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毒梟真實事件四部曲】之二:在 50 倍的暴利面前,成本根本不值一提──販毒集團的營運

【墨西哥毒梟真實事件四部曲】之二:在 50 倍的暴利面前,成本根本不值一提──販毒集團的營運

編輯導言:本文作者目前長居中美洲,進行 NGO 組織的工作,在因緣際會下,於墨西哥接觸到處理「人口走私」的律師,進而後續追蹤調查撰寫
【現場直擊】「全球第二賺錢」的非法產業,因悲劇而生的「人蛇經濟」〉系列報導。

在這片被許多當地人形容為「法外之地」的土地上,「全球第二賺錢」的非法產業既已盛行,更無法忽視「全球第一賺錢」非法產業,在此地的巨大身影。

【墨西哥毒梟真實事件】四篇系列文章,作者將從四個不同面向,以親身所見與所聞,帶讀者一窺墨西哥地下「毒品王國」的龐大網絡,是如何影響這個國家的每一寸土地:

自 80 年代末期,隨著由帕布羅.埃斯科巴(Pablo Emilio Escobar Gaviria)領軍的哥倫比亞「麥德林販毒集團」的沒落,向美運輸的「壟斷式毒品經濟」(古柯鹼經濟)出現了短暫的真空地帶,過往以鴉片和大麻交易為主的墨西哥販毒集團們,遂趁勢崛起、取而代之。

自此,鉅額暴利的古柯鹼貿易,便逐漸成為墨西哥經濟的主要支撐力。

根據美國司法部調查報吿,由北至南,約有 5、 600 座大小城市、鄉鎮參與著毒品貿易及走私運輸,其間約有 350 萬至 400 萬人口,直接或間接地參與著「毒品經濟」。

提煉古柯鹼的古柯葉,主要產自南美安地斯山區的祕魯、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厄瓜多等地,每年由此區的古柯葉「農產外銷」,可售達數十億美元。

根據統計,墨西哥販毒集團從南美購買一公斤古柯鹼約為 2,000 美元,在墨西哥國內的販售價格則約為 10,000 元美元。而販售至美國,價格則約為一公斤 3 萬美元 10 萬美元不等。因此,墨西哥販毒集團作為中間商,單以物流為主要營運重點,其獲利率便高達 15 至 50 倍以上。

墨西哥的六大毒梟集團

那麼,墨西哥的毒梟們,是如何瓜分這塊龐大的市場呢?以下先簡介墨西哥毒梟六大集團:

1. 西納羅亞集團(Cártel de Sinaloa):
由綽號矮子(el chapo)的古茲曼領導,發源自產有大麻與鴉片的 sinaloa 州,為墨西哥實力最盛的販毒集團,主要控制著墨西哥西北方,握有向美交易、以加州為主的渠道。

2. 萊瓦集團(Beltran Leyva):
分裂自西納羅亞集團,由萊瓦兄弟成立,主要控有墨西哥中部及南部的販售據點。

3. 海灣集團(Gulf Cartel):
墨西哥歷史最悠久的幫派集團,主要控制著墨西哥灣沿岸地區,握有向美交易、以德州為主的渠道。

4. 華雷斯集團(Juarez cartel):
以華雷斯市為發源地,主要控制著墨西哥北方的奇瓦瓦州。

5. 洛斯哲塔斯集團(Los Zetas):
曾為海灣集團旗下殺手集團、由叛逃的墨西哥前軍隊、士官所組成的新毒梟集團。在洛斯哲塔斯集團的暴力手段下,近十年來各販毒集團的武裝衝突及示威警告漸趨激烈、殘忍。

6. 阿雷諾.菲利克斯集團(Arellano Félix):
主要控制著墨西哥下加州半島區域,近年來逐漸式微。

哥倫比亞警方破獲跨國運毒案。圖/flickr@Policía Nacional de los colombianos CC BY 2.0

販毒集團的「物流營運」

我們先從墨西哥最大販毒集團,西納羅亞開始講起:

「所以,是怎麼個物流法呢?」我向西納羅亞集團的前零售毒販、如今避居加勒比海沿岸的友人拉法爾問道。從「企業經營管理」的角度來看,以物流為核心的企業,往往具有倉儲和存貨的問題──而毒品經濟,勢必最不見容於存貨了。

「所有的貨從南美,走連結南北美的泛美公路(pan-america),惟在巴拿馬與哥倫比亞交界走海運,然後一路運送至瓜地馬拉。而在成本、風險及各組織勢力的考量下,瓜地馬拉是主要的倉儲據點。

從瓜地馬拉運貨至墨西哥,主要有三條路徑,一條是走叢林進入猶加敦半島,由西納羅亞集團控制;第二條是穿越界河後,走古馬雅叢林入境,再運至北方,各小集團皆有自己的線員;第三條則是由大集團掌握,如西納羅亞主要的貨源便是走這條路線,透過對邊境及軍警的賄賂,直接把貨大批量轉移到邊境城市 Tapachula,再由此處向北運輸。」拉法爾解釋道。

「那是一個充滿著古柯鹼的城鎮,進去容易出來難,只有已經付費的大集團可以運貨出去,其他人若企圖走私,則是一律擊斃,」他補充。

「我似乎有聽過,販毒集團在太平洋沿岸有幾座據點小鎮,由於在毒販的運輸路徑上,所以便也逐漸成了販毒據點、並因此發家致富?」我瞇細了眼,思索著當時是從哪兒聽來的消息。

「是的,這是過路費、賄賂費,也是警告。一開始,大多數的當地村民們,是不願意參與毒品運輸過程的。然而,這錢太多、太好賺。風險也低,就只是訊息的傳遞──於是,長年累月下來,村民們也就逐漸加入了。」拉法爾說著,瞥了我一眼,又道:「你別批評,南部沿岸的村落非常貧窮,這些『過路費』,倒是為他們提供了良好的經濟收入。」

我聳了聳肩。「好吧,那麼,當貨品運到西納羅亞後呢?」

從墨西哥到美國境內,完整的「物流網」

「會立刻分派下去。我們所擁有的貨,八成以上都是向美國販賣;這些貨會混藏在巴士、貨車、小客車等各式車輛裡,向邊境 Mexicali/Calexico 運去,過邊境前會有一台墨方的武裝把風車跟隨,過邊境後會由另一台美方的武裝把風車接續。

在到達美國境內、離邊關不遠的指定交貨地點,如速食餐廳等公共場合後,直接換司機整輛車交貨──這時貨品就屬於另外一方了。當然,也有鋪貨鋪得比較遠的時候。接下來,車子會開到另一個倉儲點進行清點、分裝,再由另一人運送至主倉庫,由此地向全美各處發送。」拉法爾描述著西納羅亞的運輸路徑。

是的,在墨西哥,透過一定的賄賂和武力,毒品交易幾乎可以公然進行,囂張而霸道;然而,在美國境內,毒品運輸則必須運得「快而準」──透過多次人與人、點對點的轉換,以將每人所握訊息、其暴露的可能性和風險降至最低。

在 15 至 50 倍的鉅額利潤前,成本根本不值一提。

「那麼,作為『零售』毒販,又是怎麼回事呢?」我不由得好奇。

龐大組織下渺小的個人,靠「原則」和「槍枝」保命

「以個人而言吧!毒販最重要的就是不能露面、不能透露組織任何人的姓名。當然,口耳相傳擋不住,也總是會有謠言。所以,我只(代表集團)賣特定幾個我所相信的人(下線),再由他們向外傳遞(販毒),價格當然也是在這樣不停地轉手中,越喊越高⋯⋯」拉法爾說。

「但若任何人跳過這幾個我的下線,直接來找我,我是一概不認的──這是原則,而原則是除了槍枝外,唯一能保你一命的。」他的言談間,不無對自己「堅持原則」的驕傲。畢竟,能在毒品交易下全身而退,確實不容易。

「但若都是私人交易,『自由市場』公平競爭,又何來的地盤之爭呢?」

「我這麼說吧!在這套營運模式裡,有許多的交易方式。除了私人零售外,還有另一種『地盤式』的零售──例如在各酒吧外,控制該地盤的集團,都會派一個人在門口待立,負責『監督』內部的毒品交易,若有其他幫派的毒販在此交易,則會被視為挑釁,這是會直接導致武裝血戰的。」

「這是『北方』的模式。」拉法爾雲淡風輕地描寫著。

我回想起自 2017 年初,向來以旅遊勝地聞名的加勒比海沿岸,似乎便不再平靜──當地屢次發生酒吧與節慶中,激烈的武裝暴力事件。

一把鈔票、數十人枉死,皆源於毒品交易;地盤的宣告與重新劃分,販毒集團們早已不再滿足於舊的領地與營運模式,如今更開始紛紛搶攻「商機無限」的旅遊區。

下一篇:【墨西哥毒梟真實事件四部曲】之三:毒梟與政府——「可憐的墨西哥,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