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農場打工紀實】(四)誤闖毒品派對:人們共同保守黑色秘密,沒有一個人的口袋乾淨

【大麻農場打工紀實】(四)誤闖毒品派對:人們共同保守黑色秘密,沒有一個人的口袋乾淨

系列前言

【大麻農場打工紀實】系列,預計共會有 5 篇左右。在這系列文章中,我將基於親身經歷,從不同的角度去談下列主題,包括:

「傳說中」的大麻產業工作實況;美國加州在大麻合法化過程中,遊走灰色地帶的「產業概況」;來自各國、口耳相傳的異國打工仔們,在從事這份(當時)非法藥物的非法工作時有什麼挑戰與問題;以及在這 3 年間,隨大麻在加州與美國其他 5 個合法州的「逐漸合法化」(從「醫療用合法」到「休閒、娛樂用合法」, 2018 年初正式得以有限度販售、持有與使用)對這個加州北方小鎮,所帶來的劇烈改變⋯⋯等。

必須特別強調的是:大麻(marijuana)在台灣仍屬第二級毒品。持有、栽種、交易或使用,均須面臨刑責或強制勒戒等處分。本文亦沒有任何鼓勵讀者接觸毒品或相關工作之意──正如【墨西哥毒梟真實事件四部曲】系列,這系列的文章,只希望以最忠實的方式,呈現一般人平日不易接觸到的世界不同角落,那些真實的、每天發生著的故事。

前篇:「大麻工業 2.0 」?是投資創新的「產業鏈」,更是朝不保夕的「食物鏈」──【大麻農場打工紀實】(三)

大麻農場種植者的生活:高薪、高壓、高風險

「FUCK──」深夜裡,突然傳來種植者 Ketamine 崩潰的咆嘯。

我趕緊從睡袋中爬起,出了帳篷,探視情況,盛產大麻的山林裡一點不平凡的聲響都可能性命攸關,只見所有的夥伴們不約而同地各自的帳篷中探了出來,紛紛疑惑著發生了什麼大事。

原來,Ketamine 在共同投資農場裡取錯了大麻,拿到了另一農場的物品。

打包好大麻後,Ketamie 忙跳上山裡專用的吉普摩托車,趁著夜色,將一整大包約 10 磅的大麻(價值 20,000 美金)給送了回去。

大麻農場種植者的生活很簡單,一年有 9 個月的合約工作期,對農場、大麻品質負有絕對的責任,工作期間須要待在沒有任何網路、通訊設備、對外連絡管道的深山之中種植大麻。由於 9 個月之中,有半年是一個人獨處在不見文明的農場裡,所以儘管薪資高達一年約 15 萬美金(約台幣 463 萬),願意承受孤苦者卻是少之又少。

北加州當地青年大多會在就學時期兼職基層的修剪者(trimmer),稍有經驗後,男子若願意繼續朝大麻產業發展,往往會透過關係成為種植者,而種植者在工作表現良好的情況下,則有成為管理者或進一步成為合夥人的機會,又或自己另起爐灶。另一方面,女子則多數成為遊走在酒吧中的零售毒販。

農場經理 D 點起了菸捲,解釋道:「一般在山林裡,東西被別人拿走時,大家會直接拿起槍來,以原始的方式宣示主權,這是我們共同遵守的印地安古老習俗與原則,男人們需要捍衛自己的尊嚴和領土,否則誰都可以入侵你的領地。你們知道的,這一帶,大夥兒或多或少都有美洲原住民的血統。」D 說著,打發了大夥兒回帳篷睡覺,明天早上 7 點我們還得接著上工。

回帳篷的路上,西班牙友人傑拉靠了過來,小聲地對我說:「Amy,這裡暫時不安全了。」惹了麻煩的農場,下場只有死路一條,我暗自為 Ketamine 祈禱,希望他的任務可以悄無聲息地圓滿達成。

「反正也沒剩兩天的工作,下一個收穫期在兩個多星期後,我們可以在其他農場找工作避一避,看看情況再說。」我盤算著收穫期,卻心下惶恐,不知在這荒煙蔓草之地該如何獲得其他農場的聯絡管道。

偏僻的賭場:意外栽進毒品派對

翌日清晨,農場主 S 帶著另外兩位農場主來巡視狀況,因著此番收穫將盡,大夥兒忙不迭地各顯殷勤、端茶送水,以期獲得另兩位農場主的青睞。

當日,我同農場主 S 領了薪水 3,000 美金後,同傑拉跟著來訪的墨西哥農場主前往他們在山林另一頭的農場,開始新的收穫期。

各個農場的工作大抵相同,兩個多星期的收穫期滿後,農場裡兩位來自當地、趁假期上山修剪大麻賺取學費的美國女孩邀我一同下山休息。

「走吧!這個時節鎮裡的酒吧和賭場最好玩不過,各國的修剪者都會在此齊聚一堂,熱鬧得不得了。」美國女孩凱特林興奮道,我們於是一家酒吧接一家酒吧的縱情狂歡。

「接下來,就是重頭戲啦!我們要去賭場!」另一名美國女孩亞德里安娜將我們趕上車後,一路驅車,北行至 50 英里外,坐落在荒煙蔓草間的賭場。

「我們直接上酒店嗎?」凱特琳問。
「為什麼要上酒店呢?我以為我們只是來賭場玩的。」我疑惑道。
「喔,因為有些朋友在樓上的房間喝酒。我們就上樓去問個好,再下來玩。」亞德里安娜解釋著,補充道:「就只是表示禮貌。」

兩個多星期的朝夕相處,我想自己對這兩個 20 歲的女孩多少有基本的認識,她們大概就只是想找朋友喝喝酒,何況我的行李還在她們家中,應該不會有問題,這麼想著,遂同她們一起上樓。

方一開房門,只見六個彪形大漢手執酒杯或坐或站,一旁倒置著無數的啤酒罐。我心下一緊,一股不好的預感沿著食道緩緩翻湧而上,正退步,卻被後頭的亞德里安娜向內推了一把,只見她道:「我們來晚了,這是我們的新朋友 Amy,我們帶了些好玩的東西來給大家。」好玩的東西?

簡略地打個招呼,我還來不及詢問,眼前便是一杯又一杯遞過來的酒精。「謝謝,我自己有帶啤酒來,不麻煩了。」推開了各式各樣的酒杯,我忙從凱特琳的塑膠袋中取出啤酒罐,打開、灌下。

再回神,凱特琳已經拉著其中一名大漢進了廁所,而亞德里安娜正坐在一名大漢的腿上,調笑著從包包裡取出各式的大麻和小包裝的粉末,撕開來、交互嗅聞、品嘗;淫靡的笑聲從房間各處傳了過來,我傻在原地,腦海裡只閃過一個念頭:這是毒品派對。

「嘿,你還好嗎?要不要來點什麼?」還未從震驚與錯愕之中回過神來,猛地有人拍了我的肩膀如此問道。我反射性地操起自己的包包朝對方一巴掌揮了下去,厲聲道:「離我遠一點。」順勢轉身開了門,奔出了酒店房間。

淫靡的笑聲從房間各處傳了過來,我傻在原地,腦海裡只閃過一個念頭:這是毒品派對。圖/Agata Kowalczyk@Shutterstock

「冷靜!這裡大家都一樣!」

「碰──」甩上門的勢頭還在耳邊迴盪,我邊奔跑著,腦中邊湧上無數的恐懼:他們在開毒品派對、他們在賣藥、如果警察來了,我們通通都要入獄坐牢、他們或許會想辦法控制我,不讓我離開、他們或許會怕我洩密而殺人滅口、我的護照還在身上、我的手機還在身上、我錢包裡還有一點錢、該死的,我的行李和大多的現金在女孩們的家!

「你幹嘛呢?」猛的,一個人抓住了我的手臂。亞德里安娜。
「我⋯⋯我要離開,我一點都不想參與你們在進行的活動,你們在賣藥啊!我可以立刻搭計程車回你家,拿我的行李並立刻回山上、或旅店、搭帳棚夜宿郊外也沒關係,警察會來的、這會惹上麻煩的⋯⋯」我的語氣越漸高昂、越漸歇斯底里。

「你冷靜一點。」她厲聲制止我崩潰的情緒。「Amy,聽我說,我們是在幫 C(墨西哥農場主人)賣大麻和一些其他的藥,大家都這麼做,這是這裡的生活,這很正常,每個人都是這樣,你也不想搞砸 C 的生意吧?你合作一點,我可以分成給你,百分之二十,還不錯吧?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你好好配合,再兩個小時,不,一個小時就好,我們把交易完成,事情做好,就可以離開了。這種交易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要緊張,也不要多想,相信我,嗯?」

我的脈搏仍狂亂地跳動著,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血液的湧動,和鼻孔因憤怒與驚懼而收縮的一張一合。還不能撕破臉,我的理智逐漸回到腦中,我還在他們的掌控範圍。我試圖分析情勢,卻覺得自己就像走鋼索的人,無論朝哪個方向偏斜,結局都將是萬劫不復。

「我不想要半毛錢、也不願意參與這份交易,更不想回到那個噁心的房間⋯⋯」深呼吸後,我如此開口,只見亞德里安娜的臉色越顯難看,我緊接著道:「但是,我也無意妨礙你們,你可以回去繼續進行交易。作為一個外國人,我只是不想要任何可能的麻煩,這點我想你可以體諒的。

我可以待在車上等你們結束,兩個小時,不多也不少,你就當我為你們把風,畢竟兩個女孩子面對六個男子,而且還是從事毒品交易,怎麼樣都不是太安全,我可以做你們的備案,你覺得呢?」

達成協議後,我從賭場裝了一公升的濃縮咖啡,回到了車上;女孩們知道我不想惹麻煩,所以不會偷了車就走,若兩個小時後,回到車上的不是她們,我需依約報警,或者,最差的情況,若警方出現,我則通知 C 出面處理。

「綜觀國際市場,沒有人的錢是乾淨的」

「在這兒,每個人都是毒品事業中的一環,彼此環環相扣地推動著交易的達成。修剪者、農夫、甚至是超市的零售員、餐廳的廚師、服務生,每個人都在這艘以大麻承載的巨輪上,賺取著黑色的現金,沒有什麼道德不道德的。而當你以更宏觀的立場去看整個美國市場,甚至國際貿易,你會發現,沒有人的口袋是乾淨的。」等待的時間,我想起了某個圍著篝火的夜裡,在幾杯黃湯下肚後,農場經理 D 曾這麼地感嘆過。

在這兒,我們很輕易地就會陷入毒品交易之中,並置自己於險地;更有甚者,大多當地的青年皆如亞德里安娜和凱特琳一般,在修剪大麻之餘,亦身兼農場主的零售毒販,遊走在酒吧與賭場中,為農場主進行小部分的交易。對他們來說,這無非就是他們從小身長的當地產業環境,每個人都是其中的一部分,並在分工之中各司其職地扮演著適當的角色,共同分享著黑色的秘密。

除了不可思議的高昂物價、龐大的人際網路,雇用旅人,大抵也是當地的洗錢手法之一。方來到北加州的時候,我也如大多數的異國修剪者,在道德和金錢之間猶疑,最終現實總是戰勝理想,特別是在一切看似平靜歡快的工作環境之下,我們很快便放縱自己朝金錢沉淪,興奮地計數著一磅又一磅的成果、一把又一把的鈔票,和一個又一個可以用金錢實現的夢想,並以漠然的天真拒絕深思這些產品的去向、金錢的來路以及背後巨大的操作脈絡。

美國夢,始終是個以誘惑挑戰疆界、令人迷失的樂園。

(未完待續)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FussSergey、 Noppadon stocker@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