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傳產製造業的「特例」說起──我們還要繼續保護苛扣勞工、拒絕革新的失敗企業嗎?

從中國傳產製造業的「特例」說起──我們還要繼續保護苛扣勞工、拒絕革新的失敗企業嗎?

說到台灣人聽說過的中國企業,幾個知名的互聯網公司(像是騰訊、京東、百度、阿里巴巴)大多耳熟能詳。甚至以資產規模來說,中石化、中石油、中移動這些個巨頭,大家可能也不陌生。

「海爾」,大概是台灣人較少聽說過的一家中國企業。

然而這家企業在 2016 年以 54 億美元現金收購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onics)的家電業務後,如今已經一躍成為了全球市佔率最大的白色家電企業,全年總營收達到了兩千多億人民幣。

海爾的 CEO 張瑞敏,在中國是個很傳奇的經營者──他將海爾從 1980 年代青島一家瀕臨倒閉的國有電冰箱工廠,趁著中國經濟發展的旋風,成功打造出了自己的品牌,再從中國進軍世界。

從粗製濫造的工廠起家,一步步走到擁有世界級品牌的製造商。海爾的故事可以讓很多台灣的卡在代工迴圈的製造業者有所啟發。

與台灣廠商相似的草創年代

80 年代正是中國開始實驗市場化改革,大量效率低落的國企和工廠倒閉出售,重新洗牌的年代。CEO 張瑞敏接手海爾的前身──青島電冰箱總廠的時候,海爾不過就是個質量低下、虧空巨大、瀕臨倒閉的地方性工廠而已。

由於山東曾被德國佔領過的歷史淵源,張瑞敏向當時一家德國公司利勃海爾(Liebherr)引進當年相對先進的電冰箱技術,開始整頓原來效率低落的工廠。

和台灣製造業的發家史相同,中國大陸的製造業也經歷過從粗製濫造、盜版國外的產品,到引進歐美的先進技術,提昇品質,成立品牌的路子:

1985 年,海爾出了一次著名的「砸冰箱事件」。有一次,張瑞敏把庫房裡的 400 多台冰箱全部檢查了一遍,發現共有 76 台存在各種各樣的缺陷。他遂掄起大錘,親手把這些冰箱都給砸爛了。

無論這個故事是真的,還是被「製造」出來的,這都是很成功的一次事件營銷。隨後海爾在一片粗製爛造的中國國產家電中,逐漸站穩腳跟。

1985年,海爾出了一次著名的「砸冰箱事件」。圖/海爾


消費升級和家電下鄉

對於中國這樣的「後發性快速發展」國家來說,越是貼近民生的行業,在初期發展得越好:在 2000 年以前,大量的勞動人口湧進工商業,從前沒水沒電的農村發展成為了城市,手上攢了錢的消費者,開始想要過上美國中產階級的生活。食品、家電、汽車等實業是這波國家發展的最大受益者。

手上有了現金的海爾,於是開始不斷併購各個經營不善的地方性企業,將市場拓展到全國。

時間快轉到 2008 年,金融海嘯之後,中國政府推出俗稱「家電下鄉」的政策救市方案來刺激內需,以對抗全球金融海嘯所造成的家電外銷需求衰退。當時每個農村居民購買電冰箱,都能獲得最高 2,500 元人民幣的政策補貼。

政策紅利造就了中國家電廠商的銷售暴漲:海爾、格力、海信、美的、創維等中國品牌都是在這段時間內打下根基的。海爾在 2010 年借助家電下鄉的政策,共實現了超過 500 億元人民幣的銷售額,不僅如此,它還借助家電下鄉政策,擴大銷售通路到農村和三四線城市,靠著盤根錯節的銷售和運輸網路,創造了競爭壁壘。

你丟我撿:抽西方企業的菸屁股

時間到了 2015 年,海爾等一列中國的製造業,也開始遇到了市場飽和的問題。新興中產階級該買車、該買手機、該買冰箱的家庭都買完了,換購的需求就這麼多,尋求持續成長的企業不得不把目光放向海外。

國際一線的製造商這幾年來都有一個共同的趨勢:只保留利潤最高的業務,把不賺錢低門檻的產品線賣掉。譬如 IBM 將筆電部門賣給聯想、飛利浦(Philips)賣掉了電視和照明,專注在醫療產品。

而這些利潤低迷的西方企業的「菸屁股」,對善於成本優化的中國企業來說,如果將研發、製造、供應鍊挪到中國,還是能夠狠狠地吸一大口。

此外,中國產品長久以來品質低落的刻板印象,不是一天兩天能夠消滅的,對於要進軍國際市場的中國企業來說,與其重頭打起,還不如收購現有品牌,還能夠利用既有的國際通路。

這就造成了前些陣子中國的海外併購潮,有了海爾收購 GE 白色家電部門等事件。

化整為零:超大型的組織改造實驗

而海爾近來最讓人津津樂道,也讓人最看不懂的,就是它進行的組織改造實驗了。

在傳統的大型跨國企業當中,都會分成生產、銷售、營銷、研發、財務等等多個部門,每個部門再分作若干等級,將整個價值鏈給串起來。

在 2015 年以前,海爾走的也是這樣的路子,然而多達十幾層階級,疊床架屋的組織型態,所帶來種種官僚作風和大公司病,讓海爾走向了一條非常激進的組織改造的路子。

海爾將原先的階級全都砍掉,整家公司拆分成兩百多個『小微企業』團隊:海爾作為每個小微企業的主要投資方,但每個企業主也擁有股份,靠著服務海爾生態系的其他小微企業或是終端客戶獲得收入。

每個小微企業要跟彼此爭奪資源,表現最好的就能夠存活下來──員工不再是為企業打工,而是為了自己的創業項目拼命。

在萬眾創業的時代,海爾打出的這張牌確實吸引了許多想創業但沒有資源的年輕人,願意來到白色家電這樣的傳統行業,賭一把創業夢。

究竟這樣徹底扁平化的組織改造實驗會不會成功?現在一時半會還看不出結果來。但這家企業靠著冰箱洗衣機這種「不是特別性感」的傳統科技,一步一步影響中國到世界的各個家庭,很值得我們花多點心思觀察下去。

唱哀自己?僅是特例?──所以我們「這樣就夠了嗎」?

下筆至此,我想又有讀者會說我這是老調重談,拿少數的成功案例來批評台灣,缺乏論證,以偏概全、僅是特例......

要這樣說也不是不可以,但比爛自爽的事情太多人做了。中國大陸的製造業這幾年同樣不好過,轉型失敗倒掉的不可勝數。然而,為什麼我們不把目光看向成功者呢?──那怕海爾僅是大海掏沙掏出來的奇葩,僅是個案,那又怎樣?

一家從低端製造成功轉型成為世界級領袖的公司,難道不值得我們佩服和學習嗎?海爾從提高產品素質、塑造品牌、跨國收購、改造組織......下了一步步的好棋;對比台灣許多代工製造業者在政府的稅率、勞工政策等等「保護傘」下,仍畏畏縮縮缺乏遠見,拒絕革新,逐漸被時代淘汰,我們難道不該反省檢討求進步嗎?

當我們能夠就事論事,停止憐憫的失敗企業,從保護過時的產業和組織的心態中走出來,台灣的產業才會有新生的機會。

作者小語

打個廣告,10/1 星期天下午在台北,我的核心讀者社群會舉辦一場茶會,希望能跟大家好好聊聊天。如果你有興趣參加,請先加入社群,就能看到活動詳情了。

此外,歡迎各位讀者朋友訂閱我的臉書專欄。如果你想跟我交流(或是吐槽),也歡迎留言或私訊我。我有空都會回應的。
 
老樣子,我們下週三見啦!

《關聯閱讀》
台灣經濟大敗局:1990年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台灣一條龍不倒,中國代工不會好」──產業變遷,台灣正面臨電腦代工「整盤被端走」的危機

《作品推薦》
台灣這池子已經滿了──沒錢沒勢的年輕人,請出去冒險,賭他一把!
美國科技巨擘橫掃全球,為何在中國卻「屢戰屢敗」?──監管問題外,更要命的是「矽谷自大症」

 

執行編輯:鄧紹妤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esting@Shutters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