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販毒集團 2.0】(一):毛利率上看 350 倍的「商界傳奇」

【墨西哥販毒集團 2.0】(一):毛利率上看 350 倍的「商界傳奇」

企業與時俱進的「策略創新」、「轉型提升」,在各產業都是必要的──於販毒組織而言亦然、甚至可說更為重要。

在瞬息萬變的市場環境中,除了不斷研發新產品、剔除已不具有利益的舊產品、看準市場機會、明辨環境風險、理解自己的優勢與劣勢、並對其「核心價值」加以發揮⋯⋯在在都不可馬虎。

隨著時光推移,如今以墨西哥為龍頭的「販毒集團 2.0」,更早已不再是傳統印象中窮兵黷武的亡命份子;而是具有「全方位專業」經營策略、能力,以及許多「外掛優勢」的跨國企業組織。

如今,若要深入了解為何全球毒品持續氾濫、「反毒戰爭」為何接連失利、乃至毒品經濟如何衝擊各國從政治到社會的諸多面向⋯⋯等種種議題,均不能不先客觀地理解其主角──販毒集團們的真實面貌。

因此在以下的系列文章中,讓我們暫且先拋卻刻板印象與傳統觀感、試著將販毒組織當作一般企業,從其「核心價值與服務」的變化和現況,加以一一解析:

販毒集團的「核心服務」,其實已不是「販毒」本身

以販售大麻和鴉片起家的墨西哥毒梟集團,近年改以來自南美洲的古柯鹼交易為大宗。

傳統上,販毒集團的營運模式,是由掌握毒品「原料」及多數「土地」(廠房)者作為統籌,進一步結合各地武裝暴力勢力,與中南美各國官員或甚至整個政府的「默許」,將大批貨物源源不絕地向各地的街頭、酒吧、巷弄角落流通;並朝北延伸運至其「主要消費市場」美國和鄰近諸國。

也因此,過去在國際媒體版面上,常見到毒梟間的喋血衝突──背後多是所謂的「(原料產地與銷售)地盤之爭」。

然而,相關的衝突,卻逐漸演為「關卡通行權」的激烈爭奪:

這是因為,在美墨長達數百公里的邊境線上,一共只有 47 個通關關卡,當中更只有 7 個關卡,足以負擔流通不絕的大型貨物運載──如今在毒品經濟的世界裡,「原料」、「半成品」人人都能取得或甚至自行種植、製作,但對於「交通要道」的掌握,才是毒販真正的成敗關鍵。

尤其,在歷經多次掃蕩造就的「盤整併購潮」後(詳見下文),如今整合後的大型販毒集團,在「物流」上取得的掌控能力,甚至較日新月異的毒品本身更具有價值──

作為毒品產業的中間商,今日「販毒集團 2.0 」的核心價值與重點能力可謂如下:以武裝護衛的「全球地下物流」;和自上而下、打通各層環節之賄賂及洗錢管道的「全方位地下金流」。

其「核心服務」,亦早已不止侷限於毒品──在多數的「販毒集團 2.0 企業」中,均開始做起各層交易,如軍火販售、人口走私與販賣等。

簡單來說,如今的「販毒集團」與其說是提供產品,不如說是經營(非法且獨佔的)物流和金流管道。

壟斷中南美產業鍊,暴利上看 350 倍

那麼,從經濟的角度出發,墨西哥毒販集團是如何善用其「優勢」,瞄準機會,並延伸其服務內涵的呢?

在哥倫比亞毒梟稱王的時代,大多數產自玻利維亞與秘魯的古柯葉皆直接運往哥倫比亞加工為古柯鹼(又稱可卡因),再運往美國;或者以加勒比海各小島為(毒品)中繼站與(金流)洗錢站,往來美國。而在墨西哥販毒集團聲勢遠蓋過哥倫比亞毒梟的現今,他們更大舉入侵產品線,並整合通路,以專業的手段和眼光,經營寡佔市場的「毒品增值鏈」──

綜合多項研究毒品地下經濟的報告,「古柯鹼產業」橫跨全球,年產值約 9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2.7 兆)。當中的「增值鍊」如下:一公斤的古柯鹼約需要 350 公斤的乾古柯葉,總成本約 385 美元;一公斤的古柯鹼成品在哥倫比亞售價約為 800  美元,一旦離開南美,價格便會增加到 2200 美元;到達美國時,價格更飆漲到 14,500 美元;接下來,經中盤經銷商轉手,便會再漲到約 19,500 美元⋯⋯而在最終市場,零售價格則是每公斤 78,000 美元!

同時,每一階段被「過手」的古柯鹼,經常都會再被稀釋──若將之列入考量,一公斤的純古柯鹼到了最終市場,實際價格約為 12 萬 2000 美元。增值利潤高達 34857.14 %。

「販毒集團 2.0 」,大型零售商般的經營策略

玻利維亞永加斯的古柯葉農民。圖/Shutterstock

玻利維亞主要古柯葉產地為查帕雷(Chapare)和永加斯(Yungas),古柯葉在玻利維亞的使用已長達千年(其功能遠不止於提煉毒品),該國不僅生產並支持各項古柯產品,亦設有古柯副部長(vice ministry of coca)負責監管當地的古柯產業──玻利維亞政府更大力讚頌古柯葉的好處, 2008 年,曾為古柯農的總統 Evo Morales 甚至曾以干涉主權為由,驅逐美國大使和緝毒局人員。

但 2014 年時,玻利維亞約有 2 萬公頃的土地,專門種植古柯葉,年產量約 33,000 噸;同年玻利維亞的兩處(合法)掛牌市場,卻僅交易了 19,798  噸的古柯葉 –– 這代表其餘的古柯葉,很可能皆流入非法市場,用於提煉古柯鹼毒品。

同時,國際上對古柯鹼的打擊亦未曾鬆懈:哥倫比亞、祕魯和玻利維亞政府也在國際壓力下,被迫大舉摧毀古柯鹼種植園,並要求農民必須改種其他替代作物或重新復甦土地──過去 20 年間,三國政府總計摧毀了將近 50% 的古柯種植園,古柯葉供應端嚴重受創。

然而,古柯鹼的全球消耗量非但不減反增,價格更神奇地卻維持不變。

「那麼,成本被誰吸收了?」

在這裏先簡單介紹一下目前毒品的「產業鍊結構」:多數人以為,古柯鹼產業是從產地到市場都由毒梟經營的「一條龍模式」。然而事實上,今日的販毒集團其實比較接近「大型超市」的通路角色,其主要控制的是「物流系統」,古柯鹼的種植則是由原產地的普通農民進行──販毒集團向農民採購古柯葉,進行加工和包裝,再將成品銷售給終端消費者。

因此,正如同寡占通路的大型零售商,經常迫使供應商吸收成本,藉此維繫商品價格來保護自己的權益和價格優勢一樣,販毒集團亦採用壓迫原產地農民的方式,維持價格:

由於在多數國家,如同前述,古柯的販賣是違法的、或經常在美國為首的國際壓力下進行掃蕩,政府更不可能為這些種植古柯的農民引進更多買方,以平衡交易環境──因此作為壟斷地下買方的販毒集團,遂乘勢將成本轉嫁給農民,並藉其武力與市場壟斷力主導收購價格。

「販毒集團 2.0 」的加工效率

另外,根據聯合國估計,從 1990 到 2011 年間,南美用於種植古柯鹼的面積減少了約四分之一,古柯鹼的產量卻增加了三分之一。顯然,如今古柯葉萃取的技術亦有所提高。

販毒集團在收購古柯葉後,便會萃取葉子內的成分,煉製成古柯鹼──隨著科技的提升,販毒集團現在於玻利維亞與秘魯收購古柯葉之後,甚至能直接在其運輸卡車後面所加裝的實驗室進行古柯膏提煉,大幅增加了製程與貨運效率;「卡車實驗室」不僅令販毒集團的機動性提高,更方便其穿梭在叢林之中以躲避政府追緝。

加工後的古柯鹼或輸入巴西並運往歐洲;或以墨西哥販毒集團的經營方式──將古柯葉加工為古柯膏並沿陸運運往瓜地馬拉,於其叢林實驗室再行加工為古柯鹼成品、並運往美國。

加工後的古柯鹼或輸入巴西並運往歐洲;或以墨西哥販毒集團的經營方式──將古柯葉加工為古柯膏並沿陸運運往瓜地馬拉,於其叢林實驗室再行加工為古柯鹼成品、並運往美國。圖/Shutterstock

毒梟們的「全球布局策略」

為何今日的墨西哥販毒集團,多半將實驗室設置在瓜地馬拉叢林地,而非墨西哥、或直接於南美完成加工?

答案是:一如跨國企業在選擇全球佈點時,會考慮世界銀行報告、經商環境報告、全球競爭力調查⋯⋯等,販毒集團亦有其相對應的考量。

今日的毒梟們,與正規跨國企業 CEO 看得很可能是同一些報告,但與之不同的是其佈局策略往往「反其道而行」──越混亂失序、(合法)經濟越疲軟的環境,越是適合販毒集團設點之所在。

例如瓜地馬拉,正是中美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5 歲以下的兒童中,有一半長期營養不良,飢餓比率高居全球第四。瓜地馬拉政府的稅收亦少得可憐,完全無力解決國民飢餓及其它國內問題,其公共支出僅佔國內生產毛額 12% 左右,位列中美洲各國最低。在該國所謂的「公共服務」,包含公共安全,幾乎皆由私人承包商取代──瓜地馬拉全境的私人保鑣甚至遠遠多過警察。

因此,對於販毒集團而言,瓜地馬拉由於疲軟的勞動力市場、廉價的勞工、失能的國家系統、易於通融肯於收賄的政府、鄰近最終市場的地點、叢林地優勢⋯⋯等,恰恰正是最佳的佈點所在。

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設有「腐敗感知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報告,旨在揭露各國的政治環境腐敗度,適可作為毒販集團設點的標準。如今,在瓜地馬拉的蒂卡爾(Tikal)叢林地,充滿了墨西哥販毒集團的毒品加工實驗室,從那兒,毒品經隱密的叢林地運往墨西哥以至北美。

「見縫插針」的陸運系統整合

毒品的陸運系統,大抵隱藏在南美至中美間的叢林地,以方便毒販集團躲避追緝。

而自 1994 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於美墨間正式生效後,更無異於開啟了毒品流通的大門:從南美一路加工而來的古柯鹼、產自墨西哥的海洛因和大麻皆可偽裝成合法產品,源源不絕地運向美國。

同時,因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下的「資本主義入侵」,墨西哥比鄰瓜地馬拉叢林地的原住民們紛紛起而反之,於是有所謂的薩帕塔反抗軍(zapatista,他們的故事,詳見〈英雄的尷尬:起義了,然後呢?──我與墨西哥民族解放軍,在叢林深處過新年〉系列文章),亦有許多原住民因經濟因素而投入大麻生產。

凡此種種,均提升了原住民與毒販集團的聯繫;例如,薩帕塔反抗軍「揭竿起義、據地為王」後,開始為販毒集團在往來瓜地馬拉與墨西哥南方叢林地間的路段進行毒品運輸,以換取武器和資金對抗政府。

如今,販毒集團從瓜地馬拉運往北美的毒品路徑有三條:一、瓜地馬拉到墨西哥邊境城市 Tapachula 再向北美運輸;二、瓜地馬拉叢林運往帕連克(Palenque) ,再運往韋拉克魯斯州(Veracruz),走墨西哥灣向北美運輸;三、瓜地馬拉叢林運往帕連克(Palenque),再運往恰帕斯州(Chiapas),再向北美運輸。

整體而言,若不論法律與道德,「墨西哥販毒集團 2.0 」純粹就商業經營手段上,確實極為出色──特別在對「物流」和「增值鏈」的掌握上。

而在寡占的暴利面前,他們見到機會絕不手軟,瞄準目標堅決前進;並清楚明白自身優勢與劣勢;更不斷透過策略與製程創新來提升效率⋯⋯。

這也讓「欲除之而後快」的所有政府單位、國際組織、敵對勢力⋯⋯,越來越難與之匹敵。

(未完待續,下篇請見:【墨西哥販毒集團 2.0】(二):毒梟們的「產品創新」、「媒體公關」與「社會責任」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