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移民大遷徙】現場直擊(下):邊境的投降──「人權有時候,是非常可笑的字眼」

【中美移民大遷徙】現場直擊(下):邊境的投降──「人權有時候,是非常可笑的字眼」

4 月 29 日,浩大的「中美移民大遷徙」在歷經一個月、長達 4,000 餘公里的征途後,終於分批抵達美墨邊境── 2 、 3 千人的團隊,如今只剩下 6 百名。

在川普總統嚴厲的移民政策掃蕩下,大多數的中美洲移民們更傾向留在安身立命相對簡單、語言文化較為相似的墨西哥;於此同時,亦有少部分移民們選擇以較不起眼的方式,沿邊境線獨自潛行,尋求偷渡路徑。

這剩下的 6 百多名移民們,在這趟漫長之旅的「終點線」上,面對的是一如所料的拒馬、鐵絲網,和荷槍實彈的邊境軍警。

嚴陣以待的川普政府

面對遠道而來的不速之客,美國政府早已命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海關及邊境管理署(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CBP)嚴陣以待。

其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公開表示,移民大遷徙是「蓄意破壞美國的律法以及損害其系統的活動」("a deliberate attempt to undermine our laws and overwhelm our system.")。

而總統川普更是直接推特道:「我已指示國土安全部不得令這支龐大的遷徙隊伍進入我們的國家。這是個恥辱。」(I have instructed the Secretary of Homeland Security not to let these large Caravans of people into our Country. It is a disgrace.);「公開羞辱美國邊關的移民大遷徙活動,顯示了美國移民法的脆弱與無能。」(The migrant 'caravan' that is openly defying our border shows how weak & ineffective U.S. immigration laws are.)。

他並對墨西哥政府給予移民大遷徙參與者一個月過境期的移民政策,不留情面地語帶威脅:「墨西哥,徒有其嚴厲的移民法,更應該阻止中美洲移民們穿越墨西哥以進入美國。我們會將此現在這情況,列入新北美貿易協約談判的考量當中。」(Mexico, whose laws on immigration are very tough, must stop people from going through Mexico and into the U.S. We may make this a condition of the new NAFTA Agreement.)

此外,川普政府亦一再地公開指涉移民們為罪犯、走私者和安危隱患,質疑其申請難民庇護資格的正當性與合法性,並將人權悲劇的「大遷徙」活動,惡劣地轉化為其「邊境城牆政策」的行銷推廣良機。

站在高牆的「另一邊」,我不禁想:作為一個以外來移民立國、標舉「自由與夢想」、自比大融爐的國度,美國政府如今漸趨極端的排外作風,著實令人咋舌;推崇英雄主義的美國文化,難道只剩下表面的吹噓與膨脹了嗎?

川普推特截圖。圖/Twitter@realDonaldTrump

美墨邊境 Tijuana 的「受俘儀式」

移民們初時高昂的希望,歷經一個月的苦行後,在終點站提華納(Tijuana)的鐵架網前,潰決為黑色的卑微;他們只能無助地等待。

一道又一道疲憊的影子,鬆散地在邊關哨站外成列,黑壓壓地揣著印有姓名的紙張,與焦慮得異常明亮的雙眼,長長的隊伍朝來時的方向不斷地綿延。

眼前的景象,像是個受俘儀式:由一端的政治、歷史與經濟勝利,向另一端的敗局隔著時空的距離進行「戰後受降儀式」,強權榮光下又一筆的陰影,匍匐在英雄腳下乞求救贖的貧民們身上。

根據人權組織統計,由於移民們大多不具有官方文件、抑或「缺乏受迫害之證據」,每 6 百人之中,僅有約 150 人能夠提出庇護申請(尚不計算是否成功通過),申請者多為婦女及孩童。

「我們要求當局做的,不過是尊重移民的庇護權、對於申請庇護的移民們不擅加定罪、且不擅自拆散對方家庭。」(Lo que pedimos a las autoridades es que se respete el derecho de asilo que tienen los inmigrantes. Que no se criminalice a los que piden asilo y que no se separen a las familias que están viajado juntas.)

來自支援移民大遷徙的人權組織「無國界之城」(pueblo sin fronteras),在邊境為移民們發聲、提供法律顧問的 Mujica 在受訪時如此堅持。

而依據國際條約,美國政府確實也有義務,協助進入其疆域的外國民眾,申請庇護資格。

美國的孩子跟墨西哥的孩子,隔著邊境鐵網相見。圖/Shutterstock

1.3 % 的機會──大遷徙期間,刻意銳減難民接受數量

但在實務上,至美國尋求庇護者,須在通過邊境時提出申請,一旦通過海關和邊境管理署核准進入,更需等待官方面試,以判定是否得以進一步申請難民資格:

獲資格者,將被另行拘留、審察,其過程往往長達一年以上,並伴隨著高失敗率──數年來,這些來自中美洲的個案,只有極為少數者成功申請到庇護資格。

更殘酷的是,美國政府所開放的資格名額,竟於短短三日內,從原先的 50 名,經官方調整為 20 名,再銳減為 8 名──於 6 百位不得不遠走他鄉的難民們而言,這無異於一樁刻薄的笑話。

但被拒於邊境之外的移民們,仍舊堅持地等在那兒,誰也不願輕易地轉首歸途,只得彼此隔著鐵柵欄耗著。

另一方面,於大遷徙期間,墨西哥政府曾承諾人權組織,將會發放 1,000 張「人道簽證」(humanitarian visa),以換取移民們在過境墨西哥時,「不造成社會動亂與威脅」。然而這樁政治買賣至今仍無任何實際行動──墨西哥政府未曾發放過任何一張簽證,意即移民們若踏上歸途,任何官方機構皆可將其視作罪犯逮捕;移民們等同變相地被困在兩國交界。

在現實的悲劇中,「人權有時候,是非常可笑的」

「移民大遷徙,通常都是怎麼結束的呢?」做完後續調查之後,我向 Ixtepec 難民營的管理者潔西卡問道。
「大夥兒通常便各自嘗試偷渡入境,當然這非常危險,很多人就這麼地命喪沙漠。所以我才說,不要鼓勵移民大遷徙。」說著,潔西卡感嘆道:「人權有時候,是非常可笑的。」

長長的隊伍,黑壓壓地朝來時的方向不斷地綿延。這畫面怎麼看,還是像個絕望的受俘儀式:由崩壞的英雄們向資本主義屈服。而勝利者們與其附庸,則猖狂地在網路上,嘲諷著 4,000 公里外,那些永不落幕的悲劇。

「人權是個屁!錢才是一切。」許久以前,因不願加入黑幫 Mara 而為之追殺,只得踏上險途的胡立歐,曾這麼嗤蔑道。

旅程的最後,我亦不得不以此作結。

全文完。系列文章請見:
【中美移民大遷徙】現場直擊(上):龍蛇雜處的闖關大軍,還是現代版的「出埃及記」?
【中美移民大遷徙】現場直擊(中):是天真還是正義?空泛的「國際」,無解的題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