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全球第二賺錢」的非法產業,因悲劇而生的「人蛇經濟」(身份篇)
圖片

你還記得2015年震撼全球,那張敘利亞小男孩陳屍海灘的照片嗎?

這是一個「難民」與「非法移民」源源不絕、蔓延全球的悲劇時代:

敘利亞人逃到義大利、希臘與歐洲其他國家;
厄立垂亞人越過沙漠;
羅興亞人避難馬來西亞等地;
古巴人偷渡到墨西哥;
中美洲人穿越墨西哥進入美國⋯⋯

無數磨難的故事背後,是他們對生存的掙扎,對殘酷未來的一絲渺茫希望,與對一個「擁有更好生活」機會的嚮往。

而因種種現實條件的限制與困難,如海關的查緝、警方的追擊,和對預計前往之地從地理、路徑、規章、語言、環境的種種資訊不對稱⋯⋯

無論「輾轉入境」或「非法移民」,這種種需求的背後,遂有了無比龐大的「潛在商機」。

全世界第二大的地下經濟,僅次於毒品交易

這是一筆「夢想的交易」:由(未獲正式入境許可的)難民、非法移民,即廣義而言的偷渡客作為「買方」,向提供服務的「賣方」──規模無比龐大的「人蛇集團」,購買一絲希望。

你或許不知道,如今人口走私(Human Trafficking),早已是僅次於毒品交易,「全世界第二賺錢」的非法盈利產業。

而根據國際人權組織的估算國際「人蛇集團」從這些非法移民或難民身上,每年平均至少能獲得 1,5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4.5 兆)的不法淨利──這個數字,約等於全球科技巨頭蘋果公司 2016 年淨利(457億美元)的 3.28 倍,或新加坡 2016 全年 GDP 總額(約 2,900 億美元)的一半。

這規模極其龐大的地下經濟,其運作的方式更早已高度組織化:從基層人員的「第一線服務」如邊境巡視、打暗號,到偷渡的路線規劃、移動方法,再到邊界、海關與警方的「打點」賄賂,和抵達目的地之後的「文件合法化」,甚至安排種種合法、非法的工作⋯⋯

各種需求,如今幾乎均能由龐大、跨國跨區的「專業團隊」、「各司其職」地打造出「成套的服務」,甚至提供「客製化需求」。

但當然,對絕大多數的難民或非法移民而言,這類很可能必須付出散盡家產的高昂費用,卻從不能保證接下來命運的交易,本質上仍然是毫無保障和尊嚴可言。

以下,是我在中美洲墨西哥的真實經驗分享。從中,我們或許可以一窺如今「國際人蛇集團」的運作方式:

墨西哥偷渡集團運作實錄(身份篇)

當我從瓜地馬拉更新簽證,再回到墨西哥時,由於工作簽證似乎出了點問題,便向當地友人們詢問,是否有認識的律師可以幫忙諮詢與處理。

來自古巴的楊迪,遂帶我去見了數年前為他「處理一切文件」的律師安德烈。

「……若只是短期需求,你可以選擇做為投資人或外籍工作者,但比較簡單且一勞永逸的方式,我會建議你可以選擇跟當地人結婚、購買(!)原住民的孩子、或者『成為一個真正的墨西哥人』。」律師安德烈聽完我的狀況後,這麼答道。

我狐疑地望向楊迪,只見他尷尬笑著別過頭,我遂轉向律師安德烈問道:「請問什麼叫做『成為一個真正的墨西哥人』呢?」

「從妳點頭的那刻起,我就會幫妳抹滅掉妳之後做為台灣人 XXX 的存在──也就是我會為妳製造死亡證明,包含屍體、檢驗、死亡方式、外交問題等等,都會幫妳打點好。」

「然後,我會為妳創造一個墨西哥新身分:包含妳的父母、戶籍、出生證明、成長背景、畢業證書、人生經歷等等。妳將擁有一個完整的、合法的、正式的墨西哥身份──就像楊迪這樣。」

律師安德烈啜了口咖啡後繼續道:「當然妳的案件相對簡單,收費也會比較便宜。」

「大概是多少呢?」我好奇道。

「文件費用只需要一千美金,我個人的額外服務,則是看妳希望我提供到什麼程度。」他答。

「所以,我就會像楊迪再也不是古巴人一樣,再也不是台灣人了?」我指向楊迪,再次確認。

「是的,法律上的台灣人 XXX 將確定死亡,」他點頭。

「購買」當地原住民孩童,換來墨西哥國籍

我心下一縮,極為震驚,又問:「那麼,『購買原住民的孩童』是什麼個方式呢?」

「我可以為妳向原住民婦女,購買她們養不起的孩子——因為那些孩子們大多數沒有正式身分、沒有戶口,他可以成為妳法律上的『非婚生子』,妳則會因為作為這個孩子的母親,在為他報戶口的同時,擁有墨西哥的身份,這麼一來就可以直接入籍墨西哥了。」

「妳可以選擇『完整擁有』這個孩子,並撫養他長大;或是交由他的原生母親撫養,並由妳給予資金上的照顧——只是後者很容易淪為某種程度上的勒索,所以我並不建議。」律師安德烈繼續解釋著。

我的原意,是請律師為我諮詢工作簽證的辦理事宜,此刻,卻久久無法消化這些「非法身份的文件合法化方式」。

楊迪似是為了紓解我的心情,便向我坦承了他自己的非法旅程:他接受的「服務」從古巴開始,對方安排了前往墨西哥的路線和最初的基本文件,他便依照著指示,和每個階段的接洽人聯繫、付款交易──而律師(也就是安德烈)的業務,是最後一個步驟,為一整段非法之旅打上「完美的結局」。

楊迪以「真正的墨西哥人」身分重生,如今在恰帕斯州的旅遊區當舞蹈老師,偶爾還能夠以「外國遊客」身分,回古巴拜訪親朋。

墨西哥的最大「外匯來源」來自毒品交易,圖為墨西哥軍警在處理走私毒品。圖/Claudio Toledo@flickr

 

無所不在的綿密網絡,「灰色價值」的國度

 

「你可能很難理解,我和我的同伴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古巴的生活真的太苦了。你若想要一個未來、一個有意義的生活,只能拿命來豪賭一場。」

楊迪說罷,眨著眼笑:「但真的要聰明一點,寧可多花點錢『買個保險』,不然賭贏了(指偷渡成功)也是白費——千辛萬苦到達目的地,卻無法找到良好的工作,更不知道哪天會被遣返回去。」

在這一個以毒品交易為最大宗「外匯來源」的國度,人蛇經濟的完整度,自然是「結構良好」、「服務妥善」,甚至基於彼此的信任與互利,「非法組織」提供了「非法移民」們,某種程度上的安心與保證。

「在墨西哥,賄賂無所不在、人蛇活動無所不在,但這個被詬病的系統,卻提供了我們這些非法移民一個夢想、一個可嚮往的未來、一個可交易來的保護罩,妳知道嗎?有沒有個『合法身份』,會讓我們的人生截然不同。如果錢不是拿來解決問題的,那麼錢還有什麼意義呢?」楊迪說。

接著在後續的調查之後,我才明白墨西哥的人蛇集團服務,遠比我當下所知的還要廣泛且綿密,並能提供各式「客製化需求」:

舉凡墨西哥正式身分等文件、偷渡前往美國的旅行安排、由瓜地馬拉偷渡入墨西哥的交通安排⋯⋯等,這整套非法的活動,不僅可以被包裝成合法的模樣、更由基層的第一線人員起,層層疊疊地創造了龐大的經濟價值。

這是一個無比巨大的蜘蛛網,由需求、利益、權力、恐懼,有時候甚至是信任與友誼所編織而成。

因人類發展不均、戰亂頻仍的悲劇而生,並且持續茁壯──它是一個信仰灰色價值的龐大人脈網絡,也是一個鉅資橫流的地下金脈。

更是當前高歌「全球化社會光明面」的世間,一大無可忽視的諷刺。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Hafiz Johar@Shutterstock

《關聯閱讀》
「無國界的正義」──敘利亞難民同學教我的事
一個19歲難民,困在印尼的故事──1/13,500的他,已經失去作夢的動力

《作品推薦》
「記得我是誰」──幫助馬雅原住民孩童,重新向世界說屬於自己的故事
「刻板印象是你的弱點,也可以是你的武器啊!」──在哥倫比亞遇襲,急中生智才得以全身而退

Chinchen.h/一個人的世界拼圖

一個人的世界拼圖,始於 2013。
那一年,大學畢業,我揹起了行囊:兩件上衣,兩條牛仔褲、一本筆記本,以嬉皮的姿態流浪,目的地,是一個朦朧的自我。
從中東走到非洲;從歐洲走進美洲;從冒險走入人文;從流浪走出 NGO,而後,從天涯走回自我。我想,旅行可以是各種方式的自我拼湊。
臉書專頁:invisible landscapes 寫在地圖之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