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者的思維」:他們世襲平庸,是因為不知道有更好的路

「貧窮者的思維」:他們世襲平庸,是因為不知道有更好的路

作者警語:這篇文章的立論基礎,在於「階級」是確實存在的,而職業雖無貴賤,但「職涯」的選擇除了收入高低之外,也有「前景」、「前途」的高下之別──這是我所見的世界,未必等於你的。

因此,如果你眼中的世界是百花齊放、歌舞昇平;人人不論出身為何,靠著努力都必能達成夢想⋯⋯云云,建議你無須參考此篇文章。因為接下來我想要說的話,是我所見到的真實狀況──它可能會很「政治不正確」,甚至讓你感到很不舒服。

但如果你願意聽聽不同的觀點和說法,從不同的角度思考事情,很歡迎你繼續看下去並加入討論:

近來,我一直在思考「貧窮」對一個人思想的影響

我從步入職場初期起,就陸續在兩岸的大學中兼課、教課。算一算陸續教過了上百名學生,有像是台灣大學這種名校的,當然也有比較後段班的學校。

不可諱言的現實狀況是,名校的學生確實思維比較活躍、眼界比較廣闊、比較勇於表達意見、教起來也比較有成就感。

然而,我一直很懷疑,這到底是因為名校生本來資質就比較好,或是因為他們來自經濟狀況比較好的家庭?

如今,許多統計數字都已陸續說明,大多數的名校生,都來自於中產階級或以上的家庭。且這狀況不是台灣獨有,在今日中國大陸、歐美和日韓皆是如此。

這狀況的成因有很多,但名校的「學費高低」,通常不是關鍵重點:例如美國名校其實多有清寒獎學金(Financial aid)制度,如錄取哈佛、哥大的美國學生若家庭年收入不足某標準,學費全免等;在台灣,則是私立學校學費比公立名校還高。

真正的原因是:從小到大,中產階級或富裕階級的原生家庭,有較多資源給予孩子源源不斷的刺激和機會;反觀後段班學校的學生,普遍來說因家庭狀況不允許,成長過程中沒能給予他們多少啟發。

當然也有例外。

我教過幾個學生,是來自偏遠地區的貧窮家庭,靠著高考進一線名校的。這種靠著自身努力突破壁壘、完成階級躍升的案例,的確非常勵志。

然而,我常為他們感到心疼──因為就算他們憑藉著自身努力爬到這裡,貧窮的出身,卻還是常常限制了他們的未來。

因為他們缺乏「做出好決定」的眼界

譬如大學時應該要申請什麼實習、參加什麼社團、打什麼比賽、如何寫履歷、如何得體的面試、進入哪個行業之後才會有前途⋯⋯這些都是好家庭的子弟,從小耳濡目染就會,但寒門子弟常無從學起的東西。

我親眼見過不少考進名校的寒門子弟,他們把時間花在無意義的系上活動,畢業後去看似穩定但已在衰落中的夕陽產業,過上庸庸碌碌的生活。

我自己在念台大的時候,就有這種很強烈的感覺:寒暑假時積極去找外商、投資銀行、管理顧問公司的實習;去打商業競賽、去海外遊學的,絕大多數都是中上家庭的學生──反之,迷迷惘惘,不知道把時間拿去幹嘛,於是揪團玩樂、夜衝夜唱的,反而卻多是寒門子弟。

社會大眾一般都會想,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富裕子弟都是懶貨,啥都不用幹,成就財富都唾手而得。然而事實是,除非真的是金字塔頂端的權貴階層,否則中產、中上階級出身的學生們,往往比寒門子弟還要努力,努力得還更有方法。

就拿找實習來說,中上階層的學生,多會想盡辦法擠進在該產業有名望的大公司(像是 Goolge、台積電、P&G、JP Morgen、奧美等),豐富他們的履歷。哪怕這些知名大公司給的實習薪水再差,學生們也要擠進去──因為他們知道,這份實習履歷,是他們往後職涯的門票。

反觀寒門子弟,他們可能跑去當家教、去補習班當解題老師、去餐廳端盤子、去電器行修電腦、去工地搬磚。這些工作可能賺錢更快,但對他們所學的專業、嚮往的職涯,卻一點幫助都沒有。

圖/Enrique Ramos@Shutterstock

「經濟壓力」?還是「貧窮的思維」所致?

當然,職業沒有貴賤。讀者朋友們更可能會跟我辯論:寒門子弟選擇賺錢快的工作,是因為「經濟壓力」。

然而老實說吧,在我觀察,「經濟壓力」只是一部分原因、甚至可能只是藉口:因為我看過太多人暑假早上打工、晚上就夜衝夜唱把錢花光的同學;也看過許多父母親辛苦賺錢的私校學生,手拿最新的 iPhone 腳踏最潮的球鞋,學費明明是家裡東湊西湊來的,但總愛口口聲聲說自己「靠著打工自食其力」。

當然,因環境不得不然的苦學案例必定有,會舉上述例子主要是想說明,其實比「經濟壓力」更關鍵的原因,是因為「貧窮的思維」,讓他們根本不知道現在找一份好實習,對他們未來「絕對能夠賺得更多」的好工作來說,有多重要。

為了眼前的小利放棄長遠的大利,就是典型的「貧窮思維」──而貧窮思維的負面影響,還會繼續影響到他們畢業之後。

我有個來自偏鄉的優秀學生,靠著天賦和努力考上了好大學,畢業後也拿到了互聯網產業中,很有前景公司的職缺。但最後,他卻回家鄉考了個公務員──因為他的父母看不懂未來的發展,堅持要他找個穩定的工作。

我在台大的同輩當中,也有不少這樣的案例。明明在校表現出色,腦子堪比萬中選一的人中龍鳳,畢業後竟跑去了衰退中的夕陽產業,做了沒什麼發展前景、經營者思維保守,人事升遷、加薪管道都不暢通的工作。

本應有大好前途的年輕人,卻因為「貧窮的思維」,這輩子就這樣了。

說實話,這不是他們的錯,他們看不清自己的實力、不敢做或做不了更好的選擇,不是因為他們蠢,而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有更好的路就在前方。

比起物質上的貧窮,更可怕的是思想上的貧窮──就算把一座金礦放在他面前,他都不知道該怎麼挖。

因此,教會寒門子弟要怎樣挖金礦,就是教育者應該要做的工作。

教育與階級之牆

我在先前一篇文章中,曾經提過這樣的譬喻:這個世界是由三個同心圓組成的。最內層的「城堡」裡住著既得利益的頂層階級;中間層的「外城」住著靠知識討生活的中產階級;而最外層的「鄉野」,住著居於弱勢的底層階級。

頂層階級和中產階級都各有一層城牆,把牆外的人給擋出去──但差別在於,頂層階級的城牆是血緣,而中產階級的城牆是知識。

「外城」要進入「城堡」,是十分困難的事情,因為血緣之牆非常難以攻破。混得最好的中產菁英,譬如說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醫院的主任醫師,那怕拿著 2 、 3 千萬的年薪,還是進不了城堡。因為他們的收入和社會地位不能夠靠血緣世襲,他們的孩子還是必須得憑藉教育,來取得社會地位。

而「鄉野」要進入「外城」,卻相對有機會的多:一個資質良好的寒門子弟,是有可能通過勤奮苦讀,獲得足夠的專業能力,進入中產階級,甚至在中產當中成為出類拔萃的菁英人物。

教育沒辦法讓外城的人進入城堡,卻有可能讓鄉野的寒門子弟進入外城,甚至成為中產階級當中的菁英。

然而,這也只是「有可能」而已──因為成為中產菁英所需要的知識,有太多是目前學校教育體制教不了,而只能通過原生家庭、或在體制外自己習得的。

為什麼醫生家庭的小孩更容易成為醫生,律師家庭更容易出律師,父母都是銀行家的孩子更容易進銀行?──這未必是靠著裙帶關係,而是從小到大的耳濡目染,讓這些小孩更容易摸清成為中產菁英的門路。

因此,如今不但城堡裡的頂層階級能夠靠著血緣世襲,連外城裡混得比較好的中產菁英,也能夠靠家傳知識世襲──寒門子弟哪怕考進了名校,也很難與他們競爭。

我們要去責怪學校老師沒把學生教好嗎?這也的確是為難這些他們了。看倌們想想,會去小學、初中、高中當老師的,通常是什麼家庭的孩子?說白了,學校老師這個職業掙得不多,上升空間也很有限,多半還是底層階級出身的子弟。

老師這個職業當然值得尊敬,但這些老師們從小到大,多半根本不具備成為「中產菁英」的知識和眼界,是要怎麼把這些教給學生?

拿我自己舉例:我高中唸的是建國中學,已經是台灣最好的高中了,但我接觸的老師們,每個都在鼓勵學生要「考醫科、當醫生」。學生問老師不當醫生還有什麼其他的好選擇嗎?他們根本也回答不出來。

對於我那時候的許多建中老師來說,這世界上彷彿就只有兩種職業:老師和醫生。他們對於世界上發生什麼新的事情、新的趨勢,根本一無所知。

學校老師能夠把課本上的知識傳授清楚,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要指望學校老師指點學生怎樣做出正確的人生選擇,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為此,我們需要一種新型態的學校

幫助優秀的寒門子弟,突破他們原生家庭的思維枷鎖,我們需要一種新型態的學校。在這一所學校當中,最重要的是老師的素質和眼界。

如果老師不具備好的眼界,根本就不可能教授課本上面沒有、卻至關重要的知識與思維。

這種新型態學校需要的老師,肯定不是由既有的學校、師範體系裡出來的──因為他們必須要有豐沛的社會經驗,必須是各個領域的傑出人士,才能將他們的思想、眼界和第一手觀察,傳遞給學生。

我自己在辦學校(Q School)的時候就在想,我不能夠只收好家庭的子弟,也要把機會留給寒門子弟。而我們找的老師,也都必須要是在各個領域走出自己道路的人,能為學生指引未來的方向。

只要我們能夠幫助學生突破原生家庭的思維侷限,讓他們能夠做出比父母輩更好的人生決策,那我們就算成功了。

當然,我們幾個的力量終究有限。我也希望有更多有志於教育的同行,能夠一起做出更好的學校。

與大家共勉。

作者小語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的話,歡迎你訂閱我的臉書專欄《劉庭安》,除了同步換日線更新之外,我也會不時分享一些隨筆。

另外,我在 9/8(週六) 於高雄,有一場設計思維和創新創新領導力的分享會,歡迎高雄的讀者參加,我們很希望能夠和你現場交流。

哈佛商業評論在今年初公布了一項重點研究。在未來,人工智能將會取代大多數的人類勞動。目前我們的多數職業,在未來都不將再產生任何價值。在未來,人類智能不被算法取代的核心能力,就只有三項:想像力、創造力、策略力。

將這三者結合在一起的,就是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

源自於矽谷創新諮詢公司 IDEO ,設計思維是一個以人為本的解決問題方法論。透過從用戶的需求出發,為各種議題尋求創新解決方案,創造出更大的商業和社會價值。
與傳統的「理性分析」不同,設計思維是一種與用戶建立同理心,並通過快速迭代、原型測試,創造改變世界的產品的方法。

我在這場分享會當中,將會介紹設計思維誕生的前因後果,如何在商業世界的應用創新,以及我們該如何培養自己的創新領導力。

請點擊下圖報名!期待到時候看到各位!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innapong@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