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的「終極聖殿」:矽谷創新天堂 IDEO 是怎樣的地方?
圖片

隨著這幾年亞洲產業從製造代工開始轉型為品牌創新,矽谷的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理念開始迅速走紅。「設計思考」是一種以人為出發點,研究用戶的需求性,並結合商業可行性、技術永續性,創造「具有商業價值的創意」方法。

而設計思考的創造者 IDEO,發明了一系列改變人類生活的設計(蘋果的第一支滑鼠、摺疊型筆記型電腦、拍立得相機、第一支兒童牙刷)。在陪伴著一眾矽谷科技領袖成長的過程中,被業界視為掌握了矽谷的創新秘方。當你問一個 MBA 他最夢寐以求的工作,他可能會回答你麥肯錫、BCG、貝恩。但當你問一個設計師同樣的問題,IDEO 肯定是唯一的答案。

在 IDEO 工作的經驗就好像是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愛。令人熱愛的不只是工作本身,更是 IDEO 的設計師。IDEO 的設計師都懷抱著著一種淑世理想,樂觀地(有時是過度樂觀地)相信設計能夠讓世界變得更好。譬如說我的前老闆 Eugene 是我這輩子見過少見的又帥又聰明又極富人格魅力的男人。這種能當明星拍電影的男人,跑來當設計師,真的是為了「詩跟遠方」,我只能一邊欣賞他的帥氣一邊佩服。

花痴發完了,我們來正經的介紹一下這家公司。

一家奇葩的超複合型迷你設計公司

首先,比起 IDEO 在業界的聲譽和影響力,以員工人數來說,其實是一家非常迷你的公司。以顧問業來說,業界標竿之一麥肯錫在全球就有超過萬人的員工,反觀 IDEO 在全球不過就 600 個設計師,在上海的分公司也只有 30 個人。

然而,在這 30 個人當中,背景可說是包羅萬象。從工業設計師、產品設計師、交互設計師、溝通設計師、文案寫手、品牌設計師、空間設計師,到比較「奇葩」的商業設計師、原型製作師、食品科學家、教育家,以及 IDEO 最最奇特的角色:人類學家。

IDEO 相信要做出有突破性的創新,需要把擁有不同視點的設計師放到同一個團隊裡,讓彼此激盪火花。譬如說:當一個銀行委託 IDEO 設計一個  APP,人類學家會去深挖用戶在金融方面的痛點,交互設計師會去用最人性化的方式將需求轉化成設計,商業設計師會去匹配設計和商業模式。

此外,這裡很多人都擁有不只一個專長。譬如說,我有位同事是哈佛建築系畢業的空間設計師,在麥肯錫做過商業分析,同時還是位行為藝術家。我有另一位同事拿了華盛頓商學院的 MBA 跑去非洲肯亞做太陽能社會企業,後來又去法國藍帶學做料理。

IDEO 相信設計是用創意來解決商業問題的。而多元化的團隊,就是創意的泉源。

IDEO 上海。圖/IDEO 網站

每個人都是朋友,發自內心的尊重每一個人

當 IDEO 的創始人 David Kelley 創立 IDEO 的時候,他想要建立的地方是一個「所有員工都是好朋友」的公司。而這樣的理念,被具體體現在幾個地方:

首先是大小。每個 IDEO 辦公室的人都不多,不會超過 50 個人。而 50 個人大致就是一個團隊的人能夠彼此熟悉,不需要階層管理的極限。資深合夥人和初級設計師能夠天天在一個桌上吃飯,坐在同張沙發討論,這是激發創意很重要的元素。

辦公室的標配:能容納所有人一起吃飯的長桌。圖/IDEO 網站


其次,IDEO 是我見過最挑客戶、最有個性的設計公司。IDEO 的原則是:只挑對社會產生正面影響力的項目。甚至,IDEO 還時常會因為客戶的項目,沒有辦法給設計師好的學習機會,寧可放著大筆鈔票不賺,把案子推掉。

有一個親身經驗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當時 IDEO 有一個季度的業績不是很好,作為商務主管,我其實挺著急的想要帶收入進來。後來有個客戶找上門來,想要 IDEO 為一個擁有幾十間中學的連鎖教育品牌,設計鼓勵學生創新的教學方式。我當時覺得這個案子真是及時雨。立馬把這個案子帶去和老闆討論,沒想到他竟然想要拒絕這個案子。

「為什麼要拒絕?這個案子很符合我們創造正面社會價值的理想,而且我們現在需要收入啊?」我問。

雖然如此,但是我們目前有空的設計師對於教育領域都沒興趣,我們不能強迫他們去做,」我的老闆說。

「但是,他們以前有做過教育的案子,而且都做得挺好的不是嗎?」我反問。

「是的,他們有能力把案子做好,但他們都表達過教育領域不是他們想要繼續深入的方向。」我老闆回答。

彷彿看到我欲言又止的不甘心,我老闆加碼解釋道:「Louis 我跟你說,IDEO 的薪水在業界不算高,我們的設計師在外面可以輕易拿到兩三倍的薪水。但為什麼最好的設計師還願意來這裡工作呢?是因為我們讓設計師做他們想做的事情,讓他們成長。這是我們的原則。

當下我是非常感動的。這要換做在一般的顧問公司,公司正缺案子,有客戶送案子上門,老闆還不逼著員工們吞下去,還管你喜不喜歡、符不符合你的發展方向。

這樣極度的尊重每一個人,是 IDEO 的靈魂所在。

設計思維只是食譜,重點是燒菜的大廚

說到 IDEO,大家通常會直接聯想到設計思考。

常有客戶來拜訪 IDEO 之前,就已經把市面上關於設計思考、用戶中心設計方法、快速原型等相關出版物都掃過了一次。做好功課的客戶時常問我們這樣的問題:

「我明白 IDEO 是發明設計思考的公司,但我們拜訪了很多設計公司,他們也說自己利用設計思維幫客戶創新,那麼你們的方法學有什麼不一樣呢?」

其實,設計思維不是什麼神奇的流程,也不是一個嚴謹的科學,不是往哪邊一套,一家公司就突然變得創新了。設計思維是設計師解決問題系統化的藝術,便於學習和理解而已。

創意的好壞不在於方法學,而在於使用方法學的設計師。這就好像同一份食譜,我炒出來跟一個米其林三星的大廚炒出來,一定是不一樣的。

一個好設計,重要的還是後面的設計師。

對探索人性的著迷

大概很少設計公司,像 IDEO 這樣如此迷戀於用戶調研,把人類學家調研原始部落的方法搬到了商業設計當中。

在一個專案項目中,設計師大約會花 1/3 的時間和用戶「攪和在一起」:住進用戶家裡、跟拍用戶的生活,在最底層的精神層面和用戶建立同理心。為的就是極深入的了解用戶,站在他的角度設計完美的體驗。

在 IDEO 無論設計什麼,都一定是從設計「體驗」開始。譬如說 IDEO 在設計自己的辦公室時,我們把咖啡機、零食、飲料、廁所放在辦公區塊的正中間,把專案項目空間放到辦公室的兩側──這樣每個人需要拿吃的喝的,甚至需要上廁所的時候,都得走到中央來,遇到其他專案的設計師。這樣「被設計的巧遇」,也創造了靈感碰撞的機會。

在辦公室裡,到處都是泡沫塑料版、馬克筆、便利貼。就是為了鼓勵人們想到什麼時立刻寫下來或畫下來──連馬克筆的粗細都是設計好的,剛好能夠讓來往的設計師看到自己的創意,隨時提供意見。

貼滿圖片和便利貼的 IDEO 專案現場。圖/IDEO 網站


這樣的哲學體現在 IDEO 設計的每件事物上。我們不是要設計一個商場,而是設計一個家庭共度週末的時間;我們不是設計一張面膜,而是設計一個給人們在繁忙中靜心放鬆的片刻;我們不是設計一間酷炫的銀行,而是為剛出社會的年輕人設計學習認識財富和享受成為成人的體驗。

創新的秘訣說白了也沒什麼秘密,就是讓設計師把心和靈魂放進作品裡,用設計的力量去滿足用戶的痛點和期待。

IDEO 在設計一家餐廳的測試原型,收集用戶的反饋。圖/IDEO 網站

實際上完工的餐廳。圖/IDEO 網站

一個探索人生的過程

在顧問行業有個笑話:入行的人通常都是聰明、但不知道自己人生要幹嘛的風險規避者。當我們不想要這麼快做選擇,顧問就是個延後人生抉擇的避風港。

就這點上,我覺得 IDEO 做得特別好。前面提過,IDEO 挑客戶的原則就是要對社會有正面價值。受到這樣的精神影響,IDEO 的「校友」們離職之後,有的自己創了社會企業、有的跑去教書、有的跑去新創公司,以各種奇葩的方式努力讓世界變得更好。

無論是校友或是現任員工,我們都覺得在 IDEO 的工作經驗,是一個挖掘自我的旅程:找尋自己的熱情,和自己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有所貢獻的位置。

附註:

如果你對學習設計思維有興趣,可以看看台大創新學院的課程,或讀讀看這兩本 IDEO 出版的書:《創意自信帶來力量 Creative Confidence》、《設計思考改造世界 Change by Design

《關聯閱讀》
「創業所有挫敗與痛苦,都是旅途中的風景」──專訪舊金山Sha Design創辦人姚彥慈
何承育:「好設計是一種共鳴」──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專訪

《作品推薦》
「魔都」上海群像──有錢的本地人,與拼翻身的外地打工仔
高築的階級之牆──我們只能尋找大門尚未關起的城堡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IDEO 網站

劉庭安/我所見的世界


劉庭安,1988 年生,實作型的理想主義者。前麥肯錫分析師和 IDEO 大中華區商務主管。現於綠色能源的新創公司打工,希望能用商業和技術改善地球環境。
2017 年獲選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傑出青年。興趣是誤人子弟,在台灣大學、上海東華大學等多個學校當流浪教師。
臉書專頁:劉庭安專欄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