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的「移民大遷徙」:即使冒著半途被綁架、被販賣的風險,他們也要去美國!

史上最大的「移民大遷徙」:即使冒著半途被綁架、被販賣的風險,他們也要去美國!

「移民們正在揭開地區政治所隱瞞的真相,並揭露拉丁美洲所面臨的糟糕政治。」中美洲移民運動 Mesoamerican Migrant Movement 的領導人 Figueroa 如是疾呼。

秋季的移民大遷徙,於宏都拉斯時間 10 月 12 號,正式開始了。

史上最大的移民大遷徙,人數是往年的兩倍

所謂的「移民大遷徙」,指的是那些來自中美洲各地,特別是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尼加拉瓜與瓜地馬拉等國的人民,因長期在國內飽受幫派暴力、政治腐敗、毒品犯罪等問題所苦,群聚而起,自發性地展開前往美國尋求新生活的移民行動。

一般而言,大遷徙多以每年復活節為始,秋季由於天氣漸寒,不易行動,當移民們到達美國邊境時往往已入 12 月,所以並不盛行,時常是有一年沒一年地舉辦著。

然而,今年的秋季移民大遷徙卻是盛況空前,光是從我所工作過的難民營「途中弟兄」(hermanos en el camino)在邊境得到的消息:第一批通過邊境的難民便有 7,000 多人的正式紀錄(其中有 2,622 名男性、2,234 名女性、1,070 名男孩以及 1,037 名女孩),加上第二批與第三批的人數,目前可考的紀錄便有 14,000 人,未前往登記者更是多得難以考究。

畢竟多數的移民們並不具有身分文件,亦不願被登記或是對外曝光;然而,根據往年的紀錄,每次的移民大遷徙約僅有 5,000 至 8,000 人參與,何以此次的移民大遷徙如此龐大,高達 14,000 人呢?

不慎走漏的網路消息,使人數一夜倍增

事情是這樣的:10 月 12 日,在犯罪猖獗的宏都拉斯經濟之都聖佩德羅蘇拉(San Pedro Sula),160 人聚集在總巴士站,準備踏上危險的旅程──前往美國尋求庇護。他們計劃在一個多月內到達美國邊境,以擺脫高失業率、不穩定的生活環境和本國的暴力威脅。

而這群以往選擇保持沉默、穿梭在黑夜的人,卻不小心走漏了消息,當地的前政府官員即刻在臉書上對外發布了關於這 160 人打算連夜離開宏都拉斯的訊息,於是,大批不願繼續在宏都拉斯苟延殘喘、渴望為自己博一次機會的人,遂收拾起行囊,加入這群人的行列。當他們於 10 月 13 日凌晨出發時,已意外成長為 1,000 多人的巨大團體。

這則消息隨著他們的啟程,在網路上如病毒般地散發出去:當他們抵達墨西哥邊境時,160 位宏都拉斯人的團隊已成為包含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尼加拉瓜、瓜地馬拉等一萬多人的中美洲大抗議,並霎時吸引了墨西哥與美國的關注;這其中不可謂沒有網路的幫助。

天災人禍,迫使他們離家出走

據統計,作為世界上謀殺率第一與第二高的國度,每日都有約 200 名薩爾瓦多人與宏都拉斯人踏上前往美國的路程。企圖穿越墨西哥以抵達美國的移民們,經常淪為墨西哥幫派、販毒集團的綁架與攻擊目標──特別是在販毒集團近幾年將營運重心由毒品慢慢轉往器官販售之後,甚至淪為任邊境人口走私者(移民稱之為 coyote,郊狼之意,可參考〈「邊境之狼」──人口走私者的故事〉)宰割的對象。但像移民大遷徙這樣的大型群體,卻相對可以提供每個參與的個人更多保護與照顧──這是越來越多人們爭相參與的原因之一。

而若除卻因美國介入並刻意加劇的長期國內戰爭、經濟委靡、高犯罪率、幫派猖獗(MS13、18)、政府腐敗、高失業率,以及作為南北美運毒路徑必然導致的暴力衝突,此次秋季移民大遷徙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由於今年度的天災人禍:如導致上萬人流離失所的瓜地馬拉火山爆發、宏都拉斯政府基於私利,發起對 Tocoa 水權維護組織的攻擊(註)、去年底宏都拉斯前總統埃爾南德斯(Juan Orlando Hernández)在美國政府支持下非法連任所引發的政治問題等。

「這是生存的問題。」代表調查人口外流的人權組織「中美洲之聲」(Mesoamerican Voices)的恩理克維達爾(Enrique Vidal)在對外訪問時說道。不僅如此,這也是長期以來的結構性問題。

墨西哥人民與政府,反應兩極

面對浩浩蕩蕩一萬人移動緩慢的步行隊伍(Caraven),墨西哥政府的反應一如既往,既不願中美洲移民們在此多做停留,亦不願背上蔑視人權的國際罵名,更不願直接地與美國進行正面衝突,索性避免正面回應。而各州政府為免社會問題,則積極招募巴士將移民們盡速送往下一站。

相較於政府的無所作為或唯恐避之不及的消極姿態,墨西哥人民的反應,卻是極為溫馨的:許多人熱情地在網路上透過臉書發起捐贈飲食、衣物活動、以歡欣喜悅的音樂為移民們的旅程祝福,這大抵是最愉快的一次移民大遷徙了,更有無數人權組織出面提供法律顧問和免費住宿,表現出對其處境的理解與同情。

那麼移民們的目的地──美國又作何反應呢?經常以反移民發言引發爭議的美國總統川普,將難民大遷徙稱為「一場侵略」(the invasion),更在期中選舉之前呼籲:「如果你不想要美國擠滿大量的非法外來者和巨大的移民團隊,你就會投給共和黨!」他更安排了 5,800 支部隊前往管制邊界。

美墨邊境外,聚集數萬自中南美洲逃離的難民們,急欲申通行許可合法居留身分。圖/川普推特

17 歲的殺手胡思,渴望新生

與此同時,墨西哥當地的幫派與販毒集團也不曾閒下手來,根據當地人權官員宣稱,有至少 100 名參與大遷徙的移民,被墨西哥幫派與販毒集團所綁架,或是用以交換贖金、或是作為器官販售的標的、又或是作為集團的新血招募,負責來往美墨運送毒品者以及集團的打手。

途中弟兄訪問了其中一位迫不得已加入幫派的打手,年僅 17 歲的胡思,他告訴我們:「我如果拒絕加入幫派 MS13,他們就會殺掉我,於是我加入了,我加入的第一個任務是殺掉我哥哥,因為他拒絕加入幫派,我只能殺掉他,不然我就會被殺掉。然後,是殺掉更多的人,不然我就得被殺掉,殺多了,也就不再會去計較為什麼了,只要我活著就好;當然,也有很多人想要殺掉我,才短短半年,卻好像過了一輩子。」

胡思嘆氣,眼神空洞得沒有情緒,「我到了墨西哥後,墨西哥的販毒集團也找上我,要我做他們的殺手,我大概是很會殺人吧!」胡思自嘲地說道。他的背後有三群人在追殺他:薩爾瓦多 MS13 的殺手、過往的仇家與墨西哥的販毒集團。

由於他的特殊身分,難民營對他另外做了訪問,以確保其他人的安全。胡思儘管怕極了在薩爾瓦多的生活,怕極了這個可怕的自己,想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卻不知道天遼地闊,在這個以律法規範得不容一絲情感的世界裡,哪裡容得下他的新生......。

註:政府和 Los Pinares 礦業投資公司的合作,該公司對 San Pedro 河和 Guapinol 河造成嚴重的環境破壞,直接導致整個區域的水源受到汙染,無法使用。

執行編輯:莊承憲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Ruslan Shugushev@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