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鑑:三國的蜀漢殖民政權,像極了今天的台灣

以史為鑑:三國的蜀漢殖民政權,像極了今天的台灣

以史為鑑:三國的蜀漢殖民政權,像極了今天的台灣

唐太宗李世民曾經說過一句名言:「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大凡古代的帝王和哲人,都試著從歷史裡總結教訓。

然而,回顧我們過去所學習的歷史,並沒有帶給我們任何的知識和洞見。我們被灌輸的歷史裡,往往是一位道德仁義的盛君開國,經歷幾代盛世後,後續子孫不肖,由一位荒淫好色的帝王亡國。

這樣子泛道德臉譜化的描寫,當然是一點經驗教訓也沒有的。我們所學習到的,大都是統治者希望我們接受到的歷史,透過歷史去灌輸服從統治者的順民思想。真實歷史發生的事情,多數都被淹沒的統治者製造的迷霧當中,不被一般的平民所知,當然也就談不上「以史為鑑」了。

宋代司馬光編寫的資治通鑑,由於描寫了大量國家興衰之道,被歷代的中國帝王視為教課書,甚至在某些時期,是只有統治者才能夠看的禁書。

我們這週試著解讀,中國歷史上我認為與當前的台灣最相似的時代:三國的蜀漢政權。聊聊我們能夠從這段歷史當中得到什麼教訓。

劉備的武裝殖民

我們對於三國時代的歷史認識,多半受到戲劇、遊戲、創作,尤其是《三國演義》的影響。在民眾的印象中,三國裡的曹操位居中原挾天子令諸侯,靠的是天時;孫權虎踞長江,靠的是地利;劉備賢臣良相,萬民擁戴,得人和。

然而在真實的歷史當中,劉備建立的蜀漢政權,其實是一個武裝殖民的外來政權,受到當地老百姓不斷的掙扎和反抗。而蜀漢政權的亡國,正是因為這一點。

蜀漢的「蜀」,指的其實是益州的蜀郡,是劉備失去荊州後最後的根據地。益州是東漢十三州之一,範圍大概相當於現在的重慶、四川、和雲南、貴州、陝西的一部分。

益州最早的主人叫做劉焉,劉焉並不是益州的本地人,而是中央朝廷派來的州牧。他所建立的政權是一個外來政權,由劉焉從外部帶來的嫡系,以及從南陽、三輔一帶收編的流民軍隊組成,稱為「東州集團」。

劉焉和他的東州集團其實是以武裝殖民佔領了益州。他們和土生土長的益州本地士族有激烈的矛盾。劉焉在世的時候就鎮壓了一次,劉焉的兒子劉璋繼位以後又鎮壓了一次。

而當劉備帶著從荊州來的人馬打敗劉璋奪取益州後,益州就有了三股勢力:荊州集團、東州集團、益州集團。

荊州集團作為劉備的嫡系,是最上層的統治者,掌握核心權力,但人數也是最少的。

東州集團作為前任的統治者,被劉備收編後成為兵桿子。劉備需要靠東州集團的武力來維持統治,但東州集團也不是真正的本地戶,和多數益州人是有矛盾的。

益州集團是劉備的錢袋子,是人數眾多,出糧出錢出兵維繫劉備的政權。但劉備也是最防著這些益州的土著,怕他們掌握權力,會顛覆荊州集團的統治。

台灣的三股勢力

近代的台灣同樣存在的三股勢力。日本武裝殖民台灣時,收編了一群台灣的望族士紳,維繫對大部分平民的高壓統治。

台灣這批和日本人合作的望族由此發家致富,就成為了台灣的「東州集團」。當然,這些望族也沒少挨台灣本地人諸如「漢奸」、「日本走狗」的罵名。

時間到了 1949 年,國民黨兵敗如山倒,蔣介石和他的軍隊來到台灣進行了第二次的武裝殖民,成為台灣的「荊州集團」。

當時,中國大陸來的「荊州集團」只佔了台灣總人口的 10% 左右。少數的外來者必須要拉攏原先的東州集團(服務日本人的望族),才能夠統治眾多的台灣本地人。

台灣也形成了殖民者、侍奉殖民者的望族、被壓迫的本地人三個階級。

偏霸一方:蜀漢的高壓統治

劉備入益州之後,做的事情和後來蔣介石在台灣做的事情基本上是一樣的。劉備不斷的宣稱自己才是正統政權,天天高喊「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的旗號。

最可憐的就是益州的本地人。人口只有九十多萬人口的蜀漢,官吏竟達四萬多,軍隊更在十五萬以上。平均二十七人養一個官,負擔近五個士兵。益州百姓供養著龐大的戰爭機器,連年開戰,本地人苦不堪言。

在劉備入益州前,劉焉劉璋父子還算是治理得比較好的。諸葛亮在隆中對說益州「民殷國富」,龐統也說「益州國富民強,戶口百萬」。

然而,到了蜀漢時期連連征戰,壓榨民力去維持統治,益州變成了在諸葛亮描述的「今天下三分,益州疲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今民貧國虛,決敵之資唯仰蜀錦」。

從「民殷國富」走到「民貧國虛」,看倌們可以想像蜀漢實行的是怎樣的鐵腕統治。蜀漢的法律也是三國裡最壓迫百姓的,《三國志》評論諸葛亮刑政嚴峻,都是為了讓統治者能夠最大限度榨乾益州百姓,不讓本地人反抗。益州人反而成為了益州的二等公民。

而多數的益州人承擔了巨大的戰爭壓力,但是權力卻沒有益州人的份。劉備政權的核心關羽、張飛、糜竺、諸葛亮、魏延、黃忠等,都是劉備的老兄弟,或從荊州過來的。再次之是劉焉的東州舊部,如法正等人。一樣作威作福,但居於荊州集團之下。

這一切,有沒有讓你聯想到台灣?

本土化失敗,大失民心

然而,只靠少數外地人的高壓統治是沒有辦法長久的。蜀漢政權也明白這點,所以開始小心翼翼的讓益州人進入權力中心,鞏固政權的合法性。

當劉備臨死前脫孤的其實有兩位重臣,一位是荊州集團的代表諸葛亮,另一位是益州集團的代表李嚴。其實就是為了要逐步完成蜀漢政權的本地化。

可惜,後來諸葛亮跟李嚴還是鬧翻了,最後由荊州集團勝出。諸葛亮指定的接班人蔣琬、姜維等沒有一個是益州人。益州人對蜀漢政權完全失望,希望曹魏政權來解放他們,實行「蜀人治蜀」,蜀漢政權也逐步走向毀滅。

九品官人法給了蜀漢政權最後一擊

我們小的時候在歷史課本上學到「九品官人法」,都被灌輸了這是個落後的選才法。把人才分作九等,上等人才能做官,而評等的權力掌握在世家大族手中,造成「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士族」的階級壟斷現象。

然而,九品官人法其實是中央政府用以籠絡地方勢力豪強,鞏固統治的好方法。

九品官人法又稱九品中正制。朝廷在地方設立中正官,負責品評該地區的人物授官。品評人物主要看家世背景、其次才是能力。這樣的選官方法,當然大受地方勢力的歡迎。

而在蜀漢的益州本地人眼中,與其繼續被劉禪諸葛亮這些殖民者壓迫,還不如儘快回歸曹魏中央,把劉禪跟外來的荊州和東州集團趕跑,在九品官人法下實行蜀人自治。

因此,當曹魏在公元 263 年攻入蜀地時,益州人缺乏抵抗的意願。在譙周等益州官僚勸說下,劉禪投降,蜀漢滅亡。

給我們的啟示

不好意思,這篇我要故意爛尾,我不想寫任何的結論、建議、批評、方法。

故事就說到這裡,剩下的我想讓您自己品味。無論您覺得我在暗示什麼,影射什麼,批評什麼,都是您自己的解讀。

歷史是已經發生的事情,而未來還是等待我們去開創的。台灣將來會變成怎樣?我們要如何生存下去?何去何從?

這些問題我們都只能靠自己找答案了。

作者小語

上週的專欄文章〈底層窮人的迷幻藥──垃圾新聞、動漫遊戲、明星八卦、偶像劇〉意外挑起看倌們的激情。作為寫幾個破字,換幾個酒錢的作者,我既然寫了就不怕給人罵的。有批評有討論都是好事情,每一則評論都是我的 KPI,我在這裡先謝謝各位看倌賞飯了。

但有讀者說我歧視動漫愛好者,又說我鄙視底層人民,這我只能嘆氣了。首先,我也是動漫遊戲和一切奶頭娛樂的愛好者、迷幻藥的嗑藥黨,看倌們沒發現我用的詞一直是「我們」嗎?再者,我自己就是被麻醉的底層窮人,你能想像連公子貪這幾個酒錢,出來拋頭露面給人噴嗎?

在我的定義裡,社會是需要迷幻藥的,這不是貶義詞,而是個好東西。統治者開心,我們被統治者開心,大家都開心,多好!

沒有鄙視,沒有歧視。我何必鄙視歧視我自己啊。這只是社會就是如此運作而已,也沒什麼需要改變的,這樣挺好。

最後提些正能量的,三週前我開始了一個核心書友的臉書討論群,有了很多深入專業的討論,我覺得這是個非常好的模式。我們試著稍微擴大這個討論群吧。

如果你有興趣參加的話,請到我的臉書專欄傳訊息給我,告訴我你對什麼議題有興趣,希望有什麼樣的交流。

老樣子,我們下週三見啦!

《關聯閱讀》
「給底層窮人的迷幻藥」?菁英視角下的標籤
要立足於世界,國家不能沒有文化──同為被殖民國的芬蘭如何形塑自身文化

《作品推薦》
給底層窮人的迷幻藥──垃圾新聞、動漫遊戲、明星八卦、偶像劇
為什麼毆打乘客、服務惡劣的航空公司,股價卻創下歷史新高?消費者真的愚笨可欺嗎

 

執行編輯:Vincent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beibaoke@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