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發衝浪上刊登「旅人履歷」的意義──不是為了符合標準,而是展現自己的獨特性
圖片

我們總深信旅行時的自己──那跳脫了社會框架與束縛、今朝有酒今朝醉、活在當下、灑脫而浪漫的身影──才是真實的自己,有夢想、有心跳、有所追尋的自己。然而,這樣的自己,又與其他那些同樣訴求灑脫而浪漫的旅人有何不同呢?

旅行的時候,我們是怎麼介紹自己的呢?

「嘿,我是 Amy,來自台灣,已經流浪 4 年了,從中東、非洲、歐洲到美洲;一路搭便車、衝沙發、打工換宿、街頭賣藝、到處進行各項 NGO 計畫......。」

許多時候,我並不喜歡介紹自己的國籍、來歷,彷彿一旦說出口,便落入了某種俗套與定位──既定印象的色彩。為擺脫某種框架性與脈絡性,遂只得以更多個性化詞彙裝飾個人的價值,卻往往徒勞,越是拼補越顯空洞。

「我不能只是我嗎?無關乎我的背景、過去、學歷、國籍等,就單純的只是我,你所認識的我。」我問。

與沙發主娜塔莉的對話

娜塔莉,我在邁阿密的沙發主人,歪了歪捲髮茂密的頭,從髮根長出的千萬個問號遂隨之搖擺。她抿著嘴,思索後反問:「避談背景,算不算是某種欺騙呢?」

娜塔莉是哥倫比亞裔,因其父親長年在美國工作,17 歲便隨著父親移民美國;其往來的友人們也以各國移民、工作者、非法居留者為主,不全然屬於美國的背景,為他們形塑了彼此歸屬與凝聚的共同家鄉──美國之外,那兒有原始的自由與歡樂、有母親乳房柔軟的祝福、有生命湧動的張力、有熱情奔放的舞蹈、有醇厚醉人的佳釀、有仲夏夜裡三色堇花的愛情、有來自血液的溫熱的渴盼......家鄉孕育著一切美好,就是未有一絲由金錢堆砌的現實。

「我想談論背景,就像是概念的傳遞:在你並不認識我的條件下,當我以訊息在你腦中植入了我所肯定的、自己的模樣,你便會以這個我為基底去思索我,這更有可能形成一種欺騙吧?」為了避免概念太過抽象而難以理解,我便以具體事件提問:「就像是......是什麼讓你相信我,願意接受我在你家借宿呢?」

「剛到美國時,我一無所有,除了我來自哥倫比亞的背景,讓我較容易被其他異鄉人所接受,我們渴望真正進入這裡,但無論我們多努力,我們始終和這裡扞格不入,就像是你手上有許多的鑰匙,卻沒有一把可以打開眼前的鎖。

而鎖就是廣義的背景,唯有當我們有共通點,鑰匙和鎖可以彼此配合,阻隔我們的門才可能打開。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的囉!」她聳了聳肩,彷彿確實只能這樣的不甚在乎。

停頓一會,娜塔莉繼續說:「以沙發衝浪來說吧!每天我都會收到數十封的借宿詢問,那些信件像是某種形式的面試,你的首頁、你對自己的各種描述便像是你的履歷,而你的各項評論就像是你的名聲、你的推薦函,我自然會琢磨,我想,你也同樣會透過個人首頁以及評論來對沙發主進行挑選吧!」

旅人需要履歷嗎?

旅人需要履歷嗎?我思索起自己個人首頁的內容,遂開口詢問:「可是那些東西,說起來大家都挺相似的,不是嗎?大家都熱情友善、都喜歡各種文化、都想更了解當地、都願意將自己開放給世界、旅行無非是為尋找自己...,那你的準則是什麼呢?」

「我想經營自己,這也是身為旅人對他人及自己該有的基本尊重;我們時常可以看見許多旅人出來旅行,什麼禮貌、態度、道德都不在乎了,或者因自視甚高、語言自卑、害羞膽怯等而不願意與他人多做交流,這都是很不好的。

若只就沙發衝浪做討論的話,首先,你的詢問信自然是很重要的,除了基本的禮貌與描述外,你必須勾起我對你的興趣、要透露出你知道我是誰、你讀過我的履歷,如果你對我並不感興趣,只對免費住宿感興趣的話,去住教堂吧!

其次,我會對你感興趣約莫是因著我們有共通性、有所連結,這時我會細細審視你的個人檔案,你有什麼獨特處值得我花時間去認識、你具有什麼我欣賞的想法或價值觀、你的旅程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等等。

這部分,我發現,亞洲人特別不喜歡突出自己,很多的自我描述似乎是為了符合標準或某種期待,好像某種平板的、公式的條列,而非特別屬於這個人,且所有的東西伴隨著句點而來,似乎只是要告訴我什麼,但不存在雙向的開放性交流的空間。」

我望著她的疑惑,尷尬地自作幽默:「為了符合被挑選的資格啊!」但或許,我們確是不善於突出自我的。

履歷不應該是迎合

娜塔莉莞爾,「Amy,這是不是也跟亞洲文化中的謙虛有關呢?找工作啊、申請學校啊的,我聽說,你們是習慣被面試、被挑選,在陳列了自己最完好的一面後,盡可能地去符合另一方的要求。可是,為什麼呢?這應該是雙向的,雙方面平等地在尋找彼此共通點才是啊!就像沙發衝浪,應該是你和我彼此平等地在尋找對方與自己的共通點和值得探究的獨特性才是,我提供住宿,你提供你的獨特性啊!

我想我的表情一定更尷尬了,畢竟我確實是抱著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心情寄出每一封詢問信。

「我想這或許真的跟我們的文化背景有關,這總像是在詢問一項幫助、一項恩惠。但我絕對是很認真地在看每個人的主頁以及他人給予的評論。」

所幸娜塔莉並未繼續糾結,她點頭道:「是的,評論真的很重要。我想儘管是在旅行中,經營自己仍舊很重要,履歷無處不在,或許是像沙發衝浪這樣一個主頁、或許是打工換宿的必須性履歷、或許就只是你的外觀表現:笑容、眼神交會、舉止等,我們可以判斷對方是否願意交流者。

外在表現本身便是隱形的履歷。再回到你之前問的,你可不可以只是你,你當然可以只是你,但當你拒絕提供更多的自己時,你同時也在拒絕他人的交流,不交流我怎麼認識你,你又怎麼做我所認識的你;基本的那些瑣碎自介,不見得重要、也不是必要性,不過就是用來尋找共通點和獨特性的線索,如果你不想提供那些,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提供不同的你啊!要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特性,都值得好好地被認識。」

我想起某些歐美朋友的抱怨:「為什麼亞洲人好像都不喜歡跟我們互動?」

我是極厭惡種族分類的。但幾次的青旅打工經歷,我確實發現許多亞洲人總是一個人或兩三個窩在一旁,總盡可能避免各類的互動與眼神交會、鮮少與他人交流、亦不常主動加入團體餐桌,然而每每同他們接觸,他們總是樂於分享、樂於給予,儘管稍顯被動,他們確是期待且樂於交流的,因此我也總以「可能因為害羞」作為友人提問的回應。

但,是否,我們確實太被動了呢?我們為何不願坦坦蕩蕩地展現自己呢?

我想,旅人履歷是建立在你如何表現自己、如何開放自己、是否願意以及如何提供他人一個認識你的機會;這一份履歷由個人內在延伸到外在,再延伸到旅程中可能需要的實際表現。一個眼神接觸、一個笑容,再一個招呼,給他人一個認識你的機會,也給自己一個更認識自己的機會!

唯有相互的映照,方才存在有獨特性!

《關聯閱讀》
我在越南Sapa的苗族晚餐──非關食物與酒精,難忘的真誠交流
相遇時就註定了別離──沙發衝浪是幸福亦是淚水

《作品推薦》
「給他們錢就好」──不願承認自己的血統,小鎮裡既傲慢又自卑的麥士蒂索人
搭便車壯遊世界有感:「不好意思」的文化,往往讓我們無法坦率接受他人的幫助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郭姿辰

Photo Credit:flickr@Vancouver Film School CC BY 2.0(示意圖,非當事人)

Chinchen.h/一個人的世界拼圖

一個人的世界拼圖,始於 2013。
那一年,大學畢業,我揹起了行囊:兩件上衣,兩條牛仔褲、一本筆記本,以嬉皮的姿態流浪,目的地,是一個朦朧的自我。
從中東走到非洲;從歐洲走進美洲;從冒險走入人文;從流浪走出 NGO,而後,從天涯走回自我。我想,旅行可以是各種方式的自我拼湊。
臉書專頁:invisible landscapes 寫在地圖之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