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該還是不幸:我們的社會是怎麼看待窮人的?
圖片

最近我搬了家,在網上買了一張床。過了幾天,門鈴響起。我去應門的的時候嚇了一跳,兩個年紀頗大的老先生,扛著沉甸甸的床墊,站在門外。

我趕忙讓兩位老先生進來,讓他們幫我裝床。過程中,心裡其實挺難受的,我一個手腳健全有力氣的年輕人,讓兩位年老的工人幫我扛床墊。而他們一身灰一身汗的活忙了半天,也不過就掙幾個體力錢而已。

當時,我感到一股罪惡感。我到底憑什麼能過比他們好的生活?我工作辛苦,難道他們不也是辛苦工作討生活嗎?對比我們這種坐辦公室的,他們的勞動難道比較不高尚?難道不應該獲得同樣的報酬嗎?

像是在上海和北京這樣的大都市裡,有大量從貧窮省份湧入的外地人,從事著送外賣、送快遞、開出租車、打零工等體力勞動,去換取微薄的收入。他們從出生開始,就沒有機會受到良好的教育。他們未必不努力,未必不想要改變自己的生存環境,就只是沒有相關知識、沒有一個機會而已。

世俗價值定義的「成功」,於他們而言,是一輩子無緣的。

什麼是成功?

在今天的社會中,「成功」的定義說白了就是有錢,「成功人士」說穿了指的就是有錢人。在我這個時代的價值觀中,一個努力勤奮、心思靈活的人,創造出新的產品和服務,滿足了市場需求,為全體社會增進了福祉,並從中獲得比別人更多的財富,乍聽之下也沒什麼不合理。

要是我們不獎勵給社會上創造更多價值的人,就不會有人去創造新的發明,不會有人冒險去創新,不會有人早起貪黑的努力工作。

「努力才會有錢,愛拼才會贏。」這句話的確是我們該鼓勵的社會價值。也的確有許多靠自己白手起家的創業家,靠著自身的才華和努力,實現了財富自由。

然而,若我們就這樣簡單地把「財富」和「努力」給畫上等號,也會得出另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結論:

「窮人之所以窮,全是咎由自取,是他們自己不努力!」

隨著「努力就能成功」的論點流行全球,我們看窮人的眼光也越來越殘酷了。

在古代的英國,財富被稱為 fortune,而這個字也有著幸運的意思。換言之,古時候的英國人,覺得一個人有錢,是因為他很幸運,生在了貴族領主的家庭裡;而去形容一個窮人,古英國人會說他 unfortunate,說他不幸運,沒被財富眷顧。

在過去的封建階級社會裡,一個人的身份地位和財富,都是由他所出生的階級決定,和他的聰明才智和努力勤奮關係不大。

而在古代的歐洲社會裡,無論是富人還是窮人,到了週日的時候都會來到堂皇雄偉的教堂。當他們跪在十字架前,被透著彩繪玻璃的陽光所洗禮時,他們都是平等的。在基督教系統裡,一個人死後是否能上天堂,不是以一個人的世俗財富來判斷,而是他生前做了多少善事。

甚至,基督教系統裡,還有著認為窮人的道德比富人優越的價值觀。聖經說「富有的人上天堂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這讓窮人在心理上還有個安慰:「就算你有錢,但你為富不仁,將來會下地獄。而我雖然窮,但我時刻行善,死後會上天堂。」不只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都有類似的價值觀。

然而,這種心靈安慰在現代社會中已近乎不復存在。近一百年來,是歷史上社會階級洗牌最快的時刻,加上資本主義的推波助瀾,「努力就能成功」的思想,幾乎遍佈每個人的心中。而隨著宗教的式微,人們也不再相信來世或是天堂,不再相信更高的道德。

判斷一個人是否「高尚」,就只剩下一個指標:他有多少錢。

所以,窮人連好人都不是了。今天的富人叫做贏家(Winner),而窮人叫做輸家、魯蛇(Loser)。這樣的叫法意味著:人生是一場追逐金錢的遊戲。富人就是勝利者、是努力的、是天才;而窮人就是失敗者、是懶惰的、是愚蠢的。

然而,我們真的能夠相信這樣簡單的二分法嗎?

起點不同,人生不同。

在過去的一百年中,人類經歷了工業革命和全球化所帶來的財富重新分配,的確過了一陣子「愛拼就會贏」的日子。但到了今天,人類社會終於又回到了階級固化的常態,回到由少數的封建領主統治大量農奴,階級障壁難以打破的型態。

如今,一個人的出身幾乎可以決定他的成就。但最讓人驚恐的是:頂層階級並沒有認知到自己是既得利益者,也缺乏對底層的責任。

舉個最近的例子,現任美國總統的女兒伊凡卡 ‧ 川普,是個時尚名媛,還創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被許多人視為「富二代也可以是創業家」的代表。但她在自傳寫道:「我小時候跟弟弟去賣檸檬水,家裡所在的康州避暑宅子所處的地段太偏僻了,沒有顧客光臨。怎麽辦?我們急中生智,把檸檬水賣給家裡的保鏢、園丁和女傭。他們都很配合,使勁從零錢袋子裡掏啊掏啊。所以,創業從小做起,有困難你別怕。」

而伊凡卡下定決心要創業,是在少女時代的時候,有一次被媽媽強迫坐經濟艙從法國南部飛回家,「因而體認到了金錢的重要」。隨後,伊凡卡在 25 歲起被父親安排進公司董事會,但是她在自傳裡表示:「我和我的弟弟們進父親的公司,全靠我們自己,沒有靠著家族的任何一點關係。絕對不是拼爹!

當然,我們局外人看到這些言論會覺得十分荒謬,但伊凡卡確實認為自己所享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得來的。不只「美國公主」這樣想,我們的「台灣王子」不也說過「我的一生充滿挫折」,老是聲明自己從來不靠爸嗎?

而當上層階級認為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理所應當、靠自己努力換來,自己理應是「贏家」。那他們當然理所當然會認為剩下的是「輸家」了。贏家對輸家,當然也沒有什麼憐憫或是責任可言。

然而,事實上這世界上有許許多多能力、才智、勤奮都不遜於他們的人,由於家庭出身不好,只能終生為生活勞勞碌碌。

不同的價值觀

古希臘人在祭祀酒神的祭典中,一定有演出悲劇的環節。而這些希臘悲劇有個共同的特色:主角在命運的捉弄下,做出了一連串自以為正確的決定,後來導致了慘烈的結局。

在著名的悲劇《伊底帕斯》裡,主角伊底帕斯在流浪時,失手殺了一個陌生人。而後伊底帕斯以智慧殺死了困擾王國的吃人怪物,獲得了忒拜王國的王位,並娶了前任國王的王后。

在伊底帕斯繼位為國王後,深受國民愛戴,但忒拜不斷的發生天災和瘟疫。在神明的揭示下,伊底帕斯才發現他失手殺死的竟然是他的親生父親,也就是忒拜的前任國王,而他娶的竟然是他的親生母親。

羞愧的伊底帕斯最後刺瞎了自己的雙眼,流放了自己。

在這個故事裡,主角擁有勇敢、正直、善良的本質,但卻受到命運的捉弄。人的意志相較於命運是如此渺小,這也正是希臘悲劇想要提醒世人的。

在我們這個時代,全球化只是少數人的派對。大多數的人要不是蛋糕被搶走的人,要不就是分不到蛋糕的人。我們之中的絕大多數,其實在出生的那一天,人生就已經大致決定了──窮人並不是輸家,只是不幸沒有生在好家庭,命運也沒有給他們機會而已。

我們可以重新學習古希臘人的精神──如果你既富且貴,請認識到這只是命運的垂青,沒有什麼好自滿的;如果你窮途潦倒,也釋懷它不過是命運的捉弄,不要太過沮喪。人類在巨大的命運洪流中,不過是渺小無力的個體。

出身就決定命運的窮人們,能否真的集合起來做些什麼,改變這樣的命運?我沒有答案,老實說也不樂觀。

但我們至少可以做到的,是時刻保持謙卑,並對他人的不幸抱持憐憫。畢竟,人無貴賤高低。

作者小語

如果你有興趣參加我的核心讀者討論群,請到我的臉書專欄傳訊息給我,告訴我你對什麼議題有興趣,希望有什麼樣的交流。

也歡迎大家訂閱我的臉書專欄,留言和私信我都會盡量回的。

老樣子,我們下週三見啦!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給底層窮人的迷幻藥──垃圾新聞、動漫遊戲、明星八卦、偶像劇
快樂地「認命」──參加「窮人的派對」,親近真實的巴西

《作品推薦》
擔仔麵與味噌湯、台塑牛排與月亮蝦餅、蔣介石和他的中國廚子──舌尖上的台灣:家鄉記憶與文化融合
10億美元的一堂課,史詩級的失敗創業:以色列鋼鐵人夏伊 ‧ 阿格西的故事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Taro Taylor CC BY 2.0

劉庭安/我所見的世界


劉庭安,1988 年生,實作型的理想主義者。前麥肯錫分析師和 IDEO 大中華區商務主管。現於綠色能源的新創公司打工,希望能用商業和技術改善地球環境。
2017 年獲選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傑出青年。興趣是誤人子弟,在台灣大學、上海東華大學等多個學校當流浪教師。
臉書專頁:劉庭安專欄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