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時代?──走向消亡的婚姻制度
圖片

每年十月是中國的黃金週連假,外地打工仔都盼著回老家看看爸媽。這本來是件很開心的事情,然而,公司茶水間裡,總是聚集著一群愁眉苦臉,抗拒著不想回老家的職場女性。原因很簡單:「回老家又要被逼婚了。」

「妳都快三十了,趕緊找個對象定下來吧。」
「妳這麼努力工作,升得太高,以後找老公怎麼辦?」
「高中同學誰誰誰都結婚生兩個小孩了,妳怎麼還沒對象啊?」

我一個男生,聽她們轉述這些「爸媽的苦口婆心」,都快可以背出來了。這些受過良好高等教育的女性,才剛剛開始自己的職涯,正要實踐自己的人生理想,卻在剛踏出校門不久,被長輩逼著回家結婚生孩子。而她們縱使心理覺得不對頭,面對著家庭的壓力,除了「以拖待變」,甚至找個假男友演演戲,敷衍她們的父母之外,也沒有其他方法。

不婚率提高、生育率因而下降,近年似乎已上升到「國家安全」問題。更有部分高官們,隱隱然在指責高學歷高收入的女性不結婚不生子,造成生育率下滑、勞動力衰退。言談中彷彿暗示著女性是沒有生命、沒有思想的生孩子機器。

然而,如果我們重新站在人類文明進步的角度看。剩女增加(或者政治正確的說:不婚女性增加)──其實是時代進步,可喜可賀的成就!

因為,婚姻制度本身,就是個一步步被淘汰的過時制度。

(本人支持多元成家與同性婚姻平權,但以下本文主要以討論男女婚姻與婚姻制度本身的歷史與現狀)

什麼是婚姻制度

首先我們必須要認清,婚姻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最早的婚姻,就是一種繁衍並養育自己後代的機制。在地球上的每一種生物,都有將自己的基因延續下去、繁衍後代的本能,人類也不例外。

在科技不發達的古代,一個嬰兒出生的時候,我們要怎麼確認嬰兒是自己的後代呢?對於女性而言,嬰兒是自己懷胎十月生下的,沒有這種問題。

在古代的母系社會,部落環繞著養育孩子的女性形成,統治權和繼承權也因此都屬於女性。那個時候,根本不需要什麼婚姻制度來解決後代的血統問題。

我們對於採集狩獵時代的家庭想像多半是這樣的:一男一女組成的家庭,男人出外狩獵,女人沒懷孕就採集果實,懷孕了就躲在洞穴裡,等待男人帶食物回來。要是男人死了,女人也完了。

但這其實是錯誤的想像。事實上,在採集狩獵時代,社交能力強的女性是部落的核心,部落採取群婚制度,共同撫育子嗣,同部落的男女都是性伴侶。男人死了就死了,孩子不需要父親也能健康長大。

《春秋公羊傳》說:「古者聖人皆無父,母感天而生」。這當然不是因為聖人真是憑空降生的,而是因為古代沒有婚姻制度,女人有多個性伴侶,當然也就無法確認誰是孩子的父親了。

而「農耕文明」開始於東西方都日漸形成後,母系社會也逐漸被父系社會取代。但對男性而言,確認「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問題就大了。於是人類發明了婚姻制度,規定了男性對女性的所有權──這本質上是一套財產制度,使得女性成為男性的專屬財產。

婚禮為什麼要鬧得沸沸揚揚、遠近皆知。其實就是一個男人拿著擴音筒向其他男人宣告:「這個女人是我的財產,誰動殺誰!」

只要社會嚴格執行這個「財產制度」(包括片面要求女性必須守貞、三從四德等),男性就能確保嬰兒擁有自己的血統。

我們姑且不要去大談「真愛是唯一」、「愛情比金堅」這種浪漫話語,這就是婚姻制度的本來面目。

工業革命與女權崛起

在農耕時代,男性負責耕田、修築、打仗,這些都是仰仗肌肉的工作。而女性由於無法擔負創造財富的主要工作,不得不成為男性的附屬,倚賴男性的財富生存,養育後代。

在傳統的婚姻關係中,男性和女性之間的關係說穿了就是主奴關係──妻子(或妾)由丈夫豢養,由丈夫提供食物和居所,聽從丈夫指揮,跟養豬養狗沒什麼差別。這可能打破了許多人對「傳統婚姻」的美好想像,但事實就是如此。

然而,工業革命之後,這一切都改變了。由於機器取代了體力,肌肉發達的男性在現代失去了絕對的生產優勢。女性也可以憑藉著智力,大量投入職場。

尤其在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由於男性大都上戰場去了,女性從家庭中被解放出來進入了職場,社會地位也爆炸性地提升。

而國家也取代了家庭養育子代的功能。公立托兒所、公立學校、幼兒津貼,都讓女性不再需要被綁在家庭裡,成為生兒育兒的機器。

隨著女性的地位越來越高,在商場和政界出現越來越多的女性領導人。而當女性可以實現經濟獨立之後,原本「豢養式」的婚姻關係,也就瀕臨瓦解了。

合夥人制的現代婚姻

當然,舊制度的消亡不是一朝一夕的,而現代的婚姻制度也正在改變。現代的婚姻關係中,雙方的地位平等,綁定雙方財產,共同承擔風險,共同撫養子嗣,共同做出決策。

然而,這種合夥關係相對於從前的豢養關係,其實是更加不穩定的。

在婚姻契約裡,兩位合夥人的權力義務並沒有被規範清楚,不像初創公司的創始團隊都有相對應的職責,夫妻雙方的責任──誰洗碗、誰帶小孩、誰繳房租、誰下樓拿外賣、離婚後財產怎麼分配......,這些都沒被規定在契約裡。

在過去男女不平等的時代,這種草率的契約還勉強可行。然而,到了男女平權的時代,這種契約就像是有兩個執行長的公司,沒有真正說了算的人,雙方都有一票否決權。每一件事情,無論大小,都是潛在的爭執點。

過去女性需要倚賴男性生存,夫妻間的爭執再大,通常女性寧可隱忍,也不會輕易離婚。但現在因為雙方地位平等,只要兩位「合夥人」意見不同無法取得共識,說散伙就散伙了。女性就算離婚了,也能夠好好活下去。

這也是為什麼,越是進步的現代國家,離婚率通常越高。從進步的角度來說,女性獲得了更平等的地位,擁有了更多的選擇自由,無疑是好事情。

然而,無論是在歐美或是亞洲國家,各項調查中,夫妻對於婚姻的滿意度都仍在不斷下滑。怎麼回事?雙方平等,合作互助不是一件好事嘛?怎麼大家還不開心呢?

傳統觀念和現代制度的衝擊

原因是因為我們的思想還沒來得及轉過來──我們還是在用過去那套價值,來看現代的婚姻關係。

許多男性仍然希望女性是自己的財產,對自己溫順服從,希望女性崇拜自己;而也有不少女性仍然崇拜強者,希望老公提供金錢、食物、居所,解決所有問題。

然而,現實的情況是,在很多的婚姻裡,男性早就已經比女性劣勢。女性的社會地位和收入比男性高,男性根本不可能支配女性,每天不要被罰跪算盤就很不錯了!

反過來也是如此:有的女性本來期待結婚後開開心心給老公養的,卻發現老公怎麼錢賺這麼少、家裡這麼窮,還得一起承擔各種開銷。在解決生活問題上,女性又常比男性細心聰明,這不禁讓女性感覺男性什麼忙都幫不上,大嘆:「我當初嫁給你幹嘛?」

當然,隨著社會的逐漸進步,現代男女對於婚姻的觀念也在逐漸改變。人們開始慢慢了解到,男性在知識、地位、財富上,都完全沒有天生比女性優越這回事,男性也不比女性能夠解決更多問題。

然而,這種不合理的期待,還是根深蒂固地存在許多人的腦袋裡。

婚姻保障的是愛情?

當然,又有許多人說,婚姻是用來保障愛情的。這個論點又十分詭異了──人類的情感,又怎麼是能夠靠一紙契約去保障的呢?

契約保障的其實是利益。從前文說到的,婚姻保障了男人對女人的所有權。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也保障了女人和自己的後代被男人撫養利益。隨著社會制度完善和女權意識上漲,這兩種利益已經越來越不重要。而在歷史上,婚姻還扮演了另外一個角色,那就是保障國家和家族利益。

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國家間就有以聯姻來締結同盟、降低戰爭風險的方法。譬如成語中的「秦晉之好」,就是兩國長期政治聯姻。而三國時期,孫權將妹妹嫁給劉備,也是透過聯姻來達成政治同盟。

在奧地利的歷史上,則有個著名的哈布斯堡家族。它是歐洲歷史上最為顯赫、統治地域最廣的家族之一。這個家族據稱有句名言:「讓其他人發動戰爭,而奧地利人就快樂地去結婚吧!」

透過不斷的政治聯姻,這個家族曾經統治了神聖羅馬帝國、奧地利、匈牙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多個國家,和歐洲大半的疆域。

這樣的性質,到了今天還是存在的。譬如我們看到的許多豪門聯姻,就是透過婚姻來鞏固彼此的政商關係。

當然,這種利益交換的婚姻大都只存在於豪門中,對於我們小門小戶的平民來說,也就更沒什麼影響了。

婚姻制度的消亡

總之,在男女平權的今天,婚姻已經不再具備「確認女性/後代所有權」的功能了。隨著女性的地位逐漸提高,婚姻制度作為一個父權時代的產物,存在意義會越來越低。

我們可以預見的是,傳統家庭的觀念會逐漸改變,同時女性為主,不願順從「社會期待」而委身婚姻的比率會持續上升──因為對於優秀的女性而言,要找到一位配得上自己的合夥人並不容易。況且,就算合夥了,也未必對雙方有利。

而這確實不是件壞事。人們不再需要被一紙契約束縛選擇的自由,愛情能夠和利益脫勾。尤其是女性,能夠活得更有尊嚴,更不被社會的舊條框所壓迫。

我們只能調整自己的價值觀,擁抱改變,並且接受新時代的來臨。

作者小語

這篇希望大家喜歡,我回家要連跪好幾天算盤了。如果你有興趣參加我的核心讀者討論群,請到我的臉書專欄傳訊息給我,告訴我你對什麼議題有興趣,希望有什麼樣的交流。

也歡迎大家訂閱我的臉書專欄,留言和私信我都會盡量回的。
 
老樣子,我們下週三見啦!

《關聯閱讀》
剩女?敗犬?女人 30 拉警報?──即使是在 21 世紀的英國,「仇女」情結依舊存在
「台灣男人比日本男人溫柔」與「櫻花妹攻略文」──談談日本與台灣的「性別(不)平等」

《作品推薦》
活該還是不幸:我們的社會是怎麼看待窮人的?
擔仔麵與味噌湯、台塑牛排與月亮蝦餅、蔣介石和他的中國廚子──舌尖上的台灣:家鄉記憶與文化融合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mrhayata CC BY 2.0

劉庭安/我所見的世界


劉庭安,1988 年生,實作型的理想主義者。前麥肯錫分析師和 IDEO 大中華區商務主管。現於綠色能源的新創公司打工,希望能用商業和技術改善地球環境。
2017 年獲選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傑出青年。興趣是誤人子弟,在台灣大學、上海東華大學等多個學校當流浪教師。
臉書專頁:劉庭安專欄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