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毒梟真實事件四部曲】之三:毒梟與政府──「可憐的墨西哥,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

【墨西哥毒梟真實事件四部曲】之三:毒梟與政府──「可憐的墨西哥,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

編輯導言:本文作者目前長居中美洲,進行 NGO 組織的工作,在因緣際會下,於墨西哥接觸到處理「人口走私」的律師,進而後續追蹤調查撰寫〈【現場直擊】「全球第二賺錢」的非法產業,因悲劇而生的「人蛇經濟」〉系列報導。

在這片被許多當地人形容為「法外之地」的土地上,「全球第二賺錢」的非法產業既已盛行,更無法忽視「全球第一賺錢」非法產業,在此地的巨大身影。

墨西哥毒梟真實事件】四篇系列文章,作者從四個不同面向,以親身所見與所聞,帶讀者一窺墨西哥地下「毒品王國」的龐大網絡,是如何影響這個國家的每一寸土地:

「可憐的墨西哥,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註)──墨西哥名言。

墨西哥,作為毒品貿易大國,在毒品交易的「產業經濟鏈」上,主要扮演著中間商的角色。當地毒梟集團負責將「上游供應商」──產自南美的古柯鹼,加工、分裝、運送後,提供給具有大量需求的「下游消費者」──富有的鄰居美國,並在中間賺取暴利

尤其在 1994 年墨西哥簽訂了《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後,毒品運輸路線更被視為「實際上」等同於合法開啟。

墨西哥販毒集團隨之加速壯大,亦連帶著助長了墨西哥原已不穩定的經濟及政治基礎下,曾出不窮的暴力與動亂。

墨西哥,向來是個錢與權緊密結合的國度,歷任政府的貪污腐敗,早已展現在層出不窮的官方醜聞上。

90 年代前後,快速累積大量資本的販毒集團,早已不耐於藏身黑暗──他們緩慢而有序地,將其觸角伸入官僚體系的每一個階層裡,逐步以收買、賄賂、暴力、威嚇甚至暗殺等手段,將大部分的公權力收歸己用,並由上而下地建構、確保其難以被動搖的地位——墨西哥近年政經的腐敗與動盪,由是而來。

43 條學生的人命,不過是冰山的一角

還記得 2014 年,震驚全球的墨西哥學生「被失蹤」案嗎?

是年 9 月 26 日,墨西哥阿約齊納帕市(Ayozinapa)43 名師範學生,前往伊瓜拉市(Iguala)抗議市長夫人的濫權,同時為紀念 1968 年的「特拉特洛爾科事件」活動籌款──然而整批學生卻在抗議現場即遭到槍擊,隨後更整團突然人間蒸發般地失蹤。

洛杉磯抗議墨西哥學生「被失蹤」案的遊行活動。圖/betto rodrigues@Shutterstock

由於事發後國際輿輪譁然,美國亦施加壓力要求墨西哥政府徹查,直到該年 11 月,案情才逐漸水落石出——根據後續調查,當時備感威脅的伊瓜拉市市長夫婦竟下令員警們「處理」掉這批學生,而腐敗警察們遂將學生們交由當地販毒集團⋯⋯。

最後,43 名學生的屍體與衣物在亂葬崗、河流中被尋獲──他們無一倖免於難,死前甚至遭到殘酷刑求,或被活活以汽油焚燒致死、毀屍滅跡。

醜聞爆發後,主嫌伊瓜拉市長夫婦在逃亡途中被逮捕,問罪終身監禁,70 餘名貪污警察亦被判刑。但關於實際命令下手的「毒梟集團」罪責,則始終未被深入追究。當時負責此案的墨西哥檢察總長卡拉姆(Jesus Murillo Karam)甚至在公開說明案情的記者會中,以「夠了,我累了」一句話終結記者提問,直接離席。

43 條人命,更不過只是當地命喪於「官毒勾結」下,成堆屍體中的冰山一角而已。

公然招募軍隊,「為毒梟賣命薪水更高」

除了與政客們組成利益集團外,毒販們甚至猖狂地在正式管道中公然「策反軍隊」,諸如透過平面媒體、廣播等,向軍隊士兵發出公開的「徵人啟事」:提供更為優渥的報酬,以招募體格強健、作戰經驗豐富、具有專業通訊技能、更加殘酷暴力的「新血」。

是的,建立在金錢與權力的繁複網絡中,販毒集團的狂妄與大膽,早已不再是政治力量所能輕易掌控得了的──它像是個惡瘤,始於一些貪婪政客的培植或收編,緩慢地棲宿在宿主(國家體制)內、吸食其骨血,以其體內物質不斷地茁壯之後,再反過來吞噬掉宿主。

而美國於這個地下的巨大產業鏈中,不僅擔任「消費者」的角色,還同時扮演著「加工者」──例如《血色的旅途:權力、財富、血腥與兵工業,一場槍枝的生命旅程》作者,便透過十年的調查追蹤報導,發現美國的槍枝產業鏈,根本是墨西哥當地武器的最大來源。

美國政府官員絕不會公開說的事實是,槍枝(出口)與毒品(進口)的地下經濟,實際上確保了美墨貿易的「兩相平衡」,不致淪為單方的「傾銷」製造鉅額逆差。更因美國的軍工複合體能夠透過武器供應,「控制調節」墨西哥的毒梟集團「戰鬥力」,間接促使毒販間的相互廝殺愈演愈烈、手段日趨殘暴,無法有效團結。

於此間,政治與經濟的混亂自然不言可喻,而毒品產業乍似「健全」的結構,亦有了無數可鑽營分解的漏洞。

「一日市長」──墨西哥政界與民間的「反毒英雄們」,下場淒涼

那麼,墨西哥從政府到民間力量,是否曾試圖自體內清理毒血,或表達對毒梟的憎恨呢?

答案是有的:

矢志反毒的特米斯科市長 Gisela Mota 在 2016 年初,於其就任隔日,便於自家家中慘遭販毒集團武裝攻擊致死。

因嚴厲緝毒而被墨西哥媒體喻為「 21 世紀女英雄」的提魁其奧前市長 Maria Santos Gorrostieta Salazar,曾兩次自毒梟暗殺中逃過一劫,卻終究於 2012 年在毒打、刀刺、火刑後被棄屍荒野。

2017 年,墨西哥一名擁有百萬追蹤者的 17 歲網路紅人 Juan Luis Lagunas Rosales 因在一則公開影片中,侮辱遭通緝中的墨西哥大毒梟塞凡提斯(Nemesio Ocegera Cervantes),在酒吧遭到多名槍手襲擊,身中 15 槍當場死亡。

同一年,國際通訊社「法新社」擁有 30 年新聞資歷、得獎無數的駐墨西哥特派瓦德茲(Javier Valdez),因深入報導包括墨西哥最大毒梟「矮子」古茲曼在內的無數毒梟犯罪行為,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古拉坎市街頭,遭人從背後槍擊身亡。

上述這些殘酷的例子,多到罄竹難書。

「毒品戰爭」,打假的?

追溯而上,自 2006 年底,墨西哥總統菲利佩(Felipe de Jesus Calderon Hinojosa)上任後,聯合美國緝毒局(DEA)和聯邦調查局(FBI),一同以西納羅亞集團、海灣集團、洛斯哲塔斯集團和華雷斯集團等大型毒梟組織為主要目標,「徹底改善社會治安」的緝毒活動開始,墨西哥政府與毒梟間的「毒品戰爭」,便早已「全面開打」。

然而,層出不窮的政治醜聞,卻讓這場犧牲了 12 萬人,造成百萬多人流離失所的毒品戰爭,顯得像場「血腥扮家家酒」的殘酷笑話;這段美墨雙方既合作又彼此攻訐的關係,更被許多墨西哥人訕笑為「政治作秀」。

抗議墨西哥總統菲利佩的民眾。圖/flickr@Eneas De Troya CC BY 2.0

我和曾為西納羅亞販毒集團工作的拉法爾問道:「那麼,這場毒品戰爭根本上,並不具有任何意義呀!」

「如我所言,這是政客們的作秀,以無數人的生命,賭他們自己的政治生涯。以北方為戰場的毒品戰爭,不只因為有錢脈、權脈,更是因為他背後的政治價值。」拉法爾撇了撇嘴,很是不屑。

「但為什麼不直接將戰場拉到墨西哥與瓜地馬拉邊境,例如你提到過的轉運城鎮 Tapachula 呢? 這更能有效防止古柯鹼的進入與後續交易,不是嗎?」我疑惑道。

「一則,那是一次對所有大集團宣戰,再強悍的政府都無法抵擋;再則,其間攸關太多利益團體,在繁複政商人脈網的運作下,根本無法執行;重要的是,政府其實只想瓦解大集團的力量,而無意中止古柯鹼的運輸和販賣──那是墨西哥真正的經濟命脈啊!」他分析著。

春風吹又生──近乎無解的「古柯鹼經濟」難題

「那麼,如果將古柯鹼合法化呢?像許多的軟性毒品如大麻,在各國目前都慢慢地有條件合法了;如果古柯鹼也部分開放的話,問題會不會少掉許多?畢竟價格一跌了後,自然衝突與暴力也會趨減。」

我實在已經想不出任何「解決方案」,於是邊這樣天馬行空地說著,邊打量著拉法爾的眼色,補充道:「畢竟以人命為代價的毒品戰爭,目前看來確實沒有多大的意義。」

良久的沉默後,他抿了抿嘴,緩緩的開口:

「古柯鹼的主要消費者一直都是美國人,墨西哥的使用量,只占整體貨源的20% 不到,墨西哥在其中扮演的『經濟角色』,從來都是運輸的中間商。

那麼,在墨西哥毒品交易有條件合法化、制度化與否,你覺得真的有意義嗎?如果美國的禁毒政策不做出改變,就算古柯鹼在墨西哥合法了,只代表有更多的貨可以被光明正大地運進來⋯⋯

更甚者,當成本降低,便會有更多的人渴望參與這項『事業』,問題只會更加嚴重。」

確實是的,美國表面上積極緝毒──從 80 、 90 年代在哥倫比亞的反毒行動,到近年來和墨西哥政府的合作均是如此。然而,古柯鹼問題從來就沒有得到解決,甚至越演越烈。

「掃蕩」了一個又一個的毒梟,最後卻往往只是供貨商「換人做做看」而已──而且新崛起的毒梟集團,只是更加壯大、更加洗鍊與更加兇殘。

圖/flickr@Claudio Toledo CC BY 2.0

飲鴆止渴的政客們,誰能活著看到變局?

毒品交易的中心,在美國介入下,從哥倫比亞轉換到如今的墨西哥,但就算「墨西哥毒品戰爭」最後以勝利告終,在墨西哥之後呢?是否一樣會有其他地區的集團趁勢而起?

綜觀而言,這恐怕早已不僅僅是政客的「決心」和軍警的「執法」層次的問題,目前墨西哥的「毒品經濟」,背後無法根除的關鍵問題,更是經濟上相對弱勢的國家,對鄰近強國(美國)實際上的百般依賴。

尤其,在經濟、產業與外貿結構上,墨西哥長年以來唯一對美創造龐大貿易順差的「出口商品」,只有靠著非法、地下管道達成的毒品交易。而這樣的依賴,也勢必從本質上造就目前墨西哥政府進退兩難的窘境:

真的大規模動手掃毒嗎?那麼短期內的經濟衰退、民生動盪為必然結果;放任毒販繼續猖狂嗎?那麼長期飲鴆止渴下,政治的動盪與國家敗亡的結果亦可想而知。

墨西哥整個國家的命運,如今已與「毒品經濟」綁在一起,未來它將何去何從?

暫時放下所有「道德評價」——或許,墨西哥政府若能將境內的「販毒所得」,轉換為國內的長期經貿投資、建設,並由此積極「轉型」,逐漸擺脫對毒品經濟、對美國的依賴,才是唯一可行的中長期解方。

但,有誰做得到?或者說,有誰能「活著看到這一天」?

(未完待續)

註:原文"¡Pobre México, tan lejos de Dios y tan cerca de Estados Unidos!" 被認為語出墨西哥強人總統 Porfirio Diaz (1830-1915)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Gerardo C.Lerner@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