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樁非法移民綁架案,揭開「器官走私產業」不為人知的內幕:美墨政府、地方原住民,如何牽扯其中?

一樁非法移民綁架案,揭開「器官走私產業」不為人知的內幕:美墨政府、地方原住民,如何牽扯其中?

日前(墨西哥時間 8 月 22 日),一位非法入境墨西哥、正朝美國前進的宏都拉斯移民奧斯卡(Oscar),主動向墨西哥恰帕斯州政府投案,聲稱他與其他 22 位來自中美洲各國的非法入境移民,在墨西哥與瓜地馬拉邊境、恰帕斯州的原住民村莊薩克拉曼通(Saclamantón),被一群當地匪徒所綁架,遭受長達 26 日的非人道囚禁與虐待。

歹徒們威脅其家人們支付每人 20 萬披索(約台幣 36 萬)的贖金,如若不然,則會在將移民們處決後,支解其屍體,並向國際黑市出售其內臟與器官。奧斯卡於 8 月 21 日晚間,成功自匪徒的安全屋逃脫,於次日向當局報案。

墨西哥恰帕斯州政府於 8 月 22 日成功救出其他 22 位來自中美洲各國的非法移民,其中包含 7 名男子、6 名女子以及 9 位孩童。

一場綁架,揭露原住民與犯罪集團的長時合作

關於歹徒身份,所有的證據皆指向墨西哥的犯罪組織。

「但那畢竟是個原住民的村落,以當地原住民排外又剽悍的性格,向政府宣戰都沒在怕的;犯罪組織在沒有其幫助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在這一整帶地勢繁複又未開發的山林裡自由出入。」和原住民合作發展當地紡織業多年的伊格納沉聲道,「這只說明了北方犯罪組織和當地原住民間的合作。」

確實是的,墨西哥恰帕斯州以原住民為主要人口,因其貧窮與落後,從來就不是黑幫與毒販集團感興趣的地方,只是以其沿海城市作為毒品運輸的途經路線;整體而言,恰帕斯州相對和平與安全。因而,此一事件的爆發,造成聖克里斯托瓦爾(San Cristobal)小鎮,即原住民們最頻繁接近的城鎮,霎時間人心惶惶。

數個月前,在難民營工作時,我曾無數次聽聞移民們以及難民營負責人等對各類綁架事件的描述,主要發生於黑幫 Zetas 的根據地──韋拉克魯斯州(Veracruz)、西納羅亞毒販集團的根據地──西納羅亞州(Sinaloa)、黑幫米卻肯家族的根據地──米卻肯州(Michocan)、美墨邊境奇瓦瓦州(Chihuahua)與新萊昂州(Nuevo Leon)等。

這是我第一次在聖克里斯托瓦爾──以原住民文化為主要觀光資源的小鎮,聽聞移民相關的綁架與器官販售事件。為何幾乎獨立於政府系統外的原住民要與犯罪集團合作呢?何以傳統的犯罪集團開始涉入器官走私產業?非法器官販售的利潤究竟有多龐大?

非法器官貿易網絡,是如何形成的?

自 1994 年,北美自由貿易條約的簽訂伊始,墨西哥糧價暴跌,加之工業化與運輸網路的發展,墨西哥南方原住民們早已無法維持其傳統上自給自足的農業生活,男人們紛紛離家北上,企圖在大城市謀一份差事養家活口。

然而,缺乏教育資源、無法說西班牙文的原住民們,除了難以進入「正常」的就業市場,更常因其刻苦耐勞的性格與體能優勢,而被北方毒販集團相中,作為毒品農夫或集團打手──原住民與犯罪集團間的連結由此而來,長年發展,如今在原住民村莊,時常可見各式的招募辦公室。

另一方面,對於國際人蛇集團所打造出的非法器官貿易網路,聯合國報告指出:可移植器官的短缺已成為世界性的難題──平均而言,僅有 10% 的等待患者,可以順利獲得器官以進行移植手術。在美國,每年就有超過 1 萬人死於等待器官捐贈的過程中,而對器官的需求量,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仍在不斷上升中。

根據歐盟 2015 年的研究報告,在國際黑市,一顆腎約為 10 萬至 20 萬美金,平均而言,肝和肺為 15 萬美金、角膜為 9 萬美金、骨髓為 16 萬美金、心臟為 15 萬美金、胰臟為 14 萬美金,而靜脈與動脈各為 1 萬美金;意即一副健康的身軀,價值高達百萬美金。

在龐大的利益與地緣優勢的關係下,墨西哥當地販毒及犯罪集團,很自然地就把目標轉向自中美洲各地而來、不具文件、未有官方記載、源源不絕朝美遷徙的非法入境者。他們來自於貧困的國度、缺乏資源、害怕被官方緝獲且不熟悉環境,且大多為年輕力壯、身強體健的青年人口──無異於獲取新鮮器官的最佳標的。

同時,穿越墨西哥的非法路徑行之有年,犯罪集團很輕易便可以在特定地點與哨站,守株待兔將之獵捕。中美洲各地景況越是糟糕,便有越多的人冒險踏上旅途,於犯罪集團而言便是越多的金錢,幾乎不費成本的滾滾而來。

我之前所工作的難民營「途中弟兄」(Hermanos en el camino)的創辦人 Solalinde 神父,曾屢次在各式訪問中憤慨道:「這些犯罪集團的作案手法,除卻必經哨站的綁架外,更常見的是以專業人蛇集團的姿態,出售『越境旅程』,並在旅程中,將孩童或青年另行帶到安全屋,並在不損壞器官的情況下將之殺害,再將器官分別販賣到美國黑市上;這是個慘無人道的謊言。」

圖/Shutterstock

面對如此龐大的犯罪規模,美墨為何漠不關心?

然而,對於非法獲取移民器官並出售的犯行,墨西哥與美國政府向來採取漠不關心、粉飾太平的態度,且將移民們同等程度的化約為威脅社會治安的罪犯,對此,Solalinde神父解釋道:

墨西哥聯邦調查局不願涉入的原因很簡單:一是美國是直接受益者,因為他們對器官的需求很大;再者,政府與犯罪集團的勾結,致使他們不願失去這項利潤龐大的業務;三則,默許這項非法業務,墨西哥當局不需親自動手,便可以對美國的零移民政策有所交代,更可以直接降低國內非法入境人口。這是比販賣毒品更便宜、獲益更多的事業啊!」

已開發國家的器官獲取,名面上是捐贈而來,實際則以黑市交易為大宗,美國黑市以中美洲人的器官為源,歐洲以非洲與西亞人為主,亞洲則以中國農村人口為標的。如今器官走私交易已然成為全球性非法貿易網路的一大部分,甚至是國際人蛇集團與犯罪集團地主要營運項目。

延伸自上個時代帝國主義所造就的問題:第三世界的貧困、政治與經濟的不平衡、戰爭的肆虐、各地的魁儡政權等,追本溯源,無非是為奪取資源、瓜分利益。如今帝國主義乍似已不存在,實際上只是包裝成自由主義,以操控資源的手,在檯面下更大程度的擴大了貧富不均、糧食的浪費與短缺等,公平與正義更是早已蕩然無存。

「美國一方面兜售武器給中美洲各國,以維持其混亂局面,並從中獲利;一方面,以極右派民粹主義,驅逐移民以保障美國公民權利;另一方面,又默許器官的黑市交易。這三者聽起來不是很矛盾嗎?」許久之前,由國際人道組織派遣至難民營「途中弟兄」的丹尼爾,曾與我有過一次這方面的討論,他問罷,又用輕描淡寫的口吻,自言自語道:「矛盾之中,才有利可圖,這就是國際政治。」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Constantine Pankin@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