車的加電站。圖/ Charly Morlock@Shutterstock


作者小語:

這篇末尾,我要特別打個小廣告,不是為我自己,而是一個叫做「台灣永續能源基金會」的組織。就是這個組織,在 2009 年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給了我獎學金,帶我去哥本哈根旁聽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讓我大大長了眼界。

而我現在之所以跑去一家做新能源的公司,很大程度也是因為受到它的啟發,想用商業的力量來改變世界。

從 2009 年到現在,台灣永續能源基金會一直在推動環境教育,也贊助了好幾屆像我一樣的年輕大學生,每年到聯合國氣候大會觀摩學習。

受人恩惠,卻沒能沒什麼能夠報答的。我只能在這邊打個小廣告,希望我的讀者裡的學生朋友,可以去參加永續能源基金會的活動,希望你能夠像當年的我一樣受到啟發。

最後,歡迎你把我的臉書專頁《劉庭安》設定為搶先看。每週三就能收到換日線的同步更新,我不定時也會分享一些有趣的新聞和文章。

如果你有興趣參加之後的線下實體聚會,請加入我的讀者社團《拍磚會》。你可以私訊我的臉書專頁,我再把你加進來。
 
老樣子,我們下週三見。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icardo Esplana Babor@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