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能力不如拚關係, 靠自己不如靠爸媽」──無權無勢的寒門子弟,如何奮力求生?

「拚能力不如拚關係, 靠自己不如靠爸媽」──無權無勢的寒門子弟,如何奮力求生?

每到找工作、換工作的季節,都有許多學弟妹和學生來問我找工作的建議,尤其是想進管理顧問、新創公司,或是到海外工作的。

我其實非常排斥給人建議。首先,我自己混得很差勁,有許多優秀朋友二十多歲就創業成功,公司都上市了,我還在當打工仔,實在算不上啥成功典範。

再者,經驗是沒辦法複製的,每個人、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成功之道。哪怕是張忠謀手把手地傳授他的畢生心得,我們也創不出另一個台積電來。

然而,在這個階級固化的時代,「拚能力不如拚關係,靠自己不如靠爸媽」。

作為沒錢沒權沒勢的寒門子弟,我們面臨著就算比上一代多付出十倍的努力,也未必能過上同樣舒適生活的窘境。未來的貧富差距更會越來越大,攀不上去的中產階級,連維持現狀都不可能,將會徹底淪落社會底層。

然而,這不代表我們寒門子弟要接受現實放棄希望,魚在砧板上都曉得要蹦一蹦呢。我們就算沒權沒錢,還是有自己的智力、體力、時間作為武器,在人生棋局上背水一戰、奮力求生。

但除了「心靈雞湯」的堅持夢想、努力上進那套之外,具體上要怎麼做呢?小弟我還是拋磚引玉,總結了三條自己的心得跟大家交流一下,請大家吐槽拍磚吧:

1. 拿時間投資
2. 找上升的船
3. 做核心業務

拿時間投資

首先,資本家和打工仔最大的差別,除了資本的多寡,還有什麼呢?我認為是對錢和時間的認知角度。我們要重新思考,到底什麼是「薪資」呢?

一般人認為,薪資是我們用「為社會創造價值」去換取的貨幣,這個貨幣可以用來交換其他人的價值。打個比方,我幫人理了個頭髮,賺了兩百塊。這兩百塊我可以去餐館吃一頓別人準備的餐點。

然而,資本家並不這麼看。對資本家來說,錢和時間都是能夠拿來投資的籌碼。譬如說,當一個風險投資者投資一家新創企業時,投資者看的是投資是否有可能在 5 年增值 100 倍。如果有,風險投資者就願意把錢和時間壓在這家新創上,因為投資的回報比把錢放在銀行或買房來得高。

因此,如果我們用資產階級的角度來思考「薪資」,薪資其實是我們機會成本的「折現值」。我們打工仔跟風險投資者一樣,都可以拿錢和時間投資,差別在於打工仔的金錢資本少,且通常沒有辦法拿金錢資本,投到早期有爆發性成長可能的好項目上。

但我們可以拿自己的時間為資本,押注在這些「好項目」上。

對每個人來說,一輩子能夠工作的時間大約都是 50 年。這 50 年的時間,我們可以為穩定的大公司或政府機關打工,賺取穩定的現金流,相當於把資本拿去買低風險的固定收益產品。

或者我們可以去賭賭看有潛力的爆發性企業,相當於拿資本投資高風險高收益的產品。犧牲短期的現金流,但換來股權跟公司快速成長的上升空間。

當然,人各有志。我不是勸說每個人都該去新創企業,不該去當公務員或是幫大企業打工。但對年輕人來說,我們的風險承受度較高,反正失敗了頂多回去大企業打工,沒什麼好失去的。

尤其,在全球快速變遷環境下,這些「穩定」的選擇也未必如此穩定。NOKIA、YAHOO 這些大頭說倒就倒,幾年的時間就風流雲散了。成熟的大企業給出的薪資和上升機會也相對較差,尤其是台灣惡劣的環境,這些工作就更危險了。

說到底,奴隸能夠失去的只有鎖鏈,何不賭他一把?

找「上升的船」

由此我們講到第二點。我們的職業發展其實跟我們選擇的工作環境和公司切切相關。

有句老話說得好:水漲船高。

打個比方,要是你早在 2004 年加入 Facebook,成為早期前一百位的工程師,估計你現在已經享有豐厚的待遇和地位,在業界也有很好的聲譽。就算你要跳槽,也可以頂著 Facebook 前一百位工程師的光環,到處都有人搶著要。

然而,如果你在 2004 年決定加入 NOKIA,由於公司的下滑和失敗,你的履歷也可能會蒙上一層陰影。因為你的公司不行,別人也會認為你的能力不行。

這就是我總結的第二條心得:找上升的船。或是我們講直接一點:永遠站在勝利者的這一邊。

這也是為什麼我通常會勸阻學生去那些已經過了顛峰的公司,因為等著這些公司的只有下滑和毀滅。在一艘漏水下沉的船上,人心散亂,容易有嚴重的政治鬥爭。想想船都要沉了,有想法的聰明人早就下船了,剩下的要不是能力差走不了的,就是想要分到最後一塊肥肉的食屍鬼。

譬如說台灣現在有些過氣的電子公司,把棺材本都押在看不到未來的應用上,在本業持續虧損萎縮的情況下,試圖要再造新局。雖然,歷史上也不是沒有在毀滅邊緣浴火重生,再攀顛峰的例子。但在未來,由於競爭的節奏越來越快,這種轉型改造會越來越困難。

作為打工仔,我們既不是創辦人,又不是股東投資者,沒必要去賭這個渺茫的希望。買潛力股永遠比買水餃股有盼頭。

做核心業務

然而,就算去了一家有盼頭的公司,最重要的是要做這家公司的核心業務。

打個比方,一個軟體工程師,最好是去科技公司工作,因為寫軟件是科技公司的核心業務。但如果是去一家食品飲料公司的 IT 部門,軟體工程師能發揮的價值就少了。

處於核心業務,代表你能夠獲得的資源和關注更高,同時能夠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因此,有些大公司的新業務部門,如果不是去當管理層的話,則盡量避免。大公司的內部創新通常很難成功,因為新業務會跟既有的流程、資源配置、價值觀打架。最直接的例子,是代工廠要做自己的品牌,如果是投資或收購的新公司可能還有些指望,如果是內部部門的話,99% 的機率是個坑。

想辦法打進一個公司的核心業務,是讓自己才能發光發熱最好的方法。畢竟,越靠近心臟的血管,能得到最多的血液。

總結

我們這代年輕人,不幸生在這個年代,不幸生在台灣。在我們掙扎求生的時候,還要忍受「草莓族」、「我們以前 Blah Blah Blah...」、「相比非洲的饑民你們已經很好了」、「不好好努力只想花錢」這些冷言冷語的屁話。

如果我們真的聽進了這些屁話,安穩苟且、不盡力爭取。或是悶著頭窮忙瞎幹,不去尋找更好的機會,那就真的完了。

在這場勝率渺茫的棋局上,我們只能夠大膽進擊、步步小心!

畢竟,命運總是垂青勇者。

作者小語

從這個專欄開始的時候,很多讀者朋友都留下了自己寶貴的意見,我也非常享受跟大家聊天、吐槽、筆戰、掐架的過程。

每個人的家庭背景、成長過程、價值體系都不同,有不同的意見是很正常的事情。聽到不一樣的聲音,也幫助我抽離原來狹隘的自我觀點,用不一樣的角度思考。

然而,貼文回復的方式,終究沒有辦法形成有系統化的討論。

因此,我想要建個小型的臉書討論群,我會在裡面貼自己還沒有完整寫下來的想法觀點,有些觀點我自己也沒想透徹,希望大家能多給我一些意見。同時,我也會放一些關於未來趨勢、有意思的文章,我們一起來觀察這個世界會如何演變。

最好人數不要多,控制在 30 人左右。如果你有興趣參加的話,請到我的臉書專頁傳訊息給我。
 
我們下週三見啦!

▍《Crossing換日線》2017一年4期
▍《Crossing換日線》向世界投履歷:2017夏季號

《關聯閱讀》
「頂大無寒門」?我來改變它──專訪《富比士》30 under 30年度青年領袖得主,哈佛大三學生Luke Heine
小確幸啃老,無欲無求?──蔓延日本、大馬、台灣、中國的青年「失志」潮

《作品推薦》
Love it or Leave it ─ 你不需要硬待在歧視你的地方
台灣經濟大敗局:1990年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We Make Nois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