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境之狼」──人口走私者的故事

「邊境之狼」──人口走私者的故事

「郊狼」(coyote),移民們如是稱呼他們。

在這裡, Coyote 專指美墨邊境,以非法偷渡中美洲移民為業的「人口走私者」(People Smuggling);和販賣人口、器官或者以強迫賣淫等各形式進行剝削的「人口販子」(Human Trafficking)極為不同。

人口走私者儘管在法律上從事的仍為「犯罪活動」,卻是建立在走私者與「自願被走私者」雙方的信任基礎上,有如一種「服務式」的經濟活動:人口走私者由於熟悉邊境情況、擁有「人脈」、通曉軍警部屬、交通狀況變化等資訊,透過高風險的「人口轉運服務」,賺進大把的鈔票。

一般而言, Coyote 不單是一個人,更是一個完善的組織,包含「前線」的業務、司機、領隊、看管人;「後勤」的監測、策略安排與規劃師:業務人員負責在邊境區向移民們兜售服務──他可能隸屬於組織,亦可能只是兼職賺外快的「前檯人員」──確認購買服務後,「業務人員」會將非法移民們安置在隸屬於組織下的特定邊境旅館,等待組織內負責監測者所給予的訊息;接著「監測者」負責監視邊境情況、巡防動向、部點與班次時程,並在確認完情況後,由「領隊」的 Coyote 一前一後帶隊穿越邊境,同時,由當地青年擔綱「把風者」,隨時傳遞訊號,以確保路徑安全。

人口走私的真實經歷

「在邊境沙漠區,我們往往被拆成不同小隊⋯⋯通常至少得走上 3 、 4 個小時,有時候在比較危險的路段, coyote 甚至會給我們注射古柯鹼,以確保每個人可以在極度疲倦與狼狽的情況下,仍能快速衝刺、不彼此拖累⋯⋯,分批到達指定的『安全屋』後,我們會坐上卡車,被轉運幾次,才能到達目的地。」

多麼驚悚的逃亡過程!來自薩爾瓦多的胡思頓了頓後,補充道:「當然,也要看你付多少錢,決定你『可以到』哪裡──到休士頓是一個價錢,進入(美國)更內陸,又是另一種價錢了。」

胡思接著說起了他所認識的 coyote 。是時,他因第二次非法進入美國而被拘捕,正待遣返,並於拘留所中認識了這位同樣來自家鄉薩爾瓦多、負責領隊偷渡 提華納(Tijuana)邊關的 coyote 。

「他每個人收費 8,000 美元,一次帶 25 到 30 個人,『該繳的費用』繳一繳後,每次出團的淨利有 3 萬 5 千至 4 萬美金啊!」(約新台幣 100-120 萬元)

胡思算是我們難民營的常客了,這已是他第四次準備前往美國──他每次會先在這兒先待上約三個月,以在附近小鎮的工地打零工,賺取盤纏。

「什麼是『該繳的費用』呢?」我不禁提問。

「旅行中的住宿費、邊關警察和移民署官員的『打點費』、把風人員的鐘點費、看守人員的薪水、水路交通費⋯⋯但最貴的還是交付給販毒集團和黑幫集團的過路費與保護費。」胡思解釋道

人口走私與黑幫的共生關係

根據難民營中的非法移民們所給出的,不同時間點的數據中,除各式零碎的打點費外,大約的費用如下:不同地點的官方人員打點費為每位移民每次需給付約 200 至 600 美元,德州格蘭河(Rio Grande)的「水上交通費」則是眾口如一的 100 美元;若自墨西哥的「新拉雷多」(Nuevo Laredo)偷渡至美國「拉雷多」(Laredo)的陸上偷渡費,不含抵達前後的任何交通,則統一要價 800 美元。

過境後的交通費,則因「最終抵達地點」而有所不同,大多約在 150 至 300 美元之間:搭乘「死亡火車」 la bestia 的每人過路費自墨西哥起算:維拉克魯茲(Veracruz)州 100 美元、越朝北方收費越高昂,直至 200 美元;而給付予販毒集團和黑幫的「過路費」與「保護費」,則介於每位移民 500 至 700 美元之間。

儘管沒有明確證據,指出「人口走私集團」和「販毒集團」間的後勤與合作關係,但墨西哥販毒集團、黑幫們,確實掌控了墨西哥各州領土,以及北方邊境和主要運輸及交通路線──同時,販毒集團亦為人口走私者劃分了「明確的路徑和費用」,支付的越多,越能透過實力堅強的販毒集團取得「旅行保障」:包含其「安全性」以及向官方部門的賄賂「成功率」。

另一方面,儘管費用高昂,移民們仍傾向信任「與毒販集團有合作關係」的走私者,以確保人身安全──由於人口綁架與販賣的新聞層出不窮,當移民們將自我託付於不明組織的走私者、個人走私者或未具任何憑證與信任基礎的走私者時,其所面臨的風險自然相對更高。

當然,在 coyote 系統中,亦有律師另外提供服務,以協助「墨西哥文件」的籌備(如關聯閱讀文中,楊迪的「墨西哥新身分」,詳見:《【現場直擊】「全球第二賺錢」的非法產業,因悲劇而生的「人蛇經濟」(身份篇)》一文),讓非墨西哥籍的中、南美洲移民們萬一被遣返時,可以停留在墨西哥邊境,而不必再次回到家鄉,重新踏上征途──

此項服務,特別適用於被黑幫 Mara Salvatrucha(MS-13)追殺的大批薩爾瓦多人。

已有三次「闖關經驗」的薩爾瓦多籍移民胡思

邊境上的「慣犯」,鄉里中的「英雄」

「所以,邊境coyote那麼多,要怎麼挑選呢?」我好奇地繼續問著。

「通常都是彼此有認識的人、親朋好友居中推薦的,然後我們再到特定旅店用代號找他們。這點兩邊都一樣:協助偷渡者怕被日益增加的「臥底」在美國抓個人贓俱獲;偷渡者更謹慎──想想,你敢把命託付給完全陌生的人嗎?」胡思理所當然地說道。

人口走私活動,確實是建立在雙方的信任基礎上。許多的 coyote 本身便是來自他國的非法移民,甚至秉持著「理解」與「幫助」的姿態,在進行其事業活動──更因長途旅行中所需共度的困難與挑戰,走私者與被走私者間,自然須建立起良好的默契和信任基礎,以利團隊順利過關、達成「目標」。

而在移民們間「吃好道相報」的風氣下,長年下來,如今中、南美洲各國的大城小鎮中,移民的親屬、友朋們,往往各已有其所信任、忠實惠顧的「 coyote 服務團隊」──
不無諷刺的是,比起貪腐的軍警政客、殘酷的黑幫勢力與在家鄉壓迫他們的土豪劣紳,這些「邊境之狼」──人口走私者們,儘管是法律上的罪犯,卻更像是許多非法移民的家人們眼中「幫助弱勢、為之衝鋒陷陣」的英雄;更是許多移民們心中,在「追求夢想」的道路上,能夠彼此託付、彼此理解的戰友與夥伴。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作者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